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三章 木鱼声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2010 2018-03-22 19:38:08

  三、木鱼声

  “下面一节什么课?”

  “高数啊,樊继山的高数课啊!”

  大学里,我不记得班主任的名字,也不记得辅导员,甚至连专业课老师的名字也记不得,但我记得一个人。他,就是樊继山!你可以打开百度点击搜索,没错,就是他,那一整个页面都是他。

  他大一是我们的高数老师,地中海,戴眼镜,是个天才,在微积分领域有很大的知名度,只是不适合教学。据说他是我们学校专门请来供着的,每年给个几十万。

  开学第一次上他的课,觉得这个老师好好啊,因为他不像大部分老师那样照本宣科,他会讲各种人物的传记,拉格朗日的日常生活等等,从微积分过度到数学史。最重要的是,他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们两节大课中间不休息,最后提前二十分钟下课。很多次因为都是上午三四节课,上着上着就饿了,能提前下课,不仅能早去食堂,也能很招摇的走过正在上课的教室,看着学生们饥饿又困惑的眼神,着实倍儿爽!所以我们觉得这个老师真好。

  只是慢慢的,他会说:“这个部分的内容很简单,我就不讲了,你们回去再看吧。”然后合起书本,提前了半小时下课。

  只是慢慢的,他会说:“这个部分的内容很简单,我就不讲了,你们自己去看吧。”然后翻过很多页,讲解下一章的内容。

  只是慢慢的,他会说:“这个部分的内容很简单,我就不讲了,你们自己自习吧。”然后去最后一排的座位睡觉。

  渐渐的,上课的人越来越少,本来高数就不简单,何况天才老师不讲题,还来干嘛呢?他也会吐槽说怎么学生这么少,然后让同学传达逃课的学生,下节课点个名。不过只是狼来了的故事罢了,下节课确实多了些人,然后并没有点名。

  每次上课,诺大一个教室,零零散散大概也就20个人不到,只是一起上课的总共有4班级啊!有一次,我上课上到一半,后悔之意席卷而来:我是傻逼么?我为什么要来呢?为什么要有负罪感?为什么如此执迷不悟呢!随后,将旁边窗户打开,透了透风,趁老师转身写黑板,书包往外一扔,挑准时机,一跃而去,然后发了个跳窗逃课的朋友圈等着收获赞。

  期中,校里要检查上课人数,消息也发布到每个班级,那天的高数课基本所有人都去了。我们挤满坐在教室里,好些人都已陌生,对于学生如此,对于樊老师也是如此。铃声刚响,樊老师手拿一本高数书,踏进我们教室,看了我们一眼,扶了扶眼镜,又转身走了出去。我们都很奇怪,这是什么操作?过了一会儿,樊老师走了进来,却只停在门口,问道:“这节课是高数课吧?”我们齐刷刷的点头说是。

  “哦哦,我还以为走错班级了呢。”全班爆笑。

  课上,赫木,达黎,六棋,马施等人讨论着左前方的一个姑娘,女孩体态丰满,尤其是臀部。赫木问:“唉,这个人像不像那个,那个谁,哦哦,京香Julia,像不像!”

  马施想了想,一拳拍在桌子上,“像,卧槽,贼像!”

  她给人的感觉不像风的轻柔,不像云的淡软,也不像樱桃清新,而是一块东坡肉,油而不腻,色香俱全。之后咱几个在校园里,每每碰到那个女生,都会饶有兴趣的指道:“快看,快看,京香julia!”

  而我,专心致志的在手机上刷着人人网。大一的时候,人人网其实还算有些人在用的,不过也油尽灯枯。我输入童言,查找着童言的相关动态。确实达黎是对的,随着时间褪去,童言黝黑的皮肤慢慢白嫩回来,棱角也逐渐分明,越看越好看,我对她的关注也多了一分。点开童言的相册,天真甜涩的容貌配合过曝略青色的滤镜,虽有些非主流,但还是很好看的,当然也翻到了她和一个男生合照,按文字动态来看,应该是她的男朋友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那个,32号,许,许tt,什么名字啊,还能带英文的?那个33号,杨志,34号,习子,35号,昆之。”

  听到名字,我猛的抬头,一脸茫然。

  “你们几位上黑板来做题,做不出来的,旁边站着。”

  一听到自己的名字,猛的抬头,然后溺水般求救的看着周围的赫木,六棋,几个人不是尴尬,也不是怜悯,而是都幸灾乐祸的捂着嘴贱笑!

  没错,是的,樊老师开始让人上黑板做题,让人站黑板了,仿佛时空穿梭到了小学。期末前的几个礼拜,每节课参战人数众多,虽然大多都怕点到自己,但是此时一个个都去求学若渴,毕竟期末,其他学科也就算了,看看背背书就还能混混,可这是高数!要计算要思考的呀!谁知樊老师枪法了得,站在黑板前的败将如滔滔,一波接一波。

  最后那堂高数课,老师没有提到复习提纲。牧豆豆问老师复习提纲呢,樊老师一脸轻松的说道:“哎呀,很简单的啊,好好考啊,同学们!”留下在座位凌乱的我们,袖子一挥,扬长而去。

  结果也可,想,而,知!

  从前有课树,叫高数,上面挂了很多人;树下有座坟,叫微积分,里面葬了很多人。成绩公布,班级挂了一大半,班主任看到如此惨状,在校多年也知道樊老师的声名远扬,强烈向校领导提出建议:下学期!换老师!只是樊老师的教学是每个院每个院轮过来的,今年刚好排到咱们交通院!可以理解,但是都没有办法。

  很久以后,我还听到一个人跟我说过一句话。

  “我们班主任和樊老师都在教师宿舍住,樊老师就住在我们班主任的上面,班主任说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总能听到上面传来的滴答滴答的木鱼声。”

  惊,男人看了沉默,女人听了流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