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二十一章 你的子,沉默的言(二)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2070 2018-03-22 19:31:03

  子言是莫得的妹妹,我第一次见子言是和莫得吃夜宵,那时候我们都很小,还在初中。那天莫得喊我,蓝晟还有纪笑吃烧烤,正好妹妹在东镇,便一起来了。

  子言是一个乖乖小小的女孩子,脸上还有些肉,眼睛细长,一笑便弯,留一个波波头,萌萌的很可爱。性格的话,不怎么爱说话,怕生内向,我们问她话的时候,她也只是怯懦懦地迎合一下。整一个人简直就是火影忍者里的的日向雏田。说气话来,也是很慢很慢,还有一点锡城方言的味道。

  真正接触子言是一次旅行。大一暑假,我,纪笑,莫得,蓝晟,乔池,乔池的前女友思思,还有子言,我们7个人一起去了厦城。那次旅行也算是意外与乐趣并存了,什么半夜里旅馆停电,热的我们几个人光着膀子在曾厝安里游荡;旅店老板为了补偿我们,亲自下海抓海鲜,掏竹蛏,和一个旅馆的房客吃的热火朝天;在鼓浪屿里一家一家店的试吃,连午饭都省了;妹妹和老婆吵架,搞得莫得头皮发麻;蓝晟偷闻子言内衣;乔池穿胸罩;······

  那个夏天,来时白皙皙,走时黑漆漆。

  相处下来,子言给我的印象,除了喜欢李荣浩,就只有两个字了,一个是笨:说的话及其幼稚,不过大脑,别人说的话,她也反应不过来,怪不得成绩那么差!

  第二个字是慢:干什么事情都慢,连明明很生气,骂他的哥哥都很慢。比如:莫得,你~神~经~病~啊!

  二、连负的距离都很合适

  看花放蕊树凋零,娇娃做了娘。

  叫河流凝成冰雪,天地变了相。

  如今的子言,再不是儿时的雏田。长成美人模样,青丝留长,穿上华丽衣装,散发玫瑰芬芳。也曾试着品尝爱情的甜香,到头来不过是失望。

  炽热的夏日,其他同龄人还在享受愉快的假期,而子言已经开始实习工作,更加不快的是,伴随着的还有失恋。流年真的似水,太过匆匆,一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一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就成了过客,子言经营了几段的感情,如今一场空,留子言一人,久不能释怀。

  朋友看不下去子言沉痛于此,便介绍男孩子给子言认识,至少能转移一下注意力,止止痛。子言也欣然接受朋友的好意,想着就当多交一个朋友呗,至于发不发展,顺其自然吧,至少现在不想。子言点击了老朱的微信名片。成功添加好友完的第一件事,不是打招呼,而是翻看朋友圈。看看长什么样,看看你穿的什么衣服,看看你去哪些地方旅游,看看你交些什么样的朋友,看看你逼格高不高·····

  光从朋友圈看下来,感觉还是不错的,照片的自拍上看上去很干净,很阳光,朋友圈也还有充实的内容,图片和文字至少有些品味,不像愤青,不像屌丝。

  老朱跟子言说他很矮,子言不信,照片上根本看不出来他矮!

  可能没有目的性的聊天便是最好的状态,我不知道我们继续聊下去会怎么样,我们是成为好朋友还是逐渐淡忘,你会喜欢我便是最好,你不喜欢我也是作罢,删我或者拉黑我,我也无所谓。我不会如履薄冰的讨好你,也希望你不要像用筷子夹豆腐那般小心翼翼,我们原本便从不会相遇,千万不要为了强行相交而弯曲自己。

  本着这样的心态,子言和老朱一聊便是大半个月。子言也慢慢被异性老朱开解,从失恋的痛苦中走了出来。由于两人都在锡城,很自然的,老朱提出了约饭。

  子言第一次觉着这个世界有缘份存在就是那次约会了。从来内向,不愿和人讲话的她,看到老朱竟然不像陌生人那样生忌。很自然而然的招呼交流,一点也不尴尬,就像早已见过面的故人一样。网友奔现,没有中间人介绍,竟然也不带一点羞涩。

  老朱笑着吐槽子言说:“哇,你怎么这么黑喔,真的是照骗,骗子的骗!我等会儿吃完饭就把你拉黑!”

  子言不甘示弱嘲讽道:“喂,你怎么好意思说我的啦,你自己也不是很矮,啊有我高的啦,你眼睛还这么小,跟李荣浩一样小!吃完饭,我先你一步拉黑你!”

  可是吃完饭,谁也没有拉黑谁,但是谁也没有继续停下吐槽。我想如果不曾见面,或者只相识一天,说拉黑也就拉黑了。可是现在的感情比起变质更像牛奶发酵的过程,不像路人,却也不像熟人。不想成为陌生人,也不想成为一般的朋友。

  子言跟朋友说,他那么矮,我怎么可能会跟他谈恋爱。

  子言跟我说,那时候,其实她已经对老朱有感觉了。

  互相套路着,互相试探着,隔一层薄纱,不敢戳破。

  后来是刘若英在林城办演唱会,子言想去看,可是找不到人,正好问问老朱。找不到人?只是在心里不愿找到人而已,第一个下意识想到,想问的人其实还是老朱。

  老朱虽然当时已经在南城,但也是很愉快的答应了。

  那天晚上他们讨论了很久,关于买票,关于住宿,关于天程。

  男生说:我房间只订一间。

  女生很生气:凭什么,我们两人又不情侣,凭什么只订一间啊!

  男生说:愿不愿意当我女朋友?

  女生很开心,就算是觉得对方在看玩笑:愿意啊。

  男生说:我是认真的。

  那天子言记得很清楚,9月2号,老朱开学的第二天。

  后来去林城,明明才第二次见面,明明子言从来没有和同龄人谈过恋爱,明明一直都是在玩笑。可是那三天,子言睡眼惺忪的模样留给了老朱,子言不爱吃的都留给了老朱,子言逛街不想拎的包裹都留给的老朱,子言路痴不分南北的小手也留给了老朱,子言的快乐也留给了老朱。

  老朱曾对子言说:情侣要出去旅行一次,才知道合不合适。

  子言说:那我们合不合适?

  老朱若有所思的说:合适啊!就连负的距离也都刚刚合适。

  子言不解,老朱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