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十九章 欠九糖的话,还不还无所谓了吧(后)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4050 2018-03-22 19:29:41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最真实的感情,藏在眼睛里,最想说的话,哽咽在喉咙里。

  三、秋风初生,枫林初盛,十里桂香,不如你

  之后到了宿舍,平复心情后,我试着翻开聊天记录,庆幸着总喜欢删除qq聊天记录的我,这次竟然没有删,或者说潜意识中还是想着可能会加。呐,既然天意如此,我便就毫不犹豫添加了。

  说来可笑,我还嫌六棋是狗。我加九糖说明缘由的时候,还是以六棋为挡箭牌的,我告诉她是哥们六棋看中你的,但是不好意思加你,哥们说你很好看,我来看看究竟。现在想想是多么的滑稽。记得后来九糖还问过我,到底有没有六棋这个人。

  不过没想到,利用六棋,我和九糖聊天还是很顺畅的,还知道九糖最爱喝抹茶奶盖。很巧的是,前几天去灵河山拍枫叶,看到一扇圆形凸面镜,我用单反对着镜子拍了一张自己,我的微信头像用的便是这张照片。她问我,头像是不是在灵河山拍的,随即发了同样一张照片给我,同样的枫叶背景,同样的凸面镜,同样是用单反。

  其实,那张照片当然不止我们俩人拍过,一定还有很多人拥有同样的照片,只是当你发现你和你在意的人有共同点,便会无限放大。看到她那张照片,我内心无比激动,直接用手机软件拼合起来,然后发给朋友看。就觉得我们俩认识真的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我把她的照片当做我跟她的微信聊天背景,每次聊天,看着自己的微信头像,和聊天背景,都会无比舒畅。

  网聊其实很容易显露或者装出的自己感情,没有面对面的紧张,无须展现真实表情。有些人在现实生活中可能表现的很内向,但是在网络上却非常能聊,发色情开放的表情,喊着卧槽你麻痹,也许真的如简白所说,聊天聊出感情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聊了两三天后,晚上我邀约的散步,九糖也欣然接受。九糖给我的感觉是一个节奏很慢的乖乖女,不过我没想到会这样子的慢。她说话总是温声细语的,就连我跟她开玩笑话,她说的气话都是软绵绵的,我很喜欢。我跟她探讨星座,诗歌,艺术,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和杨志对夏天的评价一样,跟九糖在一起很轻松自在,聊到哪就是哪,不会特意去寻找话题。那天我开心的,连失眠都觉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规划了所有的可能性,模拟了千万种剧情。

  第二个晚上,九糖微信上跟我抱怨,嘴巴好无聊啊,可是不想下床,不想出去吹冷风。我直接穿起裤子,叫上打排位但是能随时挂机的裤衩,陪我去后街买东西。

  裤衩叫李歌,大一军训认识的,他是我大学除了同班同学外唯一的好朋友。他比我高,186cm左右,他的长相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五官不立体,但是很温和,很好看,看上去很舒服。由于体长,正宗穿衣服显瘦,脱衣一堆肉。李歌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待我是最好的。他带我去网吧打游戏,带我去做马杀鸡,带我去酒吧喝40一罐的旺仔,带我做男士专享的spa,带我去浴室与努力工作的小姐姐玩游戏。李歌还弹的一手好吉他,唱的一手好歌,他会为了帮我练歌,两个人去ktv教我。李歌爱抽烟,总咳嗽,但是每次和他走一起,就很少抽,偶尔抽也特意站在我的下风方向。后来李歌谈了女朋友,在校外住,每次回校的晚上都会给我带夜宵。许tt很开心能交到这样的朋友。

  我和裤衩走了趟后街,买了抹茶奶盖还要面包坊里蛋糕。

  曲径通幽处,朱楼花木深。我们来到了朱雀公寓楼下,三座只住女生的大公寓,男生心中的伊甸园,梦想村。

  “下来吧,我买了吃的。”没有用微信,而是直接拨了电话。

  过了许久,九糖穿着睡衣,外面披一件军绿色的外套,慢慢的走了出来,看到我,眼前一亮:“哇,给我的嘛,谢谢大哥,哈哈哈,我就说你怎么半天不回我信息。'

  “嘻嘻,低调低调。对了,这是我朋友裤衩。”

  简单的招呼完,挥手再见,目送着九糖转身,进门,刷卡,上楼。回去的路上,九糖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你真好。”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挂断了。那一瞬间,心里真的只有用美滋滋来形容。

  我还在微信里明知顾问:“什么啊,我没听到啊。“”没听到算了!”

  那天晚上彻夜脑海中就回响着,你真好,你真好,你真好······

  之后,我请九糖看一次电影,她就为会还我一次,请吃顿饭,又会还一顿。记得我们看爱丽丝仙境的时候,九糖想尝我手中奶茶的味道,我还没回应,她直接就吸上我吸过的吸管,作为平等交换,给我她的勺子,让我尝尝她舔过一圈的冰淇淋可丽饼。就这样,一欠一还,谁也不吃亏的维系着我们的关系。

  还记得冰雪城那次,

  还记得2576街区民国餐馆那次,

  还记得······

  剩下的我记不得了,

  只记得秋分初生,枫林初盛,十里桂香,不如你。

  四、世界太小,我还是丢掉了你

  “你之前有没有谈过啊?”

  “谈过,高中谈的,怎么啦”

  “那个,要不,我们试试吧。”

  稳操胜券的我。

  “啊,”

  “那,那个,我们还是先做朋友吧。”

  却遭受晴天霹雳,吴茗给我发了张白痴卡,而九糖发了张朋友卡。就在这样及其尴尬的时候,裤衩打电话过来,问我去不去酒吧,我看了眼身旁的九糖。

  “我现在有事啊,我在约会呢,哎哟,我刚刚被拒绝了,唉,好难受啊!”我最擅长掩饰了,似女娲补天。我假装很伤心的,然而还要一边笑,故意把声音拉高,这样显得气氛不会太尴尬。

  “哇,惨的一比,被拒绝了,而且就在刚刚,肇事者还就在我旁边,哇烦。”

  九糖很吃惊,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反应。她的尴尬逐渐被笑容打开,从后面拍打我的背:"哈哈哈,你瞎说什么呢?"我也嘻嘻哈哈的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裤衩估计也是一头雾水。

  “哎哟,就很难受,我来采访一下,九糖同志,拒绝人的感觉怎么样?”

  “哎呀,没啦,你这好突然,我们都不怎么了解呢。”

  那天晚上,九糖很开心,我从没有见过九糖这么笑。我演了一场戏,就像周星驰用心演的悲剧,却逗笑了观众,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扮演喜剧角色,续写悲伤剧情。

  之后我的心境就变了,你关心我,可是也不喜欢我,这样也可以么?在这般浮躁的社会中,异性之间却有着豪无欲望的感情。我知道了,男女之间怎么可能有纯友谊,只不过动情的那方永远不说,而另一方假装不知道而已。至于我们,他妈还是个特例,你知道我的动情,而我继续扮演卓别林。

  呐,我可能今天早上会忘记还你昨天先给我发的早安了;我可能看见你的晚安,想回却又不小心睡着了;我可能看见你的朋友圈动态就只是点赞了;微博里看到好玩的东西会因为信号不好不能给你分享了;我有可能变笨了,看不懂你似有似无的暗示了;我可能困在我们只是朋友的深渊,你说的话我越来越看不懂了;我可能把那句我们先做朋友,记成我们只是朋友了。

  那天之后,因为我的关系,和九糖联系就越来越少了,或许,本来九糖的节奏就很慢。年后,最后第二次见面,九糖要我陪她去纪念馆拍素材。那天九糖用我的手机,对着镜子窗户拍了一张我们唯一的合照。她正对面镜头,而我不自觉的转身背对。

  最后一次相见,九糖说,马上毕业了,想去观光层看一看,来南城四年,连观光层都没上过,明天晚上,想去看。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因为自己来南城上学,也没有上过观光层,所以我就答应了。晚上,我在路口等九糖,我是第一次看九糖穿裙子,光着白皙,细长的大腿。她是和舍友一起过来的。九糖过来,嘻嘻哈哈的告诉我:“哈哈,刚刚室友我对我说,哟,男朋友长的可以嘛?”我回之一笑,放以前,我也许会玩笑说,我女朋友也很好看。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没有爆米花,没有奶茶,更没有可丽饼,安安静静地看完最后一场电影,匆匆赶往黑厦看观光层,结果被告知已经停止售票了。我是很沮丧的,九糖也失望的扯了扯嗓子,直跺脚:“啊,tt,我们明天再来看吧,我好想上去看夜景,我一定要你陪我去看!明天!”

  “干嘛一定要明天啊,又不急。。。”

  “不行,反正明天你一定要来陪我看的”。

  “好好好,陪你就是了,主要是现在干嘛咧?”

  突然没有计划,两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我提议回学校,九糖提议逛逛。

  我们漫无目的的走在这生活了四年的城市中,即将毕业,连南城的街景看起来都显得格外悲伤。悲伤地连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车水马龙里,九糖是平静的,正如她缓慢的步伐,而我却有丝不耐烦。九糖低着头,双手握在背后,脸上写着两个字,心事。我时不时会向九糖看去,想问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不过还是没有问,转而看看路人,看看灯火阑珊。

  既然都不说话,那我就开口:“不然,回去吧。。”

  “不要,再走走吧。”九糖忽而抬头,不曾想要商量的语气。之后又陷入了死寂,只有汽车在马路上咆哮。九糖走的很慢,而我至始至终走在她前面。

  我什么也没有问,她什么也没有说。走过街头小巷,走过坡上坡下。

  走了好久,我实在是忍受不了如此安详却又尴尬的气氛。“额,回去吧。”

  “额,啊,

  恩——那好吧。”

  “我打车。”又一次被我打破死寂,九糖木讷,终究还是妥协了。

  回学校,走到小青门,向左走是我的宿舍楼,向右走是她的宿舍楼。我说送她回宿舍,她说不用了。第一次,想不到也是最后一次。

  那晚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想不明白,想不明白九糖,也没有想明白自己。翻动着我和九糖的聊天记录和她的朋友圈,看了一张又一张不需要缓存的图片,辗转反侧,无心入眠。

  第二天还是六棋敲打宿舍的门,喊我去吃午饭,我才醒的。简单洗漱,穿衣服期间,见缝插针的刷着朋友圈。吃完午饭,下午和六棋,达黎三个人王者荣耀排位,一直打到深夜,基本没赢过。睡觉前忽然想起今天要陪九糖去夜景的。

  “卧槽!尴尬了,算了,没事,不急,不过她今天怎么也没喊一下我呢?唉,明天我再找她问问吧。”心里嘀咕着。

  第三天依然是六棋敲打宿舍的门,喊我去吃午饭,我才醒的。简单洗漱,穿衣服期间,见缝插针的刷着朋友圈。看到九糖发了一条动态,一段英文加上三张图片。忽略英文,我直接点开了图片。

  上海——迪拜——爱尔兰,登机人Jiutang Dai的机票。

  爱尔兰国立大学的offer。

  窗外的机翼。

  本能的发了一条信息给九糖:你怎么不早说?

  许久许久过后,

  “你也没问我啊。”

  有人说:九糖是一个慢节奏的人,你是一个快节奏的人,她爱上你的时候,你已经不爱她了。

  有人说:别人就只是想和你当好朋友,你的动情毁了这本应美好的情谊。

  有人说:做朋友只是开始,又不是结束咯,你自己傻逼。

  有人说:别想太多,你可能就是个备胎。

  有人说:你有认真告白过么?

  而九糖却什么也没有说过。

  最后的最后,到底还是如你所说,我们都不怎么了解呢。

  呐,既然我没有问,你也没有说,欠你的那句我爱你,还不还无所谓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