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十八章 欠九糖的话,还不还无所谓了吧(前)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3278 2018-03-22 19:28:56

  男生问:你怎么不早说?

  女生回:你也没问我啊。

  这般对话总为很多情侣画上了一个无法继续争论的句号。人们总说爱情是卑微,那么在争论末了,谁选择了卑微,谁就给这一段落敲打了一个回车键,幸运的是,故事并没有结束,只是进入下一个篇章。而我却再没有机会敲打这个回车键,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我们的句号直接结束了这一则故事。

  屏幕的这端在南京,那端却已经在爱尔兰。呐,我欠的那句我爱你,我想还不还,无所谓了吧。

  一、世界太大我还是遇见了你

  我认识九糖,说实话也是阴差阳错的,或许是说老天爷只是在一开始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起初想认识她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的大学死党六棋。

  每次早一二节课的时候,总是在我敲打隔壁宿舍的门后,六棋才从床上爬起来。这天,依旧如此,匆匆忙忙,我们在食堂买了豆浆和鸡蛋饼,便赶往教学楼,边吃边走,我能想象到当时自己狼狈的样子,路上还看见了吴茗,不过我依然不顾狼狈模样,因为她挽着一个不高大的,普通的面孔甚至不及我狼狈时候模样,我只是想着一会儿电梯的人会不会很多,毕竟是在12楼,不想迟到,也不想爬楼梯。人总是这样,明明没有任性的资本,却还想鱼和熊掌兼得。

  不出所料,刚进教学楼,两条等电梯的队伍已经延伸到了门口,我瞪了一眼六棋:“你麻痹的,哎,去看看后面吧。”

  说完,边喝着豆浆,和六棋绕过队伍,走向后面两个电梯的队伍。刚进入那条走廊,看到队伍中几个女孩子嘻嘻哈哈的,其中一个我认识,叫一研,都是锡城人,不过大一认识后,由于不常联系的原因,大概都装作不认识了吧,所以为了防止视线交集而出现的尴尬,我匆匆瞥过,朝着队伍末端走去,果然后面的队伍比前方是要短大约6,7个人的样子。

  “卧槽!tt!看到那个妹子没,戴黑色针织帽的那个。”六棋压低着声音都藏不住他内心的激动。

  “啊?没注意看,怎么了?”我猜他又是看到哪个好看的妹子。

  “超级,超级,好看的!草!”

  我向前看,那个戴黑色帽子的,确实有一个,但是只能看到背影,不过这背影确实也使人陶醉,黑色的针织冬帽,披肩长发未及腰,我侧过身,上身黑色oversize的毛衣,下身是一条黑红相间的短裙,腿部呢是长筒黑色棉袜,末了是一双黑色牛津鞋。我看着六棋噘了下嘴,肯定的点了点头:“嗯~可以的,这背影就相当可以了,上了哇,去要号码啊!”六棋只是尴尬笑笑摇了摇头:“搞不来,搞不来,不敢的。”我再一转头看过去,她已经是转过弯上了电梯。

  后面上课,当然肯定是迟到的,坐在我旁边的六棋就在那里思春了。一脸荡漾,对我又是眯嘴,又是摇头,又是感叹,哇,哇的叫,这有贼心没贼胆的东西。“让你要电话么,你不要,现在在这犯贱。”

  “兄弟啊,道理我都懂的啊,唉,敌方长相过于强大,我勇气值不够啊。”

  “我要是帮你要到微信,怎么办,你是不是还不敢加。”

  六棋听到这句话两眼发亮:“真的假的?”

  我懒得理他:“不加是狗!”只是在手机上找到一研的QQ:刚刚电梯排队你前面戴黑帽子的女生的微信给我,朋友一见钟情了。

  发送。

  等待总是最磨人性子的,但是还好,这般等待跟我关系不大,所以我也不急,急的,好奇的也是六棋,他也只是装作不相信我,那蛮不在乎的样子真的可笑。终于,在上午的课程结束,我们吃完午饭回到宿舍的时候,一研回我信息了,稍微寒暄问候了几句,还是把微信号给我了。我嘴角微微上扬,拿着手机,直接大摇大摆走向然后击打着隔壁宿舍的门:“六棋!六棋!老狗!”

  开门的是西冥,跟往常一样,一脸不耐烦。不顾他的嘀咕,我径直走向六棋的床铺,他就躺在床上,看到我的反应,他似乎也察觉到了,就尴尬而激动的笑着:“干嘛,干嘛?”

  “加吧!”我很有成就感的,仿佛我就是这么神通广大,搂起袖子咳咳两声,把消息记录亮了给六棋。

  “啊啊啊!真的假的,啊,不会吧兄弟?”六棋直接仰起,侧过身子,右肘撑床,左手握住我的手机,一脸欢喜却又有点退缩的看着我的手机屏幕。

  “真的,不用谢我,赶紧加吧。”我就转了转脖子,这样显得我很吊但是又不张扬的。

  “哎哟,这,没必要加了吧。。。”

  “啊?

  你麻痹啊,你不加,你狗啊。”虽说心里早就打了预防针,毕竟相处3年,什么德性我还是知道的,但是还是有些失望。话说六棋长相拥有着北方男孩的粗犷,身高183cm,古天乐一般黝黑的皮肤,浓眉,也算是帅气,可是性格却似南方女孩一般,着实令人琢磨不透。

  一直到后来,他接触了王者荣耀这款游戏,才骚起来,周末,去他宿舍,已然见不着人影,晚上熄灯也见不着他。在宿舍只听到他和游戏里的妹子嘻哈,聊黄,在课堂上,消消乐也不玩了,只看到他和微信里的妹子,嘻哈,聊黄。不一样的女声,不一样微信联系人,同样的夜不归宿。他穿起了帅气的大衣,剪了好看的头发,在KTV的桌子上跳起了舞蹈。不过这都是后来的事了。

  “兄弟啊,吃不消啊。。”

  “他妈的,这么好看的女孩,你不加,你tm不加?”

  “恩~,唉,好看是好看啊兄弟,不加归不加啊。”边说,六棋一边笑着摇摇头躺下了。

  “你麻痹的,狗啊你!”

  “狗就狗!”

  “你麻痹的加不加?”

  “不加。”

  ……

  就这样在很长一段重复的吐槽与否定后,无奈,放弃了六棋,我看了眼那串微信号,心里有那么一丝想复制添加的想法,但还是摇了摇头,退出了QQ界面。

  “狗!”砰的一下,带上了门。

  二、青丝,黛眉,黑衫,想不到那日一眼你便住进我余生里

  大学生活,让我再过40年我都不会厌烦,每天吃吃喝喝玩玩,还是月初拿工资,有充足的自由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最重要的是,还可以每天看到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妹子,要知道在我的老家锡城,虽说口碑不错,但是我坐在锡城的地铁上,(没错,是坐!)走在锡城的市中心,赏在锡城的美景中,醉在锡城的酒吧里,都很少看到有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绝大数都是老太太以及他的小孙子。倘若你说酒吧里难道没有?当然有啊,土的掉渣价格不小的陪酒小姐和见识不多气焰颇高的初高中生,你还要继续问么。

  “所以六棋啊,还是大学生活好啊。”我对着六棋感叹到。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女孩,似曾相识,一身成熟诱惑的黑装,一幅年轻曼妙的身姿,因为oversize的毛衣,袖口已经裹住手背,只剩下几根纤细白嫩的手指翻转把玩着手机。

  我们的大学缺师资,缺名声,唯一不缺的两样东西:樱花与尤物,所以一个美女,成为我和六棋的话题也不过延续一两天,自之前六棋看中的那个已经过去几个礼拜,但只是这个背影,脑中残留的一丝记忆如细菌繁殖直到电梯排队的画面出现在眼中,闭上眼,我看不到自己,但是我看的到你。说来羞愧,我有一个技能,可以记住所以我认为好看女生的面容,充分必要条件是认为好看和女生。每当我发动技能,周围朋友无不拍手称赞,尤其是马施和陈浣。

  “老狗,老狗,前面那个,你之前的狗的那个。”我用手臂蹭了蹭六棋。

  六棋扶了扶眼镜嫌不够,还眯了眯眼:“这个,对喔,哇,卧槽。”六棋的嘴角和话声慢慢上扬,只不过再没有当时那份惊喜,而是平淡的喜悦和感叹。

  “走,走快点,我想看看她长什么样,一会儿走到她前面,我假装回头跟你讲话。”随即我加快了脚步。

  “你麻痹啊,你走我后面一点啊,你走这么快干嘛!你看还是我看啊”看到六棋走的比我还快,我急了。

  “喔喔,对。”

  其实很多这样的小心思到后来只会以尴尬笑场结束,然而这次我们的过程还没结束就被九糖打断了。

  本来想在女孩转角上坡的时候看她长什么样,可是脸被头发挡住,紧接着人也消失在转角处,这可恶的羽毛球馆!她消失,我直接就跑了起来!转角看到她,立马又恢复最开始的加速度,只为了计划中我的回头!

  “哎哟,慢点慢点,刚跑太凶了,太紧了,稳一稳。”说实话,到了关键时刻,我还是有点紧张,我慢下脚步,低了点头,瞥着身后的六棋,小声说道。

  放慢了脚步,不知不觉,女孩离我们越来越远,大约已至七八米的样子。

  就在因为我的紧张,想看女子面容的冲动慢慢褪去,心境恢复平静,坡上方女孩渐行渐远的时候,秋风乍起,树叶斯斯作响,女孩的短裙随风荡起,悬在半空中的右脚如八九岁少女一般俏皮,紧接着身体前倾,右脚慢慢向前踏出,左手捋过耳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发丝,大概是一个无意识的回头,九糖的芳容慢慢浮现,而我直接愣在原地,脑海中想的是,那一刻的场景如果要是画的话,便是维纳斯的诞生。

  于是,青丝,黛眉,黑衫,想不到那日一眼你便住进我余生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