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十七章 女有乔木 落饮于池 (五)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2235 2018-03-22 19:27:24

  母亲:“你在和乔池谈恋爱么?”

  女儿:“对啊,怎么了?”

  母亲:“你是不是找个小阿弟玩玩?”

  五、无言

  乔池,你什么时候开学

  九月中旬吧

  那我们是不是该分手了?

  啊?

  我们不是说好做cp两个月呢?

  那要是我们分手了,我回学校了,你怎么办?

  那就等着相亲呗~

  那你肯定又要哭。

  大概······不会哭吧,而且不是说好谈一个暑假的么?

  你说开始就开始,你现在说结束就结束?要是当时不答应,我们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

  那怎么办,我哭了又怎么样?

  你要是哭了,那我跟之前让你哭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

  我肯定不会让你受伤的。

  嗯?怎么不说话了?

  琼希?

  嘟嘟嘟,嘟嘟嘟

  “见个面,要分手就当面说,说说清楚了。”

  “额,好吧。”

  “我来你家接你。”

  到了,出来吧。

  嗯,好。

  砰咚,车门轻轻关上。

  “你说你不抽烟的。”

  “咳咳,呜——前提是你是我女朋友。”

  “哦,好吧。”

  沉默片刻。

  “你到底怎么想的?突然说分手了什么。”

  “因为,那个,不是说好cp暑假的么。”

  又点了一根烟。

  “你少抽点。”

  半根已抽完。

  “意思是,这暑假都是假的?一口便能否定的了的?”

  “啊,额,不知道。”

  “你喜欢我么?”抖了抖烟灰。

  “啊?不知道,还,还好吧,我也不知···”女孩不知往哪里望。

  “我喜欢你。”果断而又坚决。

  用力锤击了一下方向盘,反问似的吼了一句:“昂?”随后看着车窗外,惝恍迷离。

  女生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的整个身体都颤动了。看着男孩的侧颜,不知不觉竟滴落下了眼泪。

  男孩瞟过一眼女孩,眉头一皱,烟直接丢落在窗外,急忙用手擦拭女孩脸颊上的泪珠:“你怎么又哭了啊?”

  女孩低下了头:“我也喜欢你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渐而哭出声来:“呜呜——”

  “好了,对不起,对不起,好···”

  “这段时间,我的确很开心啊,我也不知道是要多谈一些时间再跟你讲,还是觉得就这么漫漫无期的谈下去啊,

  “你还要去俄罗斯读三年,你还年轻,而我呢,还比你大三岁,我能怎么办呀?而且连我妈就以为我是在玩玩的,更何况你呢!

  “呜呜呜,你从一开始就是个老司机,明明比我小的,明明是个小阿弟,

  弄成这样,我能怎么办啊,反正,

  呃嗝,反正早晚要分手的,我就想着早点结束比较好。”

  “别哭了,别哭了,对不起,对···”

  “你闭嘴!听我说完!”女孩推开男孩,尽量使得声音清朗些,说罢,又埋入男孩胸怀中。

  “我也喜欢你啊,我等不了你三年的,等你回来,我人老珠黄,你不要我了,难道我还要整理心情去投入下一段感情吗?不可能的哇,啊是哇?”

  男孩把女孩抱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女孩的后背,一脸抱歉的凝重。

  “我不敢了,我再不敢动情了!呜呜呜,对不起,乔池。

  “我连跟你在一起我都后悔,你知不知道?还不如和你分手,然后家里给我安排相亲,安安稳稳过下半辈子,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女孩推离男孩的臂弯,擦了擦眼泪。

  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咽。

  良久,“那我该怎样,你才能相信我?”

  女孩委屈的看着男孩,眼中满是星河,硬是挤出哭泣后沙哑般的奶声:“我不知道呀。”

  天青的颜色,她的心的颜色,晴朗而爱娇的声音,温柔到销熔了男孩的心。

  男孩,左手从口袋中掏出那包烟,抖落抖落,停顿片刻,又放了回去。往窗外看去。

  鸟儿从南天往北飞过,云朵从象形拉扯融措。

  “那我们结婚吧,现在。”

  晚云在暮天上散锦,溪水在残日里流金,飘在地上的车影又瘦又长,车中的少男少女怀揣着各自的惆怅。一切都显着那么沉重,是承诺甜,更是承诺庄严。

  女人要的永远只是一句承诺,一句关于天涯海角的承诺。琼希也是如此,可能虽无法看到天涯海角,但只愿你能陪我去寻找,只要你说出那句话,我动摇的台阶便可下。

  至于乔池,异国凶险,何以要赴?泪离佳人,何以舍弃?伤情旧事,谁又不曾有,玫瑰易名,其香依旧。也许前有崎岖阻拦,不是也许,是肯定,但一想到能与怀中之人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共享雾霭流岚虹霓,纵行路难,亦能长风破浪,直挂云帆。

  嗯,结果这怂逼硬是不敢和他妈当面讲,编辑一条信息编辑了好几天。发送那天还是出了家门才发的。和他妈刚了好多天,行路难,行路难,今安在?

  为了让琼希安心,过了些日子,两人便去把结婚证领了。这tm不就是闪婚么?

  (六、女有乔木,落饮于池)

  逛了一下午了,乔池也乐此不疲,只是今日的琼希放佛有心事一般,也不知道哪里惹琼希生气了,明明一直都乖的呀,最近怎么有些奇怪呢?难道来大姨妈了?不对啊,经期不对啊!

  乔池这几天因为变化无常的琼希也一直在反思自己的错误,无中生有的错误。

  琼希回过头来:“别动!”

  乔池拎了一大推东西,在后头,直接原地懵逼。“啊?”

  “你记不记得之前我们去林城等高铁,在星爸爸喝奶茶说的话?”

  “嗯?”

  “就是我喝了你的饮料那次!”

  乔池一次头雾水,想着两个月之前的事还要翻出来,但是好像也没犯什么错啊,细细想了想过往,啊,好急,可是没什么好心虚的啊?

  愣了一会儿,强装镇定:“嗯,记得,怎么了?”

  成熟端庄的女孩,偶尔也展露少女般的姿态,微微踮起脚尖,双手握紧在背后。她有不敢凝着我的黑色的大眼睛,不是不敢,那是因为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他叫乔木。”

  “啊,你说啥?”

  “我说!他!叫!乔木!”

  “啊,乔木?谁是乔木?”乔池更是摸不着头脑。

  琼希低了低头,随后一个白眼。

  车马水龙,一声呼啸,凉风乍起。

  男孩恍然,不禁放开了手,松垮了肩,不管掉落的包裹,慢慢走向女孩。

  左手从牛仔后裤中掏出精致的小盒,把玩在手心中,眼不停的眨巴着,似隐藏内心的紧张。心中百味杂陈,走到女孩跟前:“琼希,其实,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也一直想创造浪漫的契机,可惜我太笨了。”

  ”余生,就拜托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