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十三章 女有乔木 落饮于池 (一)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1995 2018-03-22 19:23:35

  没有早一秒,没有晚一秒,只有在那个瞬间,我看着你的时候,你也正好认出我来,灯火阑珊,一眼万年。

  一、故人

  刚写完日记,伸了个懒腰,回味着今天拍写真妹子美丽的面容。忽然响起 This Is What Came For 的音乐前奏,我拿起手机,来电显示是乔池。

  “tt在哪?”一副略微有些沉闷的语气。

  “在租的房子里,怎么了?”

  “来奥斯卡。”

  还没等我回应,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我赶紧换上衣柜里的衬衫,拿起并穿上刚折叠好的七分裤,对着镜子,涂了点面霜,用发泥整了整发型。本来今天晚上是要帮隔壁妹子搬家的,而且已经答应人家了。只是,兄弟于我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连招呼也没打,关上卧室门,直接就走了。

  匆匆茫茫下了电梯,到马路上边上,准备打车,旁边正好有一个穿着暴露,踩着高跟,披肩长发,浓妆艳抹的女子。虽一看就知道是风尘女,可容貌艳丽,我不得不多看两眼。恰逢女孩回头,目光交触,便相视一笑,我直接上前:“那个,美女,你去酒吧街么?”

  “恩,对呀,怎么了?”美女一点不怕生,左手撩了撩耳边的秀发,微笑道。

  “一起吧,我正好也去。”

  正好来了辆出租车,我手一拦,打开汽车后座的门,头向右歪了歪的同时,左嘴角上扬,示意美女。

  美女笑了开来。

  虽然我住的地方离酒吧街不远,但是由于正在修路,堵车的原因,原本5分钟的路程,花了约莫十分钟。也好,在香奈儿甜腻的香水味中,也算是和女孩畅谈了一会儿。我付完钱,下了车,手还是扶着车门。黑色的高跟鞋落地,随后白皙的大腿从裙摆中显露出来,左手拿着香奈儿的包包撑着车内把手,身体前倾,胸前露出若影若现的线条,黑色的秀发从女孩右耳边滑落,在空中被喧嚣的风吹散开,飘洒出浮躁的香甜味。如此场景,实在撩人,如果不是在这个灯红酒绿中,我必定会被溺水于此,如鲸如海。

  萍水相逢不是缘,互相挥手道了别。没有要联系方式,我转身径直走向奥斯卡。许久没来,躁动的音乐声微微唤醒人类的自然属性。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走廊,借让了一位又一位的姑娘,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乔池。

  坐在卡座上的乔池,即使灯光再暗,我也能看到他一脸惆怅。虽然卡台上布满了酒,可是乔池好像也没有愚蠢到借酒消愁的地步。相反,他看上去很冷静,双手合拳,两腿八字开,静静的看着前方。不像一旁的蓝晟,已经玩起了骰子喝起了假酒,看他的手势,应该是三个六。

  我向卡台走去,正好乔池抬头随意而视,看到我,挥了挥手,挤出笑容。到了卡座,我点头向大家招呼了一下,没有管蓝晟,直接就坐在乔池旁边。刚想问问乔池今天怎么回事,是不是出啥事了。乔池一把勾住我的肩膀,倒在我胸口。明明没有酒气,却酩酊大醉一般。

  “tt,我······”乔池锤头丧气的说道。

  DJ音乐声太大,我根本听不到,我对着乔池的耳朵大声喊道:“啊,什么啊,我听不到!”

  乔池双手抱着我的头,贴着我耳边嚎叫着:“我,失,恋,了!”

  说完,隔着十寸的距离,我看着他笑了开来,明明是笑,可是为什么如此丑陋不堪,眼角漾开的褶皱,像苍老皱纹,眼中似还有斑斓的泪花。随后垂下身子,左手取下眼镜,右手手掌擦拭起嘴巴,又勾了勾眼角。

  他的眼睛很大,很好看,装得下妖艳性感的女子,装得下歌舞升平的舞台,装得下这全世界,竟也装不下这一行泪珠。

  我看向蓝晟,蓝晟翻起下唇,耸了耸肩,转而转头过去,掀起骰杯:“开!”

  我用手轻抚了抚乔池的背,微微拍了拍。乔池站了出来,要让我坐进去,对着我的耳朵:“你先跟他们玩!会!儿!别管我!

  我自己!一个人!闷会儿!”

  之后,除了乔池一个在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之外,我们其他的男女玩着暧昧的游戏,喝着放纵的假酒。

  输了游戏的我,不愿与其他女子暧昧,便被惩罚喝酒,连输了几轮,连饮了几杯,头脑便昏昏沉沉,假酒害人,难入咽喉,鼓鼓的嘴里装着苦涩,挥了挥手,摇了摇头。

  倒向沙发,不胜酒量的我意识逐渐开始模糊,眼前霓虹闪烁,耳边充斥的是震聋的音乐,还夹杂着女人尖锐的叫声,空气中弥漫着的是烟酒以及香水的熏俗。舞池上的女人卖弄着身姿,扭着腰部和臀部,向男人们发出勾魂的眼神,男人们明明如狼似虎,偏非要装上等绅士,在旁伺机而动,不自觉的往女人身边靠去,就如张爱玲所说,你不碰女人,女人觉得你不是男人,你若是碰了女人,那你就不是上等人;卡座上的男女不知是否相识,欢声笑语的玩着色情的游戏,你情我愿;有钱的大佬则点着路易十三的酒,享受电子礼炮号大的阵势,还有女模们卖力跳着的毫无美感的舞蹈;至于散台吧台的人,有的人张望物色着目标,有的人只是低头喝着闷酒。

  所有的所有,在我看来,都是迷离的彷徨。

  模糊片刻,向一旁的乔池看去。乔池正注视着远方,皱着眉头,提了提眼镜。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隔着中间的散台,远方正有一女子微张着唇,看向乔池。女孩一头优雅的齐肩短波在灯光下反射出亚麻色,大气温婉的斜刘海散发出浓浓的女人味,没有艳丽的口红,没有魅色的眼影,淡妆搭配一袭连酒光都不敢染指的白色长裙,鹤立鸡群于周围女子,格格不入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灯火阑珊,如遇故人,倾城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