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十二章 莫夜得空只纪笑(下)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2607 2018-03-22 19:22:37

  三、云烟

  就像云空中的日月,不曾同现才为合理。

  老师的地位今非昔比,现在的老师和学生基本都是平等的,甚至不如学生。随着80,90后家长的教育,孩子的观念愈加自主,老师是越来越难做。而我们当时老师的威严很大,胡乱吹逼就能让学生们和家长乖乖就范。为了私欲,随意夸大事件的严重性,再不行,以处分作为威胁,就这样明明拆散了一对又一对的情侣。

  再怎么说,纪笑也是一个尊师重道的女孩子,被老师劝分之后,她的内心也开始动摇,毕竟还是学生,她不希望受到处分,更不希望牵扯到双方的家长,于是她和莫得商讨着,是否要分手,或者说至少是在学校。

  慢慢的,珠联璧合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各自的追求者也随风而起。只是莫得和纪笑不曾想过,该如何维持这藕断丝连的距离,他们不以为然,谁都没有想过控制。不在同一个班级,各自发展着自己的朋友圈,偶尔在学校里见到面,也不过相视一笑。

  对于纪笑,爱是因为躲闪不及,对于莫得,爱是因为得不到的骚动。可能只是一夜春暖,而后倒流一股冷风,都高估了自己的感情,些许阻挠,便本能退缩。那冷风吹远了香草,落叶;吹远了一缕云,像烟,而那烟,依稀存在,却虚无缥缈。

  高二文理分班,我和纪笑分到了1班,葛单也似巧不巧的成为了我们的班主任,而莫得分到了4班。他是物生班,我们是物化。他和纪笑的故事,我是从坐在我后面的真姬,莫得原来的同桌知晓的。当我和真姬开启八卦模式的时候,聪明的胖真姬还跟我说:“我觉得纪笑还是忘不了以前那个男孩,她好像到去年在意过一个男孩的,叫吕间,可能是因为吕间有那个男孩的影子。”

  “啊,我们初中里的事你都知道?”

  “你傻逼啊,莫B以前跟我同桌的时候,一直跟我讲初中里的事。”真姬低下头,用手指点了点我,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那那个吕间是谁啊?”

  “以前跟我一个班的,跟莫B,CC他们一起玩的,后来纪笑被莫得带出去的时候,他们就一起认识了。”

  “那你怎么知道她在意吕间?”

  “也不能说在意吧,就反”

  “真姬,许tt,你们能不能消停会儿?,要不要你们上来讲?”葛单停下讲课,然后全班刷刷的看向我们,我一脸惊愕的看着葛老师,正好瞅了眼前面回头的纪笑。

  到了高二,全班住校,除了纪笑。纪笑家离学校很近,骑单车不过五分钟左右。我家就在她家后面的小区,讲道理,我也可以走读,但是肯定拗不过头头是道的葛老师,就算我拗的过,我爸妈还是得听命于她,毕竟老师处处都是为了学生着想,所以我压根没想过走读。而纪笑就不一样了,纪笑去了办公室详谈,然后纪笑妈也去了办公室,聊了很久之后,纪笑和纪笑妈笑呵呵的从办公室里出来。

  “笑妹啊,明天就给你买辆自行车啊!”

  “哦,好,谢谢妈!”

  纪笑妈是我见过最开明的妈,纪苗上初中的时候,不想上课,为什么不想?就是很简单的不想去而已,她妈妈就跟老师撒谎说纪苗生病了。我当时听说了,一脸懵逼,着实羡慕。

  因为走读,莫得和纪笑暗度陈仓的机会便更加少了,基本就是看不到他们在一起过。晚上我逛遍了全校,观众席,图书馆,草坪堆,大浴室······都没有看到他们,虽然他们本来就不会出现在那里。但是我有时候会看到宝兔和她高中男友偷偷去了大图书馆,看到蓝晟和罗晓偷偷去了操场,看到百枣在教学楼狠狠扇男孩子的巴掌······

  高一,一个礼拜放一次周末,高二,两个礼拜放一次周末,高三则是一个月放一次周末。每一个回家的周末都是莫得和纪笑可以成形的思念,可是慢慢的,连云烟汇聚的机会都不复存在。随着升学,自己以及老师强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便无暇顾及心中的思念,藕中丝不知不觉便断开。没有固定的时间,没有确切的地点,可能是晴天,可能是雨天,就像你不知道绿叶何时变黄,只知道它曾经清嫩,如今枯桑。

  记忆中,纪笑提及莫得的事少之又少。一是因为大家本来都知道,二是因为感情这种事自己知道就行,实在没有必要到处去说。

  唯一一次是在一次班会上。高中每个礼拜会有一节课作为班会课,有特定的主题,可以准备各样的活动。我们班是全年级弄的最精彩的,其他班都懒得弄,葛老师也算开放用心,想融入我们这些年轻,所以对这类事情还是蛮在意的。

  主持人朴林问纪笑:“那问一下笑妹,高中你有没有做过自己觉得很有意义的事情?”朴林是我们的班花,高中带了很土的眼镜都很好看,之后眼镜一摘便更是动人。曾被我组织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透露出自己的爱恋,随后便和朱妹在了一起。只是后来朱妹劈腿和前女友复合,做了渣男。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被梦孑追到手。梦孑是一个喜欢放p,喜欢问别人埃塞俄比亚的首都在哪的高富帅,我被问了好多次,但是每次都不知道,每次他都会告诉我答案,可是我到现在也没记住。梦孑高二成为我们同班,而后向纪笑表白过,按真姬的逻辑,我认为他也有那个男孩的影子,所以我以为会成功,谁知道被婉拒,还有······

  哎呀,是不是觉得很乱,人物分不清?是的就是他娘的乱,我都感觉一堆人在**。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

  “恩——,有的!”笑妹,抬起头思索了下。

  “好的,那方不方便说一下呢?”

  “啊,这个嘛······”笑妹露出一丝尴尬,而我回头看着吃着薯片的真姬,真姬耸了耸肩,一脸茫然。

  底下人有人问是不是关于莫得的,然后一堆人便开始起哄:“方便!说说说!”

  “难道是关于感情方面的么?”朴林似乎也有些好奇。

  “对的,我有点不好意思说啊!哈哈哈!”笑妹脸上犯有意思一丝红晕,笑着说道。

  “没事的,既然大家这么想知道,说一下嘛!”朴林颇有兴趣的扇了火。

  “恩~,

  恩——

  就是,就是那个,我为一个男孩做了一本相册,里面都是初中和高中他的相片,厚厚一本都是,里面还有我想讲的话,花了一年多才做完的——

  好了,我说完了。”说完,依然用大大的笑容掩饰自己的尴尬,两个马尾辫也害羞似的荡漾开来。

  底下的人豪不知足,感觉什么料也没爆出来,又有人起哄:“是谁啊,是不是莫得啊!”

  然后尖叫一片,嘘声雷雷。纪笑直接是捂着脸,低下了头,扭捏姿态在她身上却显可爱。随后朴林也算活跃起了气氛,不再追问,继续下面的活动。

  这是第一次提起过,也是最后一次,我依然可以记起。一直高中三年过去,匆匆忙忙,随流水而逝,冲洗了我们关于他们故事的回忆。不过之后偶尔提起,心中还是会有些许波澜。

  (四、云烟)

  那本相册,我们谁都没有看到过,问过莫得,他也不曾透露。那是只属于他们俩的世界,尘封了那些年的崇拜,那一年的相爱,那些牵过手的温情。岁月里的模样,大概彼此都很纯净,比水淡,比酒清,曾动过情,也曾认真醉过。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淡淡云烟,长存于天。

  高中毕业原以为两人相忘于江湖。

  后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