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十章 莫夜得空只纪笑(上)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3431 2018-03-22 19:20:34

  序言

  初中。那天在纪笑家开派对,很多人都在,包括乔素,余奈。派对高潮时期,音响里放起了nobody,女生们都各自摇摆起来。女性是最感性的物种,特别是一堆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感性量几何倍成长,也不知道是说谁传出了第一声啜泣,之后多米诺骨牌一般,房间里的女生一个一个都哭了起来。乔素哭着吻着一个她不爱的男人;余奈跪着地上用手臂枕着我的膝盖,不停的擦眼泪,诉苦着她不堪的家庭;苏格儿哭着拉着我的手臂嫌弃自己长得过胖,不曾拥有过爱情,不过她现在已经结婚生娃了,而且丈夫又高又帅!没想到最艰辛的人第一个拥有了幸福,我真的为苏格儿感到开心。

  而当时在我面前站着的两人,就是纪笑和莫得。纪笑依偎在莫得胸口,哭湿了莫得的衬衫,留下洗不尽的悲伤,哽咽着:“为什么他不喜欢我,为,什么,为什么?”

  莫得轻轻拍着抽泣的纪笑,安慰着:“没事,没事,你很好的,他不值得的。”

  莫得无奈的看了看我,我也配合着耸了耸肩膀。莫得转而低头看着伤心的纪笑,莫得啊莫得,你笑着说她只是朋友,可你的眼神未免太过温柔,就像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那一刻,我便知道初中校草喜欢的人,我也是唯一一个最早知道的。

  ——我想拥你入我怀抱,只从不曾想过你把我的胸膛当做疗伤的港湾,他伤你最深,却偏得你心,可就算这样,我也愿意。

  一、我的心中一个站台,上面写着等待。

  初中里,我们基本上就是只有感情,没有结果。所以到了初中毕业,感情基本也随之毕业了。班上也只存活了一对情侣,蓝晟和罗晓,他们的爱情延续到了高中。

  到了高中,初中的伙伴们要么是分校要么分班,变得零零散散。除了柯平,易含几个人去了重点高中,大部分都来到乡下。关于分班,我和纪笑在四楼,我在4班,她在2班;蓝晟和莫得在3楼,蓝晟在8班,莫得在6班;蓝晟的女朋友罗晓在3班,葛单的班级,当时葛单还是爆炸头,十分养眼。

  我,蓝晟,纪笑,莫得都是东镇上的人,虽说到了高中分班,感情确实没有以前那么好,但还是很好的朋友。早在初中,我们就经常聚在一块了。纪笑是一个很开朗,大大咧咧的女汉子,每次周末放假都可以和我们吃夜宵,吹牛逼到至深夜。那个时代,我们那般年纪才初中啊,几个小毛孩,哪次夜里回家不被家长批评两句。纪笑像个男孩子,就算我们几个人在一起没有其他女生,她也不会不好意思,渐渐地,我们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她是组织者,是我们的leader,她的人际关系从那时到现在都很好。到了高中,因为引人注目的双马尾,她便成了高中生活的话题人物,学生乃至老师哪一个不知道高中有一个自称笑妹的双马尾。同样是话题人物的莫得,他不过凭借一张帅气的脸,也作为leader经常带领我们出去玩。初中那会儿,当我们开始有品牌意识追求安踏,李宁的时候,他就已经穿上阿迪达斯,耐克,但是作为高富帅却不显摆,别人吹嘘他的时候,他会说:“假的,假的,街边15块一双买的,很容易坏的。”他和笑妹,可以说是深得民心的两个人。有时候还真是挺羡慕这样子的人,世界仿佛围着他们转。我感到开心很幸运,我这么一个普通的人也能和他们玩的长久。

  不过tmd去年纪笑生日没喊我,博叶,柯平还有真姬倒是都去了==!真姬当时还问我去不去纪笑家过生日,我尴尬的摇了摇头:“没叫我。”真姬也吃惊了,笑了好久。前些日子回锡城,见真姬,吃串串的时候,还提到这件事,真姬笑着又吐槽了我。

  高一的时候,纪笑是单身的,可能对之前喜欢的男孩子还残留这爱意,纵使千万追求者,她还是经常和百枣走在一起,百枣唱歌很棒,皮肤白皙,脸颊旁有几个小痣,更添特色,虽说高一的时候有些微胖,但是后来减下肥来,确确实实的成为了一个美人,而且是一个喜欢,哦不,是热爱麻将的美人。前段时间,我,蓝晟和简白还参加了百枣的订婚宴。

  莫得到了高中之后和真姬同桌。真姬是一个长有娃娃脸的胖子,喜欢动漫,喜欢后宫,喜欢妹妹,喜欢八卦。他和我,柯平,博叶,萧阔,朱妹有一个微信讨论组。朱妹,博叶这两个是我的高中三年同学,两人长得帅,情事多,劈腿多;萧阔是东南大学高材生,曾经和柯平一个高中,一毕业月薪就有万把,现在在做自媒体,已经雇了好几个学生妹当写手了。我们这些人是因为玩dota才聚在一起的,从高中一直到现在,感情越来越好。

  莫得高一的时候和一个很好看的姑娘谈了对象,姑娘很白很瘦,他们都说漂亮,我不觉得,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莫得会在那时候和她谈了恋爱。那个女孩子的名字我记不得了,只是莫得很快就和她分手了。我从来不觉得他会真心喜欢上别人,可能他在等,等纪笑。那个姑娘只是莫得等待无聊,拿来消遣的奴婢罢了。

  果不其然,当奴婢越权深深爱上王的时候,王便舍弃这个奴婢,王要的不是奴婢的爱,只是奴婢可以带来的不孤独感。

  只是莫得不是冷酷无情的人,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寂寞造就开始,他的温柔无法将之结束。他深知那姑娘是一个爱要面子的人,于是他分手的时候说了这句话。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我不爱一个不爱我的人。”

  这个应该由女孩说出的话,现在反而是听众。在别人看来这句话王是聪明的,我也承认他的高明,可是这句话在我看来是有多讽刺多悲伤,莫得是违心的,纪笑不爱你,你却一直爱着她。

  即使你不想承认,你总会输给一个人,在最开始,莫得就是输家,只是那时候纪笑不知道。

  电梯里油烟味,我宁愿走楼梯,你身边人太挤,我宁愿选择退离。在纪笑看来,莫得几乎完美,唯一的缺点就有一些驼背。当面对莫得的时候,纪笑不曾想象这样的人会喜欢上自己,对自己的温柔不过是善良,因此她对莫得的好感是欣赏,甚至有些崇拜。她也曾像其他女孩子想象过跟莫得在一起,会不会很幸福,他掌心的温度会不会很炽热,他温厚的嘴唇会不会很柔软。只是当她听说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向莫得告白的时候,她就不曾想了,毕竟不是真的爱,只是莫得讨人喜是不可抗力,就像玫瑰,莲花对人的吸引总是无法抗拒的。

  有一次,我们一起出去玩,顺道陪纪笑去新华书店买书。过马路的时候,我和蓝晟看到红灯变绿灯就马上斑马线走了过去,纪笑也紧随其后,莫得在马路边没有上前,只是呆呆的看着纪笑,纪笑回头,发现莫得朝着自己发呆。那个红绿灯是很短的,纪笑急了,朝向莫得跑过去,甩动着自己的双马尾,上前直接拉起莫得的手:“看什么看,走啦!”

  纪笑就这样拉着莫得向我们跑来,莫得被奔跑着的纪笑拖着,差点一个踉跄,露出丑态可依然盯着纪笑,慢慢的脸上浮现一丝浅浅的笑,稍纵即逝。纪笑呢,只是急着过红绿灯而已。

  我和蓝晟就在马路对面看着牵手的俩人。

  “我,卧——槽?”蓝晟慢慢左转,惊讶的看着我。

  上帝视角的我深情看着惊讶的蓝晟,慢慢牵起蓝晟的手,然后莞尔。蓝晟直接一把甩出,跳起,浑身发抖:“你麻痹的,滚开点,操,我尼玛。”

  莫得那天晚上一直在想这个事,仅仅一次牵手,莫得的心就被牵走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发酵很久的感情也喷涌出来。他等不及了,早已不耐烦。他想着已经过去半年了,纪笑心中的人是不是也应该走了,大门也应该要打开了吧。

  深夜,打开手机,很快的翻到联系人笑妹。

  一接通,没有寒暄,没有问暖。

  “笑妹,你还喜欢他么?”

  “啊,谁啊?”

  “就是他啊。”

  “早就不喜欢了,怎么了?”

  “那你怎么不谈恋爱,这么多人喜欢你。”

  “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啊,你不也是嘛?”

  沉默片刻。

  “不然我们试试再一起看看,我喜欢你。”

  “啊,

  你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哈哈哈哈哈,你肯定在开玩笑。”

  “不开玩笑,笑妹,我很认真的在跟你表白,你不要逃。”

  沉默许久。

  “明天,明天给你答复,好么?”

  “好的,晚安!”

  “恩,早些休息!”

  挂掉电话,纪笑傻傻的坐在床上,她原本以为这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会很开心,毕竟告白的不是别人,是莫得。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却开心不起来,缓缓侧倒在了床上,用身体裹住枕头来回滚动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情况啊,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傻逼!叫什么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纪笑的妹妹纪苗推开门破口大骂。穿着稀松的睡衣,睡眼朦胧,揉着眼睛一脸怨气:“你他妈是不是发春啊,再叫,我晚上把你辫子剪掉!”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纪笑埋进被子里。“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啊——”

  慢慢拿出手机,一只眼睛还埋在枕头中。在qq上给一个男孩发了一条信息,仿佛在试图吹燃早已成灰烬的木堆,明明没有光亮,她却违心的认为有,侥幸又不安。

  叮咚,男孩回复了。纪笑叹了口气,把另一只眼埋进枕中。虽然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但是不免还是些许悲伤。滴答滴答,钟上的针不断的比着,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像是同情,像是嘲讽,每一次到点的打动,听来就是自己的心被活埋的丧钟。

  ······

  “莫得,好,我同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