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七章 蓝晟和宝兔(下)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4434 2018-03-22 19:17:20

  “晟,我们都累了,不如分开一段时间吧,我想先玩会儿,等我玩够了,我们再在一起吧!”

  这是后来宝兔大四回锡城实习前说过的一句话,自私的很有道理,蓝晟不懂这种骚操作:“你在瞎说什么玩意?”

  “没,就随便说说。”

  后来,他们就是异地恋了,一个在锡城,一个在南城。对于宝兔,她情缘化成一片落叶,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或流云一朵,在湛蓝天,和大地再没有牵连。只是蓝晟一直在死撑,死撑着这段早已缥缈的缘分。

  四、花光所有,得到那张通往你心中的机票,终究还是失事了。

  在一个温存过后的深夜,蓝晟听到宝兔的手机有微信提示音,瞧了眼枕旁已经熟睡的宝兔,越过躯体便拿起了手机。点开一看,是一个男生给宝兔发来的红包,数额还是520。蓝晟些许焦头烂额,开始翻看着宝兔和这个男人的聊天信息,竟然有许多暧昧内容。

  火冒三丈,二话不说,便直接掀开熟睡中的宝兔的被子,粗鲁的将宝兔翻了个身,扳开两条细嫩的大腿······

  发泄着,质问着,辱骂着。而宝兔醒来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回了句: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聊骚而已,又不是出轨。”

  “聊骚?你麻痹聊骚还这么理直气壮?我他妈也去聊骚,也去找别的女人!”面对眼前明明犯了错却不以为耻还理直气壮的女人,蓝晟瞠目。

  “那你找女生聊骚哇,我不会介意的。”

  蓝晟气的发抖。他不可能去找别的女人。他做不到,宝兔知道。

  蓝晟预言可无言,用那粗壮的手锁住宝兔的脖颈,喊骂着。

  宝兔没有一丝防抗,反而已渐渐习惯了婊子,贱人等各种称谓,躺在床上像个死人一般,任由蓝晟如恶狼般撕咬。她哭了,只是哭的很平静,如同春去无风中花瓣凋谢之缓缓,是痛,是累,是死心。

  看到美人梨花,蓝晟一怔,他最怕女孩子的泪水,更何况眼前的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孩。瞬时,脑海中闪现出过去甜蜜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脸颊却早已满是泪痕。裸露的两人就像被驱逐伊甸园的亚当和夏娃,悲伤成河。

  缘分将尽,破镜难圆。叶已泛黄,花自凋零。蓝晟停下了,那只抓住女孩脖颈的手,现在看来是如此野蛮恶狠。连忙松开,一头扎进宝兔头旁枕头中。

  抽泣好久,支吾道:“我们到底,怎么了。”

  话音刚落,女孩右手捂着嘴巴向另一边倒过头,再也无法平静下去,泪如涌泉。趴在女孩身上的男孩,右手握拳,狠狠捶击了一次床铺,之后爬离女孩,将被子轻轻盖住那一丝不挂,纤细柔弱的肌体,随意套上浴衣,拿起床头柜的中华和Zippo,朝阳台走去。

  突然的离去正如他突来的闯进,一切不过百秒而已。

  宝兔回锡城工作不久,单位里的有个男人总是递送殷勤,刚开始她会拒绝,只是因为后来蓝晟越来越多的无理取闹,越来越多的虚无缥缈的罪名与管束变得疲惫不堪,她开始接受别人的好,就像渴了会喝水,饿了会吃东西,冷了也会想要温暖。宝兔变了,开始学会了对蓝晟隐瞒。而他们依然在一起的原因,一个人的不甘与坚持,另一个人的善良与不忍。

  因为到了大四,基本没什么事情,蓝晟就经常回锡城开车接宝兔上下班,宝兔因为工作关系,住在早已买好在市区的新公寓里,每次接送回去,总少不了干柴烈火。关于接送,有时候宝兔是同意的,有时候宝兔不同意,宝兔对蓝晟说不要经常来单位接我上班,影响不好。蓝晟反问,什么影响不好,我是你男朋友唉。“家里人不是不许我们谈恋爱嘛,所以我在单位里说我是单身。”蓝晟气不过,可是抝不过宝兔。

  蓝晟有一次突然袭击,去给正在单位上班的宝兔送抹茶奶盖,本以为会是一个惊喜,结果打开车门,发现宝兔和一个男孩子在广场上抽烟。宝兔从来就是好孩子,不抽烟,不喝酒,不纹身,恋爱初期,她还要求蓝晟不要抽烟。然而现在看到此情此景,实在太过于讽刺。宝兔看到蓝晟的到来,惊慌失措,花容乱色,匆忙把烟熄灭。

  一切都变了,蓝晟开始哭泣,无数个无眠的深夜,在床上抱头痛哭。他想分手,可是他放不下。那段时间,我看到的蓝晟,多么的萎靡不振,总是蓬头垢面,两眼无神。宝兔提出过很多次分手,开始蓝晟会很坚决的不同意,到后来,开始同意而后没过几天又不断的挽留。当你很努力挽留一个不爱你的人,会不会感到自己很恶心?蓝晟也瞧不起自己,眼不见为净,他删除微信,可是发现还有电话,拉黑电话发现还有微博,取关微博发现还有支付宝,还有百度云,还有知乎,还有······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所有我能看到的现在和能想象到的未来都有你,连空气都是你,倘若你没了,那我将会如何。

  很久以后,宝兔曾把那些蓝晟挽留的话截图给我看,我当时哭了。我从来不知道爱情可以让一个男人委曲求全成这样。

  不要

  我不要你离开我。

  我求你了,我不想和你分手,对不起,我不应该骂你婊子贱人,对不起,对不起那!

  宝贝,我原谅你了,你知道我没有你不行,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你就算出轨了也不要紧,你再回来好不好,最后一次求你,真的最后一次。

  啊啊啊啊啊,哎呀,你回我,求你了,真的求求你。你再不回我,我真的要死的!

  ······

  这只是一次挽留的片段而已,看了那些密密麻麻又无限重复的乞求,想到还有无数次的挽留,我的心纠的铁紧铁紧,他输入这些文字的时候该有多伤心多焦急。

  有一次我在学校宿舍,蓝晟的妈妈突然就打电话给我,她说她经常看到小晟在房间里哭,哭的很伤心,看到他这样,阿姨也很难受,你们几个兄弟劝一劝,让他不要再和那个女孩子来往了。

  有一次,蓝晟看到宝兔在朋友发晒了一张酒吧的照片,宝兔从来没有去过酒吧的,于是他问宝兔,你跟谁在一起,宝兔说只有她一个人,蓝晟不信,疯子一般到处问朋友这个酒吧是哪家,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他就开车出去找,可是就凭一张桌子,他去哪里找?飞驰在黑暗中,开着窗户,椎心泣血。使劲踩着油门,任凭烈风打在脸上,开了很久很久。

  有一次,蓝晟和宝兔从市区回来,奔驰是宝兔开的,蓝晟坐在副驾驶上,嘟嘟嘟嘟嘟嘟嘟,宝兔的手机响了起来,蓝晟看到的是视频请求,宝兔试图去抓手机,蓝晟一把挥开,拿起手机点开接受,随即看到一张男人的脸。视频刚一接通,对面就挂断了。蓝晟左手像被麻醉似的垂下,右手握拳贴在嘴上,吸一口气,看着窗外呵了一声。

  “这是谁?”

  “单位同事而已。”

  “停车。”

  “干嘛啊?”

  “停车!快点!”

  “你干嘛啦!

  “我他麻痹的叫你停车!听到没?!操!”

  “你神经病啊!?干嘛啊!?”

  车子慢慢停下。砰的一声,蓝晟重重的关上门,下了车。

  宝兔被门声吓坏了,看着副驾驶还亮着的聊天界面,这般内疚,使得她再也不能像之前那般平静。瞬时声嘶力竭的哭了出来,踉踉跄跄的跌出车门,拉住蓝晟。

  “呜呜,呜呜呜,对不起,蓝晟,呜呜呜,原谅我好不好,对不起。我保证不跟他联系了。对不起,呜呜——”

  ······

  暗红的汽车,敞开的车门,闪烁着前灯。

  空旷的马路,荒芜的田野,喧嚣着冷风。

  仰泪的蓝晟,蹲泣的宝兔,难解这情仇。

  没有大雨,没有乌云,当然也没有蓝天。

  和好后没过几天,蓝晟和宝兔视频,视频里宝兔不怎么说话,显得很不耐烦,蓝晟看了也不好意思继续聊下去,随即说了声晚安,挂断了。挂断之后,过了几秒,蓝晟试着再连线,对方显示忙线状态。一个电话打过去吼到:“你tm的在和谁视频?”

  “没有”

  “你麻痹的,你刚刚忙线状态,当我傻逼啊?”

  “没有”

  “草泥马比,你个贱人,刚刚跟我挂断,又和别人视频?是不是还是那个男的?你麻痹的是有多骚啊,曹,不要脸的东西,啊?”

  “你神经病啊”

  嘟嘟嘟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微信上。

  蓝晟,分手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

  蓝晟又失恋了,第二天,要我陪他看电影。电影看到一半,蓝晟看着手机,朋友圈里,宝兔晒了两只手,纹了相同的纹身。

  才分手第二天就在一起了?蓝晟气不打一出,都不没有管我,直接走出电影院,我也只好放弃电影,紧跟其后。

  明明分手了,蓝晟却还是忍不住打电话给宝兔,用的当然是我的手机,刚接通才说了两个字,宝兔。就被挂断,再打就是关机了。我拿回手机,蓝晟就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走,走出商场,在露天停车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用力踢着汽车的轮胎。而后又打开自己的手机,胡乱的点着。

  风胡乱的欺凌着,周围形形色色的路人也不断嘈杂着。

  这时候一个男人添加了蓝晟的微信。蓝晟同意了。

  “现在宝兔是我的女朋友了,请你不要继续纠缠了。”

  “已经没有意思了,你知道么?”

  “谢谢。”

  映入眼帘的是这三条信息,是挑战宣言,哦不,是胜利者的感言。蓝晟爆发了,如安全气囊弹出,根本无法控制,呼吸变的及其困难,踉跄两步,蹲了下来,按着胸口,试图努力吸上几口气,脸部扭曲如鬼狼一般,我当时吓坏了!

  气,只有一个字气,被人装逼,自己却又无可奈何的气。这个男人他在微博上见过的,长的一般,家境一般,可是却赢了。如果是一个帅气富阔模样,他倒也是服气,可是凭什么会输给他?

  “喂,喂。喂喂喂!你没事吧,卧槽!”

  “喔~,咳咳,没事没事,歇会儿,歇会儿。”

  我扶着病倒的蓝晟坐进了车里。他呼着颤抖的吸,用着颤动的手回复着屏幕前男人装的逼。他不知道回复什么,不停的问我,我只好安慰说道,回的大度一些吧。

  他憋屈又着急了好久,终于抖动起手指。

  宝兔胃不好,你要随时带胃药;宝兔不喜欢住快捷酒店,喜欢桔子水晶;宝兔喜欢喝咖啡可乐,在生理期的时候,你要看着点她;过人行道,宝兔总是忘记看左右,你要拉住她手;宝兔打游戏被欺负容易哭鼻子,你要一直护着她;她宝兔记性不好,丢三落四,你要记得多备一条围巾;宝兔对羊肉,牛肉过敏,你要注意点单;她不喜欢吃香菜,她喜欢抹茶奶盖······

  呐,那我把她交给你喽。

  用颤抖的手打完最后一个句号,蓝晟删除联系人,望着窗外,等到可以正常呼吸之后,打开车窗,凉风啸进,蓝晟直接嚎啕大哭起来,疯狂捶打着方向盘,不断的骂娘,身体又开始不停的抽搐着。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如同小孩肆无忌惮的鬼哭狼嚎,不忍,往外撇去,捂住自己的嘴鼻,眼眉早已纠在一起,只是生怕自己也心疼哭起来。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蓝晟哭,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悲惨的哭泣,与我想象中判若云泥。

  哭了好久,好久,哭到了没有泪水,只是抽噎。

  最后,蓝晟想抽上一根烟,可是无论有多努力,颤抖的手也无法拿起。我把香烟递到他嘴中,帮他点火,不曾说话。

  手不停的抖,烟灰不断的掉。

  抽完了一根烟,再来一根,依旧如此。

  第四根烟抽的很慢,蓝晟的手渐渐平稳下来。升起车窗,屏蔽外界车声与风声的嘲笑。

  “唔——,嚯,咳咳嗯——,走吧,回家了。”

  我系上安全带:“放得下么?”我知道他放不下,我也知道他会骗着自己说放得下,他之前立了无数这样的flag。

  “放不下。怎么可能放得下啊。”

  (五)

  在干嘛

  聊天

  和谁

  六月/坏笑

  羡慕

  傻逼

  我在写你的故事

  嚯,那你要写一个礼拜了

  还好,我就写你和宝兔的。

  牛逼牛逼,想看。

  ······

  一个礼拜后。

  在干嘛

  穿选衣服,准备去泰城

  啊?这么晚了你去那干嘛

  看六月

  怎么去

  开车啊

  妈的,现在都快10点了,开过去一百多公里啊,啊哥

  因为是她,所以不晚;因为是她,所以不远。

  尼玛,别给我整点有的没的,那你今晚还回不回来?

  我只做我能做的,出发就好。

  ······

  我放下手机,抬头往外看了看天。

  月从黑云探,缓而露出满,洒亮碧云天。

  啊,今晚月色真美。

  第二天,醒来,却已是深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