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六章 蓝晟和宝兔(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2466 2018-03-22 19:15:41

  蓝晟的那几段感情是我认识的人中最为破碎伤感的,他从不曾在感情上占过上风,主动的是他,受伤的是他。而这一切,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蓝晟,你已经不是再是那个小蓝胖子,你面对的女孩也不会像小可爱那般单纯没有心机,有朝一日你动了情,千万得守住秘密,在没弄清对方底细之前,千万别掏出你的心。

  至于宝兔,至少也还曾相爱过。

  三、度九九八十一难,却上不了去你家的船

  没有爱情是一帆风顺的,包括蓝晟和宝兔。

  蓝晟的爸妈第一次见宝兔是在蓝晟的生日宴。年轻人的爱情瞬息万变的,况且认识时间不长,所以蓝晟的爸妈即使很喜欢开朗的宝兔,但也没有多管他们的爱情。可另一边在宝兔家中却相形见绌。

  蓝晟第一次去宝兔家里是开车去的,那次宝兔妈妈在家听说蓝晟要来,虽说早就看过照片但还是好奇真人长什么样,宝兔妈妈叫来好几个亲戚朋友在家中期待的等着蓝晟,蓝晟过去也是吓坏了,一堆年长的妇女。

  之后宝兔告诉蓝晟,妈妈不是很喜欢你,说长得不错,就是太矮了。又委婉的跟蓝晟说家里嫌弃你家境不好。蓝晟家在乡下有一套别墅,市中心有一套小公寓,两辆小几十万的车,还有一个刚刚投入生产的服装厂。当时蓝晟气坏了,他从没有像这样被人贬低过,他想不通。他跟我们抱怨:是不是只有马云这种才能入她法眼?我跟他说,马云不行,马云比你还矮。这是蓝晟恋爱以来最大的危机,最关键的是,蓝晟毫无办法。宝兔也是意料之外,不断和家里争论,一直安慰着蓝晟。可是触及男人尊严的问题,又如何轻易解决,然而这才刚刚开始。

  男孩去女孩的镇上约会,两人依旧甜蜜的牵着手,侃着憧憬的未来,讨论如何越过爸妈这个坎。就在下一道口,偶遇到了女孩的妈妈,男孩心存芥蒂,但还是恭敬的叫了声阿姨,没有想到的是,女孩的妈妈连看都没看男孩一眼。

  女孩对男孩说爸妈明天在家,让你来拜访一下。男孩激动坏了,他想这一次的拜访一定要好好表现,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让给叔叔阿姨留下好印象。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爸妈,然后精心挑选了保健品和水果。第二天,当男孩准备赶往女孩家的时候,女孩却尴尬说,爸爸有些事情要出去,叫你不要来了。男孩无奈的笑了笑,心如死灰,他跟我倾诉,我说,这吊爸妈不懂事不过也有真的抽不开身的可能性,等下次吧。

  然而再也没有下次。

  男孩依旧问爸爸借了车开了出去,之后跟我吃完午饭,把礼物扔入田野,逛了好一阵子,才回家,那晚,他哭了。

  即使宝兔家劝分手,蓝晟的爱依然有增无减,宝兔也曾不停的努力着。在锡城无法做的爱,在南城狠狠的补了回来。不过感情就像玻璃,玻璃中心被击碎,裂痕便会向周围蔓延。

  蓝晟是这样子的人,他可以做到的事,也要求别人做到,己所欲,施于人,他觉得宝兔可以做到的事就应该要做,可是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不可能以他人的标准而活。我曾经跟他说了好多次这个毛病,他也知道,而且也在慢慢改正,只不过上头的时候,很难控制住。

  蓝晟爱打球,儿时,余奈经常会坐在篮球架后,看蓝晟打球。他好几次想让宝兔来陪他打球,而宝兔却一次也没有满足过他。他们吵了一架,冷战了好久。

  有一次蓝晟正好有事要去宝兔家上的镇,他让宝兔出来见一面陪他逛逛,宝兔在床上,真的很不想起床,拒绝了他。他们又吵了一架,冷战了好久。

  ······

  他开始了无缘无故的吐槽。

  比如:宝兔,遗憾,遗憾的是这么努力最终也没长成你妈喜欢的样子,哈哈哈哈。

  蓝晟认为他有意无意的吐槽只不过发泄怨气的玩笑,换来的却是宝兔默默奔溃的眼泪。亲情和爱情,压力最大的莫不是宝兔,而蓝晟说他可以理解,他自认为可以体会到七八成,其实二三。就像男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完全体会到女人分娩时的痛。

  中秋节,爸妈逼着宝兔去相亲,宝兔闹不过,和蓝晟一样实诚的她,随时报告情况,在微信里一五一十的告诉蓝晟,蓝晟叫她不要去,宝兔说没办法,不得不去。来回争执,宝兔和蓝晟从来都没有学会说假话,而宝兔的本意是征得蓝晟的理解和同意,却适得其反。蓝晟不理解,世上有无法拒绝的事?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一接通就骂了。

  怒声很大,马路上的人都看我们,蓝晟不管,红着脸,青着筋,喷着沫,他骂着婊子,骂着草你妈,骂着贱人,他说:“如果你麻痹的敢去,我就过去把桌子掀翻!我说到做到!草!”电话传出来的是歇斯底里的哭声。

  “你他妈挂我电话干吗?你个贱人,啊?”

  “你个不要脸的啊,你再挂试试!”

  嘟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嘟

  ——

  一个接着一个的打,直到宝兔关机。我在一旁拍着蓝晟的背,他咬紧着牙,双手叉腰,头不受控制的摆动,使劲呼吸着街头嘲笑与污秽的空气。就连过红绿灯都是握着拳,驾着肩膀,仿佛旁边的汽车都是他的仇人一般。我是第一次看到这般愤怒的蓝晟。

  那天晚上正好莫得带着我,蓝晟,还有莫得的女朋友纪笑去了酒吧。那一夜,灯红酒绿,满世界都是闪烁的灯光,噪扬的音乐,妩媚的胸臀,勾魂的眼神。而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看着手机,更没有瞧莫得带来的靓女,就只目光呆滞的看着虚无,一杯又一杯。三分无奈,四分凄凉,更兼百觞愁肠。

  回去的时候,他躺在车上,醉成了傻子。红着脸,眯着眼,靠近我的耳朵,然后对我说:“真他妈的想**!刚你旁边那个骚货!哈哈哈哈!”一边说一边傻笑。说的每一个字便如子弹一样射进我的内心,灼热的疼。话虽如此,分手之前,蓝晟没有碰过任何一个除宝兔以外的女人。

  而后蓝晟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对于感情十分敏感的他,对宝兔越来越苛刻,不希望宝兔跟任何一个男人有关系。他开始怀疑宝兔说的话,开始因为宝兔不秒回而胡思乱想,恨不得宝兔永远在自己的视野范围里。他变得越来越惆怅,却还要在大家面前用力演着戏。宝兔呢,她的宁愿关闭手机,在封闭的黑暗里哭泣和自我沉静却被以为在晴天里与人逍遥自在,她认为的爱情也从此开始慢慢消失殆尽。

  情侣间的假分手也开始上演了,只是他们都过于敏感与善良。

  有一次宝兔对蓝晟分手说,

  “分手吧,我其实就是瞧不起你,我就是喜欢有钱的,我就要穿路易威登,我就要坐兰博基尼,我就要住豪华新房,你能满足我么?你以后别来烦我了。”

  宝兔确实不擅长莫须有,她是什么样的人?她是那种戴着价值6位数的吊坠却要贴肤挂在几百块衣服里面的女孩。

  爱情就像沙子,握的越紧,流的越快,就算加了水,也只能抵挡一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