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四章 围巾的故事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4500 2017-11-21 13:44:38

  哄她脱去盔甲,捣碎她的软肋,最后还是成了一件让我现在想起来就尴尬的傻事。时光倒流的话,我宁愿无聊,穿着拖鞋玩缘之空,也不会去叨扰邱涵。

  前些日子,来林城修仙的前一个晚上,我和老妈一起整理包裹。说实话,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秋风送凉,红枫染天,丹桂飘香。但在整理衣服的时候,却不怎么讨人喜,因为所有的衣服我都想带!老妈子从柜子上拿下了几条围巾,撩了撩:“那个,围巾你要带哪条?”

  我头也没抬只顾把玩着手机:“当然,都,要带了啊!”随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走向母亲翻了翻那几条围巾,“唉?妈,我那条白色漏风的围巾呢?”

  “那破围巾啊,在我房间柜子里,怎么了,你要带啊?”

  “喔喔,没,问问,在就好。”说完,我继续玩起了手机,原以为老妈又要打趣我,这次只是笑了笑。

  一、无聊与虚荣心

  认识邱涵还是我室友杨志的关系。说起杨志,他跟我一样都是锡城人,跟我一样有趣,大学四年,三年室友,当着我们室友的面,下决心减肥恐怕有十次,每次下完决心,第二天就把装备更新好,一开始只是跑鞋,运动衣,再然后是蓝牙耳机,大四那年更是斥巨资买了一整套哑铃。然而最长坚持的时间可能也就两三个礼拜,那套哑铃基本就被隔壁的六棋拿去用了。令人欣慰的是,他喜欢一个妹子倒是喜欢了三年,毕业后有一次我有事去了趟南城,顺便和他叙了叙旧,他告诉我,夏天终于和她男朋友分手了,他又能名正言顺的找她了。

  他说:任重而道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修成正果。

  他说:两年前,她只是婉拒了我的试探,就死了一个多月,如果之后她要和男朋友复合,我真的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他说:感觉长这么大,这是遇到最契合的一个女生,如果有可能,这辈子就是她了。

  他说:对啊,就跟其他女生聊天总觉得别扭,有时候会想,下面聊什么呢,和夏天聊天就会很轻松,很自在,聊到哪是哪。

  那晚,他说了很多令我难忘的话,喝了很多难以下咽的酒,我却心疼他没有流下一滴泪。

  国庆放假回来,杨志要去火车站接社团的两个锡城学妹,问我去不去,我问他学妹好看不好看,他回我说:“一个不咋地,还有一个血萌,去不去哇?”我二话没说,直接换鞋,责怪道:“哎哟,都是锡城人嘛,不管,我跟你说,就算两个丑八怪,我也陪你去。”

  看到俩学妹,一个确实不咋地,一个也并不是血萌。邱涵没有很完美的五官,算不上血萌,但是比普通人却好不少。矮矮的,有些婴儿肥,眼角留有泪痣,皮肤看上去不是很白,但是很光滑,笑起来,会看到一颗虎牙,回学校的出租车上,她就挤在我旁边,身体软软的,说话也软软的,很可爱。

  认识邱涵之后,代替玩缘之空,我有事没事就找她网聊,倚老卖老的跟她讲述大学里应该注意的事项,顺便捎上晚安之类的问候以及各种撩人的玩笑话。有的女孩真的很怕网聊,好朋友简白曾跟我说过,她是很难承受住和男孩子每天的网聊的,尤其是看到早安,晚安这类字样。就因为这样,她这么漂亮的女孩被一个各个条件都很一般的外地男人收服了。

  没过几天,邱涵以我们帮忙接送为由,想请我和杨志吃一段饭。恩,是的,真的就如一般剧情一样,有意无意的,只有我和邱涵去了。那次我们吃的是烤肉,肉是她剪的,也是她烤的,菜品很贵,剩下许多。男生跟女生单独约会的时候,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潜意识里就感觉男生应该买单。没错,明明说是她要请客,到后来,虚荣心却驱使我拿出了钱包。后来想想,着实心疼后悔。

  之后的闲逛,她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说了一系列的标准,很巧的是没有一项是她符合的。她给我挑选365生日熊,我却记错了自己生日。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感觉她对我或多或少有些好感,所以会本能性的拒绝一些她的好意。现在想想,即使心里再想否认,但那的确也是虚荣心作祟后想要的效果。

  二、在感情中,谁先动真格,谁就输了。

  有了不反感的第一次约会,那么打着好无聊,我们是朋友的旗号,第二第三次便接踵而至,她主动起来,而我变得不温不火,又打开好久没有玩的缘之空。有一次,在路上偶遇,便顺道去食堂一起吃晚饭,下楼的时候,遇到恩爱的班级情侣,南澈和玛草。南澈看到我,哟了一声问我这个妹子是谁啊,我开了一个最不该开的玩笑,她是我女朋友。

  “啊,啊,不是,不是。。。你,胡说什么啊。”我记得当时邱涵很开心,她还宠溺的用手拍打了一下我。

  “吹牛逼的,开开玩笑嘛。”我一边躲避,一边解释。我其实知道这么不好,只不过控制不住自己的贱撩。

  那天晚上,邱涵告诉我社团要开会,可她说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让我带他去。我犹豫了一下,关闭了缘之空,还是带她去了。我陪她坐在诺大的教室里,观望着是否有好看的小妹妹。期间,她突然用手挽住我的胳膊,靠在肩上。那一刻,成就感爆棚,下一刻却浑身不自在,到了这种时候,我的接受与拒绝仿佛都已经没有意义,骑虎难下。我还是很尴尬的把手抬了出来:“啊,你干嘛啊?”

  她说了一句最不该说的话,如果是别人我不会在意,可是说这句话的是邱涵。

  “你,你不是说我是你女朋友么。”邱涵抬起了头,微微嘟着嘴,那般认真,反问,责怪,乞求的语气,小虎牙都不曾显现。

  之后的一切都变味了,她变了,我也变了,她不断的邀约,我不断的拒绝,宁愿玩着无聊的缘之空。最后一次去看电影,她坐在我旁边无奈着躁动着,而我只是假装不曾看见,顶多也就时不时靠近她贴耳吐槽电影的剧情。那是部喜剧电影,而邱涵到散场也没有笑过,我倒是乐的自在。其实,前几天放假我回锡城刚和蓝晟看过,这是我看的第二遍,我没有告诉邱涵,大概只是自我满足。

  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学长,社团吃饭,我喝多了,来接我回去吧。”

  “啊?一会儿你和社员一起回去呗,我在忙呢。”我边玩着缘之空,边用手机回复。

  “社团里的人我不怎么认识,想回去,在这里很尴尬的。”

  “没事的那,多交流交流,热闹热闹嘛!提前走,不是扫他们的兴么。”事已至此,我开始害怕见邱涵了。

  “学长,你来嘛,我有话对你讲。”

  “什么事啊?”我装作不懂的样子,甚至还有些厌烦。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以为她明白了,放弃了。

  微信又叮咚一声。

  “学长,

  我求你了。”看到这句哀求,我一怔,终于还是不忍心,穿上了鞋子。

  那时候已经是初秋,我跑着去的后街。远远的就看到娇小的邱涵,揉着眼睛。看到我,她放下小手,露出那可爱的小虎牙当然还有略微红肿的眼睛。酒精真是的一个催情又催泪的玩意。我不解风情,装傻充楞的问邱涵:“到底什么事要和我说,怎么了,还哭了?”

  “没哭啊,就是可能酒喝的有点多。”

  “那有啥事要跟我说啊。”

  “恩,也没啥,唉,我忘记了,嘿嘿嘿。。”邱涵挠了挠脑门,挤出笑容。

  “啊,那你把我叫过来干嘛?有病啊。”我竟然会带有一丝指责的语气,就连演戏都忘记了。

  话声刚落,我就知道刚刚是有多傻逼,只是覆水难收。邱涵楞了一下,快步走去,低着头,而后提手揉着眼睛:“那你走吧,不用你送我了。”

  邱涵肯定是哭了,看到那娇小柔弱天真的背影,想想刚刚说的傻话,以及之前不负责任的招惹,我跑过去拉住她的背包,被她拖着走,叹了口气:“唉,对不起,邱涵。”一路送她回宿舍,也只有最后互道了一句再见,邱涵不懂,邱涵不明白,不过她不会问。而我知道,我清楚她的絮乱,也知道她没有勇气和盘托出。

  再后来,没有后来了。我们很默契的,从一段只有几句话的网聊,到后来的不再联系。

  四、深秋,气寒。

  本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转眼已是深秋,我心中的罪责感也随时间慢慢退散。暴风雨的前夕永远是那么的安静。

  杨志推开门:“许tt,邱涵在下面等你,有东西要给你。”我和邱涵的事,杨志其实也知道不少,邱涵把所有的不懂倾诉都给了他。杨志叹了口气,我不解的啊了一声,很久没有联系的人突然找你,你只会有些害怕的摸不着头脑。就像微信突然弹出有些陌生的对话框,也许他只是无聊想找找你解解闷,可你却下意识的退后半步,以为他会有求于你。

  邱涵就站在那里,许久不见,一身粉色的秋冬装,依然萌感十足,提着一个方袋向我挥了挥手,露出那许久不见的小虎牙:“唉,学,学长啊。”

  我走了过去尴尬的点了点头:“恩,怎么啦。”

  “我给你,织了条围巾,本来不好意思的,想让志哥给你带上去的,志哥死活不肯,非要让我亲自给你。哈哈哈。”一个人莫名的笑声只会让人怜悯。邱涵双手提起方袋,向着斜下方低头看去。本下意识的想拒绝,可还是接过方袋。

  关于织围巾,印象中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儿时母亲织一条围巾要好久,也就是说邱涵很早就开始织了,甚至那晚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当时还是非常吃惊的,接过方袋,心中本已消散的罪恶感有蔓延出来,满是惆怅和惭愧。伸手准备拿出里面的白色围巾,邱涵连忙用手挡着方袋:“别别别,第一次打围巾,好丑的,你拿上去再看吧。”

  深秋,身体死寂的血液却已然沸腾,吸气是费力的,拿围巾的手是颤抖的。我笑着的看着邱涵:“恩,没事。”我用力挤出来笑容,苦涩。看了一眼邱涵,那天使般天真的面容,令人心疼,我实在无法面对她,只好低头看着围巾。

  雪白的围巾,松松垮垮的,穿插的毛线;凌乱不堪,没有规则的形状,整条围巾羊场九曲,可以说是很丑了,只是这用我拇指抚揉的一针一线,每多看一眼,心中的愧疚便多一分,许tt的可恶也多一分。

  “蛮好看的,谢谢啊。”拿出围巾,违心又绞心的看着自以为围巾惨不忍睹而一脸尴尬的邱涵。

  “对了,那个,学长,我能帮你围上去么。”邱涵开始默不吭声,而后小声说道。

  我愣了一下,心中的汹涌谁人能晓,回过神来,假装一脸当然:“好啊!”

  邱涵战战兢兢的走来我的跟前,慢慢踮起脚尖,绕雪白卷于手。因为身高差的关系,给我戴围巾显得格外费力,而我脑中一片浆糊,哪会想到屈一些膝,她也同样如此,只是不断诶诶,尽力帮我盘着,脚尖开始支架不住,身体吃力的不由自主的晃动。

  终于,看着小只的她颇为不易的样子,心中的愧疚如黄河泛滥再也无法阻挡:“邱涵,对不起。”

  邱涵停了一下,但还是继续将围巾绕在我的脖子上。

  “嗯?你对不起什么呀。”

  “对不起。”

  邱涵用力的打趣着:“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就是想给你打围巾,就是这个围巾有点漏风,不怎么实用,哈哈哈。”

  “邱涵,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邱涵每莫名的笑一下,心中自责便溢出更多,然而我能做些什么呢,我只能不断的道歉。

  沉下脚尖,额头靠在我的胸口,双手握紧围巾的两端,陷入一片死寂。邱涵停下动作,慢慢的,我听到了呜咽声,接着是无法控制的抽泣,邱涵终于崩溃了。

  “唔,唔······对不起,对不起,你只会对不起!”哽咽的哭声伴随着头部的抽搐抖动。

  “你,你妈的,明明是你先叨扰我的,为,为什么动心的,动心的是我啊,他妈的,为什么啊,啊?”

  “凭什么啊,你要这样搞我呀,你知道,不对,知不知道围巾有多难织么,上课织,回宿舍织,我一点都想,不想给你织,

  放弃多少次了都,又,又把那个针拿起来喽,我傻子,傻子一样。”邱涵越来越激动,垂泪声也不受控制的越来越大。

  “唔,唵唵······”

  梨花带雨,歇斯底里。

  邱涵攥紧着围巾不断敲打这我的胸膛,我真的,真的很想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给她依偎,给她本应得的温暖。用力提起颤动的双手,却又落了下来。

  没有资格,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

  只是希望你就像得一场忽如其来的流感,一开始无法抗拒,只能任病毒胡乱蔓延,但不久便会慢慢褪去,直到痊愈,继续摆渡世间,品繁花烟火。而我,不打扰,便是最后的温柔。

  呐,围巾你不要为我织,眼泪你不要为我流。

  那天我也没有去接你,好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