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第三章 日记本的故事

漫步人世间,你不在身边 tt郎 4740 2017-11-21 13:43:05

  我曾经一度以为并且对外宣称我是一个爱写日记的人。

  Derrick问我: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写日记的?

  我说:高中吧。

  Derrick又问:一直写到现在么?

  我迟钝了一下:哦,没,大学开始就没写过了。

  Derrick呵呵一笑,一脸鄙夷:就写了三年,也算是爱写日记的人么?

  我一怔,哑口无言。

  我卧室的桌子里,有三本满满的日记本。有一天我百无聊赖,开始随意整理些东西,翻到桌子深处的有三本本子,也是好奇,便打开看一看,字是真的丑。关于我字丑,基本是认识的人都知道的事。初中一个叫房银祥的英语老师,在一天把叫到走廊阳台上,倚着阳台叉着腿,翻着我的英语习题册,看到我过来,抬起一只手,提着习题册,上下抖动着:许tt啊,你这个字啊,给鬼看啊,拿走,我不批。声音愈发俞大,随后往我身上一扔。。

  转身离开,我有话说不出来,海鸟跟······就是给鬼看的。我心里想着。

  初中有一个语文老师叫曹丹,有一次单独把我和柯平叫进办公室,给我们俩看我们的阅读理解。柯平的试卷上打了5个小X,我的试卷上连题目带解答,一个大X!曹丹对柯平批评和讲解之后,手竟然就提着两张卷子给柯平说道:好了,走吧。啊,那把我叫过来不给我讲解是什么意思?儿时念书,老师的无视比批评更伤人心。我厚着脸皮,尴尬又不解地问:那我呢,我的为什么还是一个大X啊?曹丹一脸不屑:看不懂。说完,低头做其他事,我转身准备走,她还不忘踩了我一脚。

  柯平憋不住,噗嗤一声,走出办公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中有一个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叫葛单,高三末了,接近高考,所有人无不奋力准备着,每天做着新题,温着错题,各种问老师寻求讲解。有一天葛老师把没有批改的卷子扔给我对我说:你这字,你以后不用默写单词了,作业也不用交了。我当时尴尬极了,不过以为老师在说气话,没有顶嘴。第二天早上,我认认真真的默写,那英文字母是多么赏心悦目。第二节课下课,批完下发,我的卷子空有白黑。当时的脑子跟卷子是一样一样的,心中万头草泥马:我去你麻痹的,真不改了,我操啊!然后像发生什么大事一般,对周遭同学喧嚷着:妈的!葛单不批老子作业了!

  话风一转,又得瑟道:欧耶,不批就不批呗,不用做英语作业喽,哈哈哈。

  之后每天早上的默写,我也不默了,晚自习的作业去他妈了。抖腿!装逼!

  看似,潇洒,实则,慌的一匹啊啊啊啊!哇,这他妈都要高考了,你他娘的不批我作业?我还复什么习,高什么考!问你飞不飞,被放弃的滋味美不美,你笑眯眯,笑眯眯。

  后来高考结束,我成为乡下学校里其中二十多个上了本一线的人之一。我特别感谢从小到大教育我的老师们,尤其是这几位恩师,所以现在我只记得这三个人的名字。至于葛单老师,嘲讽归嘲讽,确实教学不容易,人还是很好的,有一次我们太跳,还把她跳哭了······

  只是有一个恩师叫王斌,他对我和朱妹的“好”,我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他对我栽培日后有空再说。/微笑/微笑/微笑 cnmdsbdx

  没想到,那一个下午,我便沉浸在本中记忆的漩涡里,无法自拔。原来,日记不是我爱写的,是因为你才写的。

  这是一个长达三年的短故事,两年隔空单望,一年凭空单思。

  日记本中没有提到是在哪见这个女孩,如何知道她的名字。多年过去,我也早已忘记,就只知道高中一个叫常缘的女孩子突然凭空降临在我的认知里,并且被我喜欢着。

  一、

  高一,我到处向别人打听常缘。一个同学对我说:“常缘有男朋友了,而且那男的我认识,妈的,超级帅,你记不记得昨天去篮球,那个带红色头巾的,我看你还是放弃吧。”那个时候,在乡下,高中里谈恋爱的并不多,大多处于萌芽阶段,像蓝晟这种初中就**的人毕竟少。我当时也是相当青涩胆小的,本来知道常缘是学姐的时候,就已经有些退缩了,现在听说她有男朋友,我就彻底不抱去认识她的希望了。不过,我却依然默默喜欢着。每天最希望的就是能在哪个地方偶遇学姐,一旦出了教室,去食堂,回宿舍,乱逛,我都会到处看,生怕落下每一个看到她的机会,每当看到学姐,我都会喜形于色,走在我后面,我都会惊慌失措的忘了走路的姿势。高一就这样,她是我的全世界,而她的世界里没有我,不过,没关系,跟我喜欢常缘没有关系。

  高二文理分班,我从四班分到一班,依然在四楼。那个时候,我们每隔两周都会以组的形式换着座位。有一次我在窗边,看着窗外,对面是高三的教学楼,忽然,我在二楼看到了学姐!那独特的高马尾,走起路来,一荡一荡的,可爱至极。学姐是一个长相及其甜美的人,一张精致的鹅蛋脸,青色直眉,美目媔只。就这样注视着她跳进了12班,自此尾行汉变成了偷窥狂。

  我可以看到学姐更多次,开心更多次,悲伤也更多次。我不知道学姐什么时候换了一个男朋友,现在和同班里一个高高的男生在一起。男生不帅,只是很高大。我每次下课,都会跑去窗边看着,就希望在教室和厕所的长走廊中,有她。有一次,我看着窗外,激动万分的炫耀着我的“女朋友”:“兄弟们,常缘,常缘!常缘厕所里出来了!”于是五六个人围在一旁,看着窗外的常缘,我看到常缘出来后,马尾越荡越快,慢慢跑了起来,我看向她的对面,是等在教室后门的男人,危机感油然而生。虽然第一次看着这样的场景,我却害怕,退缩起来。我赶紧从几个男人的包围中,走了出去,我不敢看我脑海中预料到的下一幕,虽然有可能猜错,我却不敢冒这个险。

  我好想冲着你奔跑,然后跟你撞个满怀。这段我摘抄的文字,我曾觉得很美好,现在却如此残忍。“哇哦喔!”随着罗庸一些人如足球比赛进球般后击掌和欢呼声,我那颗悬在火焰山上侥幸的心终于还是落下,被焚烧。我慢慢转过头看向他们,看到的是他们的怜悯与嘲笑。他们也曾嬉笑的说:“咦,常缘的胸变大了,男朋友很用心啊,哈哈哈!”我也努力陪着他们笑,笑容却是那样苦涩,要知道就算在梦里,我也不曾碰过常缘,她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不可侵犯。

  呵,我的心上人,却有意中人,我喜欢你,就像是鲸鱼缺氧于六千四百米的深海里。

  可是等到你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惊慌得像一只老鼠,四处逃窜。年少时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当她看你的时候,你却不敢看她。有一次一个学姐喜欢上了我后面的虽哥,理由是,长得像前男友。那名学姐先叫了两个闺蜜过来我们班上刺探军情,问问虽哥的意愿。世上的巧合哪有这么多,偏偏我就遇上了。其中一个女孩,就是常缘。

  “那个是不是常缘啊?“

  “快看快看,许tt喜欢的那个学姐!”

  “哇,是蛮好看的耶!”

  “真的耶,原来她就是常缘啊!”

  “我靠,我靠,许tt呢,他人呢!”

  ······

  我早就看见了,照理说,在自家教室门口,应该多看看,而我呢,羞涩的跟个傻逼一样,靠在很远的走廊,都还要贼一样心虚,一直以来,毫无意义的如履薄冰。不止一次的,有个礼拜轮到我们班校值日,就是班级学生要在食堂督查他们有没有倒剩饭剩菜,宿舍楼后面有无垃圾,还要检查眼保健操等等。第一天检查眼保健操,我是有多兴奋!我直接和检查高三12班的同学换班。心里想着,要去她们班级,看看她做眼保健操!

  走到她们班走廊的时候,我竟开始有些慌了。路过班级后门,走在教室的窗边,我低着头,都不敢往里望,心里头越来越紧张,我尝试平静自己的呼吸,却如何也安定不下。也是可笑,明明别人都不认识我,不过是我无中生有,自作多情。走在教室前门,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最后,我抚了抚胸口,深呼一口气,抬起那只不听使唤的手,敲了下去。

  没有敲响。

  恩?什么鬼?怎么他妈没有敲响?用尽所有勇气敲下的门,到头来,只是蜻,蜓,点,水?!

  眼保健操的音乐已经开始响起,伴随着楼外喧嚣似嘲笑的风。

  我失败了。无力的胳膊落下再也抬不起来。人真的一种很奇怪的生物,还会被假想的紧张打倒。无奈的抬起头,笑了笑,心中波澜已过,我开不了那扇门,也踏不出那一步。想到原路返回,还会经过窗户,被人看到会不会被以为是个奇怪的小丑。于是继续向前,饶了一大段路,听着眼保健操12345678,回来教室,自惭形秽,可笑却又无奈。后来的检查,我也一直没有去她的教室,而是又交换到隔壁班,只是想着能离她近一点就好。

  二、

  高中每一个宿舍里都有电话机,我们经常打114点歌,而且可以接通其他宿舍的电话,只要告诉客服栋号和宿舍号就行。学姐高考前一天,我在纸上估算着年级,班级所对应的宿舍楼,与宿舍号。回宿舍,战战兢兢的拨开了电话,想着为学姐的高考加一次油。

  喂,您好,请问是高三12班么

  不是,我是高三14班的

  哦好,不好意思啊,打搅了

  喂,您好,请问是高三12班么

  是的,你找谁

  我找常缘

  常缘不在我们宿舍,她是315的

  哦,谢谢啊

  唔,好,加油,别慌,别慌,打个电话而已,不慌不慌,恩,咳咳恩。

  喂,那个额,您好,我找常缘。

  好,你等一下。常缘啊,那个爱慕者找你

  喂,您好,哪位?

  额,许·······,哦,我那个高二的,就一喜欢你的一个学弟

  喔···喔,怎么了吗?找我什么事啊

  额,没啥事,就学姐,高考加油······好好考

  哦,哈,谢谢你

  恩,没啥事了,你可以挂了

  好的吧,那88

  嘟嘟嘟嘟——

  语无伦次,匆匆忙忙,连打电话都想着逃避,后悔莫及。那个晚上我失眠了,脑子里都是那句常缘啊,那个爱慕者找你在回响。我想起很多次她看到我的眼神,很多次她对我的回头,很多次她身旁女生对我的指望······我想了很多的可能与不可能,日记里写着的,我不想跟你们讲。

  第二天,学姐去天一考试了,因为我们学校垃圾,不作考场。放假离校前,我写了封情书,用我那蹩脚的字,写了满满一面纸,让罗庸陪同,去了他们的教室,按桌子上的书名,找到她的座位放在她的课桌上,用书本压着。罗庸是我的高中同学兼室友,他的故事也很好玩,只不过我现在没心情讲。情书里只写着自我介绍和祝福,没有一点骚话,我不知道最后一句,我喜欢着你,算不算。回家后,呆呆的坐在电脑面前,心里空空的,就像身体突然缺失了一部分,却说不出哪儿痛,巨大的空旷和虚脱让我感觉周围的一切都不真实,如同鲸鱼缺氧于六千四百的海底漫无目的的飘荡。无意间点开一首那时候很流行的歌,那些年。我把音量调到最大,悲伤也随之变得湍急,听着胡夏的歌声,回响应景的歌词,不知不觉热泪盈眶,泪水慢慢从眼角划落脸颊,在干燥的皮肤下留下一条曲折的线。从来没有为女孩子哭过,我用手拂过泪滴,瞧了瞧,原来是真的。渐而转向旁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满是泪痕。我笑了起来,第一次发现笑也至嚎啕。

  “哈哈哈,我他妈的哭了,我竟然哭了耶,哈哈哈,唵唵唵唵唵——”

  三、

  常缘就这样走了,人去楼空花已近,花谢人散未有期。

  暑假之后,我搬入高三的教学楼,开始忙着做题,忙着起床,忙着睡觉,忙着去拿大学的门票。也曾会忙着思念,只是随着高考倒计时的天数越来越少,压力越来越大,日记还在写着,只是关于学姐的内容开始少了起来,更多的是吐槽葛单对我的用心栽培。脑海中学姐的样子开始模糊,用力去想象,也阻止不了。偶尔,看着窗外,看看对面教室窗户后自己的影子,想着如果一直有人站在窗内向外寻望与注视,也是蛮可怕的呢。

  苦逼的高三日子里,每当看到情侣之间的恩爱,我都会想起学姐,我也是有喜欢并且思念着的人的。

  每当深夜寂寞孤独冷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学姐,想起她娃娃般的笑,她俏皮的马尾辫,心里就会暖暖的。

  每当玩心太重,懒惰不努力,考试考砸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学姐,想着她已经熬过高三去往美好的大学,我就满怀希望与干劲,继续拿起笔尖。

  常缘,是爱,是暖,是希望,她是人间的四月天。

  时间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它渐渐冲淡我对常缘的喜欢,蚕食着我对她的思念。高考结束后填报志愿,我不曾想去常缘的学校,更没有想去常缘的城市。当时,朴林还送给我一张A4纸张,上面印有常缘的照片,我没有要。

  我知道,常缘不过是我生命的路客,车窗外可望不可即的彼岸花,是我假想出的朦胧与完美。比起平行线,更像是相交线,曾相遇,可不曾相识,之后她继续漫步阳光道,而我昂首挺胸,独过木桥,云淡风轻。

  至于常缘,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她是我年少时期青涩的存在,是我流着泪都能噙着笑的美好,有了她,我的生命才更显完整。

  谢谢你,

  不再见。

  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