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乐

(第六章):兄弟情深

欲乐 半路研墨人 1698 2017-12-13 09:57:02

  张家凹村如同一个被群山环抱的小型盆地,躲进西山的夕阳,用它的余辉将四周的天际染成了一圈暗红。白天滚烫的空气开始不再炙热,身上的湿衣裤已经风干,此时的张奎山一身轻松,脚步也变的轻盈起来,大步流星的向张三封家赶去。

  张三封的家在一个小山坳里,独门独户,一条山间的小道与山坳外面相连。堂屋的华几上点亮了煤油灯,将原本不是很大的堂屋照的很亮,堂屋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华几和一个摆满菜肴的八仙桌,三只长条木凳分别放在饭桌的三方,两把竹椅和一张长竹榻,整齐的摆放在堂屋靠房间的墙边。

  今晚的菜肴很丰盛,只有招待贵客才会有这么丰盛的佳肴。豆腐鱼汤、竹笋炒咸肉、小鸡炖蘑菇、炖鸡蛋、一盘炒青菜,外加一盘花生米,桌子一角放着两瓶山里人最常喝的地瓜烧。桌子三方放了三副碗筷和三只酒盅。酒盅里已经斟满了酒。

  张三封和刘巧玲夫妻俩已经在门口迎候,“大哥快进屋,咱哥俩今天好好喝两盅”,张三封边说边把手搭在张奎山的肩上,一同进屋并让张奎山坐在桌子左边凳子上,而张三封则坐在桌子右边,刘巧玲则坐在背对着大门的一面。

  “三封兄弟,今天是啥日子,自家兄弟常来常往,咋整这么多菜啊?”张奎山一脸困惑的问道:

  “大哥咋们先喝酒”,张三封端起酒杯伸向张奎山,很是动情的说道:“兄弟首先敬大哥一杯,若不是大哥这些年对俺一家的照顾,俺家现在还不知道成啥样子了,也讨不到巧玲这么好的媳妇,大哥,我先干为敬”,说完酒杯入口一饮而尽。

  张奎山本就是性情中人,听张三封这一番话,很是感动,毕竟这么多年,自己确实为了这一家人出了不少力,花了不少精力,如今三封也算是成家了,而且叔叔婶婶也得到了安顿。张奎山自己也觉得受得起三封兄弟这番感谢,“兄弟这杯酒,老哥我喝”张奎山一边说一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咋们是同宗兄弟,你们在困难的时候能帮肯定要帮,这没啥可记在心里的”,一杯酒下肚,张奎山动情的说道:

  刘巧玲忙拿起酒瓶先给左边的张奎山满上,接着转身给右边自己丈夫满上。然后放下酒瓶,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站起身来,对着张奎山说:“奎山大哥,俺也敬你一杯,感谢你对俺这一家的帮助,俺平时不喝酒,今天破例一次”,说完酒杯送到嘴边泯了一口。然后对着一脸惊诧的张奎山笑了笑,说道:“大哥你可得干了这杯酒,今天俺家酒有,只管喝!”

  张奎山没少在张三封家喝酒,除了三封可以喝二两酒之外,没见到过刘巧玲喝酒,也没听说过她会喝酒,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张三封,然后侧过脸看了看刚刚放下酒杯望着自己的刘巧玲,于是未加思索,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的。

  桌上的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第二瓶酒的盖子也已经拧开,张三封仍然在给张奎山酒盅里斟酒,刘巧玲也不断的往张奎山碗里夹菜,张奎山开始有点醉了,一口酒一口菜,忙的不亦乐乎,虽说山里的夏夜没有白天那么闷热,但毕竟是在屋里,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张奎山脑门上不断渗出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短褂也开始被汗水浸透。但这时的张奎山精神变的异常亢奋,他再次端起面前满满的一杯酒一仰脖全部倒进了喉咙,然后放下酒杯,用手抹了一下嘴巴,满嘴酒气的对着已经有些醉意的张三封说:“三封兄弟、巧玲妹子,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们俩结婚都快快一年多了,咋还没个动静呢?到底咋回事呢?我都帮你们着急了!”

  此时的张三封不知道是喝酒上脸还是被张奎山这番话给臊得,连耳根都红了。再看看刘巧玲,原本因为喝了点酒而两腮泛红的面颊,更是被囧通红,而那曾经让张奎山心动的美丽双眸,此时竟不经意间流下了晶莹的眼泪,更显得楚楚动人。

  当张奎山看到夫妻俩此时的情景,突然感觉到自己可能是说错了什么,导致小夫妻俩如此触动,心理很是过意不去,连忙解释说:“三封兄弟、巧玲妹子,老哥说错话了,你们都别往心里去,怀孕是迟早的事,我们村以前也有结婚好几年才怀孕的例子,算哥心急说错话的,你俩别往心里去啊!”

  还没等张奎山把话说完,张三封端起酒杯站起来,对着张奎山说:“哥,没有怪你的意思,今天之所以请哥来家里喝酒,一是感谢哥对俺家的照顾,二是俺夫妻确实是遇到揪心的事了,过不了这个坎,想请大哥来帮俺们出出主意”,边说边举起酒杯对着张奎山:“大哥,小弟再敬你一杯,俺先干为敬”!说完一饮而尽,并将空酒盅口朝下给张奎山看。

  正待张奎山伸手要去端酒杯时,突然发现张三封已经现在自己跟前,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双手扶在张奎山的膝盖上,声泪俱下。

  而此时的刘巧玲一边抽泣一边起身径直走向左边的房间。

  张奎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连忙放下刚刚端起的酒杯,双手用力将跪在自己跟前成了泪人的男人搀起来,坐在巧玲刚刚坐的凳子上,近乎愤怒的对着张三封吼道:“兄弟,你们这是唱的哪一曲啊,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你和哥说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哥帮你”!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若非身处绝境,是绝不会轻易流泪的。虽说他张三封生性一副很瘦弱的身板,但毕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到底是遇到什么事情让他这个男人如此不堪,通过张奎山一再追问,张三封终于说出了实情。

  话说张三封与刘巧玲结婚之后,张三封总感觉自己是幸运的,虽说看起来身板不是很强壮,但是生理功能一样不少,憋屈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结婚的机会,而且还是自己梦寐已久的刘巧玲。

  再说每天搂着大美女老婆睡觉,能省心得了吗?于是在刚结婚不久的那一段时间里,张三封几乎是每天都要和刘巧玲行房事,而且是不分白天黑夜,不分是在床上还是其他地方,只要是两个人的世界,没有第三人在场,而每当张三封想要的时候,刘巧玲都会主动配合,有时侯刘巧玲弯腰刷锅时,突然会被张三封从后面抱住自己的身体,尽情享受着婚后两人一次次曼妙绝伦且无比浪漫的夫妻生活。

  刘巧玲在经历过那一段准备结婚却因准丈夫突然死亡的变故,身心所经受的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作为一个有着痛苦经历的女人,她也渴望张三封用这样近乎疯狂的方式表达对自己的爱。

  而张三封作为一个经历过无数次相亲又无数次失败的男人,就因为相貌平平且没有别的男人魁梧高大的身材、同时还因为父亲的痨病导致家徒四壁等原因,自己长久以来积压在心里的压抑与苦闷,久而久之形成的自卑感,造就了他特殊的性格。或许是上苍对他的眷顾,让他竟然如此幸运的娶到了刘巧玲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于是曾经所有的压抑终于可以用近乎疯狂的爱进行宣泄。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找回自己的自信。

  于是无论何时何地,但凡是老婆的一个眼神、一个姿势、一个动作能够让他体内的荷尔蒙出现膨胀,只要是确认没有第三人在附近,他都会用各种做爱的方式与妻子来一场欲仙欲死般的激情演绎。而每每此时,妻子总会毫不吝啬的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