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乐

(第五章):村长的心事你别猜

欲乐 半路研墨人 198 2017-12-03 21:49:10

  张奎山作为张家凹村的村长,同时作为张三封的同宗同辈的兄长,又是这个家庭实际意义上的大恩人和主心骨,而且还是兄弟与弟媳的大媒人,兄弟的相亲、定亲、结婚选日子、置办礼品酒席、甚至包括邀请亲朋等等一切事宜,都是张奎山一手包办,可以说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一家人的前途命运,操碎了心。

  终于把弟媳妇风风光光的迎娶过来,张奎山又应张三封爹娘的请求,招集村里的劳力们帮老两口在他们自家的自留地上盖了两间茅草屋。

  婶娘汪凤琴是个明白人,她很能体谅小辈们的心情,张连宝长年痨病,儿子讨个老婆不容易,小夫妻两有小夫妻两的生活,有什么苦可以自己承受,可不能影响到他们,再说她还希望能早点看到孙子呢!可不能让老家伙的病影响到他们。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张奎山完全理解婶娘的心情,所以尽自己所能的帮他们。

  小山村里的日子,过的很快。张三封和刘巧玲结婚都一年多了,按照山村里已婚女人们的惯例,应该早就怀上娃了,可刘巧玲的肚子还像结婚之前做姑娘时一样,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这让原本想急着抱孙子的凤琴婶隔三差五的往小夫妻两的家里跑,名义上是帮他们收拾收拾院子,照顾照顾家门,实际上眼睛总是不断的盯着儿媳妇的肚子,希望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个奇迹。但总是让她一次次失望而归。她不敢问儿媳,当儿子一个人的时候,总不免要唠叨几句,不过每次都无一例外的被儿子给堵的无话可说。后来儿子不耐烦的对娘说:照顾好咱爹,以后我夫妻的事少过问,我这里不用你来收拾。

  自从那次被儿子警告了一次过后,汪凤琴跑回家背着老头子痛苦了一场,然后就几乎不再去儿子的家了。看着张连宝的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她既是心痛又是无奈。有时候真的想一了百了,但又放不下儿子那头,又舍不得丢下常年卧床的丈夫。最终还是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吧,过一天算一天吧!

  但是她仍然放不下儿子儿媳这个家,仍然念念不忘儿媳妇那个一层不变的肚皮,于是她不止一次的找到张奎山,一是想让张奎山帮他问问儿子到底是什么了,二是希望这个无所不能的村长大侄子能帮他们出出主意支支招,毕竟她相信这个村长侄子的本领。

  其实张奎山没少为这个张三封和刘巧玲操心,都结婚一年多了,按照山里人的说法,即便是石头地里,也该种出点啥了。咋这么好的女人就怀不上孩子呢?真是急死人了。

  “奎山哥,晚上去俺家吃,咱兄弟俩喝两盅,我让巧玲多烧几个菜”,张三封在队里收工前,来到张奎山跟前说。

  “好啊,咱兄弟也好些日子没在一块好好唠唠了,今晚就唠唠?”张奎山很爽快的答道。

  时至盛夏,鼓噪了一天的蝉声依然没有停歇的意识,随着热浪此起彼伏。虽然收工了,但太阳还没有落山。张奎山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独自一人来到村部后面山沟沟里,这里的水都是山上流下来的泉水,一年四季从不断流,时间长了便冲出一个十几米长五六米宽的天然水池,夏天基本上就成了劳累一天的男男女女冲凉的最佳澡堂。特别是晚饭后,村里的男人们和孩子们基本上都会来这里,洗完澡后顺带把衣服洗一下,然后聚集在村部门前的堆物场上纳凉聊天。

  此时只有张奎山一个人,他穿着短卦和大裤衩,跳到水池里,在水里脱掉裤衩,把裤衩当作洗澡毛巾擦着满是盐巴的身子,随后将短裤揉了揉,又在水下穿了起来。然后脱下短卦在水里摆了几下,把上面的盐分都漂干净后,再重新穿在身上。从水池上来后,低头看了看自己厚实外凸的胸肌和宽阔的肩膀,忍不住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自己两块凸出的胸肌,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他对自己这副男人魁梧结实的身段还是很自豪的。虽说都四十好几的人了,依然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和花不完的精力。只是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最近老婆好像对那方面的事情不太感兴趣,没有以前那么主动了!如此往复,让他这个勇士也开始心生畏惧,不敢轻易挑战。以前和老婆鏖战之时欲仙欲死、酣畅淋漓的快感似乎渐渐成了回忆。

  说句实话,他从内心里羡慕他那不成器的同宗兄弟张三封,自从第一次以媒人的身份陪着三封到刘巧玲家,看到从房门里出来的刘巧玲,那一刻让他至今难忘。那张粉嫩的瓜子脸、那双眉目传情的双瞳、那被完美勾勒出来的腰身曲线、那自然微翘的浑圆美臀,让任何一位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会心生遐想。何况他张奎山呢?只不过那是给三封兄弟做媒,不容他多想罢了。

半路研墨人

借种这个看起来荒诞的词,却在这里变成一种被信任与关怀粉饰裹挟后的仗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