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乐

(第四章)相亲

欲乐 半路研墨人 882 2017-11-25 21:12:39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是湖的美丽山村,此时正值阳春三月,满山都是盛开的桃花梨花,湖堤上绿柳婆娑,碧波荡漾的湖面上,一群毛茸茸的小黄鸭在妈妈的带领下欢快的相互追逐嬉戏,划开了一条长长的涟漪,并慢慢扩散开去。

  几条小木船停靠在湖岸边,时不时的就会有三两只小毛鸭在船与船的缝隙中游来游去、脆嫩的叫声瞬间淹没在碧波荡漾之中,令人心旷神怡。

  往湖心望去,有几条船在湖面上游弋,迎着春天的暖阳,渔民们正在撒网捕鱼。张奎山被这美丽的风景深深的吸引,不由的脱口而出:好美啊!

  刘巧玲家是一排三间土坯房,墙面上是用石灰泥粉刷过的,虽然石灰表面有点泛黄,但依然很平整很清洁。屋顶上覆了厚厚一层茅草,并用精心搓制的草绳交叉网牢,屋顶贴近木条椽子的上面,全部铺上了一层芦苇编织的芦席。给人一种清爽整洁的感觉。

  堂屋收拾的很干净,进门正面墙上挂着一幅***的中堂画,一幅对联挂在画的两边。中堂画下方是一张木质华几,华几的一头放着几只热水瓶,中间的酒瓶嘴上插了一束新鲜盛开在桃花。紧贴华几的是一张八仙桌和三只常条木凳。

  桌上已经为客人们泡好了茶水,桌子中央放了一个藤条编织的茶点果盘,里面放满了花生和葵花籽,看到隔壁堂弟媳妇领着客人进屋,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男主人赶紧迎上来,招呼客人坐下用茶。女主人则热情的将藤条果盘往客人这边推了推,殷勤的说:走了这么长的山路,渴了吧,快喝点茶,吃点瓜子花生。

  主客双方都落座后,此时张三封二姨娘站起身来,很有礼节的向主人介绍起来:巧玲她爹娘,这位是张村长,也是我家姨侄儿的同宗堂哥。这次是作为男方的媒人来陪三封相亲的。

  张奎山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叔叔婶婶好!接着说道:今天也是借三封兄弟的光,有幸为三封做媒人,我家三封兄弟人老实,您二老应该也不陌生,他小时候一直在二姨娘家住着,现在成人了每年都要来这里十几趟。

  此时张三封就像个大姑娘一样,脸憋的通红,上身笔直的坐在凳子上,两只手搭在一起不停的揉着。看样子紧张极了。

  是啊是啊,三封姨侄小时候一直住在他姨娘家,我们就在隔壁,经常在我家玩,只是最近几年很少看见了,一晃都二十多岁了。小时候可得人喜欢了。

  刘巧玲妈妈接过张奎山的话杈子,说道:

  巧玲丫头,你也出来吧,都不是外人。

  此时巧玲爹朝堂屋右边的房间喊了一句:

  嗓门不高,但却让张奎山心头一阵紧张,不由的屏住呼吸,转过头朝着那间房门紧闭的房间望去。

  不一会儿,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的往里拉开,一位姑娘从房间里缓步走出。高挑的身材,乌黑的秀发被精心编成两只长长的麻花辫子,从两肩自然垂到胸前。一件白底蓝花长袖衬衫,让原本挺拔饱满的尤物更加洋溢着青春的诱惑。逐渐收紧又慢慢放大的衣型,将女孩苗条的身体曲线勾画的淋漓尽致。

  下身一条藏青色的长裤,如同量身定制的一般,宽一点嫌肥,紧一点显瘦,一幅浑圆微翘的美臀,让女孩的身材更显迷人与魅惑。蓝花衣角自然垂在小腹上,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心猿意马。

  小巧的瓜子脸,白皙之中透着薄薄的嫩红、翦水双瞳夹带着一丝丝忧伤,樱桃般的小嘴略显一丝苦涩。

  巧玲大侄女,来我这边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三封二姨娘起身走到姑娘跟前,拉着姑娘的手,姑娘温顺的和她坐在一条长凳上。不失时机的朝着坐在桌子对面凳子上的三封对刘巧玲说:

  这就是我们家侄子三封,你们从小时候一直玩到十几岁呢,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现在还有映像吗!

  巧玲面含羞色的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这位曾经熟悉的陌生人,身材细长,面容消瘦且缺少朝气,已很难找到当年那位帅气且讨人喜欢的小男孩形象。

  “三封哥,好些年不见了,都快认不出你

  了。”

  刘巧玲说完,泯着嘴看着张三封,此时张三封恍若置身于一个神奇而虚幻的世界中,面前这位算的上是两小无猜的儿时玩伴,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逐渐疏远,后来偶尔来二姨娘家走亲戚,虽说总希望能有机会与她邂逅,但老天从未给过他这样一个机会。

  好在他每次过来这里,总是会有意识无意识的从各种渠道了解到刘巧玲现状,并想方设法的进行远距离窥视与偷看,由于成长过程中的自己未能继续保持儿时的帅气,相比之下,当年的小黄毛丫头,却早已出落成婷婷玉立的美少女,成了远近闻名的大美女。

  相貌的差异,早已在二人中间划开一道深深的横沟,加上近些年父亲得了那毛病,更令张三封自感无法逾越。也就死了那条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心。

  突然间上苍垂怜,机会来了,原本已经绝望的心,如同干涸的田地突降甘霖,爱情的种子开始有了萌芽的机会。他真是好感动好感动,于是他决定不再怯懦、不再矜持,他想要真真正正的为自己所期望的幸福而变得勇敢。于是……

  “巧玲妹妹”,张三封站了起来,眼睛深情的望着刘巧玲继续说道:“我一直还记着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的情景,后来逐渐长大后,我发现自己从以前的小帅哥变成现在的样子,而你却从儿时的黄毛丫头变成现在的大美女,让我的自信逐渐减弱为零,而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早已经是美丽的爆棚了”,说到这里,张三封开始下意识的摆出一个搞笑的动作:耸耸肩、扮了一个很无奈的样子。令得原本略显窘迫的刘巧玲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张三封二姨娘和张奎山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愣住了,须臾之间又不约而同露出会心一笑。刘巧玲爹娘也乐见这样的情景,虽说张三封与女儿那个死去的前男友实在不在一个档次上,但又能怎样呢?命运总是如此捉弄人,女儿现在这种情况,也就没有了可选择的资本了,难得张三封这小伙子还能对女儿一往情深,这何尝不是一种最好的结局了。

  刘巧玲没想到张三封竟然对自己如此钟情,着实令她很感动,对于她这个还未从悲伤的阴霾中走出来的女孩来说,爹娘没有给她更多恢复的时间,她理解爹娘的难处,作为在这个农村长大的女孩子,原本是要做新娘的她,还没等盖上红盖头,未婚夫却意外离世,这是何其不幸,但相对于命运的捉弄更让人难以面对的是世俗的目光与言论。‘未婚先克夫,一生必守孤’这似乎像一座山一样压在这个原本善良的人家。张三封的出现,就如同暗夜里出现一缕亮光,让这个如同误入迷阵家庭,找到了可以脱困的路。于是这次本就没有太多悬念相亲,有了一个最完美的结局。

半路研墨人

都是取材于真实生活中的情感世界,期待能为您茶余饭后营造一种别样的氛围,希望您能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