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乐

欲乐

半路研墨人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11-22上架
  • 1119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开篇(第一章):山村里的回忆

欲乐 半路研墨人 691 2017-11-21 03:18:00

  天刚蒙蒙亮,张缘就从床上爬起来。取下晾在瓜棚外面树叉上的破毛巾,顺手拿起破桌面上既是喝茶又用来刷牙的塑料杯,在看上去没几根毛的牙刷上挤上一点牙膏,脚步轻盈的转到瓜棚后面的一个天然泉眼处停下来俯下身子,开始认真的搞起了自己的清洁卫生。一边刷牙洗脸还一边哼着小曲,这是他在感觉心情最好的时候经常哼的一个曲子,具体是什么曲子,其实张缘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高兴的时候才自然而然的随口哼出来的声音罢了。

  洗刷干净之后,他开始打扫卫生,这是他真正落户瓜棚以后,第一次这样自觉和彻底的进行清洁工作。枕套、被套、垫被全部拆下来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里并塞到床底下,破的毛巾、牙刷,豁口的刷牙杯、沾满油垢的洗脸盆统统装进一个垃圾袋里,扔到山崖下面,就连平日里很少清洗的锅碗瓢盆全部清洗干净。做完这些后,换上一身来瓜棚从来没有拿出来穿过的一套西装,对着一块四方形的小镜子左照右照,前照后照,最后独自会心的笑了。

  然后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直接点开一位微信网名叫“等你几千年”的微信号,按住语音功能,对着微信窗口说:亲爱的,到哪里了,大概还要多久?

  大约等了一分多钟,“等你几千年”发来语音,张缘迫不及待的打开,语音回复道:亲爱的缘,我还在路上,估计还要一个多小时吧,都是山路,待会就不回复你了,山路开车不能分心,我现在是停在路边回复你的。我看了一下导航,好像前面有个小镇,你那需要买点啥东西,我给你捎带过去,省的你来回跑了!

  语音里的女人声音很甜美,很温柔,同时更有一种母性的关爱。

  听完语音,张缘心里无比的兴奋,真希望这个在网上视频过多次的女人,立即站在自己的面前。对于这样的见面场景,他想象过很多版本,或许女人会立即奔上来和她紧紧拥抱在一起,然后是两人忘情的拥吻,忘情的相互抚摸,然后是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的来一场身体与身体的融合、情感与情感的融合、灵魂与灵魂人物融合、肉体与肉体的相拥相融。

  或许是她来了,现在与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女人看着自己、自己看着女人、四目相对,时间在那一刻开始定格、空气在那一刻开始定格、山里的一切生物在那一刻都开始定格、相视了很久,女人手里的包裹开始滑落下来、女人脖子上的丝巾被风儿轻轻吹落、两行泪水不经意间从粉嫩的面颊上滑落,张缘慢慢的走向女人,伸开双臂,女人也慢慢的走向张缘,伸开双臂。六月的山风吹乱了女人的秀发,吹出了女人特有的丰韵,两个本不相识的陌生男女拥抱在一起,热吻在一起,抚摸在一起,缠绵在一起,忘情忘我忘了身边的世界……

  或许,还有很多或许……

   ——————————————————————

  张缘姓张,今年也才四十六岁,四十岁那年,因为家中接二连三的发生变故,心灰意冷的他,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在这块山腰上的自家田边,搭了一个瓜棚,并开始了种瓜的营生。这块瓜田长条形,是围着半山腰的一块弧形的山地,俗称梯田。这块梯田是村里分给张缘家的耕地,他家像这样的耕地,还有两块,分散在这座山的另一面。

  别看他现在看上去邋里邋遢、再加上胡子拉碴,看上去像个老头,其实他年轻的时候可算得上一个不错的帅小伙。爹妈养了他姐弟三,两个姐姐在他前面,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

  这个小山村叫张家凹村,总共只有二十几户人家,几乎都姓张。听老辈们说,他们这个村姓张的祖宗是从山外某个地方因为避祸才来到这里,定居下来后繁衍至今。这个地方绵延百里都是大山,张姓人家分散在大山里的各个村落,张家凹村大概是张姓人家在此地的发祥地,是附近村落张姓家族的根。

  传说张家老祖宗是某个朝代张姓大人物的后代,猜想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不得不逃亡到这个深山里。前些年听说还有人看到过张姓族谱,但具体是真是假,张缘从来就没兴趣去考证。

  在他还小的时候,父亲张魁山是张家凹村的村长,身材高大,是个典型的山里汉子。那时候还是吃大锅饭挣工分的年代,村长作为这个村里最大的父母官,除了农忙的时候每天带着村里的男女劳力开梯田、修水渠、春播秋收之外,空闲时间也很少在家,不是泡在村部里,就是这家跑跑那家坐坐,晚上回来时总能闻到一股酒味。

  也难怪,作为村子里最大的父母官,不能总是顾着自家的事,村子里家家户户的大事小情,都是要放在心上的,空的时候挨家挨户走动走动,顺便处理一下各家各户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琐碎事情,维护一村安定团结,这是他这个村长必须要做的事情。再说了,村长大人到哪家去,哪家还不得茶水相待,要是到了饭点上,主人还不得炒两个小菜温一壶小酒招待招待,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作为土生土长的张家凹村村长,张奎山可以说对张家凹村二十几户人家的所有情况都了如指掌,谁家养了几只鸡几头猪、谁家的老母猪什么时候下了几个仔、谁家的儿媳妇娘家是哪里的、谁家的自留地里种了什么农作物等等,他都一清二楚。

  

半路研墨人

用浅显的文字叙述一个时代一群人的情感纠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