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倾华一世,再续千夜

第八十一章 往事不过是浮云

倾华一世,再续千夜 飘落的秋秋 1817 2018-01-29 22:06:29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只愿看着你一点一点长大。

  她的小手拉着他的手,向前走。她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寒希望就一直这样下去。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星璇此刻很着急,时间一点一点在流逝,眼睛始终看着出口的方向。

  雨逸按耐不住,“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哥哥,不要再等了,万一出事就来不及了。”

  雨泽本来还想再等等,可听她这一说,也动摇了。

  喵喵突然看到一团迷雾,从身边飘了过去,感受到寒的气息。眸子一缩,跑了过去。“星璇,跟我来。”

  听到喵喵的声音,星璇立马追了过去。雨逸紧随其后,雨泽也追上去了。

  老二看着他们一行人都走了过去,“老大,不好了,他们好像要进去。”

  蛇妖阻拦下来,“不急,我们等大王来吧。”

  墨听到小妖的禀告,身形一闪,立马消失。留在原地的小妖,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没有人了。

  “大王是走了吗?”

  “应该是的。”

  “可他不是受伤了吗?”

  “他是大王啊,你以为和你一样,需要休养到明年啊!我们还是快去和老大汇合吧。”

  当那团迷雾停留在空中时,三人也驻留下来,围成一圈,看着这团云,不知道作何打算。

  “哥哥,我感受到了强大的灵力。”雨逸看着两眼放光。,悄悄地说。

  星璇耳朵何等的灵敏,听得一清二楚,当然不需要她说,喵喵也会告诉她的。

  “星璇,这是幻境中的雷云,有强大的灵力。以目前的状况看,寒应该是被困在里面了。”

  星璇实在没有办法把这朵小云和雷联系起来,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雨逸话一刚落,直接伸手去接触,生怕慢了半分,就会被抢了去。还没有接触到,云端突然散发出一道闪电,将人弹离开来。

  雨泽反应快,从空中接住了,否则这一道力再落下,雨逸可没有那么幸运了。雨泽检查了一下,想要责怪又不忍心,“雨逸,怎可如此鲁莽,还好,没有受伤,既然知道灵力强大,还以肉体触碰。”

  “哥哥,我错了,不过是想近些瞧瞧,何曾想会这样。不过,哥哥,我发现了”雨逸小声的在雨泽耳边说,“那是雷电灵力。”

  星璇本就对这小云没什么好印象,不曾想,这么厉害。咧嘴一笑,“有意思。”可又犯了难,雨逸都没有办法,她又能怎么办。

  喵喵一下没有办法,她现在也吸收不了灵力。

  就在这时,小白探出脑袋,异常兴奋,和星璇建立联系,“主人,我能进去,雷电伤害不了我哦。”

  “小白,你真的可以吗?”

  小白直接跳到云朵上,“主人,你看,我没事。”话刚一说完,就被云朵吞噬。

  雨逸在雨泽的搀扶下,艰难的站了起来,看着落秋无动于衷,气不打一出来,“落秋,看什么看,不是要找俊宇哥哥吗?”

  雨逸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先将她支走,再想办法独吞了灵力。

  星璇看了她一眼,“刘公子就在里面。”

  “什么?”雨逸才不相信,她一触碰就成这样,那俊宇哥哥不是完蛋了。“俊宇哥哥,我们应该早些来救你的。”

  星璇被她的哭声弄得心烦,本不想搭理,还是说了一句,“就知道哭,谁说他死了。”

  “没死!”雨逸停止抽泣,抹了一下没有泪水的眼角。

  雨泽再解释,“如果他有危险的话,他的魂魄会散发出来,而我却没有感受到,想必只是困在里面了。”

  “对啊。”刚才自己太着急,把这茬给忘记了。

  “我先想办法抵御雷电元素,再进入幻境中。”

  星璇没在理会她,坐了下来,尝试和小白联系,发现没有中断。“小白,你怎么样了?你在哪里,看到了寒没有。”

  “主人,我没事。这四周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我先到处看看”

  “好,小心一些。”

  当小白在往前走时,周围渐渐地清晰起来,脚下还是云,云端之上,走过来一男一女。再一瞧,那女子不是主人吗,只不过长大了些?主人难道也进来了?大叫着“主人”正要跑过去,识海里传来主人的声音。

  “小白,我在这里。”

  听到主人的呼唤,小白才知道,那个是假的。想起正事,它的快些唤醒寒。

  寒抱起星璇,身形一闪,便落在一座岛屿,两人靠在树上,成片成片的桃花飞落下来。

  “美吗?你说你想看看桃源岛,我便带你来看。”寒俯下身,揭去落在她头上的花瓣。她的唇也如同这桃花瓣般透红,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

  小白还在原地,只是周围也直接变化成一样的景。看清楚了人,以极快的速度爬上树,直接咬在寒的手指上。

  寒吃疼,睁开眼,看着手,趴着一只灵鼠,奇怪,它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星璇看着小白,立刻暴怒,伸手就去抢,小白一躲,就缩进寒的袖口中。

  “寒,把那灵**给我。”星璇柔柔的说道。

  寒知道,这是在刘府聚魂果的守护兽,而且已经和她建立了契约,怎么好像不认识一样。

  小白趁着功夫,从袖口跑出来,直接在那人的脸上就是一口。

  只见她的脸立马腐烂,像雪一样迅速的融化。最后只留下一滩水渍。

  当小白再回到寒的袖口时,一切都已明了。

  往事不过是浮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