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倾华一世,再续千夜

第二章 出岛

倾华一世,再续千夜 飘落的秋秋 4231 2017-11-20 22:24:40

  寒来暑往,桃花落了又开,开了又落,桃源岛上六年转瞬即逝。两人从孩提到成人,从根骨修成仙骨,岁月匆匆走过。

  白发老者召集二人前来殿前。

  捋了捋长须,语重心长道“如今,你们二人学有所成,可以出岛了,记住为师的话,除妖降魔以保护百姓为己任。”

  “徒儿谨遵师傅教诲。”二人拜别过后,由师傅护送出岛。

  女子看着这大殿,莫名的悲切涌上心头,脑海中浮出一个男孩的画面,一身墨袍,威风凛凛,女子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相貌。

  女子直愣愣的站在那,记忆深处被唤醒,这地方仿佛来过,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结界开启,男子见女子陷入沉思,急忙催促“师妹,走了!”

  女子回过神来,一张小脸充满疑惑“师兄,我们是不是来过!”

  男子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恢复常态,语气充满坚定“没有!师妹,别多想了,结界快关闭了,我们快些离开。”

  女子环顾四周,也许真的是自己又多虑了,便不在迟疑,跟着师兄出岛了,离开这个生活了六年的地方。

  岛外,森林中,苍天大树遮蔽天日,树的倒影下黑压压一片,无尽的黑暗似要吞噬四周的一切,静悄悄的,毫无生机。隐藏在森林深处的一座大殿,殿中立的石碑散出光芒,光芒散尽后走出一男一女。

  女子长发及地,随风飘飞,一支凤髻斜插蝴蝶簪碧玉钗,一弯柳叶眉,长相清秀,素妆淡雅,眉宇间透露着仙气,肌肤温润如玉,肤白胜雪。一身白衣长裙,绣有点点桃花,更清新脱俗,如出水芙蓉。一双美眸如泉水般清亮透彻,摄入魂魄,温婉一笑,便足以倾到众生。这便是离家十二年的叶家嫡长女叶倾华。

  站在旁边的男子也袭白衣,弯眉凤眼,透出傲然绝世的锋芒,仿若洞察一切,一根发带随意而挽,乌黑的发垂顺飘逸,带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正是叶倾华的同门师兄万浩轩。

  倾华舒展一下筋骨,终于出岛可以回家了。“师兄,你打算去哪?”

  男子沉默不语,十岁时,父母双亡,在街上乞讨,由师父带往叶家,和师妹一起去岛上学习仙术,如今离开师父,他又该去哪儿。女子见男子没有作答,率先回答“师兄,师妹舍不得你,和我一起会到古国,凭你的修为,只要你愿意,一定可以当上国师,保护百姓的。”

  男子还未作答,殿外出现异样,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发现一个像三岁孩童大,可模样却如同小猪的怪物。小猪猛然察觉到危险,立即想逃,忽的发现已经被定住。此时,倾华漫不经心的靠近,把玩手中的剑,时不时的朝妖兽的脸上来回比划一下,“小猪,长的挺可爱的嘛,说,靠近此地有何居心,不说的话,你这好不容易修行的脸蛋就要破相了。”

  小猪的内心是破溃的,她在这林中两百年,刚刚修炼成人形,感受到这释放的强大灵气,就跑过来吸收,想再提升修行。传言好几年前,也释放过一次,没有任何伤害,怎么她一来就碰上圣女了,死定了,死定了,这回不是要被打回原形了吧!

  倾华并未有伤害之心,师傅说过,妖兽若没有伤人之心,不可滥杀。不过,这可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妖兽,感觉萌萌的,不过想作弄一番罢了。

  “师妹,不要再吓唬她了,放了她吧!”万浩轩开口,衣袖一挥,妖兽便不见了踪迹。

  倾华见师兄求情,不禁诧异,这妖兽确实可爱,不过也太重口味了,师兄都放她走了,那还能怎么样。可真相是,万浩轩怕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会经妖兽泄露出去,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预想中的杀戮并没有到来,小猪缓缓睁开双眼,发觉已到达林子尽头,努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像一阵暖风吹过,就到这里了,没错,是那个男的,他也有仙术,不好,得快些告诉大家。小猪察觉到什么,然后消失在森林中。

  一个妖兽而已,倾华也不多计较,现在还是先回家要紧。倾华将剑插回鞘中“师兄,既然那妖已经走了,你打算去哪,要不先去我家,然后再做打算如何?”

  “这样也好。”倾华见师兄答应,害怕他反悔,立马拉起师兄,乘坐在自己的莲花云上,离开森林。

  倾华怕自己驾云回家,太过引起轰动,毕竟想要给所有人一个惊喜,于是决定走回去,便在城外的一处山村停下。不过此处离帝都还有些距离,不如搭顺风车。见师妹停在此处,万浩轩瞬间明白她的用意。

  恰时一行车队行进,倾华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挡出人家的去路,马儿受惊,车夫急忙停了下来。车夫十分生气,怒吼道“哪来的丫头片子,不要命啦!”倾华解释道:“小女子鲁莽,请原谅,只因此处地广人稀,亲人病重,我们兄妹二人急着前往帝都探望,希望你们可以搭载一程,才不小心冲撞了车队。”车夫见二人谈吐不凡,做出这等无理之事,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只是此处出访,得万分小心才是。车夫不敢懈怠“你稍等一下,我去问一下我家公子。”车夫立即下马,朝位于车队正中的马车奔去。

  马车中,月镜水正在里面休息,蒋威见车夫过来,开口询问到“发生何事,为何停下。”

  “报告蒋侍卫,一对兄妹自称去帝都探亲,想借此搭乘一路。”车夫不敢隐瞒,如实禀告。

  蒋威责问道“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们此行的目的,怎可随意搭乘陌生人。你且回复,我们不去帝都,让他们速速离开。”

  “是,属下明白。”车夫转身正要离去,从马车里传来声音“蒋威,无妨,你让他们二人坐在后面的马车,如此着急,送他们一程吧。”

  蒋威见公子开口了,也不敢再多说。

  叶倾华和万浩轩就这么顺理成章的搭乘顺风车。对他们的公子心存感激,想要见上一面,亲自感谢,却总被他的侍从很有礼貌的推迟。这让倾华很郁闷,什么人啊,看来是哪个达官贵人的子弟,一直呆在马车里不出来。

  几天后,车队顺利到达帝都。

  一到帝都,叶倾华和万浩轩谢过之后,就匆匆离开。马车上,蒋威询问“公子,我们已经到古国了,是否直接进宫。”“不急,先去酒楼吃饭,再回宫。”月镜水掀开车上的帘子,发现前面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再定睛一看,又消失不见,看来,又是错觉。

  二人一进城,倾华迫不及待的冲向大街,离家时还是六岁的孩童,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姑娘了。童年的记忆太过模糊,而岛上又与人间隔绝,免不了保有一份童心,自然对新鲜玩意儿好奇。

  二人走在街上,不由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女的倾国倾城,男的绝代风华。倾华在一处小摊前停下,两眼盯着冰糖葫芦,只咽口水,然后冲着万浩轩眨巴着眼睛,咬着下唇,模样甚是惹人怜惜,万浩轩无奈的掏出钱来,买了一个递到师妹的眼前,眼角含笑,真是无论到了哪里都是一副小馋猫。

  倾华这逛逛,那看看,万浩轩就在他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突然,听到前方一阵嘈杂,俨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倾华不由的好奇。一路小跑冲在前面,不断催促着“师兄,快点,那里好多人,我们去瞧瞧。”

  万浩轩看着叶倾华的背影,嘴角不由的上扬,眼神充满柔情“师妹,慢点。”脚步加快,师妹这调皮的性格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此时,坐在酒楼上的人,眼神冰冷,但目光始终追随着那抹白色的倩影,街上发生的一切他早已尽收眼底,真的会是她,回来了吗?心不由得颤抖,为了得到确认,不再迟疑,对侍从说,语气不免有些紧张“蒋威,下去看看。”

  蒋威何时见主子如此慌张过,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也立马跟着出去。

  倾华来到人群,旁人见两人衣着不俗,一袭白衣,不落凡尘,给人莫名的亲近,但又不忍靠近,仿佛是对他们的一种亵渎。众人忙向一旁散去,开了一条路,方便他们二人走进来。

  里面躺着一位老人,双目紧闭,面上毫无血色,昏迷不醒,胸口起伏微弱,不难看出危在旦夕,陪在旁边的是位衣着华丽的人,看出是有钱人的子弟。另一边站着身着道袍的男子,面前摆好作坛的法事。支见男子手中拿一绳子,说道,“此绳可上天入地,贫道可借其上天庭摘得蟠桃,救你父亲,不过要折损贫道十年阳寿,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把你们的家产悉数交于贫道,修造佛寺,到也是好事一桩。”

  那男子立马答应“只要救活我父亲,定尊师傅所言。”

  道士邪肆一笑,点点头,开始作法,一边绕着祭坛,一边口中念念有词,拿一符纸烧于烛上,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只见绳子竟立于地面。道士顺着向上爬,众人皆向上望,云雾缭绕,竟看不到尽头。半响,道士回来,手中拿一桃子,众人猜测是蟠桃。

  倾华双手环胸,俊美的脸上似笑非笑,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神识一扫,便知晓。那不是什么蟠桃,就是最普通的桃子。敢在此招摇撞骗,嫌命不够长吗!只是这绳子并非凡物,岂是他一个普通人所能拥有的。那男子倒是一片孝心。

  倾华拉了拉万浩轩,小声嘀咕道“师兄,你看出来了?”

  万浩轩抿唇不语,这有什么看不出的,相处六年了,就师妹这点小心思,他还能不知道。这道士虽没有害人,欺人钱财,如此熟练,想必并非初犯,实属可恶。看来,这件事非管不可了。

  道士把“蟠桃”小心翼翼地递给男子,随后接过银票,暗自窃喜,又白白赚了不少银子,这群人也太好骗了。转身就要走,却突然被人拉着。

  一袭墨袍,两眼透露着冷酷,杀伐和决绝,一双眸子犹如浩瀚的夜空,广袤无边。表情淡定,从容不迫,气势逼人,仿佛天下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有所表情。让人不敢与之直视,明明看着才二十出头的少年,竟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王者霸气。

  倾华不由的心中一动,为何这人感觉如此熟悉,尽然和脑海中的身影有些重合,让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不由猜测他是谁,想要做什么。旁边追随的那个人,不正是马车上的侍从吗,他就是他们的公子?暂且先看看。

  万浩轩看见墨袍男子,不由一惊,怎么会是他,微微蹙眉,便侧身让倾华的视线避开,恰好遮挡住。

  倾华见师兄的小动作,以为只想挡在前方保护她,也不多想。

  道士毕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才止住心中对眼前之人的害怕。这其中的蹊跷,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想至此,强忍住心中的害怕,清清嗓子,故作镇定到“公子留住贫道,所为何事?”手中暗自使劲,衣袖竟从他手里挣脱不得。

  “师傅难道不等人醒了再走,毕竟折了阳寿,也要当面感谢才好。”墨袍男子语气冰冷,反手又拉住道士靠近几分。

  道士不由得紧张起来,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流,那根本就不是蟠桃,那人过不了一时半会儿就归西了,留下难道和他一起去见阎王吗?

  忙推辞到“不了,贫道还有事,先告辞。”就要离开人群,却不料跳出一白衣女子,拦住去路。

  墨袍男子,一惊,只需一眼就认出了,果然是她!碍于这么多人在场,努力压制,才止住想要冲过去相认的冲动。

  女子慵懒拨弄着发丝,俊美的小脸上挂着似笑非笑,语气暗带讽刺“哟,师傅,别这么着急着走啊!小女子还有一事相求。”指尖一道白光飞出。

  道士一看这少女,灵气逼人,仿若仙女般飘逸出尘,顿时感觉不妙。想要逃离,猛然发现动弹不得。

  看着道士一动不动,倾华飞快地将他手中的银票抢夺过来还给了男子。

  道士这才发现自己能动了,当即跪地求饶,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一边磕头,一边说道“请仙女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倾华看到他有悔过之心,缓缓开口“好,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这仙兽绳从何而来。”

  道士不敢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