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少爷溺爱小丫头

第10章生病了

腹黑少爷溺爱小丫头 爱惠及 2029 2017-12-13 09:31:58

  夜振轩微微有些发愣,果然女人心海底针,说变就变。

  “爽爽,我拿你当朋友,你这样是不想和我做朋友了。”叶振轩有些可怜的说。

  “是,不想和你做朋友了,我只是个下人,不能和你做朋友。”苏爽爽有些生气地说,好像自己被骗了。

  “能告诉我原因吗?爽爽。”夜振轩有些难过地说。

  “因为你和陈青耀交朋友,他是个坏人,很坏的人。”苏爽爽解释说,因为叶振轩那模样很可怜,她狠不下心不搭理。

  “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叶振轩认真地说,“有时间再和你解释。”

  “再天我帮你修理一下他,不准不理我。”叶振轩附在苏爽爽耳朵上轻声说。

  还好是夜振轩喜欢苏爽爽,不是夜浩东,苏爽爽不能小瞧,果然没看错她。

  吃完饭,苏爽爽拎着明月的大包,小包,往夜浩东福特汽车上去,夜振轩则殷勒的帮忙。

  夜浩东狠狠地瞪了叶振轩一眼,夜振轩仿佛没有看到,依旧我行我素。

  回到夜公馆,苏爽爽就被罚,修剪花枝,和李双双一块儿。

  窗漏偏逢连夜雨,云城下起了鹅毛大雪,到处冰天雪地,冷到了极点。

  但凡能在家里的,都躲在火炉旁。

  苏爽爽和李双双在寒风中修剪花枝,小脸被冻得发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夜公馆发的皮鞋,一点都不耐寒,适合在有暖气的屋里穿。

  在园子里干了几天活,苏爽爽和李双双,冻的鼻涕直流,咳咳咳,患上了重感冒。

  没有做错事,还要挨罚,苏爽爽,郁闷的不得了。干嘛来这个地方工作?如果能像明月一样就好了,可是她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生病,本来只是小小的感冒,却发起烧来。

  冰天雪地里,你踩一个大脚印,能陷进去5cm深,这还是在院子里,普通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能踩到小腿肚。

  “李双双,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齐总管披着黑色的貂皮披风,站在被雪覆盖的青石子路上,扯着公鸭嗓子喊。

  “苏爽爽生病了,正发着烧呢。”李双双可怜兮兮地说,“齐总管我知道错了,就不要再惩罚我们了。”

  “这我可管不着,有问题找少爷去。”齐总馆顿了顿说,“不过,苏爽爽得开除。”

  “不要啊!不要开除爽爽。”李双双着急地说。你算什么呀?不过是个总管,去找一下明月,李双双,心里琢磨着。

  齐总管带着陈九九来到了丫头宿舍外。

  “苏爽爽,你给我出来,叶府可不养闲人。”陈九九拼命地敲打着雕花窗柩的木门。

  苏爽爽正烧的迷迷糊糊

  ,小脸通红,眼睛乏的,有些睁不开,听到剧烈的敲门声,还以为是地震了,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打开门,正撞上凶神恶煞的两个人。

  “有什么事吗,齐总馆。”苏爽爽问道。

  “苏爽爽,你立马打包滚蛋,你被开除了。”陈久久说。

  “一个丫头正常的上班时间,还在睡觉。”齐总管顿了顿说,“你说我该要留你吗?”

  “好!不过这要看叶少的意思。”苏爽爽说,“如果叶少也要开除我,我立马走。”

  苏爽爽本来要解释一下,她生病了,看到两人凶神恶煞样子,分明就是落井下石。

  齐总管给了陈九九一个眼色,陈九九立马扑了上去,对着苏爽爽,又拉又拽,粗鲁地喊着,“你快给我走,别在这里招人烦。”

  苏爽爽被拽的摇摇欲坠,凌乱的发丝在脸上飘摇着。

  “住手。”叶浩东阴厉的声音响起,他的脸色很难看,显得十分的可怕。

  苏爽爽抬起头,明月,夜、浩东还有李双双来了,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

  “总管,你这是在做什么?”夜浩东冷冷的说。

  “这丫头不干活,偷懒。我打算教训一下她,还没怎么样?您就来了。”齐总管说话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边的李双双。

  “她已经烧成那样,你看那小脸红的,”明月巧笑嫣然的对夜浩东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夜公馆虐待下人人。”

  “陈九九你怎么能诬赖别人偷懒呢,你看你都快把苏爽爽的衣服扯烂了。”齐总管生气地对陈九九说。

  “啊,不是你,你,”陈久久,支支吾吾地说。

  “收拾你的东西今天都离职。”夜浩东多冷冷地说。

  天呐!少爷竟然把陈九九给开除了,幸亏我留了一个心眼儿,让陈九九出头。

  陈九九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本想着让齐总馆再去给她求求情,齐总管只顾着自保,不料真的被开除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叶浩东目光灼灼的盯了苏爽爽几眼,明月都快发现异样了,瞬间收回了目光。

  “你怎么样了?”明月摸了摸宿舍爽的额头,“好烫啊。”

  “去把李医生叫来,”夜浩东对齐总管说。

  “以后就不必去修剪花枝了,怎么招来这么不顶用的,丫头。”夜浩东说。

  “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干嘛要惩罚我。”苏爽爽有些恼怒地说。

  这苏爽爽也太大胆了,敢这样和夜少爷说话,李双双扯了扯苏爽爽的衣袖。

  “觉得不满意,可以离开。”夜浩东说。她是想离开,可她还想挣那二千块。

  接连几天,苏爽爽持续发烧,迷迷糊糊中中似有人照顾,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清洌气息让她十分安静。

  “爽爽怎么样了?”明月到了苏爽爽住处。

  “还有点烧,不过没有高热。”李双双望了眼在睡梦中的爽爽,忧心忡忡地说,“李医生说爽爽头部有淤血,发热不仅是感冒的关系。”

  “哦,还有这回事。”明月惊愕地说,随手放下手中一提进口燕窝。深色檀木桌子上,有老参,阿胶等名贵补品,上等的野参,明月有所了解,很是吃惊。

  “奥,这是少爷送过来的,我们下人怎会有这么好的东西。”李双双注意到了明月的目光和吃惊。

  “浩东亲自送过来的?”明月的脸色变的很难看,说话带着几分颤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