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少爷溺爱小丫头

第6章小风波

腹黑少爷溺爱小丫头 爱惠及 2037 2017-12-01 15:51:40

  “就是我弄的,”齐玉婷掐着腰说,“不要去勾引与你身份不符的人。”

  这人也太歹毒了,用蛇害我,还做的这么理直气壮。

  我的双手不由的攥得很紧,指节嵌进肉里,气的有些微微发抖。

  “你不要胡说,”我生气地说,“我勾引谁了?如何勾引了。”

  我没有主动和夜浩东说话,没有无事献殷勤,甚至没正眼看过夜大少,不敢招惹谁,很清楚我的身份,怎么就勾引他了。

  难道少爷欺负了丫头,是丫头的错,这是什么道理。

  长的一副娇滴滴的模样,水灵灵的眼睛,还用得着做什么吗,若是我,什么也不的,多看夜少几眼就是了,或者不去看他,来个欲擒故纵。

  “你长的这模样,一看就是狐狸精。”苏玉婷强辞夺理说。

  我天生就这长相,没带来什么好处,光是非了。不对,她分明是胡说八道,难道漂亮的女人都是勾引人的。

  “我哪里比得上你好看了?”我认真的对苏玉婷说。

  她一个乡下丫头,土了吧唧的,怎么比得上我。我可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本来就不是来做丫头的,要做的是夜家大少奶奶,她算什么,给我提鞋都不配。

  “那当然,算你还没全瞎。”齐玉婷嗤之以鼻的说。

  “既然如此,就算是勾引人,也是你,怎会是我。”

  “你,”苏玉婷气的用葱白的手指着我,有些微微发抖,脸色徘红。

  她一定怒火中烧了,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苏爽爽做好了防范的准备,她动手的话,就狠狠揍她,那可是蛇,太吓人了,没有毒,也可能算人身体里什么的。

  对付苏爽爽的办法很多,这件事传到夜少爷的耳朵里去就不好了,今天先放她一马。

  “苏爽爽,你给我记着,”齐玉婷放下手说,“饶不了你!”

  “我等着呢!”苏爽爽到底不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捏的。

  “齐玉婷你也太过分了,竟然往屋里放蛇。”李双双咬牙切齿地说,“有本事,就光明正大的争取,何必弄这下三滥的手段。”

  “对贱人自是用下三滥的手段,这次是你运气不好。”齐玉婷顿了顿说,“你也不过是个小门小户的,最好别学苏爽爽。”

  “是啊,小心一点,否则下次就是蝎子啊什么的了。”陈九九兴灾乐祸地说。

  早就看苏爽爽不顺眼了,没有机会收拾她,齐玉婷出头最好不过了,枪打出头鸟,出了事没有她陈九九的麻烦。

  争吵声和惊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一身黑色西装,带圆形盖帽的保彪,一行几人到了女宿舍前,平时他们是避开的。

  没有发生什么事,原来是几个丫头在吵架,有女人的地方事多。

  这几丫头都不错,个个看起来温柔可人,底下很凶,看架势快要打起来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都不想干了吗。”齐管家扯着他的公鸭嗓说。

  双目泛红,外塔绸面灰白短款大衣,满脸的厌恶和不耐烦。

  这些丫头太不让省心了,当初就不该让她们进府。少爷太意气用事了,年轻啊。

  “怎么回事?”齐管家怒道,“齐玉婷你说。”

  “有人晚上不关好门窗,蛇跑屋里了。”齐玉婷低声说,好像十分委曲。

  几条黑蛇,头呈三角状,吐着长长的蛇信子,东张西望地往外爬。

  “这是三角蛇,有毒。”

  一个偏高,眼睛甚是明亮的保彪说。

  抽出随身带的匕首,“刷,刷,”几下,几条蛇瞬时断成两截。一众保彪将屋里的蛇迅速砍断,一并处理掉。

  “苏爽爽,你屋怎么会有蛇。”齐管家恶狠狠地望着我。

  苏爽爽太不让人省心了,有她的地方准得出事,这丫头又不知弄什么幺蛾子。

  上一次她勾引少爷,看在她能让少爷开心的分上,姑且饶过她。这次,嗯,齐管家琢磨着。

  看齐玉婷惺惺作态的样子,是不想承认了,犹豫了片刻,正想开口。

  “齐玉婷放我们屋的,”李双双有些殷切地望着齐总管,“她刚刚已经承认了。”

  李双双真不是东西,今天这比帐我记住了,齐玉婷转动了一下带着刺芒的眼珠子道:“我没有,她们污赖我。”

  “苏爽爽,你为什么诬赖别人。”齐管家训斥道。

  真他妈见鬼了,我还没开口说话,就诬赖人了,他们都姓齐,难不成是亲戚。

  “我何时说过她放蛇,您已认定我诬赖了。”苏爽爽加重了那个您字。

  好个苏爽爽,竟当众挑我刺,让你好受。齐管家的眸子闪烁着晦暗的光。

  “既然是你门窗未关好,还闹出这么大动静,罚你到大厅擦地板,守夜。”齐管家训斥道。

  齐管家不是傻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可他偏要装傻,齐玉婷太过大胆了,找机会训斥一番。

  月侬依,笙歌缭绕,上官玉和夜浩东在舞地跳起了交谊舞。

  上官玉眉飞色舞,沉浸在悠扬的舞曲中。

  夜浩东环抱着明月娇美的腰肢,两个人挨得很近。

  我要做他的女人,这个男人简直人间极品,就算曾经拥有也值得。

  美人在侧,夜浩东的脑子里浮现出苏爽爽的身影,不知那丫头在做什么了,睡了吧。

  “夜少,你在想什么。”看到夜浩东魂不守舍的样子,像在思念某个人。

  “没什么。”夜浩东冷冷地说。

  该死,想那丫头做什么,她可是清高的狠,从没把他放眼里。

  一个丫头而已,顶大成为一妾室,他从没有纳妾的打算。

  可能是想生意上的事,不告诉她很正常,或者是因为她魂不守舍呢。

  “能有夜少这样的朋友很开心。”明月娇滴滴地说。

  “叫我浩东,夜少太见外了。”夜浩东说。

  “好。”明月含情脉脉地看了夜浩东一眼。

  神速啊,他表弟这么快就把他的女神拿下了,早知就不叫夜浩东了。

  “浩东,我想要做你的女人,”明月温柔地说,“不论你贫富贵贱贫富,不离不弃。”

  

爱惠及

如果喜欢的话,就收藏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