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阳宫赋:贵妃千千岁

第十八章 你带懿儿走吧

朝阳宫赋:贵妃千千岁 懿世长安 2210 2017-12-07 23:53:31

  魏姌带上懿儿,笑笑和秋水,萧琰便只带了李公公,一行五人驾着马车便往宫门而去。

  秦国宫城有九座城门,他们此行便是从九门中最大的丹凤门出宫,丹凤门乃是大秦宫正门,所以,出了丹凤门,便到了宫外繁华地带,

  夜市人员众多,熙熙攘攘的,魏姌抬眼看了眼萧琰,连个随行护卫都没带,皇帝出行不都是要带护卫的么,她将疑惑问了出来:

  “此行为何没见你带护卫??”

  萧琰闻言,剑眉微微一挑,示意魏姌看向熙熙攘攘的人群,“你看,这市集上大多都是一人出行,再多就是三两作伴,我们现在五个人,若是带了护卫,人一多,想不引人注意都难,那今夜都别想消停了……”萧琰最后一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他这么一说,魏姌便明白了,到底是不曾出过宫,经验尚且不足。

  魏姌再上下打量了下他今天的衣饰,一袭银色长衫,腰系玉带,言行举止虽然跟平常人区别甚大,不过,应该也不会想到他是皇帝吧,顶多会想这是哪个府中的贵公子出来游玩,这么一想,我便释然。

  “糖葫芦,卖冰糖葫芦喽,谁要冰糖葫芦,快来买呀。”

  一大叔叫卖的声音传来,吸引了懿儿的注意力,他指着上面一串一串的串起来的东西,好奇的问望着魏姌,“姐姐你看,那个是什么?”

  魏姌凝目望过去,看形状像是书上说的糖葫芦,可是却未曾见过实物。

  魏姌道,“这是糖葫芦,可以吃的。”

  懿儿听到可以吃,眼睛亮了亮,舌头舔了下嘴唇,“那这个好吃吗?”

  这个问题真把她问倒了,因为魏姌只在书上见过,这也是第一次见。

  魏姌摇摇头,“这个姐姐没吃过,所以不知道味道如何。”

  “姐姐,那懿儿可以去买来试试么?”看懿儿有些嘴馋的样子,她正想答应,萧琰在一旁淡淡出声,“冰糖葫芦不干净,我带你们去寻一处好吃的吧。”

  小家伙见萧琰这样说,耸拉着脸,眼睛丝毫未曾离开那糖葫芦,魏姌有些不忍,转过头询问萧琰,“要不就买给懿儿试试吧?他从未吃过宫外的东西。”

  萧琰见魏姌琉璃般的双眼直直看着他,心也融化了下去,无奈妥协,,“那好吧,只能买一串,不然吃多了拉肚子。”

  懿儿听到萧琰答应,欢呼一声,“谢谢萧叔叔。”

  萧琰见懿儿小孩儿形态,眼里一抹笑意划过。

  懿儿得了糖葫芦,心里高兴,对萧琰的态度也亲切了些,不再那么疏离。

  魏姌牵着懿儿左手,萧琰牵着懿儿右手,缓缓行走在熙攘的人群中。

  看着灯火映衬下俊美非凡的面容,再看一下扑闪着大眼睛东张西望的懿儿,她的心里有些怅然,不知道……这条路能走多久……

  “姐姐,前面好多人,我们去看看吧。”懿儿指着前面人声鼎沸之处,眼里满是兴奋。

  魏姌还未答应,小小的人儿已将她和萧琰往那个方向拉,魏姌和萧琰自然是随着他,看着径直拉着两个人向前的懿儿,萧琰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无奈,视线落到魏姌身上,魏姌眼神放在懿儿身上,始终不离左右,脸上笑意清浅,萧琰不禁想,若是他们有了孩子,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夜晚人多,魏姌怕懿儿走丢,五指紧紧拉着他,视线也不敢离开懿儿半分。

  在萧琰的保护下,她和懿儿穿过拥挤的人群,站在了里侧,原是一个马戏团在里面表演,大概五六个人,与蛇共舞,喷火表演,胸口碎大石……表演的花样繁多,看得懿儿惊叫连连,魏姌也觉得甚是有趣。

  这时,一个小童拿了托盘过来,环着人群走一圈,见周围的人都往里面放银子,她便懂了,往腰间一摸,里面空空如也,魏姌这才想起,方才出宫太急,忘了带银两出来了。

  萧琰见状,便知道是怎么回事,默默递了一袋银子过来,魏姌有些窘迫,“还好你带了。”

  萧琰挑眉,望着她的目光有些挪瑜。

  魏姌打开钱袋掏了一锭银子,放到托盘中,小童看到这么大一锭银子,抬起头,目光有些怔怔的,脆生生道,谢谢这位姐姐。

  魏姌回以微笑,“不客气,”

  小童见魏姌微笑,呆了一瞬,由衷道,“姐姐,你笑起来好美,”

  “那是,我姐姐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懿儿硬生生插了一句话,言语之间难掩骄傲,说完还搂着她的胳膊向小童扬了扬下巴,见他如此,魏姌有些哭笑不得,屈指刮了刮他的鼻梁,“懿儿净会瞎说。”

  “懿儿没有瞎说,”懿儿言语满是不服气。

  懿儿声音偏大,魏姌见旁边的看客纷纷看过来,不欲引人注目,便拉了懿儿准备往外走,萧琰怕她走丢,便伸手过来拉着她的手,手上温热的触感……让魏姌前行的脚步顿了顿,却也没有挣开。

  刚离开人群,萧琰便停了下来,剑眉微微皱起,深沉的目光四处打量了一下,面色肃然。

  “怎么了?”见他如此形色,魏姌有些奇怪。

  萧琰四处看了看,他的感觉不会有错,这四周有些不寻常,可是他四处打量却毫无痕迹可寻,萧琰想到此,剑眉不自觉的微微皱起,不过,这也只是他的感觉,所以便宽慰道,

  “没什么,我只是许久未出宫,所以四处看看,”

  听萧琰如此说,她便未想其他。

  “走吧,我们去别处逛逛,”懿儿今日生辰,她想带懿儿多逛逛,便提议道。

  萧琰答应,“好。”

  萧琰说完,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下四周,若是有人埋伏在此,想必也不会埋伏太久,萧琰想到此,眼神微冷,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笑意。

  果然如萧琰所料,待他们一行走到一处人烟稀少之地,便见一群黑衣杀手从四面八方袭来,均以黑纱蒙面,难辨真容。

  为首一人,身形与萧琰差不多,也是黑纱蒙面,手里一把长剑锋利无比,在灯火的照射下,闪着冷冷白光。

  魏姌和懿儿第一次遇到如此场面,心里有些发愫,紧紧拉着对方。

  萧琰上前,将她和懿儿护在身后,笑笑和秋水见对方如此阵势,吓得脸色微微发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李公公则护在萧琰身前,警惕的看着一众黑衣杀手。

  “朕以为此次出行已是严密之极,不曾想,还是走漏了风声,”如此形势,萧琰未见丝毫紧张,仍旧是淡定自若。

  为首的蒙面男子笑声清冷,“萧琰,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男子说完,视线缓缓划过魏姌和懿儿,这一眼,让魏姌震在了当场,为首男子面容虽难辨,但是看她的眼神却不会错的。

  魏姌看着黑衣男子,目光有些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