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反穿越之大侠,请别撒娇

一只嫩黑客去纽约

反穿越之大侠,请别撒娇 猝蘑菇 1829 2017-12-09 13:51:51

  此时的气氛十分凝重。

  林珠和羽四相对坐着,前者正襟危坐,后者亦一本正经,共同沉默了三秒。

  林珠郑重其事道:“告诉我,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就你说的那个黑客,你是不是干坏事了,是不是做病毒害人家电脑了,是不是黑进银行抢钱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正常人能这么逆天?一个古人能这么牛逼?一个刚来二十一世纪一个月的古人能这么逆天?

  羽四想了想:“没有,我现在是入门后期阶段,上周才学会编程。”

  林珠捂胸,莫名觉得有点闷。

  “上周才学会编程这周就黑出个身份了?你咋不上天呢!”

  她站起身来回踱步。

  “这肯定是不科学的,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在网上拿到身份,出门做事情的话没持有ID卡也是不。。。”

  “稍等。”林珠顿时噎住碎碎念。

  羽四汲着拖鞋哒哒哒上楼,很快吧嗒吧嗒下来,拿出一叠文件夹,最上方赫然一本护照,下面依次有某某证明之类的文件。

  “这个?”

  林珠:。。。

  吞口口水都是懵逼的声音。

  羽四说:“原先打算先黑进一家医院,拟一份大夫写的出生证明,放进政府存档,后来考虑到时效性就换了个计划。大致是黑进当地的政府机构,伪造一份,把时间调到很久以前办理后一直没送出来的,再发用伪造信息上标明的邮件过去催催,就很快送到了。”

  林珠:。。。

  要不是你表情这么坦然,真想给你一记还我漂漂拳。

  羽四推推隐形眼镜。

  林珠翻着羽四的护照突然出声。

  “诶这上面的名字SHI LIN。。。你怎么,把名字改成了,林,林shi?”

  “嗯,擦拭的拭,我是你收留的就跟你姓了。”

  顿时心里蔓延出一股奇怪的感觉,林珠摸了摸脸,烫了一大片。

  “咳,那啥,你名字不是你父母取的吗,就这样轻易改掉了?”

  “父母在我出生不久便双双逝去,名字是姑姑取的,姑姑对我也不好,大概这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吧。”

  林拭皱了皱眉,隐约流露出落寞的神色。

  林珠以为他难过了,强行安慰,“喔,那改了就改了吧。。反正你那个名字这么随意一点都没有诚心,新名字新生活,愿你拭去所有烦恼,在二十一世纪快快乐乐哒。”

  林拭勉强笑了笑。

  果然很尴尬。。。林珠感觉自己是真戳到他的伤心处了,那么小就寄人篱下,那得多难受啊,她越想越感同身受,越想越觉得挺难受的,上手摸摸林拭的头发表安慰,摸着摸着。

  “四四,你要不要考虑做个发型?”

  林拭顿时表情阴转正常转移话题,“看看去哪里玩。”

  林珠:?

  “今天星期五,你的圣诞节假期从明天开始。”

  林珠尖叫一声。

  “那就是说,连放两个星期,算算一共有16天!你是想说出去浪一浪?”林珠星星眼,她真的从来没有自驾游过,万分期待耶!

  林拭笑着看她:“听你的。”

  林珠突然感觉脸热热的。

  “四四快搜一下去哪玩,我们今天定好目标准备衣物明天一早就开车出发!”

  两小时后。

  “猪,天黑了。”林拭瞟了一眼时间,六点半。

  “哎呀,好多漂亮的景点都想去QAQ”

  “那就去纽约吧,我还没见过。”

  林珠幽怨脸。“你早有打算干蛤不说。”

  林拭把手吧嗒放林珠头上,揉了揉。

  林珠:??

  又两小时后。

  两人刚吃完饭,林拭刷完碗。准备衣服。

  两人安静如鸡。林珠率先打破沉默。

  “四四。”

  “嗯。”

  “这个月你穿谁的衣服熬了这么久的?”

  “自己的啊。”

  “一件衣服30天?”

  “每日都有换洗的。你,那个,你浴袍也还在我这。”

  “喔,喔,好,那我们去纽约的路上再看着买点衣服把。”林珠恍惚地回房整理自己的衣物。换洗?不就一件吗?难道晚上洗,然后不穿衣服上床睡觉?那裤子呢?哎呀不能想不能想。

  林拭看着她的背影,再次皱眉。心跳的好快,有点奇怪的感觉。林拭把电脑拿回房,搜了几个关键词。

  #心跳变快是怎么回事?#

  (在大多数情况下,心跳加快往往与心脏病“结伴而行”。。。可能是心慌、心悸、心颤、心率不齐、心动过缓或心动过速,有些人会有明显感觉,但造成心跳加快的原因却有多种。。。血容量不足、甲亢、缺氧、发烧、贫血、心肌炎。。。)

  林拭:。。。

  他换了一个问题。

  #在女孩面前心跳加速是怎么了?#

  (这是恋爱中心动的感觉悠!快去追求她,好好爱护她保护她吧!祝福你成功哦,加油!)

  林拭查了下什么叫“恋爱”:男女相爱。

  林拭顿了顿,这,都什么解释,都是假的。

  林珠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门被推开一条缝:“四四?”

  林拭顿了顿鼠标,边关页面,清除历史记录,边回答,“在呢。”

  “我没啥事就是提醒一下你准备一些日常的东西放车上,浴巾毛巾牙刷不用带,酒店都有哒,我猜至少会去一周呐,不要半路上发现忘记什么东西。”

  “嗯。”林拭合上电脑拿到林珠房间。

  “晚安。”

  “晚安。”轻轻关门。

  林拭盘腿坐床上,半晌,睁眼。心神不定,不可练功。心神不定,不可放任。心神不定,需调整、修正。。。

  夜深,冷风在窗外刮动着,“呜呜”的哀嚎令人发憷,屋内暖气扩散,不知是多少人的不眠夜。

猝蘑菇

要高考了。act考好了就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