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反穿越之大侠,请别撒娇

一只正常人

反穿越之大侠,请别撒娇 猝蘑菇 1932 2017-12-06 11:18:25

  清晨,阳光正好。

  羽四一直都是个遵循自然法则不熬夜不修仙的好男子,当太阳缓缓升起,光线从窗口照射进来,羽四一双眼皮下的珠子动了动。

  正常人睡一觉醒来,先是通过潜意识里的日常习惯打个哈欠、揉眼睛、翻个身、踢下被子等,此类行为作用于刚醒来的瞬间,能充分反映该人的性格,多数人无法下意识地去控制自己不要做这些动作,这是身体本能在舒缓,没有相当的定力显然只能按照最舒心最本能的方式起床。

  可林四先生不。

  他在没有察觉到危险感的地方睡着,本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而大脑浅皮层依旧保持着一定的清醒状态,看着是一觉睡到天明,事实上,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也能立刻做出最迅速的反映。林四已睁开精神的双眼,正面朝天,对着天花板凝视,脑子里在整理昨天发生的事情——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他做出大致方向判断,作为一个刚来此地的人,很多事物于他而说变得十分陌生,昨日神智并不清晰,发生的事真伪难辨,他决定伪装成正常男子,看那个没有武功的女人如何安置他。大概每个阅历深厚的老人眼里都蕴含着深沉,凝郁着对世间万物的感慨以及对生命快要终结的淡然或不甘,羽四此刻的神情颇为神似,恩,淡定。

  凑巧。

  敲门声响起,羽四翻身坐起,看着那身叫睡袍的粉嫩东西,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这么招眼的色彩,然而再一看自己身上紧绷的贴身睡衣,两相对比深觉十分暴露,还是披上睡袍,踩着一双后跟全空,平底,只有鞋头像“人”的鞋子走过去开门。

  门开的那一刹那,林珠感觉一下就舒服起来了,貌美个高温和温和粉嫩嫩,养眼,真养眼。

  林珠靠在墙边内心放光表面不动声色上下瞅他,羽四浅笑,而后在林珠看来看去的眼神里有点窘迫,形状极好的手稍稍翘起兰花指,抬起碰了碰发梢,举止颇有些扭捏,道:“姑娘是有何要事?”

  林珠一个激灵,仿佛有什么东西碎了。

  羽四敏锐地发现(?)问题所在,心道糟糕,怕是画虎画皮难画骨,定是这么多年女子大大咧咧的行径使他举止粗野了,才让林珠发现不对劲。他埋头咬唇,眼角稍稍泛红,还遮了遮胸前,柔声轻道:“怎么了?”娇羞感尽显。

  林珠:“。。。”仿佛见证了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一秒人妖的全过程。

  羽四被表情严肃板着脸实则痛心疾首的林珠带到走廊处的卫生间,指了指洗手台上方,被迫让他看镜子,端正态度。

  “好好看看镜子,麻烦不要这么娘炮蟹蟹。”这么好看的男孩可不能当小受,受益腐女亏死直妹子啊噗噗!

  羽四见到亮堂清晰的镜子表示惊为天人,他稍稍克制住自己没有直接上手摸,心里已下定义:要是这林珠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便是此处真不是此间世界。

  看着羽四陡然睁大的亮晶晶的丹凤眼,林珠感觉他肯定没get到自己的点,她从厕所左边的房间拉出一张椅子,稍稍梳理了一下脑海里的脉络,倚门,问:“老实交代,怎么从飞机上跳下来的。”

  羽四转头:“诶?”

  “诶什么诶,不要装傻,赶紧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不是你撞大运落我家蹦蹦床上,早就粉身碎骨了好吧。”虽然根据各种动力重力学理论,下落速度越大可能摔得越扁,而蹦蹦床附近并没有高楼大厦,羽四也并不是瞬间出现在眼前,而是刷的从小点放大掉下来的,算算距离和时间至少五十米开外的高度坠下,一般人从140米的地方摔下来便能摔个粉碎,更不用说以千米为基本飞行高度单位的飞机了,并且讲道理不管怎么从飞机上没有降落伞就这样跳下来哪怕超人来了都只能抱起一团碎尸飞起,电影里都是特效所以并不能当真,于是解释只有一种。

  某侦探剧里有这么一句话,“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剩下的那个即使再不可思议,那也是事实”,这特么一只活生生古装美男不是狗血穿越是什么?社会我珠姐微笑看他,深藏功与名。

  羽四是真听不懂。

  “姑娘是说,能飞的鸡?”

  林珠咧嘴笑了笑,弯眼配合道:“对对,能让在下摸摸你的头发吗?”

  羽四心思一转,心知这是告诉她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好时机,犹豫地抬手,摸了摸睡了一觉并不十分散乱的发:“姑娘要我放下头发验真伪么?”

  林珠点头。

  羽四又犹豫片刻,便缓缓一碰一拉,簪子与发带齐齐落下,如墨般的浓密长发好似飞流直下的瀑布,陡然铺下,直直垂到小腿弯处,些许发丝落至脸颊周边,羽四神情赧然,不自在地微微撇头,浴袍中间的缝隙透露神秘,脖颈处的肌肤若隐若现,一切的一切都形成撩人的风景线。林珠从未觉得一个男人放头发的情景居然能这么动人心魄,都是颜值惹的祸,嗯。

  她上手扯了扯,示意羽四转身蹲下,摸了又摸,才确定这是真的头发。

  “你头发真长,感觉一米四是有的了。”林珠捧起,悄悄咪咪嗅了嗅。

  羽四身体有点僵硬,腰处蓄力紧绷。

  “身体发肤,受,受之父母”他都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简直是,登!徒!子!

  看到林珠放手点头,羽四才简单绑上,对着身后的镜子束发髻圈,插簪子,余发绕发髻圈,缠布条,动作之熟练令林珠钦佩不已。

  “那么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你,到底来自哪里。”林珠靠着椅子,双手抱胸,抬头盯着羽四,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