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反穿越之大侠,请别撒娇

一只暗卫

反穿越之大侠,请别撒娇 猝蘑菇 2727 2017-11-21 14:59:36

  树林幽暗,茂密深远。

  相交复杂的树干间影影绰绰,隐约传来树叶碰撞的声音。

  有活物在奔跑。起起落落之间,数道黑色身影宛如离弦的箭般快速移动着,他们的身上闪着刀光剑影,带着浓郁的煞气。

  沉重的呼吸声出现在最前方,这个被追逐的人着玄色劲装,额头布满细细密密的汗珠,可见近乎精疲力竭。他一无反顾地消耗着气力,终于穿出令人压抑的树林,却看到前方的万丈深渊。

  他只是皱了皱眉。

  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在他身后响起,这声音洪亮,依稀能分辨出性别:“羽四,你逃不掉了。”

  被叫唤了名字的人挺着背,转身淡淡地看着发话的领头黑衣人,如果不看那从他眼睫毛滑落下来的汗珠以及稍作起伏的胸膛,怕是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个活人。

  领头人单是他这表现,眼中便几乎簇起火,但她强压了下来,挑起嘴角故作轻蔑:“羽四,我是不是该感谢你的‘高抬贵手’,放弃了我们女人都难以做到的暗卫首领之职,让我这样逊于你的人占了便宜?”

  羽四面无表情。

  领头人眼中的不屑之意更加浓郁,道:“你装什么清高?我们暗卫营这么几个人哪个不是踏着无数人的尸体活下来的,你以为你清白到哪里去?脱营?你做梦吧!你身上被注入这么大的心血,哪容得你说离开就离开!还是说,你在外面有了愿意要你的女人?”

  羽四翘长的睫毛眨了一下。

  领头人心思百转,“羽四,你可别忘了,你是不能生育的,你就不怕被你的女人嫌弃么?既然是一起长大的,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让姐妹几个爽一下,勉强给你留个全尸!”数名身材壮硕的黑衣女人眼中流露出挑剔之色,她们带着淫乱的目光上下扫过的包裹在劲装之下的身段,仿佛能一眼透过衣料。她们的想法无一不是:和女人般壮实,怎么会有这么丑的男人?羽四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容貌还说得过去,身段着实差了点,尤其是在柔弱娇小为美的紫虞国,简直就是个异类,还整日板着一张脸,肃穆到了极点。

  羽四转动眼珠,看向面带得意的领头人,他终于开口了:“恶心。”

  “嗤,假清高!你以为谁会稀罕你?羽四,你别忘了你犯下的弥天大错,师傅一心一意对你,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

  “我没有。”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你还装什么装,羽四,你连一手传授你本领的师傅都敢杀害,好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们姐妹都看错你了!”

  羽四抿着唇,“她说,暗卫不该有感情。”

  领头人咧开嘴假笑,她的手上翻出匕首,挑衅般地紧盯羽四。

  “羽四,这么看来你是承认了你的罪行。”

  羽四没有说话,他只是想起师傅当年说的这句话而已。天知道师傅怎么突然就挂了,他也很摸不着脑袋的好不好!他的腿疲于奔命,七天七夜未曾歇息,他的肚子空空如也,内力压制得狠了,已仿佛没有了知觉,只余下时不时的抽搐般的疼痛,且俞演俞烈,他的嘴唇渴望得到水源,他的精神却振作抖擞,他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死也不能做个饿死鬼啊,太没有尊严了!

  领头人说着诛心的话步步逼近,羽四慢慢朝后挪,双脚已踏在悬崖边上,几块碎石落了下去,不见踪影。

  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的,那块地突然就裂开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带着羽四掉了下去,余下一行人大步向前查看,除了黑洞洞的虚洞,什么都没有,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就这么草率地结束了。

  戏剧性的结局。

  羽四消失了,没有人找得到他的尸骨,内部自动消化他摔得粉身碎骨,亦或是被动物拖走吃掉了云云。

  --------------------------------------------------------------------

  羽四并没有烧晕太久,他饥肠辘辘的可怜肚子容不得他肆意休息。

  他闻到了食物的味道,便振作着顶着发烫的脑袋,睁开眼,是白色的房梁,还有圆圆的疙瘩从房梁中间长出来。

  他身后靠着一个宽大的矮胖椅子,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皮做的,十分柔软,羽四碰了一下,竟陷下去好大一块,他吓得抽回手。

  再向前看是一个黑色的奇形怪状的东西,羽四找不到任何能形容这个东西的词汇,看都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高大地立着,羽四转开眼,才发现自己究竟到了一个怎样奇怪的房子里,不管是眼前一个巨大的玻璃,还是玻璃旁的黑色巨桶,中间还有旋涡,他都觉得奇怪极了。

  前面的屋内有人,不知道在干什么,叮叮当当的,羽四感受到呼吸声清浅柔软,判断是个男子。这里的黑暗和前方昏黄的光照映进羽四眼里,羽四很想走上前去探一探,这才发现浑身没劲,站都站不起来。

  “那个,有人吗?”羽四急需那男子的帮助。

  叮叮当当的声响停了下来,不带什么重量的脚步声响起,一道娇小的身影逆光出现在羽四眼前。

  “嘿。”那道身影在墙上不知道按了什么机关,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羽四被吓得不轻,双手挡在脸前,紧闭双眼。

  “诶,你还好吧?”这是女人的声音,还带着十分男男腔般的调调。

  羽四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除了生与死之外的紧张感,这陌生的周遭,突如其来的光线,大概还有疲惫的身心,令他这个一向没什么感觉的人都颇承受不住。

  身前的人踩着脚步声走了回去,又回来,不同的是,她带回了装在盘子上的食物,是玉米。

  羽四猛地抬头眼前一亮,香澄可口的黄玉米!冒着浓浓的热气,闻起来就很香很香的玉米棍子!

  羽四不顾热气抓起来就上嘴啃,玉米没啃到,被外面透明的几层膜挡住了,内力尚未复原的他觉得这个不知道什么东东的东西极其难扯开。

  羽四胡乱拨动着,引起身前女子的轻笑。

  “你怎么保鲜膜还没拆开就吃呢。”说罢女子白皙的小手在玉米棒上挑动几下便开了,让羽四吃了个痛快,嗯,毫无形象可言的那种吃。

  玉米很迅速地被吃秃噜了,只剩下光溜溜的棍子,女子,也就是林珠,把垃圾放进盘子里,推到右边的小圆桌上。随后坐在沙发边缘,微笑地看着地板上同样看着她的嘴角还有一个玉米残渣的某古装人士,虽然他吃完她的东西后迅速变得面无表情,但他像杏核一样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饱满的嘴唇,以及十分恰当的瓜子脸,还有那皮肤一看就十分紧致,那健康的肤色,一看就是爱健身爱运动的好伙子,这些无一不戳中她的审美点,怎么看都像呆萌,这么可爱的一定是男孩子。

  林珠内心捂脸,表面上礼貌地问了问这位“天外来客”的基本信息。

  “你的名字?”

  “羽四。”

  “什么四?”

  “羽四。”

  “哪个四?”

  “一两三四。。。”

  以上是对话,接下来林珠再怎么问年龄身份羽四都闭口不答。

  反倒是羽四从林珠嘴里套出不少话,他就隐约认识到自己好似不在之前的世界了。这里是2017年,不是辛鸿帝八年;这里是一个叫m国的国家,不是紫虞王朝;他是莫名从天上掉下来侥幸落在一个叫蹦床的床上才没摔死,而不是在悬崖崖底。。。

  羽四心里有点突如其来的纠结,随后困意袭来,林珠解释说他吃了退烧的药才导致困意,并给他布置了一个房间,就在林珠隔壁。林珠从自己卧室拿了自己宽大型的睡衣,让羽四将就着穿,再给了他一身毛绒绒的粉白色睡袍,把那身脏兮兮的玄色古装换了下来,丢进洗衣机。林珠还想让羽四洗个澡来着,结果带他进卫生间一看,羽四就困得站不稳的样子,林珠闷闷地同意了,看来明天还得多洗床单。

  羽四来不及观察室内的环境,关门上锁(刚学会的),沾床便睡。

  房间的灯至始至终就没打开过。

  很快一切都变得静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