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做王的女人

做王的女人

小坨子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7-11-25上架
  • 653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许家,黑袍人

做王的女人 小坨子 4198 2017-11-24 23:41:50

  “两万金币,这两人,我许家买下了”

  手指着卖场里边身着黑袍,密密把身子裹住的两人,许晴心中闪过一丝的好奇,看着眼前这众多半裸着上身的奴隶心中有些疑惑“奴隶的身份可谓是低微,没想到还有能在这奴隶市场上穿的如此隐秘的人,却是少见,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这种事在别的地方或许多见,但这是哪?灵域,以灵力横行的世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是恒古不变的定律,没人能打破,若没些本事,身份地位的他们,有什么本事包裹的如此严实,因此她断定那两个奴隶绝对不是平平之辈!

  轻音刚落,周围的人纷纷把目光放在这位看起来十五岁左右的少女身上,身着淡青色的长裙,俏丽的脸颊,三千青丝垂下腰际,只用着细细的发带简略的绑着,年龄虽小,但却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清新气质。这般尤物,放眼这青叶城,也是少见。

  “嗤,这不是许家的小姐吗”

  靠前的几个中年人首先认出她来,目光来在这少女身上徘徊,眼中露出些许的垂涎,这般花季少女无论放在何处都是抢手货,虽说这城中并非她一人,但论貌相,身材却是万中无一,想归想,却是没人敢做什么有失礼节的事,不说她的家世,光凭她自身的为人,也没人敢有所为。

  “许小姐确定要买下这二人?”听的许晴的话,看台上的红脸老者面露喜色,这奴隶是交易市场上最为便宜的卖品,平时一个奴隶的价格至多也就两三千的价格,如今却是有人出好几倍的价格,难怪他会如此高兴。

  “蒽”轻点头,许晴看了一眼身后的侍从,后者也是知道意思,从腰边摘下一块黑玉,轻点了点玉片,一张乌黑色的卡片便是出现在众人眼中,将黑卡递给红脸老者后,在老者的激动与众人的注视之下带着新买的两名奴隶缓缓朝着许家所在渐渐远去。

  青叶城,灵域西北地界最偏远的小城,城虽小,但是却坐拥着天时地利,一面靠海,一面靠山。靠海商业贸易发达,靠山能抵御其他城市来犯,可以说是一方的风水宝地。

  城中势力最大的有两大家族,许家与曹家,前者靠的是实力,后者靠的是财力,我有实力,你有钱,两家时时互补着,所以虽说这城属于边关,但却也很少人来犯,数百年来倒也平安无事。

  许家在城的南方,按理说,一个家族掌握着一个城一半的势力,想必家里应是豪华无比,荣华富贵的光芒把隔壁邻家映射得一文不值才对,可这许家,若不是有人带路或者细寻的话,外来人想要找到没个一两日是绝对找不到。

  “带着两人到后院洗净身子,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带到正厅来”许家大门,一道曼妙身影边走着边说着,说完便往内院正厅走去。

  “爹爹,我回来了”轻叩房门,不待有人回应,青衣少女便是走进大厅她,“哦,晴儿回来了,今天又给家里面添置了什么东西啊”大厅之上坐着一位中年人,两鬓微白,一身黑色的衣袍,一脸严肃的正坐在大厅之上,看上去有种让人害怕的感觉,但在见到这青衣少女后脸色略微有些缓和,此人便是坐拥着这青叶城半分的许家族长,许晴的父亲许“许天豪”。

  “爹爹又取笑于我了”见到许天豪这般说话,显然前者知道她从外边带回了什么,许晴脸上也略有些尴尬道“方才在奴隶市场上见到两个特别的人,想来应该也不是泛泛之辈,便买了回来”。

  “哦?有何奇异之处你说与为父听听”见到许晴没打算去隐瞒,许天豪也饶有兴致的问道,他对自己女儿的眼力也是颇有信心。

  “一般来说这奴隶在任何地方来说,身份都是极为卑微的,多数都是将抓到的奴隶先狠狠的教训一番,让的他们乖乖听话,即便个别桀骜不驯,但大多都在那严打之下屈服了,更甚者直接把人杀了也不一定”见到许天豪也是有些兴趣的听着许晴也有了些底气,她也正因为花了那两万金币买回两个人而担心被骂。

  “但这两人却是有些不同,卖场里约莫有二十来个奴隶,人人都是裸露半身,唯独这两人不仅穿的严实,而且一身黑袍也是把面容也遮挡了去”说到这,许晴也就近坐下,在卖场转瞬即逝的那种感觉,此刻又浮上心头,端起茶杯,小嘴轻抿一口继续说道。

  “这样的人要么实力太强,奴隶主奈何不了,要么便是反抗剧烈,身上的皮肉都被打的让人看不下去,方才用衣物遮住,以便售卖,爹爹觉得我说的可有些道理?”

  “咳”听得许晴说完,许天豪轻咳一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听你这般说,这两人倒也是有些奇特,要那精的不能再精的奴隶主特地买身衣袍给奴隶穿是不太可能,不过……”许天豪脸上露出些许笑容“如你所说,那两人确实有些本事的话,奴隶主奈何不了他们,那他们为什么还会被拿出来卖呢?你说的第二种的可能性确还高些,你这次的眼光可是不太好啊,哈哈……”。

  许晴柳眉一皱,望着许天豪那哈哈大笑的脸,心情也有些低落,许天豪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实力强横,怎还会被人当做商品售卖,但却不肯死心,沉声道“那便等两人梳洗完毕,爹爹再细认吧,若是可用之才便留下来,若真只是普通之人,就给些盘缠,让他们离开吧”。

  “嗯……”许天豪点了点头,可用之才定是将其留下,但庸庸之辈他许家也不缺,又是喝了一口茶水,就闭上眼不再说话。见到许天豪这般,许晴也不在出声打扰,静静地坐在凳子上,单手托腮,目光望向门外,等着仆人把那两人带过来。

  不一会儿,一名婢女走进大厅之中“小姐”轻唤一声,生怕吵到大厅之上的许天豪,旋即懦懦的说道“方才小姐带回的两人,我带着他们走到浴房,就让打扫浴房的两人带他们进去梳洗,不曾想,其中一人竟出手伤人,还说叫我们家能说得上话的人过去,现在许巍少爷正带着十几名家丁把他们围在后房,待老爷,小姐处置”

  “什么?好大的胆子,我好心将他们买回来,让得他们免受奴隶之苦,居然这般回报我”许晴猛地从凳子上站起,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在这青叶城外方圆百里,谁人不知她许家的名声,不说这实力怎样,光凭着她许家这好善乐施,亲民,不娇作的行事,也是没人敢怎样,生怕是引起众愤,这倒好,碰到了两个不知恩图报还大打出手的人,更何况他们还只是奴隶?也难怪许晴会如此生气。

  “呵呵,小丫头,这回碰到钉子了吧”闭目的许天豪听的婢女与许晴的话也是睁开眼“走,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连我许家的脸都敢打”手掌一发力,一股灵力便是从许天豪身体内爆发而出,一推椅子人便是出现在了大门之外,缓步后房走去,许晴也紧随其后。

  许家后房,两名黑袍人就地而坐,十几个手持着木棍的家丁将两人围得水泄不通。

  “两个被卖到我家的奴隶,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动手伤人,真是不知好歹,待许叔叔与晴儿来到,你们会后悔的,若是现在给我这两个家丁赔礼道歉,说不定还能放你们一马,不然……哼”见到这两个不仅伤了人,还这般泰然自若静坐,口吐狂语的人,一位身着白袍的青年人哼声道。

  对于白袍青年的言语,盘膝而坐的两人却是犹若惘闻,只静静坐在地上也不言语。见到这两人这般,白袍青年心中怒火横生“既然你们不肯道歉,那么只好让你们吃点苦头了”一挥手,十几名家丁有所会意的举起棍子,准备给这不懂规矩的两人一点教训,手中的棍子一前一后的落下,还不等到棍声响起,一句带有些许威压的话语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住手”,所有人手中的木棍在这一刻都是硬生生的停滞下来,一直坐在地上的黑袍人也稍偏着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道黑影慢慢地走进众人的目光之中,身后一道曼妙的身影紧随其后,白袍青年身子怔了怔,斜撇一眼黑袍人,心里有些不愉轻声抱怨“算你们好运”。

  “老夫许天豪,两位如此行径可是有些过分啊”撇了一眼靠在墙边鼻青脸肿捂着腮帮的两个家丁,许天豪脸色略有些严肃的说道。

  “你便是这家最大?”听得此语,在场除了许天豪,婢女与那被暴打的两名家丁这四人之外,其余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冷艳声惊得一怔。这,女的?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望向这说话的黑袍人,一个女的居然能把两名家丁伤成这个样子?

  许晴也是有些茫然,她并不知道自己买回来的人居然是个女的,回来的路上她也曾试着跟这两人说话,但对方却是一直不语,她也无可奈何,而且那奴隶市场上卖的都是男的,女的便是早早的被送到烟花之地去了,这般变故也是让她始料未及。

  听得声音是个女子,许天豪没有太大的波动,毕竟以他的定力与见识,这还不足以让他大惊小怪“老夫乃这许家家主,不知这位小姐如何称呼,可否去下黑袍,露出真容?”许天豪面不改色的说道。

  “呵,尽是些精虫上脑之流,这可与你许家的身份不符啊”黑袍女人冷笑一声,许天豪望着这出声的人,眉头紧锁,脸上挂着几分怒气。自他当家以来,可是还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他向来坚信在自己开始操持以来,对手下可是严之又严,每个人都训得规规矩矩,绝不敢做出有损家风的事,但眼前这人却是大放厥词,让的他心里有些不愉快。

  不愉也只能藏在心里,凭他许天豪的身份,是绝对不会在众目之下做出什么不合身份的事“虽然不知阁下与你的朋友是何身份,但饭可以乱吃,话却是不能乱说啊”强压着心中的怒气,许天豪脸色缓和了许多,同时心里猜测着黑袍人的身份和她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毕竟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就这么扣在他许家的头上,可不是能够随便说笑的小事。

  “问问你家那两只被胖揍的猪”摆摆手,说话的黑袍女人便是安静了下来,不在言语。

  听得这话,许天豪把目光转向那两个被暴打的家丁,心里似明白了什么,脸色阴沉,沉声道“你们把刚才发生的事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要是敢有半句假话,嘭……”一股能量从许天豪体内迅速爆发出来,在场的人也都是面露惊愕,他们还从没见过许天豪这般。

  被许天豪那磅礴的力量打压着,那两名家丁本就被打的脸色苍白,此刻却是变得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两人立马双膝跪地,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两人本是带着黑袍人来到浴房,准备给他们脱下衣物,拿到外边洗洗,黑袍女人不准,便不让两名家丁这般做,没想到听到女性的声音,两个家丁心中被勾起欲火,想行不轨之事,反正是个奴隶而已,不碍事,心中这样想着,就打算动手,没曾想,还没赚得点便宜,便是被这般暴打了一番,后来并未如实的与许巍说,婢女不知实情,只按得许巍的说法,将事情说给许天豪父女听。

  “混账”许天豪被气的一时间只简简单单的说出来两个字,两名家丁急急忙忙的磕头求饶,怒火中烧,一挥袖袍,一股强烈的劲风把两名家丁生生拍到墙上,晕了过去。

  “拉下去,严惩,是不是平时让你们懒散惯了?从今天开始,每人每日给我按军规行事,若还有今日这般行事之人,便不会如此放过你们,我许天豪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哼”此刻许天豪怒视眼前众多家丁,他的自豪却在今天彻底的因这两人泯灭了,“必须严整”心中暗想。

  “是”感受到来自许天豪话里带有的狠劲,众人纷纷低头回应。“都散开吧”摇摇头,轻叹一声,在众人缓缓离开的时候,许天豪再次把目光放到了一直不做声的两名黑袍人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