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多好,我终于忘记了

5

多好,我终于忘记了 苏寂锦 1897 2017-12-11 21:10:00

  第二天,苏白神色如常的在学校上课,只是她没有再做多余的事了。

  唐君承想,这样很好。只是有点不习惯罢了。

  下午放学后,唐君承走在苏白后面。苏白看到校门口接她的叔叔,走过去,“叔叔好,您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苏白表现的很有礼貌。

  可是男人没有应她,死死盯着她身后的唐君承,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小承,你什么时候转来这个学校的?”

  唐君承已经走到他们面前,“那我得好好想想了,嗯,好像是在你每天不回家,然后我发现你在外面重组家庭的时候吧。”唐君承嘴边挂着残忍的笑容,继续说道,“我就是想来看看,那个女人的孩子有多聪明漂亮可爱,让你连亲生儿子都不管,现在看看,也不过如此。”

  “胡闹!是爸爸对不起你,你干什么把气撒到苏白身上。”

  “我没有撒气啊,我对苏白很好的。”

  唐君承说的话就像寒冰一样,一字一句砸在苏白心上,另她仿若身陷入冰窖。

  “都是假的吗?”苏白突然开口,语气都忍不住颤抖,抬起头看唐君承,“你对我的一切都是假的吗?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吗?”

  泪从眼眶里涌出来,眼却直直地盯着唐君承,唐父想拉她看看她的情况,她挥手挡开,“是不是?”

  “真的不好意思,都是假的。”唐君承说这话的时候,放在身侧的双拳紧握,却又立马松开。

  苏白听到答案,便再也听不到周遭的声音,“你的演技真好。”

  苏白受不了了,她不想再留在那了,所以她向路边冲去,不管不顾的往前冲。

  “滴!滴!滴――”苏白看着冲过来的车子,挪不动步子,脚就像定在马路上了,唐父在旁边喊她,唐君承想去拉她,可是,都来不及了。

  “砰!”苏白被重重的弹出去,身后血漫了一地。

  唐君承手颤抖的拿出手机拨打120,“喂……”声音也止不住的抖。

  打完电话他来到苏白的身边,不敢动她,手足无措的想抓她的手却又不敢,“苏白,你不要有事,我混蛋,你起来打我啊!

  “不都是假的,我喜欢你,这是真的,这是真的,你不要有事好不好?苏白,你醒醒!你醒醒好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唐君承跪在地上,忍不住红了眼眶。

  医院,手术室门口

  “怎么回事?白白怎么会出车祸,怎么回事?”苏母摇摇晃晃的来到手术室门口,流着泪问唐父。

  唐父扶住摇摇欲坠的苏母,“苏白会没事的,你别担心,她会没事的。”

  唐君承泄气地靠在墙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突然直起身,抬起拳头砸向墙壁,“啊!”

  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从里面出来,唐君承冲了上去,“她怎么样?”

  “病人情况不容乐观,还在危险期,要先送到重症室时刻密切关察她的情况,二十四小时过了以后才能安全,而且车祸留下了后遗症,请你们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用最好的药。”唐父扶着快要哭晕过去的苏母,对医生说道。

  “现在不是用药的问题,而是病人的求生意识薄弱,现在要做的是激起她的求生意识。”说完这些医生就走了,留下呆愣的唐君承和唐父苏母。

  “你们选一个人进去吧,陪陪她,不要都进去,病人要休息。”护士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对他们一行人说道。

  “让我进去吧。”唐君承开口道,语气淡淡的,但却不容置疑。

  苏母想说什么,唐父却拉了拉她的手。

  唐君承换上无菌服进到里面,看到苏白身上插着各种管子,脸上还戴着氧气罩,只有微弱的气息。

  “苏白,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我妈在生我的时候去世了,所有人都说是我害的,爷爷说我是这个家的克星,外公因为失去了女儿也不待见我,爸爸和妈妈是联姻,所以没什么感情,所以我从小几乎是保姆带大的,爸爸有时间的时候就来看我一下,没时间半年都见不到,每次来都给我很多钱,可是我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呵呵。后来,有次保姆说露嘴了,我知道了爸爸在外面重组家庭,我偷偷跑去看,就跟在他后面,我听着他跟他的太太讨论着要给他的继女买什么生日礼物,我觉得真是讽刺,所以啊,我就转学来到你的学校,我说我要让你痛苦,可是后来我又不忍心了,我想,下学期就走吧,可是没想到……

  “你现在应该恨死我了吧,恨我你就好起来,这样才能报复我。

  “苏白,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很希望你活下去。”

  唐君承不再说了,他静静地看着苏白,过了好久,他终于起身,在她耳边最后说了句,“我喜欢你,对不起。”然后不再留恋,没有停顿的走出病房。

  唐君承出来以后,苏白的心电图有了很大的起伏,护士跑去叫医生,“林医生,病人的求生意识突然强烈了起来。”

  医生听闻赶紧去给苏白检查了一下,许久,他松了一口气,走到外面和唐父苏母说,“病人脱离了危险,等到身体机能恢复一些以后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听到这话,苏母直接晕倒了,唐父赶忙叫住医生,“医生!医生我太太怎么晕倒了?”

  医生掐了掐她的人中,人就清醒过来了,“她只是因为刚才神经太紧绷了,现在一下子松开,受不住就晕倒了,没什么要紧。”

  “我的白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苏母忍不住抽泣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