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青梅真胖竹马珍爱

脑红——

青梅真胖竹马珍爱 小子荨 2045 2018-01-20 18:00:00

  “脑红——”朵朵把脑袋贴在了餐桌上。

  顾北城看着朵朵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他之所以不抱朵朵下椅子,是因为他有点累。“嗯?”

  “我好舞料!”朵朵伸出她的肉手戳了戳顾北城的脸,他的脸怎么弄都舒服!

  顾北城再次看到了朵朵的肉手在向他的脸伸来,他已经习惯了,只要他不摸别人的脸就可以了。“嗯。”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一连四声的的门铃传来,真不知道是哪个奇葩怕顾北城听不到如此神作。

  顾北城黑着脸看着门,扭头温柔地看着朵朵说:“朵朵,乖,我去开门就来。”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顾北城黑着脸去开门。

  朵朵盯着顾北城的背影,低低“嗯”了一声。

  顾北城黑着脸慢慢打开了门,门刚开了一个小缝,外面的人却好似心有灵犀般死劲推开了门,顾北城赶紧往后退。门被推了个大开口,好在顾北城躲得快,要不然顾北城的鼻子也得遭殃。外面的人在有进门的那个刻抱住了站着的顾北城。

  顾北城死劲推开他,说:“霍奇,放开——”霍奇颤颤巍巍的松开了勒着顾北城的手。

  霍奇大胆地走到了顾北城的家里。“顾北城,你都一年不联系我了,你知道吗?你肯定非常想我。”自从一年前霍奇离开了顾北城后,他突破了那几关后就再也没有突破了,可以说霍奇这一年以来,一直在打那一关。“顾北城,你家狗呢?我可是最喜欢狗的!它是不是躲起来了?”

  “你来我家做什么?”顾北城听到狗这个单词后心情从雨变晴。他也不知道霍奇来他家做什么。不过,他不想霍奇来他家,他家的朵朵也不想被别人看到。

  霍奇在东张西望的时候看到的趴在餐桌上的朵朵,脸白又圆,鼻梁也快看出来,就眼睛大又黑,有点像大葡萄。这小妹子以前怎么没见过,说:“咦?顾北城,你家什么时候来了个小妹妹的?”

  “什么时候!就在一年前。”顾北城向朵朵走了过去,当着霍奇的面坐在了朵朵的旁边。霍奇也跟着坐在了顾北城的旁边。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霍奇想能在顾北城家的小女孩肯定不简单的。顾北城听到霍奇问他家朵朵名字,他黑着脸看着霍奇。

  朵朵看了看霍奇,这是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要不要告诉他名字呢。朵朵看着顾北城不知道怎么做。

  顾北城满意地看着朵朵,对霍奇:说“朵朵。”

  “好听好听,朵朵你几岁了。”顾北城把越来越靠近的霍奇推远了。“顾北城,你干嘛啊!”

  “朵朵不喜欢你,别靠近了!朵朵你不喜欢他对吗?”顾北城盯着朵朵。“李妈,你把朵朵抱到我房间搭积木。”顾北城拖着霍奇往楼上跑。

  “嘿嘿,你是不是带我打游戏?”霍奇快速进入了顾北城的房间里。顾北城慢慢地进入了房间。朵朵叫李妈抱上来他也放心些。

  顾北城拿出来两个遥控器,打开了游戏,把一个遥控器丢给了霍奇,说:“是不是还在那一关?”

  “切。我只是没时间玩而已,不然早就突破了。”霍奇也打开了游戏,两人在游戏里开始了厮杀,顾北城也完全忘记了朵朵的存在了。朵朵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顾北城跟霍奇上了楼,朵朵再次被抛弃了。朵朵盯着楼梯口,眼眶红了起来,朵朵扭过头,可又忍不住回头看,等了几分钟,顾北城还是没有下来。

  朵朵眼泪哗的掉了下来,时不时“嘤嘤嘤”几声。李妈还在收拾,根本没有发现朵朵哭了。朵朵越哭越伤心,肩膀忍不住抽泣着。

  朵朵越哭越困,李妈收拾好了碗筷,才突然想起来顾北城的吩咐。“朵朵,怎么了?”

  “脑红,嘤,不嘤,我了。呜~”朵朵看着李妈一边说着,一边哭着,涕泗横流的样子让李妈看着心疼。李妈抽出了几张纸擦拭着朵朵的脸。

  李妈安慰着朵朵,轻轻地拍着朵朵的背。“朵朵,我抱你去找顾北城好不好啊?”朵朵听到顾北城立马伸出了双手,还停止了哭泣。李妈看了,小孩子果真很容易安慰,因为小孩子很简单,他们的行动也会跟着思想简单,毫无烦恼。李妈抱着朵朵走上了楼。

  当顾北城的房门打开后,朵朵看到顾北城正在打游戏,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脑红——”霍奇惊奇地看着朵朵,她的脑红难道是顾北城,不过脑红是什么?

  “嗯,怎么哭了?”顾北城停下了手中的游戏,看着朵朵的眼眶、鼻子、脸都红透了,该不会又哭了吧?李妈把朵朵抱到了顾北城怀里。

  朵朵依偎在顾北城的怀里,拿着他的衣服擦拭着她的眼泪、鼻涕。顾北城并没有发火,只是溺宠无奈地说:“你再擦一下,就帮我洗衣服。”朵朵不听劝,死劲在他的衣服上擦拭着。

  霍奇只觉得无语,天杀,这谁啊,不会是顾北城吧?“顾北城,他叫你脑红?”脑红不会是他的小名吧,这么难听的小名特难听,亏陆阿姨想的出来。

  “嗯。”顾北城看着霍傻逼。朵朵在顾北城的怀里抽泣着,她闭上了眼睛缓缓抽泣。

  霍奇停下了手中的游戏,说:“哈哈,你小名也太难听了,脑红,还不如脑绣好听——”

  “只允许她叫我脑红!”脑红也只有她叫才好听!朵朵一下子在顾北城怀里睡着了,顾北城轻声对霍奇说。

  霍奇也许是到了未来,才知道口齿不清的朵朵说的脑红是什么意思。“额。不管你了,我继续玩游戏。你家狗嘞?”

  “我家狗就是她。”顾北城看着霍奇,扭头认真地看着朵朵,说:“小声点,她睡着了。”朵朵润红的小嘴巴一张一合地睡着,安静的她平添了几分可爱。顾北城扯过了地毯上的薄被替朵朵盖上,他也不想再打游戏了。

  “额,好吧,我不说话没人把我当哑巴。”霍奇再也不理会顾北城,开始了游戏之路。顾北城也懒得理你。

  

小子荨

亲们,为什么我觉得越写越无味,难道是还没到小学?没得情敌?有没有给个建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