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青梅真胖竹马珍爱

一说则名

青梅真胖竹马珍爱 小子荨 2005 2018-01-19 13:49:00

  顾北城起了个大早,看着睡着的朵朵,他不忍心打扰,选择独自一人下了楼。

  这一次屋子倒是安静的出奇,甚至都少了陆梦每早的厨房敲击声,就连桌子上也不再是陆梦精心准备的营养早餐,桌子上的只是比较搭配,看起来很有胃口的早餐而已。

  本来这个时候,陆梦不应该是从厨房里出来了吗?怎么都这时候了还没出来。顾北城看着厨房越来越疑惑,他忍不住往厨房探去。

  厨房里少了往日的油烟味,也比以前干净了不少,一个苍老的背影印入了顾北城的眼绵,他有点不想承认这个人就是他的母亲陆梦。

  正在做早餐的背影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目光紧盯着自己,这个人回了头,看见是顾北城,说:“少爷,早!”

  “我妈妈呢?”顾北城心想:她该不会是……

  李妈把牛奶装进了杯子,一边说:“夫人方才出门上班去了,夫人交代过,以后她都只是晚上回来了。”

  “额。早餐放桌上吧,我和朵朵等会再来吃。”顾北城只觉得少了陆梦不怕偷拍,挺不错的,朵朵估计该醒了。顾北城慢慢地向房间走去。

  床上乱成了一团,被子也掉下了地,朵朵倒悠然自得的把小短腿伸高高,双手抱住了短腿,双手一会把双腿分开,一会把双腿合拢。小孩的柔韧性果真不愧是一般的好。“朵朵,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脑红,只到,我做了一个萌。”朵朵向顾北城伸出了双手。

  顾北城看了看还穿着睡衣的朵朵,他妈妈不在,他找谁给朵朵换衣服啊,顾北城只能亲力亲为了。“那朵朵做了个什么梦?”顾北城道也不急着抱她,而是轻轻的把朵朵的睡衣上的扣子解开,他小心翼翼的解着。

  “脑红,我萌道了一个炒鸡炒鸡蛋打的大白兔奶烫。”朵朵一边说着,一边停顿着,脑海里任就继续回荡昨晚的梦。“燃吼,大白兔奶烫不煎了,结果是我醉补喜欢的蛋蛋,它害叫我痴它,我被比的腰了一口,然后……然后……脑红,然后是神马嘞?”顾北城脸抽,这不是你的梦吗?我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帮你复述一边。”顾北城终于解掉了朵朵衣服上的所有扣子,入目的是朵朵身上一团一团白花花的肉,顾北城脸情不自禁的红到了耳朵。他眼疾手快的拿着衣服一把套在了朵朵头上。

  朵朵忍这难受说:“嗯。”

  “朵朵梦见了一个炒鸡的大鸡蛋在打大白兔奶糖,大白兔奶糖被打败了后,鸡蛋逼你吃它,迫不得已,你把它吃了。”顾北城轻轻的把朵朵的衣服往下拢,朵朵顺着他笼上了衣服。

  朵朵听到顾北城的复述,生气的捏上了他的脸,严肃地说:“脑红,我补湿这么说的,你怎么挺不动嘞。”一系列的错别字从朵朵未长齐的牙齿中钻了出来。惹的顾北城大笑,朵朵还一个劲的问“你小神马?”顾北城听了他家朵朵的说话能力,他也只能表示无奈了,比他当初说话都还流弊。

  顾北城脱下了朵朵的睡裤,即使他的脸、耳朵还是红透的,但是他少了之前的慌张,他镇定地帮朵朵提裤子,裤子提起后。

  顾北城大胆的抱住了朵朵往楼下走,他谨慎地望着地面,一步一步都是走的那么小心。“朵朵,你怎么都还不会爬啊?你看你都七个月了。”朵朵一脸懵逼地看着顾北城,她也不一个怎么爬好不好,顾北城你又不教她。“哎,你连说话都口齿不清,不过还好,不是只知道说外星语咿呀咿呀。”

  “咿呀。”突然从朵朵的嘴巴里蹦出来,听到他家小家伙搞恶作剧,顾北城他到底是欢喜,还是生气呢。总之,他的朵朵还会是他顾北城的朵朵。

  顾北城把朵朵轻轻放在了座椅上,顾北城坐在了她的旁边,不过今天他不打算喂她吃饭了,他想让朵朵自己学习。

  李妈陆陆续续的把刚刚加热的早餐端了出来,朵朵当然是从开头看到了结尾,李妈端完后,整理了碗筷就站在了顾北城的旁边,听候顾北城的发令。

  李妈做的早餐丰富多彩。用少许的油煎炸的鱼肉是金黄的,上面敷上了一层鱼子酱,金黄色配上紫红色,看着不腥不腻刚刚好,重点是鱼肉很大,旁边一杯浓白色牛奶,一根粉色吸管插在了里面。朵朵看着这些,她突然觉得虽然这不比平常的多,却比平常的看着好吃。

  如果陆梦在场,肯定恨不得拔了李妈的皮,她可是做了一个月的早餐居然还不如才刚上任的李妈一餐。

  朵朵伸手拿住了叉叉,顾北城看这样乖巧的朵朵知道自己吃东西了感到很欣慰。朵朵把手中的叉叉伸向了顾北城的手里,顾北城一阵黑脸,他收回了刚刚的想法。顾北城黑着脸不理会朵朵。

  朵朵再次把叉叉顾北城递了过去,顾北城自己吃着自己的,还是不理会朵朵。

  被无视的朵朵气愤地说:“脑红,我腰,我要痴——”

  “要吃就得自己动手,跟着我我学,把叉子插在鱼肉上,身体向鱼前倾,就可以吃饭了。”顾北城缓缓地向朵朵示范着,一点也不有损温柔形象。

  朵朵稀里糊涂地看着顾北城的动作,说:“脑红,我砍不动。”

  “额,砍不动——看不懂我再示范一边。”顾北城握住叉子快速插进鱼肉里,插得很深很深,他提起鱼肉往嘴里放,再次咬了一口,动作一气呵成,不停顿。

  顾北城都吃上了第二块鱼肉了,朵朵盘子里的鱼肉动都没动。更何况朵朵看着顾北城吃下了两块,还得认认真真地看着,这是吃货所不能容忍的。

  朵朵“哼”一声,她才不靠他了,都这么久了也不帮她,靠不住的。朵朵收回了在顾北城面前的手,向她盘子里的鱼肉进攻。顾北城想她家朵朵肯定能吃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