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念世录

念世录

苑北行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7-11-19上架
  • 5896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游戏人生

念世录 苑北行 3529 2017-11-19 19:02:13

  ?现在的日子,本应是安稳的。但我却与大多人不同——或许说,我也可以被称为神。原因是,我每一天都过着别人的生活。换句话讲,我是个超灵体。我每天都会附身在死去的灵魂身上,并经历他们前世最难忘的一件事。我称这些生活叫“幻境”,可却因为这样一种特殊的经历,我也把这些发生在人世间的事一一记录。

  ?忽然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摇我。“醒醒,去买东西吃啦——”是个有点..可爱的男孩子的声音?我睁开眼,挠了挠头。眼前是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男生...虽然看起来只是个高中的小鬼,但是这个灵魂的记忆告诉我,我错了。“我”叫安屿。高二。天生的灾星体质。凡是与我有些关联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好。因为这样,我才给自己取名叫安屿,只是想让生活过得安稳一点罢了。刚刚那个人叫沈言,居然已经大三了,看来是个童颜。他是个相当懒的人。我的父母在我十二岁时离婚,我的母亲没能力养起我,便把我托付给了父亲。但父亲成天赌博,我实在忍受不了,才拿走了所有自己打工挣的一些零钱,拖着行李出来和沈言合租了。

  ?“别离我那么近啊,我说。”我无奈地坐起,推开了眼前的人。“喂喂——家里可是没吃的了啊,会饿死的!”他可以说是完全不爱动的软体动物,不过厨艺到是相当好。相反,我却不会做饭,只能拜托他了。“那照常,我买菜,你下厨。”

  ?“完全可以——”

  ?听到他一如既往元气的声音,我叹了口气,随便换了件衣服,拿着钥匙便出门了。

  ?到楼下的超市买了些零食和他喜欢吃的菜,我就往家里走了。我家是住在三楼的,所以电梯也懒得坐,直接和往常一样走了上去。走到二楼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表叔。他平常是不怎么来看我的,偶尔过来送点吃的给我,估计也是母亲拖他送的,我们的交集也就这么多了,但出于礼貌,我向他打了招呼。可是表叔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只是眼神呆滞地看着我。

  ?“咚——”我忽然听见三楼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接着便闻到了令人作呕的..血的味道。我知道事情已经朝着某个不对的地方发展了,可还是硬着头皮紧紧握着扶手往上走。我发现每当我上一个台阶,我表叔也会跟着上一个台阶,和我保持一样的距离。但是真的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我便小心翼翼地走到了二楼的拐弯处。

  ?我看见我们家的门是开着的,门口站着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

  ?我看见,沈言的尸体,被他扔了出来。

  ?大脑的一片空白,作不出任何动作的身体,都只能促使我任由眼泪沾湿了衣襟。我吓得说不出话,一直在哽咽,我不敢哭的太大声,我怕沈言他连走都要听着我的哭声走。

  ?我的第一感觉告诉我,楼上的陌生男人并不是凶手,我的表叔才是。于是我回头看见面无表情的表叔慢慢地朝我走来。

  ?我真的做好准备了,死也好,不想再让身边的人有什么不幸了——

  ?他没有那么做,只是无视了我,向着楼上的那个男人走去。

  ?楼上的陌生男人笑着鼓掌,对着表叔说“恭喜你,中一点了。”随后我听见的是表叔的笑声,还有他把沈言的尸体扔到楼下的举动。

  ?在这期间我根本没办法思考,想起来的只有一件事。

  ?沈言很喜欢看些有的没的,不知道以前哪一天,他和我说过有这样一件事。

  ?某个秘密团体组织了一个游戏,叫做“摇点游戏”。游戏的最初会有一个裁判。全世界所有人都是可以作为玩家的,不过前提是他们是被杀死的人。那些死去的人的灵魂是可以找到裁判的。如果他们找到裁判并申请加入游戏,那么这个人成为庄,庄如果去杀人,就叫摇点。小刀精准地捅中心脏,叫做“一点”。摇到一点的庄可以复活,并且没人会记得庄死去的事情,庄还可以获得五百万的游戏奖金。二点和三点在哪,这些事情我当时也没心思听,只知道摇中其他点只有奖金,没有复活的权利。被摇中一点的庄杀死的人,会成为下一个庄。这个游戏促使了很多年轻的人疯狂地尝试,他们为了奖金甚至自杀,跳楼。可他们不知道,自杀而死的灵魂,是不可以做庄的。

  ?所以沈言现在也是庄了。可是,我能看见他吗。

  ?不管他在哪里,我能不能看见他,我都要去找他。我忍着不让自己哽咽,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你...就是个畜生。杀谁..谁都好,一定..要..要是沈言吗。”虽然我知道,忍不住抽泣的声音说出来的话真的很没有底气,但我还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只想让他带着愧疚和自负过这一辈子。因为他杀死的,是我最后能依靠的人了。

  ?我小跑到楼下,刚想找沈言,就发现他在楼下的一个白圈里面的一把椅子上坐着,是刚刚被表叔扔下去的地方。他从棕短发变成了墨绿色长发,穿的好像是死人穿的衣服...好像还是古代的装扮了。虽然这样让我有些认不出来他,可是他那双眼睛,我记得那么清楚,这怎么可能不是他啊。沈言双目无神地坐在那里,看着前面。但我下楼以后,他好像有些反应,眼睛也回过神了,一如既往的用他那元气的声音喊我。

  ?“诶——真没想到游戏是真的啊!你先过来我们再说话,因为我只能在这个圈里活动。”

  ?我有些失色,身体不听使唤地往他那里走。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沈言吗。等我踏入了圈内,他一把拉我到他身边。我吓得跌坐在地上,双腿软得没力气站起来了。他坐在椅子上,我只好坐在他侧面的地上,头靠在他腿上。他拉着我的手轻轻地揉了揉。

  ?“吓坏了吧..抱歉啊。我以为你听不见我说话呢...”沈言平时总是笑着的,这回算是稀奇的看见他有点难过。是我,又没能照顾好我身边的人。想到这里,心脏仿佛扭在了一起,我抓着胸口终于嚎啕大哭起来。“好了好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坐在这里嘛。裁判说了,活人是看不见庄的,只有庄想杀人的时候去告诉裁判,裁判才能暂时让庄回到身体里。所以我刚刚才怕你听不见我说话也看不见我..但是现在你看,我都可以碰到你。”他冲我笑了笑,又将手紧握了一点。

  ?忽然,刚刚那个“裁判”,从楼上下来了。“沈言,庄。...今天以后我会按时给你送来吃的,保证游戏的庄不会出现饿死的可能。并且这个白圈,也就是你的活动范围,每天都会扩大一点。等时机到了,就去摇点吧。”裁判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擦掉了眼泪,问他“..你是新来的..裁判吗?”那个裁判明显有点吓到了,回应道“..确实是,因为裁判都是游戏的主办方决定的,可有那么多人不情愿当裁判,纷纷...自杀了。要不然,就是被那些玩到疯狂的庄杀死了。”

  ?沈言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说,裁判又不杀人,只是为了确保游戏公平性的存在而已。错又不在于你,所以也别那么自责了,当个公平公正的好裁判吧。”他拍了拍裁判的肩,那个裁判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便离开了。

  ?从那一天以后,我每天都会去见沈言,和他说话,我也不在意别人是怎么看我的。我会去给他送他爱吃的饭菜,因为沈言说主办方给的餐实在是太难吃了。我和沈言还有裁判也互相渐渐认识了,等到沈言活动范围扩大到能回到公寓了,我又开始让他下厨,我也照常去买菜。不过这回,我不怕他再有什么事了。裁判有时候会偷偷让沈言回到身体里,他出来玩够了才变成魂。他也开始和以前一样,陪我打游戏,和我去游乐园,或者出去吃好吃的了。我也退学了,一直在外面打工很多份工,赚钱来维持现在过得还算好的生活。房东太太也知道了沈言去世的消息,每次她一来我都会装作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很同情我便不收我房租了。

  ?有一天,裁判突然来我们家,告诉我们其实庄的魂是不会被除了裁判和主办方的任何人看见的。哪怕是超灵体也是看不见的。可是因为双方的执念,我才能看见他,他才能看见我。沈言当时脸红的不行,把裁判拉过来就和他谈人生。看他们打打闹闹,我也觉得其实这样过得很好。

  ?后来就这样过了好几年,沈言也没杀过人。“你就没有一点想复活然后陪我的私心吗。”我是这样笑着问他的。可是眼泪却忍不住流着。他轻轻擦去我的眼泪,轻笑道“我当然有,要不怎么能看见你呢。”

  ?就这样,一直过了几十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裁判居然都是不会变老的,沈言是魂,也当然不会。

  ?一天,沈言坐在沙发上睡着了。我轻轻走过去,枕在他的腿上,看着他自言自语说着话。“沈言,你说你这辈子为什么不杀人呢。”却没料到他居然是醒着的。“因为想终止这个游戏,也不想让别人做庄去杀人了。”我看见他眼角是湿的。他好像这辈子都没哭过,看起来他坚强的不行,可我也知道,他其实根本不想一直只是魂。后来他告诉我,只是牺牲了他一个人,换来整个世界的安宁,他也想成为那种很厉害的人。沈言是傻子,我也是。他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就算游戏被终止,也没人知道是他做的。我也不知道,其实这就是游戏的最好结局了。他和我都会一直在,如果沈言选择去杀人,可是那样还会有他还是会被杀死的可能性。

  ?沈言的一生像是游戏,也算是打了个最好结局吧。

  ?恍然间,我感到从黑暗中坠落。我知道这种熟悉的感觉是幻境结束了。我又躺在那熟悉的公寓里,枕头边是湿的。我的脑袋上敷着一条热毛巾。沈言已经在我床边坐着睡着了,还握着我的手。真好啊,还能看见他短发的样子。我知道,现在不是幻境了。我不是安屿,我叫南往。

  ?游戏打通关了,总算可以一直陪着你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