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卑微暗恋者

情窦初开

卑微暗恋者 固执念 4244 2018-02-02 15:29:20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间瞬间静止,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想我该回去了!”苑纤尘躲开墨亦寒的目光,她知道自己这样下去,迟早会沦陷,他的眼睛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总是让人看得入迷,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讨厌,但是只是在平静的时候才会让人这样觉得,要是犀利的时候,他的眼睛可能随时把你电死。“跟我回去。”短短的四个字禁锢住了苑纤尘的腿,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呢?她不知道,她知道违抗墨亦寒命令的下场,算了,就这样跟去吧!自己的面子,自己的自尊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于是,苑纤尘回过头来,站在原地,不知道墨亦寒接下来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会什么会让自己跟他回去。她不知道,自打她生下来,她不知道的事情远远比她知道事情还要多。

  “都订婚了,迟早要回去,我相信你的父亲也会同意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苑纤尘还能说什么,她只好跟在后面,就像是一个小女仆,随时听从命令。

  车上的一首oops,缓解了尴尬的气氛,苑纤尘原本小心翼翼的心态也开始开始放松起来,墨亦寒的脸也不再像是冰山上常年不化的冰块一样寒冷,而是渐渐的柔和开来。虽然气氛不再那么的尴尬,但是两个人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回到了家里。

  这是一座许多人都遥不可及的房子,是普通人用尽一生去工作还不一定能买下来的房子,可是在这两个人的眼里,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就好似是玩具一样。看见少爷回来,四个女仆立马小跑过去,一个告诉墨亦寒夫人老爷回来看他了,一个为墨亦寒那外套,另外两个即使是闲着,也不去管苑纤尘,就好像她是空气一样。苑纤尘脾气倒是还不错,并没有斤斤计较,墨亦寒一听到父母回来了,脸立马就黑了。

  墨亦寒拉起苑纤尘的手,穿过过道,没有理会下人们的问好,径直来到了客厅。墨父墨母正在就坐在沙发上,墨伯父一脸的悠闲,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看着今天的报纸,但是墨伯母就不一定了,一脸的焦急。看见两个人回来,墨伯父瞥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倒是墨伯母,礼貌语啪嗒啪嗒说个不停:“你们两个人回来了,你们去哪里了?怎么手都牵上了,是不是马上我就可以抱孙子了?....”听到墨伯母的最后一句,苑纤尘尴尬的看了一眼墨亦寒,眼神示意:阿姨是不是想的有点早了。墨亦寒知道她的意思,回过头微微的看一眼,然后又看向墨伯母。

  “快了。不过,你们两个人怎么回来了不说一声,我和纤尘好去接你们。”一语未发的墨伯父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和下午茶。“哪用得着接,看见你们两个人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亦寒,对纤尘好点,别整天板着个脸,我可不想我的孙子跟你一样。行了,该说的我们都说了,走了啊!”怎么刚来就要走?苑纤尘一脸的不解看着墨亦寒,墨亦寒已经习以为常,他们二老可是说走就走,做事干净利索,这不,连行李都没有带。

  送走了墨父墨母,气氛忽然很尴尬。为了缓解气氛,苑纤尘主动开口。

  “伯父伯母经常这样吗?”

  “嗯。”

  “那你一个人在家不孤单吗?”

  “这不有你吗?”

  “啊?搞了半天我就是来给你解闷的啊!”

  “不然呢?”

  “那个,既然是来给你解闷的,那我总不能饿着是吧!”

  “去找下人给你做吧,一会儿来我的书房,顺便带一杯咖啡。”说完,墨亦寒起身上了楼。

  既然墨亦寒这么说了,苑纤尘自然不客气了,来到厨房大吃特吃,她实在是太饿了,但是吃的时候仍然很优雅,虽然饿了,但是风度不能少,不然会让佣人们觉得自己几年没有吃饭了,然后再把这件事情告诉墨亦寒,自己的形象好像就这么毁了,等等,自己的形象好像在他的心里从未好过,算了,先吃吧。

  吃完之后,苑纤尘自己磨了一杯咖啡,来到了墨亦寒的书房,敲了敲门,里面并没有传来声音,既然是墨亦寒要自己来的,这就不能算是没有得到别人的同意就擅自闯进别人的房间吧!于是,苑纤尘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小心翼翼的进去了,有点做贼的感觉。“你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一阵冰冷的声音传来,苑纤尘的心一颤,有那么一点作案时被人发现的心虚。“没干什么,这不给你送来咖啡吗?就是因为害怕打扰到你工作,才这么小心翼翼的。”苑纤尘眼神里面充满了坚定与相信我的意思,墨亦寒没有说什么,继续低下头工作,呼~苑纤尘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她慢慢地走进墨亦寒,眼睛一直注视着墨亦寒,发现这家伙认真的时候还真的是帅啊!等等,苑纤尘,你想什么呢!你就是来送咖啡的,没有非分之想,嗯,对,没有非分之想。“那个,咖啡就给你放在这里了,少喝点啊!我先走了。”把咖啡放在书桌上,又回头看了一眼墨亦寒,就打算走。“等一下。”苑纤尘回过头,发现墨亦寒已经在自己的身后,不禁往后退了一小步,“还有什么事情吗?”苑纤尘慢慢的低下头,洁白的牙齿咬住下嘴唇,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发现他们的距离原来这么近。“抬起头。”苑纤尘很听话的抬起了头,墨亦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离自己进了一步,“刚才在关心我?”说着,慢慢的向苑纤尘靠近,苑纤尘也慢慢的往后倒退,直到已经无路可逃,靠在墙上的时候才停下自己的脚步。

  “你要是不高兴的话,我以后不关心不就行了。”苑纤尘仰起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墨亦寒,墨亦寒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我高兴啊!”墨亦寒把头低下,两个人保持着暧昧的姿势,“那个,高兴的话,我以后多多关心你不就行了,可是你现在又是干嘛呢?”苑纤尘一脸的害怕,这个人总是阴晴不定的,让人胆颤。“怕什么,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墨亦寒闭上眼睛,很是享受现在。其实他是有些乏了,想来逗逗苑纤尘,谁知道苑纤尘还真的上钩了。“我什么时候想要这个了!”墨亦寒的手渐渐抱住苑纤尘的腰,她的腰还真的是纤细啊,标准的A4腰。“你怎么知道我说的这个是哪个?”

  妈呀,原来这就是一个坑啊!“那个,我觉得你还是工作比较好,毕竟现在是白天,工作工作。”墨亦寒懒洋洋的睁开眼睛,“那就晚上在来收拾你喽?”说完,挑挑眉,给苑纤尘一个撩妹的眼神,苑纤尘差点犯花痴,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行!!她推开墨亦寒的手,“那个,厨房的煤气好像没有关,我去看看怎么样了啊!你继续工作!工作为重哦!”看着苑纤尘害怕的样子,墨亦寒在苑纤尘关上门的那一刻瞬间被逗笑了,然后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出来的苑纤尘拍着惊魂未定的胸脯,墨亦寒发什么神经?怎么忽然对自己就像是对待女朋友一样呢?苑纤尘摇摇头,她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把自己当成顾念了吧!她苦笑,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墨亦寒喝着苑纤尘亲手磨的咖啡,想起了他关心自己的那句话,嘴角又是一抹连自己都不易察觉的笑。慢慢的,他想起了顾念,想起了车祸那天,现场的顾念,他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自己说过要给顾念一个名份,现在这样,对得起她吗?苑纤尘已经选择不爱自己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墨亦寒把杯子放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近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自己都快处理不过来了。

  苑纤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一部虐心的小说,想起了自己喜欢墨亦寒,可是墨亦寒只对顾念好时的情景,自从顾念死之后,他们两个人是进了不少,可是中间还有一个不能跨越的障碍,冥冥之中,苑纤尘觉得就是顾念,她不是恨顾念,也不是恨自己,她就是觉得自己和墨亦寒之间只是有缘无份而已,就像刚才的情景,明明可以把自己变成是墨亦寒第一个动过的女人,可是自己还是放弃了,那是因为在她内心的最深处,顾念在大声喊着不要,她就这样放弃了,她想起了顾念对自己的好,明明也喜欢墨亦寒,却为了苑纤尘,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喜欢,她这是在安慰自己,也是在骗自己。

  苑纤尘也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哭了,自己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还是不是当初那个什么事情都能看的开的苑纤尘呢?不是了吧!她累了,就这样在沙发上睡着了,朦胧之中,她感觉自己被一个男人抱起,放在了床上。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只有苑纤尘和墨亦寒两个人,“亦寒,我们来谈谈顾念吧!”墨亦寒的手一顿,“嗯。”却还是答应了,“念念她对我很好,我看得出她喜欢你,这也怪我,要不是我,她也不就说成自己不喜欢你了,你说她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就那样了?我知道你的心里想的还是我是凶手,但是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凶手,却也伤害过顾念,是在无形之中,我把她当成是闺蜜,她于是就安慰我,想起以前,都是我们太固执了,是该放下的就该放下了,顾念是,我是,你也是。”苑纤尘就这样看着墨亦寒,她在等他的下文,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他什么,却期待他听进了自己的话,他愿意和自己谈心。“凶手不是你是谁?”墨亦寒终于抬起头,看着苑纤尘。

  “我都说了不是我,是,在所有人眼里我就是喜欢你到不择手段,但是你别忘记我说的,我只是喜欢你,不是爱你,我还没有心狠手辣到那那种程度,把顾念杀了,顶多就是阻止你们两个人结婚,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苑纤尘说的比较激动,墨亦寒最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他把头低了下来。“那我们两个人不是就能结婚了,这样你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近我了。”苑纤尘彻底被这句话雷倒,“你说什么?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个样子?呵,原本以为你会选择相信我,继续去调查这件事,可是你这样妄自菲薄,不仅没有给顾念一个公道,也没有给自己一个公道,更没有给我一个公道,你这样真的好吗?”

  墨亦寒把合同和上,起身大步流星的对苑纤尘走来,“你成功了。”说完,便俯身亲吻苑纤尘,苑纤尘蒙了,她现在就像好似处于一个休克状态,她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和墨亦寒两个人光着身子在被窝里,下身十分疼痛,轻轻一动就要倒吸一口凉气,实在是太痛了。

  “车已经给你备好了,你收拾一下就可以走了。”然后,起身穿衣服。苑纤尘倒是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墨亦寒的一句“那我们两个人不是就能结婚了,这样你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近我了”这句话一直围绕在耳边,就这样,苑纤尘慢慢的起来,洁白的床单上,盛开了几朵红玫瑰,苑纤尘拍拍额头,地上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她发现在床头上,有一套衣服,正好是女装,不管三七二十一穿了上去。不大不小,正合适。

  来到楼下,连个早饭都没有吃,直接上了车,这个车怎么看都像是黑帮里的人才会开的,开车的司机看着面生啊!算了,墨亦寒的手下那么多呢,于是,她想也没有想,直接坐了上去,到了半路才知道这不是通往自己家的路,“你要带我去哪里?快放我下车!”司机根本就不听她说话,直接加快了速度,苑纤尘的下体还是疼痛丝毫未减,“停车啊!我要回家,你要把我带哪啊!”见自己说话根本就不管用,直接开始拍打司机,“烦人。”司机突出两个人,手随便一挥,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两个人,在苑纤尘的嘴里塞了一块布,蒙上了头套,时间瞬间清净了,却还是有苑纤尘的隐约叫声,其中一个人直接拔出一把刀,架在了苑纤尘的脖子上,这才算是真正的安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