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卑微暗恋者

越狱之后的折磨

卑微暗恋者 固执念 2010 2017-11-24 18:56:31

  “喂,苑纤尘,出来,开饭了。”一个警官不耐烦的敲了敲门,哦,原来到饭点了,看来,自己或许可以在这时候逃出去。“哦。”她立刻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土,不能有一点痕迹,被发现可就麻烦了。

  这个监狱还算的上是可以,毕竟还是有餐厅的,囚犯们的生活对于那些穷苦人民来说,还算的上是好的,唯一不能适应的就是在这里,没有自由,像苑纤尘这样的女生,自然不会乖乖的待在这里,“你就是苑纤尘苑小姐吧!”一个长相还算的上是可爱的女生拍了拍正在思考的苑纤尘的肩膀,“啊?~”一个人从后面忽然拍了你的肩膀,都会吓着的,苑纤尘的“啊?~”更像是尖叫,引起了人群的关注,“没事没事。”苑纤尘小声地说了一句,这才是大部分的人收回了目光,但是还是有一些人在注意她,这可是苑纤尘,苑家的千金,这座城市的骄傲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以囚犯的身份,真的是稀奇啊!

  “你好啊,我是苏珊珊,那个,我是这里的心理学警官,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啊!”因为苑纤尘的长相好看的缘故,她还是明星,唱过几首歌,也有一些作品,有粉丝也是正常的,“啊?哦,你们这里的尽管还分类别啊!”既然是这里的警官,还是打好了交道再说,“是啊,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放水的,对了,你不是大小姐吗?怎么会以囚犯的方式出现在这里?”这个心理学警官,苏珊珊还真的是天真无邪啊!真的是警官吗?有点悬。“我其实没有犯错,但是你也知道墨亦寒这个人,所以,我就进来了。”解释的时候,苑纤尘的脸上有一点难言之隐,但是天真的苏珊珊自然看不出来,“哦~这么说你没有错啊!这里的生活还算的上是可以,就是没有自由,听说你是一个很是向往自由的人,在这里一定很是憋屈吧!我告诉你啊,后院的墙很容易翻过去的。”苏珊珊再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抱住苑纤尘,小声地在她的耳边说着。

  聪明人都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这里的警官吗?怎么会......”苑纤尘很是惊讶,哪里有警官帮助囚犯越狱的,“因为我是你的粉丝,你的忠实者,相信我,我不希望你的大好前程被浪费。”说完,苏珊珊拍了拍苑纤尘的肩膀,传送给她足够的信心,既然是这样,苑纤尘心里虽然还是有疑惑,但是什么事情不试一试,是不知道结果的,她愿意一试,及时还是会有被判死刑的危险。这里的伙食还算得上是可以,苑纤尘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

  夜幕降临,每个人都会有自由活动时间,在不引人瞩目的情况之下,苑纤尘来到了后院,看见了苏珊珊,“我还以为你不相信我,不来了呢!”苏珊珊赶紧跑了过来,毕竟这里没有多少经管会来这里巡察,“我走了,他们追究责任,查到你的身上怎么办?”苑纤尘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有风险,停下来回头看了看苏珊,“放心,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你就安心的走,千万不要再回来了,出去之后你就赶紧把这件衣服换上,这是假面罩,还有这是一点钱,你赶紧走。”说完,苏珊珊把苑纤尘直接抬了上去,现在说放弃已经来不及了,再说自己也根本就没有后悔过,于是她轻轻一抬脚,就翻了出去,回头看了一眼矮墩墩的墙壁,立马就跑走了,万一他们马上就追来了呢?

  前面就是小树林,她在里面立马换上了衣服,戴上了面罩,完美!在大街上的她,看见了墨亦寒,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墨亦寒的眼神一瞥,看见了她,她立马回过头,捂住自己的脸,躲避他的目光,原本墨亦寒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但是这多余的动作使墨亦寒起了疑心,他向自己的秘书命令,把那个女人带回去,刚刚越狱成功的苑纤尘现在又进入了另外一个监狱,让她在墨亦寒的面前装下去,自己实在是不会啊!就在她紧张的时候,墨亦寒走了过来,瞬间撕下她的面罩,苑纤尘实在是慌了,自己就是这样被识破了?墨亦寒的眼神也太好了吧!

  “你竟然敢越狱。”把面罩扔进垃圾桶,墨亦寒坐了下来,苑纤尘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是,我就是越狱了,我实在是不想呆在监狱里,你给我什么惩罚都行啊!”苑纤尘觉得,自己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最想表达的,给表达出来,自己愿意赎罪,但是不是为了顾念的死,是为了自己的自作多情和对顾念的亏欠,顾念在世的时候,自己还因为墨亦寒看上了顾念而嫉妒过她,“呵,那你就在这里跪一个晚上吧,或许我高兴了,还可以对你放宽容易点。”说完,就起身上楼了。苑纤尘心里刚开始是一万个不愿意,自己今生今世没有给谁跪过好吗?不过,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跪了,以为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理由。

  一整个晚上,苑纤尘都跪在那里深思熟虑,自己为什么要跪?自己不是杀人凶手啊!墨亦寒这是怎么了?真正的杀人凶手不找,偏偏来折磨我,以墨亦寒的智商肯定知道自己不是杀人凶手,可是,自己根本就没有跟他有什么仇恨啊!自己不就是他的暗恋者吗?他用得着这样吗?整座城市里,三分之二的女人都喜欢他,那他是不是还要一个个的都去折磨啊!还是说,墨亦寒根本就不是因为顾念的事情在惩罚自己,而是在因为另一件事情在折磨自己?可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做其他对不起他的事情啊!不对,这件事情肯定有问题。带着这个疑问,她跪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算得上是雨过天晴的天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