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那片星海依旧

开学First Day

那片星海依旧 余洛溪 13618 2018-01-13 17:05:43

  次日,B城比往日热闹了许多,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学生党的身影,因为,今天是开学日!

  易笑笑早已起了床,她穿上了昨天下午买的黑白格子的T恤和长款黑色背带裤。同样都是黑色为主,却比昨天早上显得更有活力。这次,她将头发用一根黑色丝带扎高了,因为她决定要将以往的颓废深深埋在心底,从今天开始,她要稍稍改变下自己。或许这样做她会比以前更难受,但她只是想给新学校和新同学一个好的印象,她宁愿自己独自忍受那份痛苦……

  没有噩梦的来访,易笑笑今早感觉格外轻松,她好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她穿着这身打扮,背着包下了楼。

  母亲江妍已经将早餐做好,她坐在沙发上,正在补妆。易笑笑看到梳妆打扮后的母亲,心里不由得惊讶了一下。这还是昨天那个对她唠唠叨叨的江妍吗?易笑笑心想。

  江妍大概是看到了愣在楼梯口的易笑笑,她小心的将手里的化妆品装进包里。目光转向了易笑笑。

  只是一眼,易笑笑就立马回到现实,她这才知道自己刚刚的失态,傻笑着说:“那个,妈,我去学校报名了啊。”

  “你不吃早饭吗?再说了,你知道学校在哪吗?还是让你爸送你去吧。”江妍说。

  “不用了,我给林悦打过电话了,她带我去学校就好”,易笑笑想了想,又说:“爸今天不是要去公司嘛,让人家员工等多不好,再说,你工作的地方离爸公司也近,让爸顺便送你去呗。”

  “好吧,那你赶紧吃早饭,别待会林悦都走了。”说着,江妍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说:“对了,这个你拿着,自己去交报名费吧,剩下的就做零用,听说A中食堂吃饭挺贵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易笑笑接过了银行卡,装进了自己包里,并小心翼翼的将拉链拉上了。

  “我跟你爸今晚可能回来的有点晚,你晚上回家了就打电话给李嫂来做饭吧。”

  “哦,好。”易笑笑边穿鞋边应和着。

  然后,易笑笑从桌子上拿了一瓶牛奶和一块面包,说了句:“我走啦。”就拉开大门离开了。

  如易笑笑料想的一样,林悦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正在公园门口等她。

  林悦今天穿着一件蓝白条纹衬衫和一条破洞牛仔裤,还有一双小白鞋的陪衬,睁着大大的圆眼,简直美翻了,这才是她的女神嘛,易笑笑想。林悦看到了易笑笑,笑嘻嘻的向她跑来。

  “易笑笑,你还能再慢点么?”林悦马上一脸委屈的说道。

  “哎呀,这不我妈要交代我些事儿嘛,我哪敢不从啊。”说着,易笑笑掏出手机,将摄像头对准林悦,说:“林悦啊,你这表情我想珍藏了,以后卖给你的爱慕者还能赚不少零用呢。”

  林悦被她这句话逗得脸蛋通红,但很快就又恢复了老样子,笑着说:“我可没什么爱慕者,倒是你,今天打扮得这么美,去学校了肯定迷倒一大群男生。”

  “我一口可乐喷死你啊。”说完,易笑笑就伸手去挠林悦痒痒。

  “我错了,我错了,别挠我。”林悦被挠的咯咯笑,马上向易笑笑举投降牌。

  “好啦,不挠你了,带我去学校吧,我的悦导游。”易笑笑说着走在了前面。

  “喂,你等等我啊。”林悦跑向易笑笑,像小孩子一样拉着易笑笑的手臂。

  到达学校门口已经是九点半了,易笑笑站在一棵香樟树下,看着同学们匆忙的身影,不免感到一丝疑惑。他们赶时间吗?易笑笑想。她本打算随便拉一个同学来问我,但无奈面对这么多陌生的面孔实在无从下口,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没过多久,前去杂货店买饮料的林悦跑着来到易笑笑身边,她看到盯着那些匆忙的同学们的易笑笑,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易笑笑,你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呆子啊,看你那表情,第一瞬间就以为你在思考人生,哈哈哈。”

  易笑笑被林悦的笑声打入现实,事实上易笑笑早就知道林悦买完饮料回来了,可就在她不经意的一瞥,她彻底愣在那了,哪有闲心理会林悦啊。

  “啊,你回来了呀,我的蓝莓汁呢?”易笑笑望着林悦说。

  “喏,这儿。”林跃将手中的蓝莓汁递给了易笑笑,“你刚才在想什么?”

  易笑笑接过蓝莓汁喝了一小口,又拧上了瓶盖,说:“我在想那些同学为什么走那么急。”说着易笑笑向林悦投来疑问的目光,“你在学校待这么久了,应该知道吧?”

  林悦像是被一语道通,用手敲了下自己的小脑袋,“完了,我怎么把学校的古老传统给忘了。”她低头看了看左手腕上那块罗马式框架手表,脸上更焦急了,“就是在十点之前必须到达教室,现在都九点三十五了,快走啦。”

  易笑笑又一次被林悦拉着一阵狂奔。这姑娘这么能跑,这让她以后咋过啊!

  她们绕过人群,经过好几幢教学楼,这些楼全部呈白灰色,看着让人很舒服。一幢楼基本上在三个楼层左右。这些教学楼围着一个有环形跑道的大操场,环形跑道中间是一大块平地。环形跑道外侧还有一个特大的公众席,座位由下向上向上依次增加,这儿应该是举行运动会的场地吧。公众席分为多个区,每个区间都有一个过道。她们从最中间的过道向上走,又来到一个小点的操场,但这个与下面的不同,操场四周有一簇簇盛开的花朵,品种更是多种多样,中间还有一个超大的篮球场场地是绿色塑胶的。这是易笑笑的第一印象。

  因为跑得快,所以易笑笑只是粗略的观察了下这所学校的格局,而是只是看到了一小部分。

  大概十分钟后,林悦拉着易笑笑来到了标有报道处的地方,这是一个简朴的办公室,后面有一排书架,但书架上的书看起来还是新的,根本不像是有人翻看过得样子。正中间有一个简易办公桌和一台黑色的电脑。易笑笑环视了一下周围,墙上挂着几张水墨画以及一些名言警句,但易笑笑似乎看到了上面的一小层灰。办公桌左边有一个蓝色的饮水机,饮水机上的红灯亮起,大概是水开了吧。总而言之,这间办公室给易笑笑的感觉就是很久没待过人了。

  林悦微笑着向办公桌后面皮质沙发上的人打招呼:“苏校长,您好。”

  天呐,这学校不是由各班班主任处理报名而是由校长亲自来?这校长要不要这么勤……

  易笑笑又开始观察这位“尽职”的校长,他是一位大概四十来岁的男性,头发几乎没有,但却很整齐,这很明显是用梳子梳的啊。浓眉,小眼睛,最可笑的是还有一张大嘴巴和大鼻子,长得这么寒碜是想吓唬谁啊,易笑笑不禁在心里暗笑。

  不知道林悦跟苏校长说了什么,苏校长便笑了起来,说:“这样啊,那林悦同学将这位新同学带到你们B班去,把报名费交到我这里就好了。”

  “好。”林悦回答后,又转头对易笑笑说:“易笑笑,你很幸运啊,居然跟我同班,还有你把报名费交到苏校长这儿,一共三千九。”

  易笑笑吃惊的望着林悦,眼神像是在说:三千九?你逗我呢?这才初中呢,而且我还是走读生呐。而林悦则是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因为她自己也是付同样多的学费啊。

  “我没有现金,苏校长。”易笑笑感觉这校长不太简单,不满的说。苏校长正在用大拇指数着一沓一百元纸钞,显然是林悦刚交的学费。他听完易笑笑的话后脸那是一沉,眉毛几乎凑在了一起。

  “你怎么报名不带现金?”

  “我妈直接给我的银行卡,忘了取。再说,我这个年龄拿那么多钱在身上也不太安全吧。”易笑笑声音稍微放得有些重。

  “那你刷卡支付吧!”苏校长指着办公桌不满的说。

  易笑笑从包里那个带拉链的小口袋拿出银行卡,在刷卡机上捣鼓了会儿,说:“校长,我弄好了。”

  “嗯,你们可以出去了,记住要在十点之前到达教室,老规矩。”

  “知道了。”

  说完,林悦边拉着易笑笑走出了办公室。易笑笑正想说些什么,旁边的林悦就说话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现在真的没时间了,以后慢慢跟你讲哈。”

  然后,又是一阵狂奔。

  大概十点左右,她们在九年级的教学楼前开始放慢步伐,来到一楼从左往右数第二个教室,也就是B班门前。一层楼有四个教室,一共有四层楼,所以一共有十六个班级。

  一楼前有几棵大树,浓密的枝叶挡住了烈日的暴晒。

  教室门是关着的,不仅B班,其他班也同样关着门的。易笑笑看着这扇深绿色的门,心里一阵忐忑,她真的不敢想象门后面是怎样的一番场景,老师的表情有是怎样的,老师不会生气吧!

  易笑笑撇撇嘴,无奈的对林悦说:“这下咋办,我才刚来啊就迟到。”

  林悦也有点担忧,这还是她第一次迟到,苦笑着说:“放心吧,现在咱俩还没啥事,惩罚不在班级上。”说完她敲了敲门,教室里传来脚步声,接着,门被打开了。

  站在林悦和易笑笑面前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女老师,桃花眼,深棕色眼瞳,戴着一副圆圆的黑色眼镜,披着略卷的长发,她的鼻梁高高的,嘴唇如樱桃般红润,额头前稀疏的空气刘海被风吹的有点杂乱。

  女老师穿着一条蓝色碎花裙,裙子很长,恰好到达她的脚踝处。她没有化浓艳的妆容,也没有太特意打扮自己,却依然给易笑笑一种小清新的感觉。易笑笑真的不敢想象初三这一年,她会和这样一个美女老师打交道。

  “林悦,你怎么迟到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么不是。”老师望着林悦说。不得不承认,这老师的声音很好听。

  “萧老师,我带新生报道去的,所以耽搁了。”林悦神色自若的回答。原来老师姓萧啊。

  “哦。”老师又将头转向林悦身边的女孩,易笑笑被老师看的紧张的不行,她保证如果自己是男的,一定会被老师迷住。“你就是新来的转学生易笑笑吧,长得真可爱。”

  “嗯,老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易笑笑不解地问。

  “就昨天你妈来学校办理转学手续,被分到班上的班主任就会有一份学生档案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易笑笑低下头自言自语着,她完全不知道江妍会为她做这些,在她印象里,江妍一直都是money控,什么时候对她的事那么上心。

  “什么?”老师没能听清易笑笑说的话,疑惑的问道。

  易笑笑却没有回答,仍然低着头想事情。

  “易笑笑?”萧老师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站在一旁的林悦无奈的向老师耸耸肩,然后轻轻用胳膊肘退了下易笑笑,傻笑着说:“老师,她就这样,慢慢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她想,待会一定要好好说说易笑笑,居然在老师面前发呆,丢死人了都。

  易笑笑抬起头,看看推她的林悦,又看看面前的老师,懵懵的问:“怎么了?”

  林悦轻声对她说:“老师问你刚刚说什么。”

  “哦,我刚刚自言自语呢,萧老师。”易笑笑听林悦这么称呼老师,就也这样称呼。易笑笑说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尴尬,时不时望向林悦,她心里暗想:林悦,你可别笑话我啊。林悦像是听懂了她的心声,一脸严肃。

  “好吧,林悦你先进教室,易笑笑你跟我一块儿进去,顺便做个自我介绍,可别紧张啊。”萧老师扶了扶眼镜,笑着说。

  “好。”林悦乖巧的走进教室,向最后面走去。周围的同学都热情的向她打招呼,可她一概不理,最后,她走到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嘿,林悦,你怎么才来啊,这不像你啊。”林悦身后的男生戳了戳她后背,笑嘻嘻的说。

  “这个嘛,待会你就知道了。”林悦很显然对这个男生没有敌意,她扭过头对那个男生做了一个鬼脸,又说:“不过,我相信你会惊讶的。”

  “我天,这个也要卖关子,明知道我好奇心强烈……”那个男生撇撇嘴,埋怨地说。他们还想说些什么,但却硬生生的被林越的一个犀利的眼神挡了回去。

  这时,易笑笑跟在萧老师背后走进了教室,教室里一下子沸腾起来,同学们都你一句我一句的,很是兴奋。

  林悦身后的男生,从易笑笑进门开始就一直把嘴巴张成“O”形,视线更是没离开易笑笑半步,而他的这一表情恰好被林悦抓个正着。

  “喂,我知道她很迷人,但你要不要这___么夸张。”林悦笑着说,故意将“这”字的发音拖长了些。

  “同学们安静!”萧老师走到讲台上,易笑笑站在她的左边。随后,教室真的安静了下来,这威力够大的。

  “好,同学们,我旁边这个女孩是新来的转校生,既然被分到咱们班,那就是有缘,所以,以后你们得多照顾一下她哦。”

  “放心吧,老师。”林悦优先回答老师,随后全班同学又重复了一遍。

  “那我们请新同学做个自我介绍好不好?”

  “好。”同学们异口同声的说。

  然后,萧老师转过头向易笑笑点了点头,示意她过来自我介绍,自己站到了一边。

  易笑笑走了过去,面向全班同学。她简单的环视了下四周,终于在靠窗边找到了林悦,此时,林悦也正在对易笑笑竖大拇指,她用唇语说了句:“加油!”,易笑笑读懂了她的话,深吸了一口气。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转校生,我叫易笑笑,很荣幸能与你们同班,我希望在初中的最后一年里与你们一起努力,谢谢!”这是易笑笑临时想得自我介绍,因为时间紧迫,她也只好说这些了。

  说完后,班里传来掌声,萧老师又走向讲台,对易笑笑说:“你就坐在林悦旁边的空位吧。”

  “好。”易笑笑高兴的走到林悦旁边坐下,将双肩包放进了课桌,她没想到老师会主动让她做在林悦旁边,本来脑子里还计划着怎么让老师将她分在林悦旁边的呢。

  “林悦,我们太有缘了。”她笑眯眯的对林悦说。

  “是啊,我们上辈子肯定是一对苦命鸳鸯,哈哈。”

  “鸳鸯还差不多,干嘛非得加个苦命。”易笑笑不满地说。

  “苦情戏都这么说的。”

  “呃……”易笑笑被林悦说的无语了。

  这时,易笑笑被后面的人用手指点了一下,然后那个人以一种磁性声音说:“笑笑?”

  易笑笑觉得这声音好熟悉,转头看向那个人。他俩目光正好相撞。眼前这个男生穿着跟易笑笑类似的黑白格子T恤,他的头发在额头边齐齐的,恰好遮住了他的眉毛,他的耳垂下方有一颗红色的痣,棕色的眼瞳与内双眼皮,略长的睫毛……最重要的是他瘦了,变得比以前帅了不知多少倍。可即使变化有多大,易笑笑还是认出了他。

  她笑着说:“好久不见啊,宇梵哥。”

  “诶,你们认识啊。”林悦满脸疑惑的对易笑笑和贺宇梵说。

  “这个嘛,说来话长。”贺宇梵笑着说,他的脸上露出两个深深地小酒窝,眉眼间传递着难言的喜悦。

  “对对对,林悦,我以后再告诉你哈,先听萧老师讲事吧。”易笑笑指了指讲台说。

  萧老师敲了敲讲桌,说:“安静一下,听我说一下本周的安排,待会儿广播会通知各班去领取校服,下午一点左右会在大礼堂举行开学典礼,到时候每个人都必须穿着校服参加,今天没有课程,开学典礼后就放学回家,今天周三,周四周五我们会举办一个文艺演出。”说完,班上便一阵起哄。

  “好,现在开始点名。”

  “苏檬。”

  “到。”一个很瘦小的女生举起了手。她的声音很甜,但却放得低低的,不知道为什么,易笑笑觉得苏檬的声音很别扭,可她也说不清楚到底哪不对劲。

  短发的苏檬也穿着一件蓝白色衬衫,但她的是宽松版,与林悦的蓝白条纹衬衫有很大区别,说白了,完全是两种风格,林悦让人看着很活泼,而苏檬却让人感觉很柔弱。

  苏檬坐在易笑笑前座,这使易笑笑根本无法看到她的脸,但单靠一个背影,易笑笑的直觉就告诉她,这个女孩能避则避。

  萧老师点了点头,又继续点名:“许安然。”

  “到。”这次是一个声音有些沙哑的女孩举起了手。许安然在易笑笑的右边,这使易笑笑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的外貌特征。

  许安然胖胖的,但五官都很标致,略弯的桃花眼像是一本漫画,让人看了第一遍还想继续看下去。

  她扎着丸子头,额头前没有留太多刘海,只是有一些稀疏的头发在额头两边。林悦旁边的窗户敞开着,许安然的头发随风舞动。

  许安然穿着一件杏色卫衣和一条深色牛仔裤,不得不说,这样的打牌让许安然胖胖的身材看着很协调。

  易笑笑看着许安然,感觉很亲切。这时,许安然突然将头向她转过来,易笑笑呆滞的目光与她那黑色眼瞳的大眼睛相撞。

  许安然咧开嘴笑了,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原来许安然早就发现易笑笑在看她啊。易笑笑被这一笑搞得猝不及防,她尴尬的也笑了笑,笑的时候易笑笑无意瞥见了许安然课桌里的一大堆零食,零食堆在一个粉色双肩包旁边,有薯片、可乐、还有小熊饼干等等...易笑笑终于明白她为啥这么胖了。

  易笑笑小声对旁边的林悦说:“林悦,这个叫许安然的女孩好可爱啊,我都看到她课桌里的零食了,哈哈。”

  “易笑笑,你眼光真心不。错,许安然可是班上出了名的开心果呢。”林悦嘿嘿地笑着说。

  贺宇梵看她俩说悄悄话,也忍不住插嘴了:“诶诶,你俩笑什么呢?都不给我讲。”

  “易笑笑说安然太可爱了,我就跟她说许安然是开心果呀,贺宇梵,你能不能不对啥事儿都好奇啊。”。林悦无奈的对贺宇梵说。

  “我哪有...”

  “没事儿,羽凡哥从小就这样,哈哈。”易笑笑闻声也扭过头说。

  “诶,易笑笑,你咋护着贺宇梵呀,竟然不跟我站在一边。”林悦满脸不高兴的说。

  “哎呀,我可是说的大实话呀,别生气嘛。”

  “算了算了,我可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不过有时间了,你们可得告诉我们你们的事儿啊。”

  “好,林大小姐。”

  易笑笑突然发现自己后座没有人,“宇梵哥,你旁边没有人吗?”

  “有啊,只是他还没有来。”

  “哦,这样啊,那他岂不是跟我一样也得受惩罚了。”

  “不是还有我呢嘛。”林悦在一旁苦笑的说。

  “你是为了带我报道才迟到的,应该可以申请免受罚的吧。”

  “不要不要,我就要陪你一起受罚嘛!”

  “好吧,服了你了。”

  “笑笑,对于我旁边那位嘛,他每期都迟到的,早就习以为常。”贺宇梵笑着说。

  “纳尼?还可以这样...”易笑笑双眼瞪得老大,声音不小心放重了些。

  “易笑笑,你小点声。”林悦做贼似的四处望了望,推了推易笑笑。

  还好没有人听到...

  易笑笑呼了一口气,说:“他为什么每期都迟到?不怕受惩罚么?”

  “这个嘛,一时说不清楚,原谅我语文表达能力有限。”贺宇梵无奈的说。

  “那好吧。”说完,易笑笑和林悦便重新看相讲台上正在点名的萧老师,此时,全班六十几个人已经点的差不多了。

  “林悦。”萧老师看了看手上的A4纸,又抬头说。

  “到。”林悦爽朗的回答。

  “贺宇梵。”

  “到。”贺宇梵也举起了手。

  “易笑笑。”

  “到。”

  “好,最后一个,顾漠声。”

  “纳尼?顾...顾漠声?”易笑笑心虚的说,此时她的心里只希望不是同一个人。

  “怎么了?”林悦小声问。

  “没,没什么。”

  萧老师看台下没有反应,又问了一遍:“顾漠声。”

  “到,老师。”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易笑笑随着声音看向门外,脸上立马黑的可以与煤块相提并论。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门口站着的顾漠声与她之前在池边遇到的是同一个人!

  顾漠声今天依然穿着一件白色卫衣,但与上次的款式不同,这件臂膀边有一个带红色丝带的拉链。丝带上有几个英文字母,易笑笑的视力很好,清楚的看到“smile”的英文。他的腿很长,搭配着一条黑色休闲裤,裤腿两边各有两条白色条纹。顾漠声左手提着一个黑色双肩包,右手扶在门的手把上,头发因跑过而变成中分,露出了他那棕黑色的眉毛。眉毛下方是一对深邃的眼睛,眼角微微内陷,接近于杏眼又很像是桃花眼。

  易笑笑听到班上的一些女生在讨论,什么“哇,太帅了。”什么“我男神啊。”等等的话让她易笑笑特无语,尤其是她前面苏檬与另一个短发女生的对话。

  “苏檬,你看你看,顾漠声诶,哎呀,怎么办,我快呼吸不了了。快救救我。”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女生自我陶醉的说。

  “看到了啦,你个花痴。”苏檬笑着回答,她撑着脑袋也望着门口。

  “……”

  我去,难道只有我认为顾漠声不帅吗?

  后面的话易笑笑听不下去了,只是两句就让她鸡皮疙瘩掉一地,如果再听,那还得了。易笑笑将椅子往后挪了挪,又呆呆的看向门口,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让顾漠声不暴露她冰冷的性格,她突然有些后悔当时赌气说自己不会笑了,这下该咋办啊?不行,绝对不行,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的……

  “顾漠声,这已经是你第几次迟到了?算了,回座位吧你。”萧老师又扶了扶眼镜,哭笑不得的说。

  从她接手这个班以来,这孩子就没准时过。她都管不了了,干脆放弃。

  然后,顾漠声就提着包向易笑笑走来,他每走一步,易笑笑的心跳就越快,不是心动,而是害怕。顾漠声在易笑笑面前停下来,脸上并没有一丝惊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给易笑笑的感觉与之前截然不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顾漠声明明就很懦弱的样子,而现在却那么霸气。

  顾漠声冲易笑笑得意的勾了勾唇,这一笑让易笑笑更加肯定了,之前的他笑,眼神中更多的是真诚,而现在更多的是厌恶。

  我是不是上辈子造孽了啊?怎么跟这样一个人结下仇恨?

  顾漠声没等易笑笑回应就走到贺宇梵旁边坐下,而易笑笑的视线却依旧停在顾漠声刚刚的位置,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手里还拿着偷偷找许安然要的蓝莓味棒棒糖。

  “同学们,你们在教室里安静待着,我去教导处拿文艺表演的报名单。”萧老师说完就离开了教室。

  “嘿,兄弟,又被堵了?”贺宇梵伸出手搭在顾漠声肩上,憋笑的说。

  “看我这样子就明白啊!”顾漠声揉了揉额头,他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口罩和一顶黑色鸭舌帽。

  “哎,伪装也不是一个长期的办法啊!”贺宇梵笑的更嗨了。

  “顾不上那么多了,能瞒过去总比让她们围着进不了学校好。”

  “也是。”

  “贺宇梵!快把你的肩膀给我靠靠,我快累瘫了。”顾漠声说着就靠在了贺宇梵的肩上。

  “这次我也迟到了,要不就让我来帮你降妖除魔吧,哈哈。”林悦扭头加入闲聊队伍,她将手臂搭在贺宇梵桌子上,调皮的看着他俩说。

  “兄弟,我也挺想替你分担的,可是我没迟到,我老妈时间观念太严重,闹钟都还没叫,她就拉我起床了。”

  “噗嗤,你妈很勤,真的。”顾漠声笑笑,又转头对林悦说:“你怎么会迟到?以前你不还跟贺宇梵争第一进教室的嘛。”

  “还不是因为她...”林悦用手指着旁边的易笑笑,却发现她还一愣一愣的,正想叫她,顾漠声就抢先说:“诶,等等,让我来。”

  顾漠声用力点了点易笑笑,说:“嘿,呆子,老师来了!”

  “啊?啥?老师在哪?”易笑笑懵懵的四处看,发现根本没有老师,有点恼怒的扭过头,便看见顾漠声抿着嘴,弯着星空般的眼睛,没一会儿,就放肆大笑起来,还好被班上吵闹的声音覆盖了,不然全班都会看向这里。

  易笑笑越想越气,最后冷冷的低吼一声:“笑够没!!”

  顾漠声看易笑笑满脸怒火的样子,停下了笑声,有假装思索了一下,说:“诶,你是那谁来着,呆子,咱俩是不是在哪见过?”他顿了顿,又说:“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冷……”

  顾漠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蓝莓味的棒棒糖塞住了嘴巴,他本想马上把棒棒糖拿出来,可又觉得这口味蛮好吃的,就开始吃起棒棒糖来。原来,是易笑笑为了阻止他暴露自己而匆忙做出的决定。

  看见顾漠声专心的吃棒棒糖,易笑笑才松了口气,她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哎呀,表哥你怎么连我都忘了?咱们还一块儿骑过自行车呢,棒棒糖就当见面礼了,蓝莓味的哟。”

  听易笑笑称呼他为表哥,顾漠声差点没把棒棒糖给吐出来,他慢慢将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但一看到易笑笑似笑非笑的面部表情,就被留在嘴里的糖汁呛得猛咳嗽起来。

  而一旁的林悦跟贺宇梵,更是被吓得不轻。

  “表哥你没事儿吧?”易笑笑皱着眉头说,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让人觉得她是对表哥好,可只有顾漠声这是无事献殷勤,他动了动嘴唇,却啥都没说出来,就又是一顿咳嗽。

  “表哥你别着急,先喝口水缓缓。”易笑笑从贺宇梵桌上拿来一瓶矿泉水递给了顾漠声。

  顾漠声打开盖子喝了一口,深吸一口气,才沙哑的说:“认识认识,表妹嘛!”他心里知道,他如果跟她反着来,这呆子不知道还要怎么折磨他。不过顾漠声对于今天的易笑笑感到很意外。

  不是不笑吗?现在这是在做什么。

  其实,在还没进教室之前,易笑笑跟顾漠声就见面了,就在校门口。

  当时,易笑笑正站在树下面等林悦,她一直望着进进出出的同学们,然后顾漠声就带着口罩和帽子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易笑笑可能是好奇,就盯着顾漠声鬼鬼祟祟的身影,没过多久,顾漠声四处张望的眼睛就对上了易笑笑好奇的眼眸。初识那天,易笑笑印象最深的就是顾漠声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面犀利又深邃的眼睛,像是众星闪烁的星空,给易笑笑一种难以忘怀的触动。所以,在校门口再次遇见遮得严严实实的顾漠声,易笑笑还是看到了他那双眼睛,她感觉很熟悉但却又不能完全认定就是他,于是就让林悦看到她楞楞的表情,没想到的是,他俩竟然又在B班巧遇。

  顾漠声清楚记得易笑笑冲他发脾气的时说过的话,但今天看见她完全不一样的性格让他彻底蒙圈,他现在严重怀疑易笑笑是双面派,这个女孩顾漠声真心搞不明白,好端端的干嘛要做个双面派,她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起来就好。”

  易笑笑又看向旁边的林悦和贺宇梵,此时俩人都像丢了魂似的,被吓得不敢说话。易笑笑使劲推了推他俩,他们才恢复神智。

  “我的农夫山泉……”贺宇梵委屈的说。

  “哎呀,给表哥喝了。”

  “什么?顾漠声是你表哥?”

  “对啊!我们小时候还一起学骑车了的。

  “笑笑,你有表哥我怎么不知道?”

  “宇梵哥,我的姑姑你都不认识,又怎么认识我表哥?”

  “好吧好吧。”

  “诶,贺宇梵,为啥我表妹叫你哥?”顾漠声不满的说。

  “我跟笑笑小时候是邻居,我比她大,不叫哥叫什么?”

  “这样啊,我服了。”

  “萧老师来了!”旁边的许安然好心提醒。

  死人立马乖乖的转回自己座位,一本正经的望着讲台。萧老师手里拿着一张白色报名表。她走上讲台,“这次文艺表演我们班有两个节目,有谁要参加?”

  刚说完,顾漠声和贺宇梵就高兴得举起了手。”很好,你们俩每次都很积极。”萧老师欣慰的对他俩笑了。

  ”老师,我俩是一个一个节目。”顾漠声用强调的语气说。

  “哦,那还差一个节目,谁来?”

  回应她的是全班寂静,鸦雀无声。易笑笑从小就爱参加娱乐活动,尤其是与音乐有关的。易笑笑没想到B班的人这么内向,就连林悦都不举手。

  她早已按耐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情,况且她表哥都参加了,她怎么能丢面子不是。于是,易笑笑兴奋的举起了手。

  “易笑笑,你要参加吗?勇于挑战新局面,不错!”说完,全班六十几个人的目光就齐刷刷的落在易笑笑身上,随后就是一片响亮的掌声,易笑笑很高兴,发自内心的笑了。

  接着,白板右上方的小型播音器发出了声音:“请本校全体同学注意,中学生在上操场领取校服,小学生到下操场集合领取校服,请各班班主任组织好本班学生排队领取,现在请七年级和小学一年级马上到操场集合。”

  萧老师等广播说完了之后又清了清嗓子,“现在我们就等广播通知了,都初三的学长学姐了,可别像低年级一样调皮啊!”

  “是。”全班一齐说。

  “易笑笑,顾漠声还有贺宇梵,你们上来填下报名表。”

  顾漠声和贺宇梵都起身走向讲台,经过易笑笑时,顾漠声冲易笑笑弯眉笑了笑,笑中有一种不凡的含义。

  你敢小瞧我?哼,等着瞧吧!!

  易笑笑跟随两个男生也走到讲台上。“顾漠声和贺宇梵你俩填一张,易笑笑你填一张,把姓名地址还有表演的节目都写清楚,可能会有特殊礼物送到家。”

  “特殊礼物?”易笑笑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嗯,校长说的,得看名次的。”

  “哦哦。”

  那我绝对不能输。

  易笑笑拿起萧老师给的黑色水性笔,在报名表上填上:

  姓名:易笑笑地址:X市南音路嘉欣小区X户X号

  表演节目:演唱《当我唱起这首歌》

  易笑笑写完后满意的盖好笔,把报名表交给了老师。顾漠声与贺宇梵也填好,交给了老师。

  “好,你们回座位吧!”

  易笑笑一回头,突然发现被无数人的眼光盯着,有的是羡慕,有的是惊讶,还有的是讨厌。此时的苏檬正睁着漂亮的桃花眼望着她,那眼神有点让人捉摸不透,不知道是厌恶还是不在乎。

  苏檬额头前留着与萧老师类似的空气刘海,她秀丽的眉毛在头发中隐约出现。如易笑笑所想的一样,苏檬的确是个不普通的女生。年龄分明与易笑笑差不多,但长得简直可以用宛若天仙来形容,小巧而立体的鼻子,双眼皮的明亮桃花眼,睫毛又密又长,樱桃小嘴自然红,网红脸...小小年纪,却比一些化过妆的人还要美。林悦和易笑笑在她面前完全就是无法媲美的。

  哪里来的妖孽!非要来这祸害人间!

  易笑笑不好意思继续看下去,脸盲收回目光,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诶,易笑笑你填的什么?”易笑笑刚坐下来就被林悦拉着问。

  “秘密,不告诉你。”

  “还卖关子,唉,我好羡慕你啊,可以无顾虑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我就...”林悦突然低下头说。

  “你怎么了?给我说说吧!”

  “我从小到大就是音乐上的音痴,舞蹈上的小丑,我妈给我报了很多兴趣班,可是我没上几天老师就对我妈说你孩子没这方面天赋。”林悦双眼几乎快流出眼泪,但她又看向天花板,“萧老师曾经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我学习好,所以她们都让我不要难过,可是,每当我坐在观众席看别人表演时,每次明明想要吐槽别人却无法说出口的时候,我有多讨厌自己,就算学习好又怎样,在那些艺术天赋好的同学眼里,我什么都不是,就像刚刚我进教室打招呼的那些人,都是因为我家境好,成绩也好,想巴结我罢了,哪有什么真心的朋友而言啊!”

  不知道为什么,易笑笑看见林悦这个样子心里也难受的很。她顿了顿说:“我跟你说个小秘密,其实我之前也是一个五音不全的女生,常常在家唱歌的时候就被邻居笑话,在学校都不敢开口唱了,后来我遇到一个女孩儿,她在音乐方面很有天赋,她主动要求教我学会唱歌,现在,我唱歌至少都听的过去呀。”

  “那个女孩现在在哪呢?”林悦对易笑笑的故事感兴趣起来。

  “她去世了。”易笑笑低着头说。

  “什么?这么小...”林悦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

  “嗯,因为一次意外...”易笑笑没有将那个女孩的故事继续说下去,因为对她来说,那段回忆是可怕的。易笑笑深吸一口气,又说:“其实,参加这次文艺表演也是为了她,我们有个约定,以后每次文艺表演都要一起参加,但现在她走了,我得自己一个人履行这个约定啊。”

  “她在天堂肯定看到你表演的。”林悦向大姐姐一样拍了拍易笑笑肩膀。

  “嗯,所以啊,我都能够从音痴转变过来,你也一定行的,这样吧,我来教你唱歌吧。”

  “好啊!”林悦笑了,这个女孩真的是给她不一样的感觉呢。

  “请九年级全体同学到上操场集合!”广播又传来声音,声音很干脆。

  “走吧!”易笑笑拉着林悦的手笑眯眯的说。

  萧老师带领B班全体同学来到上操场,他们跟在A班后面,都整齐的排着队。易笑笑好奇的这望望那望望,小脑袋一会儿扭向这,一会儿扭向那,把林悦都给看晕了。

  “易笑笑啊,你别乱动啦!”

  “我好奇嘛。”

  最后,她们在篮球场地上停下,操场中心有六张桌子,桌子上堆放着许多校服,易笑笑站的有点远,只隐约看到了一些包裹。每张桌子前都有一位派发员,在他们的身后,堆放着许多纸箱子,大概是已经被发过的校服原来的箱子吧。

  过了好一会儿,到易笑笑领取校服了,给易笑笑派发的是一个很清秀的男生,那个男生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件蓝白T恤,外加一件白色防晒衣,下身搭着一条深色牛仔裤,不知道为什么,易笑笑觉得他跟林悦穿着很...

  “名字。”男生语气冷冷的说,手里拿着一张A4纸。

  “易笑笑。”

  “身高一米六,体重42,给你。”那个男生在纸上翻了一会儿,就从众多包裹中拿出一个递给易笑笑。

  这男生可真严肃,不过也好,我感觉我找到同类了。他一定跟易笑笑一样,都有一段不凡的经历。

  不一会儿,林悦也拿着校服走过来了。她的耳根莫名有些红。

  “林悦,我觉得你跟那个男生穿的很像...”

  “很像什么?”林悦的脸也开始泛红起来,看着娇羞了几分。

  “cp装。”

  “哎呀,易笑笑,你胡说什么。”

  “林悦,你不太对劲啊!”易笑笑突然好奇心爆棚。

  “哪有...”

  “叫什么名字?”易笑笑怕林悦装傻,又补充道:“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

  “陈晨,是A班的高材生,几乎每次都拿第一。”林悦乐呵呵的说。

  “哦,你是不是like他啊?”

  “我,我...”林悦一时说不上话来。

  “算了,我以后会调查清楚的,哈哈。走吧,去换衣服。”

  操场离更衣室有些远,她们走了大概十分钟才到达更衣室,很快,易笑笑和林悦就从换衣间里走出来。

  而几乎同时,左边第一个换衣间的苏檬也换好走了出来。

  A中的女生校服很唯美也很有风格,白色衬衫,脖子前有红色格子的蝴蝶结,外面还有一件带A中校徽的黑色外套,下身一条红色格子短裙,还搭配了白色长筒袜,只不过鞋子是自己独有的。

  我去,这个苏檬,这么美!尤其是腿,又细又白。

  而易笑笑就不一样了,虽然比苏檬高一丢丢,腿也比她细,但是却有些发黄,并不白。

  苏檬看到易笑笑,没有多看,就跟她的同桌兼跟班走了,手里提着换掉的衣物。

  “那个跟班是谁?”易笑笑向林悦发问。

  “张若欣。”

  “哈哈哈,名字跟本人完全不符啊!”易笑笑笑着说。

  “我也觉得。”

  易笑笑和林悦笑着走出更衣室,刚出门外就看到了顾漠声和贺宇梵,男生的校服很有个性,同样是白色衬衫外加外套,脖子前是红色格子领带,裤子都是黑色的,只不过裤腿两边有红色格子花边。顾漠声插着裤兜,贺宇梵正在整理衣服。

  “嘿,呆子表妹。”顾漠声笑着说。

  “呵,呵呵。”易笑笑尴尬的也笑了。

  随后他们就去食堂就餐,伙食不是很好,易笑笑并没有吃饱。

  他们来到学校礼堂,开学典礼没什么不同,都是校长啊,主任啊,学生会啊上台发言,易笑笑看的都困了。而林悦却格外认真。

  这个林悦,也是花痴一枚啊!因为学生会有陈晨。

  开学典礼快要结束后,苏校长说:“请所有没有在十点之前到达教室的同学在下操场罚跑二十圈,跑完才能回家。”

  易笑笑顿时傻眼了,这惩罚要不要这么变态,下操场那么大。

  典礼结束后,易笑笑和其他同学都回到教室。

  “同学们,今天你们就早点回家,明天就是文艺表演了,易笑笑、顾漠声还有贺宇梵,你们回家后可以适当练习一下。”

  易笑笑十分郁闷的背着书包走到下操场,在那之前萧老师还找到他们换上运动服,易笑笑穿着浅蓝色运动服,无奈的放下书包准备跑。

  “易笑笑,咱们一起,没事的。”林悦发现易笑笑不高兴,安慰着说,本来林悦也算迟到,但是萧老师说她是有事,就没让她受罚。

  “还是别了,你穿的裙子,不太方便,坐在长椅上等我吧,我很快跑完。”易笑笑挤出笑容,笑的很僵硬。

  易笑笑以前是女生长跑冠军,但是已经好久好久没练了,她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跑完这二十圈。

  在诺大的操场上,易笑笑最先跑,后面都是爱慕顾漠声的女生,她们一个个的都跟在顾漠声后面。

  顾漠声也换上浅蓝色运动服,在风的驱动下,他的头发又一次成中分,高高的个子跑步的样子,让许多女生心动。易笑笑时不时扭头看,竟也被顾漠声迷住了,傻乎乎的脸红了。但是她很努力的克制住自己,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来。

  顾漠声可是知道她真面目的人啊!

  顾漠声突然加速,追上易笑笑,与她并排跑着,易笑笑在内道,顾漠声在外道。后面的女生个个都傻眼了,又气又不敢跑过去。因为怕顾漠声生气。

  “说吧,你为什么要伪装自己。”顾漠声望着易笑笑说。

  “我的事你最好不要管,你只需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易笑笑霸气的说,在这个时候,她没必要再装。

  “为什么?明明就知道,我干嘛要帮你瞒。”

  “你也不想我把你不会骑单车的是告诉别人吧!”

  “你——”

  “这样吧,以后我教你骑单车,你帮我瞒住,怎么样?”

  “你到底有什么事,非得瞒着。”

  “如果你学会了,我就告诉你。”易笑笑想暂时骗骗他,先让他替她瞒住再说。

  “好!对了,你的联系方式总得给我吧,不然怎么约时间练习,呆子表妹。”

  “3*5***4*1,这是QQ号。”

  顾漠声拿出OPPO手机,加了易笑笑。

  经过漫长的跑步时间,易笑笑已经累的不能说话了。她拉着林悦就直接往家的方向走,她现在有点想念她的大床了。

  “檬檬,那个易笑笑好像跟顾漠声很熟。”操场胖的一棵树下站着苏檬和张若欣。

  “等着瞧吧,谁也不能抢走我的顾漠声。”苏檬冷笑着说。

  易笑笑一到家就直接往卧室走,江妍和易城还没有回来。

  她累的不想吃东西,洗完澡后直接倒头就睡,又陷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