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那片星海依旧

那片星海依旧

余洛溪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11-19上架
  • 3610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七月遇见

那片星海依旧 余洛溪 8868 2018-01-13 17:01:50

  B城的七月,就像翻看书页一样,一天过去总会变换几种花样来考验人类,这种多变的天气,是最常见却又最令人讨厌的......

  傍晚,乌云趁人们熟睡的时候,开始向小城上方聚集,不用说也知道,乌云密布天空之后,必定是一场暴风雨的突袭。天空渐渐昏暗起来,把整座城市笼罩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接着,雨水击打着路面,雷公也发怒吼的声音,黑暗中传来风的咆哮,雨的哀嚎。

  闪电在雷雨中时隐时现,它向人们展示着自已银白色的光芒,但...人们早已锁紧房门,拒绝了与它的交谈。它像是发了火一般,在雷雨中出现的更加频繁.....

  易笑笑裹紧了被子,只露出一个头,屋里的灯还没有关,她直直的盯着天花板,面部没有一丝表情,房间的空气变得那么凝重,弥漫着一丝寒气,没错,就是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窗外的雨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它好像要将存放了好久好久的怒气,在今夜全部发泄出来,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窗台上的那盆蓝莓株在雨水重重的击打下,依然伫立在花盆里,即便是叶片有些许破损,即便是果实也掉落下来,只剩下两颗在上面相依为命,但它的根依旧扎在土里,不会动摇。

  易笑笑突然感到被周围的光线刺的眼睛生疼,她微眨了会儿眼睛,索性伸出手将灯关掉了,这时,房间里就像是为了衬托小城的黑暗,也变得漆黑一片。易笑笑合上了双眼,又陷入了梦乡.....

  在梦里,易笑笑看到了挂着和蔼笑容的奶奶,看到了那个扎着高高马尾的女孩—冉梦。她们三个人坐在一块大大的田地上,抬头仰望着天空,女孩冉梦将修长的手指指向星空,开始一颗一颗的数着,奶奶也将目光停留在夜空中,她微微上扬着嘴角,脸上绽放出慈祥的笑容,像是冬天雪地里绽放的那枝腊梅一样,高洁而美丽,芬芳又令人遐想....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奶奶和冉梦就消失不见了,易笑笑四处张望,大声呼喊着她们,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在那片田地里,易笑笑焦急、无助,她在奔跑,累的满头大汗却还是跑不出去,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星星从银白色变成了血红色,让整片天空看着那么可怕,一颗唯一的银白色星星开始变得庞大,也离她越来越近,它向易笑笑冲过来,就要将她永远、永远、永远的埋在地底下.....

  “不要———”易笑笑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坐起来,她显然是被惊醒了,正大口的喘着气,她感到胸口很闷,像刚与人比赛长跑过一样,易笑笑缓了会儿,就又恢复了平静。

  这个暑假,易笑笑几乎每天都在做这个梦,已经习惯了。她不禁扬起嘴角,轻笑了一声,说:“这么久了,还是没变啊。”

  小城的天已经微微泛白了,可能因为是清晨,小城没有那么喧闹树上的知了也还没有开始鸣叫。雨早就停了,天空像是忘记了昨夜的狂风暴雨,又显现出美好的湛蓝色。但一向细心的植株们,在昨夜收集了雨的痕迹,为的就是在这个早上向人们阐述昨夜发生的一切。

  易笑笑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屋里一下子变得明亮了些。她将自己齐肩长的头发扎得高高的,她希望自己能像以前那样开朗活泼,可经历了那件事后,她的脸变得僵硬了,再也没有笑过,现在,她的眼神里透出的只有冰冷,没有喜悦。易笑笑看了看镜子里的她,叹了口气又将头发扎低了。她打开了衣柜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白色和粉色,这些曾是她最喜欢的衣服,可是现在她更倾向于黑色,易笑笑她从衣柜的最里端拿出了一件黑色卫衣和一条黑色铅笔裤并且换上,黑色使她看起来很白,但没有给人一种娇小可爱的感觉,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冷漠、冷漠还是冷漠。

  易笑笑打开了房门,发现父母以及大多数人现在都在熟睡中,正好,她喜欢一个人,她打算去楼下的公园走走,既然是打算,那就必须得有行动,易笑笑下了楼,来到客厅,在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就出了门。

  虽然说雨已经停了,但外面还是吹着冷风,易笑笑刚走几步远就迎来风衣一阵狂吹,她有点后悔自己刚刚拿的是一个苹果而不是一瓶热过的牛奶,她耸了耸肩,无奈的将苹果揣进兜里,把衣服的帽子戴上。

  “什么鬼天气,大夏天的穿一件长袖都还觉得冷。”易笑笑忍不住埋怨

  她来到那个公园,站在公园门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哪儿分为了三条小路,在每个岔路口都有一个路示牌,易笑笑走近一看才知道,原来公园中间的那条路会直通一个较大的喷水池,而两侧的是工人赏花赏雨的地方,当然也可以用来晨跑,相比之下,易笑笑更喜欢喷水池,因为他在以前听别人讲过,在喷水池辨认下一枚硬币到水里,许下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虽然这只是个传说,但是试一下也没关系。

  易笑笑向中间那条路走去,路的两旁有几盏路灯,因为是清晨,灯还没有停止工作,仍然亮着。

  灯光将晨雾穿透,就像仙境一般。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喷水池边,这个喷水池里片的水是清澈的,易笑笑可以看见水底那面蓝色格子的地面,水的颜色和蓝色格子相称,很美,易笑笑从兜里拿出一枚硬币,将硬币我在手中,闭上眼睛,将自己的愿望输入硬币,她的愿望很简单:她希望自己能够像以前一样,有勇气将头发扎得高高的,有勇气穿上那些白色和粉色的衣服,最重要的是,要像以前那样爱笑,做一个活泼的女孩子。她也很讨厌现在的自己,但是她现在还做不到忘掉,忘掉那件事,回到从前的自己。易笑笑刚许完愿,打算睁眼,突然,她被身后一股无知的力量推入了池里,硬币和她一起被送到了水底。还好,水并没有多深,她马上就从水里边站起身来,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头发当然也不例外,她站起来的时候身上还滴着一滴一滴的水。

  本来就冷漠的她在被推入池子后脸色更臭了,她的脸像是又冻成了一层冰,是煞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清晨的池水很冷,易笑笑被冷得瑟瑟发抖,她握紧了拳头,望向了那股力量的源处。

  在她的面前,站着一位穿着白色卫衣的男孩,男孩的脸上有一处擦伤,血液还是鲜红的,所以,这是刚擦伤的?易笑笑心想。在男孩的旁边,有一辆破损的单车,易笑笑恍然明白了什么:所以,这个男的不会骑单车??

  易笑笑这才开始观察面前这位男孩,秀丽的杏眼,鼻子立而挺,睫毛比女生的还长,最重要的是他高,整整比易笑笑高了一个头,整个一标准男神啊!但易笑笑表示很无所谓,长得好看又怎样,说不定人心特黑。

  “喂,刚刚是你撞的我?”易笑笑从池里爬出来说,身上还滴着水,脸色更不用说,依旧是一副冷冷的表情。

  男孩紧张的说道:“对...对不起,我不会骑单车,刚刚刹车没及时,你没事吧?”

  “没事?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没事吗?”

  易笑笑穿着黑色卫衣,而男孩却穿着白色卫衣,他们俩相对着,就像黑白两道,似乎马上掀起一阵狂暴,易笑笑顿了顿,又说:“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说着,便起身走开。她走了一段路,又想起了什么,拿出兜里的苹果,苹果已经被池水侵泡过了,易笑笑可不敢吃,她拿着苹果,转过头走向男孩旁边的垃圾箱,扔了进去。

  这时,男孩终于又开了口,他傻笑着说:“那个...我叫顾漠声,你叫什么名字?”

  易笑笑冷着脸回答:“我的名字就是你现在的表情...”

  “笑?”

  “原来你还知道自己在笑啊,对,易笑笑,不过你刚说什么?你叫顾陌生?陌生人啊?”

  “不,我叫顾漠声,沙漠的漠,声音的声,那你呢?容易的易?笑容的笑?”

  “嗯,但我告诉你,不要把我的名字按那种思路分析,我现在不会容易笑,以后更不会,明白么?还有,你叫顾漠声对吧,漠还可以组词为冷漠,看你这傻样,我并不觉得你有多符合你的名字,连个单车都不会骑,真不知道你爸妈咋想的....”易笑笑说完,就气冲冲的走掉了,她现在讨厌别人将她的名字进行分析,也不喜欢把她名字跟容易笑扯到边,她不喜欢笑,更讨厌自己的名字。

  顾漠声看着刚刚那个女孩离去的背影,满脸的不服气啊,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啥,就这样莫名的被一个女孩骂了,他以前以为女孩子啊,都是很温柔很矜持的,但今天,他算是扩大视野了,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泼辣的女孩子。

  “长得这么可爱,怎么脾气就这么大呢,真的是,搞得你爸妈多有文化,生了一个冷漠的女儿,取名为易笑笑,呵呵,易笑笑,可真像座冰山啊”

  天已经亮了,树上的知了也开始歌唱,它们的歌声就是七月夏天的标志。顾漠声顶着一张受伤的脸推着破损的单车灰溜溜的走了.....

  易笑笑回到家后,看到父母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她知道,肯定又没什么好事。

  果然,她正打算上楼,她的妈妈江妍就叫住了她:“易笑笑!”易笑笑满脸无奈的向沙发走去,心想:完蛋了,衣服还没干!

  江妍显然已经看到了自己女儿衣服湿透了,但她没有关心一下,只是没好气的说:“易笑笑,你又去哪疯去了?掉水里了?”

  “嗯,不小心掉进池里了,池水不深....”

  “你可真是败家啊,这么贵的衣才穿多久?就湿成这样。”

  这时,沙发另一头易笑笑的爸爸易城开口了:“好了,女儿也冷成这副样子了,让她去楼上换件衣服再谈吧。”

  “就你心疼她,易笑笑,你听到了还不去换衣服?还站在这儿干嘛,当门神吗?”

  易笑笑瞪了一眼自己的亲生母亲江妍,头也不回的就上了楼,当她走在楼梯转角的时候,她又听到了江妍尖锐的声音:“你看看,你把你闺女惯成什么样了?她刚刚瞪我看到没?”易笑笑听到他父亲有心无力的回答:“怪我...怪我...下次听你的还不行?”

  “......”之后的对话易笑笑没兴趣听,也不想听。这个暑假,像这样的情况出现的频率为99.9%,她的母亲江妍没有一天安宁过。

  易笑笑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了墙上那一颗又一颗的星星,这是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用银白色的荧光纸折成的现在这满墙的星星。易笑笑的房间很大,房间里的墙壁是粉米色的,再加上那些星星的点缀以及天花板上的深蓝色灯光,整个房间就像被笼罩在星空中。

  房间里的床是公主床,有点欧式,但易笑笑并不喜欢这张床,因为她不想做公主,更不想接受公主的待遇,所以,易笑笑在这公主床上铺上了与其相反的简约风格,床上的被套、床单以及枕头都是米色格子的。虽然风格差别很大,但看起来还是别有风味的。

  易笑笑将深蓝色灯关掉,换了一个白色灯光,整个房间变得亮晃晃的。

  她又一次打开了衣柜门,从中拿出一条白色裙子,这条裙子是无袖的,也不是很长,大概到易笑笑膝盖那里。

  但从易笑笑那紧皱的眉头就能看出来,这并不是她喜欢的风格。

  “可恶,全是白色和粉色的衣服...“她轻声埋怨着。

  最后,易笑笑还是带着它进了浴室。洗完澡后,易笑笑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她的身上穿着刚刚那条白色裙子。

  易笑笑很瘦,胳膊啊,腿啊都没有什么肉,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在这个暑假狂瘦的。她苗条的身材穿上这条裙子,显得那么端庄优雅。只可惜,她没有太多表情,只有一抹冷冷的眼眸。

  她将头发吹干后,又将换掉的那件黑色卫衣和黑色铅笔裤塞进了她的背包里,她可不太习惯身上这种衣服,所以,她想去干洗店。

  易笑笑背上鼓鼓的黑色小背包下了楼,她记得父母有事谈...

  下楼后,易笑笑果然看到了她的父母,江妍正在低头捣鼓着手机,而她的父亲易城则跟刚刚一样,还在看手里头的报纸。

  父亲最先看到易笑笑,他放下了手里的报纸,轻轻推了下旁边的江妍,示意她不要再玩手机了。江妍这才看到易笑笑下楼,她将易笑笑从上向下打量了一番,眼神中有点怪异,大概是对易笑笑穿裙子感到诧异吧。

  易笑笑被江妍盯得浑身不舒服,忍不住开口说话了:“爸,妈,你们找我有事?”

  “哦,我们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学校的事。”父亲易城回答。

  “对对,学校的事,易笑笑,这个暑假也差不多了,你也该打算一下上学的事了。”江妍附和着说。

  “学校?哦,这个你们决定就好,我去哪都一样。”

  江妍和易城对视了一眼,他们感到对面前这个易笑笑有点陌生,他们实在不知道易笑笑到底是个怎样的孩子,自从暑假开始,她要么对父母满脸敌意,要么就格外温柔。

  江妍看到了易笑笑背上的包包,她想易笑笑应该是打算出门。于是,她来不及思索这个问题,就说:“A中怎么样,听说顾家的儿子就在A中上学来着....”

  “好,就A中吧,我去干洗店了,晚点回来。”说着,易笑笑就背着包出门了。

  “易笑笑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我现在都还没缓过来,你说这孩子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江妍对易城说,满脸的担心。

  易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他说:“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没有像以前那样整天闷闷不乐的好,你呀,明明心里是担心孩子的,为啥在孩子面前就那么凶。”

  江妍笑了笑,就又低头看手机了....

  易笑笑走在大街上,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路人对她指指点点,易笑笑竟感到一丝害怕。她深吸一口气,步子走的更快了。因为她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盯着她看,还是那种怪异的目光。

  直到当她停在十字路口,在斑马线的一头等待绿灯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

  在易笑笑的旁边,有一位年轻妇女和她可爱的女儿。因为离得近,易笑笑能清楚的听到她们的对话。

  “妈妈妈妈…那个小姐姐好…漂亮啊,哇,姐姐的肩上有…一朵花诶!”小女孩天真的指着易笑笑说,她的嘴里还含着五彩棒棒糖。

  这位年轻妇女揉了揉女孩的头,轻声说:“果果,这是姐姐独有的哦,是不是很漂亮呢?不过啊,如果你也像姐姐那样漂亮就不能吃糖果了哦,牙齿里会长虫子的。”

  原来这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叫果果啊,真可爱。易笑笑想。

  小女孩听到妈妈说虫子,马上将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眉头紧促着,可怜兮兮的望着妈妈:“妈妈,那我不吃糖了,我不要嘴里长虫子,我要漂漂亮亮的。”说着还嘟了嘟小嘴巴。

  易笑笑看到这一幕,心里感到暖暖的,以前她的奶奶也是这样教她不要吃太多糖果的。

  易笑笑不好意思的对旁边的母女俩笑了笑,心里暗自想着:原来她们是看到了我肩膀上的胎记啊。

  这是易笑笑从出生就有的,是一个樱花状的红色胎记,也是一种很罕见的记号,她的弟弟脖子上也有一个。

  易笑笑刚刚出门的时候,忘了这个的存在了,怪不得路人那样盯着她呢。想到这儿,易笑笑又忍不住笑了笑。但是笑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己早上对那个叫顾漠声的男生说的话,她说自己不会笑,可现在却又笑了。其实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她当然知道自己从房间出来之后,就与之前完全变了个模样,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黑色却穿了条白色裙子出来;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笑却还是笑了;明明对母亲江妍是厌恶的,今天却对她那么温和…或许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她看到满屋的星星和自创的夜空后。

  易笑笑明白了,自己永远做不到对星星充满敌意,它们就像暖宝宝一样,带给她的只有温暖。

  易笑笑回过神来,路对面的绿灯已经亮了有一会儿了,旁边的母女俩也早已离开,她独自一人向马路对面走去……

  太阳爬上了天空的最高处,易笑笑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天啊,都中午了。”易笑笑满脸惊讶,她刚出门连时间都没看,这才走几步啊,就中午了。

  易笑笑肚子饿的咕咕叫,惹得路人又开始关注她,这次他们的眼神中不是之前的,羡慕,更多的是惊讶和嫌弃。易笑笑知道,他们肯定把她当做离家出走的孩子了,都怕她突然黏上来然后要东西吃。他们可不愿意花这冤枉钱。

  易笑笑没有觉得他们很讨厌,反而觉得他们这样很逗。多么幼稚的一群人啊,易笑笑这样想着。然后她走进一家面馆,点了一碗牛肉面就开始填肚子了。

  吃完后,易笑笑满足的付了钱,从面馆出来。

  易笑笑走进了干洗店,礼貌的向店长打了声招呼,然后,她将背包里的衣服交给了工作人员,便坐在一旁等候。

  突然,易笑笑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气质非凡,走起路来特有女王风范。女孩有和易笑笑一样的齐肩发,但她却把头发扎得高高的,显得比易笑笑自信许多。

  女孩身材高挑,再加上白色T恤衫和背带牛仔裤的搭配,使她看着更有活力。

  易笑笑心里真的很羡慕这个女孩,因为这个女孩的穿着打扮正是易笑笑所向往的,只是她不敢尝试。

  女孩很快在易笑笑的视线中消失,易笑笑连这女孩的脸都还没看清。

  又过了会儿,工作人员将干洗过的衣服拿了出来,易笑笑心不在焉的接过衣服,走到服务台付钱。

  付完钱后,易笑笑又向店长要了一个袋子,把衣服装进袋子就提着离开了。

  易笑笑走到一个服装店门口,打算买两件衣服回家,她总不能总穿那套黑色衣服啊。但她却没有走进去,反而是像想起什么,又退后了几步,在一个小巷子前停下了。

  巷子里是刚刚那个女孩,女孩面前有两个高个子的混混,他们一个染着黄头发,一个染着红头发,穿的衣服也是乱七八糟的。易笑笑觉得很恶心。

  易笑笑刚刚路过的时候无意间望向了这个巷子,当时她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巷子里的女孩跟刚刚那个女王般的女孩很相似。所以,当她走到服装店门口的时候,又热不住回来确认一下。

  易笑笑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也不知道怎么帮那个女孩,最后索性不想了,直接跑进巷子挡在女孩面前,冲那两个混混大喊:“喂,你们要干什么。”

  “哟,又来一个妹子,长得还不错嘛,跟后面的有的一比哦。”其中那个黄色头发的混混笑嘻嘻的说。

  另一个红色头发的附和着说:“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刚好咱兄弟俩一人一个。”

  易笑笑被他们的话吓得一身冷汗,这时,那个女孩望向巷子口大喊:“警察叔叔,快就我们!”

  说完,那两个混混和易笑笑同时看向了巷口,没等易笑笑反应过来,她就被那个女孩拉着一路狂奔。

  那两个混混发现上当了,那叫一个气啊,气得脸都青了。骂了句“妈的。”就向她们追来。

  女孩笑着对易笑笑说:“能加快速度不?”

  易笑笑兴奋的回答:“没问题。”

  接着,易笑笑和那个女孩又加快了速度一阵狂奔,竟然将那两个混混远远甩在了身后,她们跑进了一个公园停下,哪里人很多,她们确定那两个混混没跟上来,就做到一旁的长椅上休息。

  易笑笑这才看清女孩的脸,她的睫毛那么长,圆圆的眼睛大而明亮,鼻子小巧挺拔…尤其是那眼神,透着一股女王气息。这个女孩给易笑笑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

  女孩将头转向了易笑笑,正好看见易笑笑发呆的样子,她把手伸出来在易笑笑面前晃了晃,易笑笑才回过神来。

  “怎,怎么了?”

  “哦,没事儿,你发呆的样子好可爱啊,都忍不住晃醒你了。”女孩的声音真甜啊,易笑笑想。

  “哪有,我这是被你的美貌吸引了。”

  “哈哈,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就不婉拒了。让我自恋会儿,对了,我叫林悦,今年15,六月出生的,你呢?”

  “我叫易笑笑,今年十四,七月出生的。”易笑笑终于释放了那个爱笑的女孩,笑着说。

  “哎呀,名字都这么可爱啊,以后姐罩着你,谁也不能欺负你,哈哈。”

  易笑笑被林悦这话逗得哈哈大笑,她说:“好啊,话说刚刚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把你堵在巷子里了?”

  “这个啊,说不清楚,好像是刚走在街上盯上我的,应该跟了一会儿了,不过没关系,我遇到这类事很多次了,早就不怕了,我的脑子里有好多好多的主意呢。”她嘿嘿一笑,又说:“不过,你刚刚冲进来我还真没想到,你要不要这么讲义气啊?搞得我都懵了。”

  “对不起啊,我就一时着急。”易笑笑不好意思的说:“你刚拉着我狂奔我也没想到啊,我好久好久没有跑步了,幸好我穿的这裙子没有被风吹起来,不然我就很窘了。”

  “哈哈,我都忘了你穿的裙子了。”

  易笑笑猛的想起了什么,用手拍了一下长椅说:“完了完了,我的衣服落在那巷子里了,跑的时候给忘了,回家又要被说了。”

  “哎呀,没事,走,我带你去买,新衣服去,你看你这可怜样。”

  就这样,易笑笑跟着林悦来到一个大型商场,消磨了一个下午的时光,拎着大包小包的。

  易笑笑看看林悦,她拎得累出汗,忍不住笑她说:“你买那么多,穿的完吗?”

  “穿的完,当然穿的完,倒是你,为什么竟买黑色,像我们这个年龄,就要穿亮色系的嘛!”

  易笑笑原本笑着的脸一下子变得失落起来,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敢尝试,因为这样会让她回想起以前的一切,但是她很向往,她也想回到以前那个活泼的女孩,但现在,她只想把褶皱深深埋藏。

  “我习惯了……”

  林悦看易笑笑这个样子,便没有追问下去,她想,易笑笑一定经历些事情。

  “好啦,天都快黑了,我们回家吧,你家在哪呢?”

  “佳欣小区。”

  “这么巧,我也是嘞。那我们一块儿走吧。”

  “嗯。”

  她们一路上聊了很多,聊这座城市,聊彼此的趣事…但易笑笑没有告诉林悦她的秘密。

  最后她们在小区中央的那个公园前停下来,林悦递给易笑笑一张小纸条,上面有一串数字,还有一个用黑色水墨笔画的大大笑脸。易笑笑都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是如何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写下了这个简易的名片。

  “有事call我哦,我走啦。”说着,林悦就离开了。

  易笑笑回到家已经晚上七点,她今天心情特别好,一到家就向父母打了声招呼:“我回来了,爸妈。”

  易笑笑将买的衣服放在沙发上,在她意料之中,母亲江妍又开始唠叨了:“易笑笑,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接着父亲易城又说:“好了,笑笑,过来吃饭吧。”

  “好。”

  在白色实木的长桌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尤其是易笑笑最爱的酸菜鱼。易笑笑吃的别提有多满足了,她笑着说:“爸,今天这一桌子是谁做的啊,太好吃了。”

  江妍与易城对视了一眼,他们或许在用眼神讨论,看来今天易笑笑是温柔的一面。

  “这是你妈做的,难得有时间亲自下厨。”

  易笑笑又望向江妍,笑嘻嘻的说:“妈,别说,你的厨艺真的太好了。”

  “油嘴滑舌的。”江妍看见女儿这么开心,心里不免有丝暖意。

  “嘿嘿,对了,爸妈,我今天在街上遇到了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孩,她叫林悦,我看到有两个混混堵着她,我就去帮她,幸好她机灵,我们才跑出来了。我干洗的衣服都落在那儿了,后来还是林悦带我去商场买的两件衣服,不然我明天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什么?遇到混混了?唉,早说我就不应该让你自己出门的。”母亲江妍自责的说。

  “放心,我这么大个人了,还是有点保护自己的意识的,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嘛。”

  旁边的易城开口了:“没事就好,以后可得多注意点了,社会上闲杂人多得很,不过,林悦不是林董的女儿嘛。”

  “林董是谁啊?”易笑笑不解的说。

  “就是你爸公司的合作伙伴,就在我们这个小区。而且,林董女儿也在A中上学呢。”江妍解释到。

  “这么巧啊,那我在学校就不怕没朋友啦,好了,爸妈,挺晚了,我上楼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去学校报名。”说着,易笑笑拎起沙发上的两个包包,就上楼了。

  易笑笑回到房间,将新买的衣服放进了衣柜,拿着林悦非让她买的粉白小熊睡衣进了浴室洗澡。

  出来后,易笑笑走到阳台给那株蓝莓浇了浇水,然后将窗帘拉过来了。

  她走到一个白色书桌前坐下,将锁着的抽屉用一把小钥匙打开,从中拿出一个黑色日记本,日记本中夹着一张照片,是她跟她奶奶的合影,照片中,奶奶笑的很开心。

  易笑笑摸了**奶的脸,在笔在日记本上写着:奶奶,明天开学,我想把有些事我暂时放下吧,您不要怪我自私...

  易笑笑的字很好看,都是奶奶以前教她的,她的字才学的特别有笔风。她将照片又夹进日记本,小心得将本子又锁回抽屉里。

  她看了看满屋的星星,关掉了灯,又陷入了梦乡...

  星星,晚安;奶奶,晚安;这座城市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