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这一晚,她睡了,他没睡。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053 2018-01-20 18:18:32

  “怎么没看到傅司辰,他去哪了?”

  “非洲!”

  “啊?非洲,他去那么远干嘛?”白暮夏的眉心扭的更紧了。

  “赏景!”

  “他去非洲赏景,他有病吧!”白暮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陈末恒什么也没说,牵起白暮夏的手就走。白暮夏摇摇头,心里想到,现在的有钱公子真是浪啊。简直就是有钱没处花了,非要去非洲作死。

  …

  而此刻正睡醒的傅司辰,穿着龙猫款式牌的萌萌睡衣,望着一望无际的荒草草原,揉了揉他的眼睛,然后又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

  之后狠狠的扭了自己一把。“斯~好痛。这不是梦啊,这真的是非洲啊!靠,老大。你也太狠了吧,这回你让我上哪去找警局。”草原上传来傅司辰一声又一声的抱怨声。

  …

  一天就这样愉快的过了下来,吃过晚饭后。陈末恒和白暮夏回到各自的卧室里。

  明天就是周末,白暮夏洗完澡后,就开始做起自己的家庭作业。

  ……

  第二天清晨,白暮夏还在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睡着。突然,敲门声不断的响起。而此刻正在和周公切磋棋艺的白暮夏被这坚持不懈的敲门声所击败。

  迷迷糊糊的开了门,就看见陈末恒那张盛世美颜出现在自己面前。而白暮夏的瞌睡虫并没有被这张帅气的脸所惊艳跑。

  白暮夏打了个哈欠。之后才对着陈末恒问道“什么事?”

  陈末恒看她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就忍不住**她,“白暮夏,你昨晚做贼去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没醒啊。”

  白暮夏此刻什么也听不进去,管他陈末恒说了,就只管“嗯”一句,毕竟,天大的事都不如睡觉大。

  陈末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白暮夏这幅半睡半醒的样子,现在不管说什么也没用,就走进白暮夏的房间。对着此刻还站在门口不断“嗯”的白暮夏说“今天的早报,给你放桌上了。”

  之后,刚准备走出门口,站在门口的白暮夏突然一个重心不稳,身子向前倾,正好靠在了陈末恒的胸膛上。

  白暮夏安静恬静的靠在陈末恒的胸膛上,陈末恒起初有点愣了,之后又低头温柔似水的看着白暮夏,轻揉了揉白暮夏的头。

  之后把白暮夏横抱起来,关上了门。

  远处站在楼梯拐弯处的高雅婷笑得合不拢嘴,自己只不过想上三楼书房去问问自己的老公要不要吃水果,结果哪里会想到碰到二楼这一幕。

  笑眯眯的对着站在自己旁边的陈管家说道“我儿子终于懂得怜香惜玉,学会照顾自己女朋友了。”而现在一旁的陈管家也是点点头。

  …

  陈末恒抱着白暮夏来到床边,然后动作轻柔的俯下身把白暮夏放到那张樱花粉的大床上。之后本想着离开,没想到白暮夏圈在自己颈脖上的手迟迟不肯松开。

  无奈,只好一只手撑在白暮夏的头顶上,腾出另一只手去放下白暮夏的手。

  松开白暮夏的手后,陈末恒又替白暮夏盖好被子。这才走出白暮夏的卧室。

  …

  回到自己卧室的陈末恒本想着告诉白暮夏。她自己的身世已经公布于世了,已经告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她白暮夏是陈家的女儿,是…他陈末恒的……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当知道白暮夏是陈家的人后,他心中真的很为白暮夏高兴,但又知道她是自己的…妹妹时,心里居然感觉到一丝的失落。

  他在失落什么?这不本来就是事实吗,她是陈家的女儿,是自己的妹妹。以后,自己真的只能把她当妹妹来看待了吧。之后,就算喜欢全天下的女孩,也不能喜欢她了吧。陈末恒垂下头,苦笑着。

  觉得烦闷,陈末恒拿起柜子上的车钥匙,冲出门去。

  ……

  直到中午,白暮夏才起床。洗漱刷牙时,白暮夏走到衣帽间,准备自己要穿的衣服。

  洗漱完后,白暮夏走下楼去。没有看到陈末恒,心中有些失落。吃过午饭,白暮夏被高雅婷拉到沙发上,说要教白暮夏织围巾。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打发时间。白暮夏和高雅婷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的跟高雅婷学着织围巾。

  时间,不知不觉的在陈末恒满大街的开车跑和白暮夏一针一针认认真真的织着围巾溜去。

  直到晚饭时,白暮夏见到陈末恒从门口进来。但感觉陈末恒好像情绪很低落。而此时,高雅婷也看到了陈末恒。就招呼着陈末恒,对他说道“末恒,快来吃晚饭。”

  而陈末恒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看都没看这里一眼。径直就走上门去。之后,高雅婷又说“算了,别管他。可能心情不好吧。我们先吃。”说完,高雅婷还给白暮夏盛了一碗汤。

  白暮夏喝着汤,心中充满了疑问。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晚饭后,白暮夏走上楼,本来是想进自己卧室的。但看到隔壁陈末恒的卧室时,脑中又想起陈末恒今天的种种反常。

  之后忍不住的敲了敲陈末恒房间的门。很快,门就打开了。看到白暮夏时,陈末恒眼中浮现出一抹惊讶。但又很快就淡定下来。

  “有事?”

  “没有,就是,你今天心情不好吗?”白暮夏犹豫了一会儿,才问出口来。

  “没有,怎么了?”陈末恒想笑,但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

  “骗人的吧,你脸上都写满了‘我不开心’四个字。”

  “没有,行了。时间不早了,快去睡吧。”陈末恒揉了揉白暮夏的头。

  看到陈末恒说自己没事,白暮夏也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就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卧室。陈末恒就在身后一直看着,直到白暮夏走进自己的卧室。眼睛还盯着那紧闭的房门。

  不一会儿,白暮夏的房门就拉来了。接着,白暮夏就走出来。

  “还有什么事?”陈末恒问道。

  “哥,晚安!”说完,白暮夏就把门关了。

  “晚安!”陈末恒想说句“晚安,妹妹。”可是,话刚到了口中,就怎么也说不出“妹妹”那两个字来。

  许久,陈末恒才把门关上。

  这一晚,她睡了,他没睡。

鹿曦晨

突然想把这部小说写成虐文了。这一章总感觉好虐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