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听说非洲那边的景色不错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015 2018-01-19 11:52:49

  “给你三秒,要还不放开你的脏手的话,你就叫人剁了你这只猪蹄。”

  陈末恒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让傅司辰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傅司辰赶紧把白暮夏放开。

  重新呼吸到空气的白暮夏后退了几步。她怕傅司辰又抱上来。

  傅司辰不满的看着陈末恒,但不敢说些什么。毕竟上次他只不过**了一下陈末恒,而陈末恒第二天直接把人空运到人生地不熟的日本去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某个天桥底下。然后,自己语言不通,货币不通。起初他还以为他的老大会来接他的。结果硬是等了一天一夜。都没有见到他人。

  之后要不是自己急中生智,打电话报警,又让离自己有千万里的管家找人把自己结回国的话。恐怕自己现在还在日本天桥底下呢。

  打那次之后,他再也不敢**他家老大了,他家老大说北,他绝不会说南东西;他家老大说一,他绝对不会说二三四五。

  刚才他只不过抱了下白暮夏,陈末恒就说要把他的爪子给剁了。谁知道这男人是不是来真的,假的还好,真的话…傅司辰心有余辜的看了眼自己的手。

  “别愣着了,走吧。”陈末恒拉过白暮夏的手走进房间。

  “啊?你要带我见的人不是傅司辰?是谁啊?”吸了几口氧气后,大脑终于才缓了过来。

  “到了。”陈末恒松开白暮夏的手,站在那呆呆的看着。白暮夏顺着陈末恒的目光看过去。看到沙发上坐着这个背影对着他们的女孩子。

  陈末恒率先走过去,白暮夏紧随其后。顺着脚步越来越近,女孩的真容一点点的出现在白暮夏的眼中。

  知道白暮夏完全的看到女孩的真容后,不禁惊叹了一声。

  女孩一身吊带白绸长睡衣,外面套着一件淡紫色的针织长毛衣外套。乌黑的头发垂落在肩头,有着一张无可挑剔的小脸。

  女孩抬起头看向陈末恒,眼中出现一抹惊艳。但很快就变得平淡。

  接着,陈末恒就开口说道“对于你的事,我很抱歉。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但陈末恒的眼中充满了歉意。

  “负责就算了,你只要供我上学,之后给我一份工作就好。”女孩说这话时,看了眼陈末恒,之后又看向茶几上那玻璃缸里的金鱼。

  “好!给我你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薛姿曼,13*****”

  说完,薛姿曼就走进酒店的卧室。

  白暮夏只觉的这个女孩很高冷,但又想在刻意隐瞒着什么。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孩在用她的高冷伪装着自己。她是个有故事的人。

  “走吧。”白暮夏一直盯着薛姿曼,就算薛姿曼早就回到卧室里去了。她还一直盯着那紧闭的房门。直到陈末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就这样?”白暮夏仰起头问陈末恒。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陈末恒挑挑眉。

  “哦。哎,不对呀!你和薛姿曼到底发生什么了?”白暮夏鼓起两边的腮。气鼓鼓的问道陈末恒。

  “没什么,小事而已。”陈末恒扭过头看了四周一圈,之后说道“走了走了,再不走待会儿人家要把咱们赶出去了。”说完,还准备拉着白暮夏的小手一起出去。

  但白暮夏提前了一步,把手向背后放过去。之后又用那种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陈末恒。过了好半会儿,才问陈末恒“真的吗?你没骗我?”

  “都说了,小事而已。没什么的,行了。走吧!”陈末恒刚说完。

  傅司辰的声音就响起来。“我说老大,虽然你家财万贯,但也不能把一条人命说成小事啊,毕竟人命关天呐。”说完,傅司辰还故意把“人命关天”四个字语气加重了些。

  “人命?”白暮夏狐疑的反问了一句。之后又看向陈末恒,说道“陈末恒,到底发生什么了?”

  “没事,只不过用车把人撞了一下。”陈末恒说的轻描淡写。而一旁的傅司辰做好了看好戏的准备。而…白暮夏听到了陈末恒的话后,不禁口微微长大。愣了几秒后,才提高了嗓音问着陈末恒。

  “到底发生什么了?先是人命,后面又是车祸。说清楚!”白暮夏看向陈末恒,眼中充满了严肃。

  “我们换个地方聊吧,这里不方便。”说完,陈末恒指了指总统房里薛姿曼刚刚进去的卧室。意示这里不是个可以聊天的地方。

  “行,我们换个地方,但你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通通告诉我。”白暮夏此刻双手叉腰。一副大人的模样,站在陈末恒的面前。

  “好,待会儿我一定如实招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完完全全的、完完整整的告诉你,行了吧姑奶奶。那可以走了吗?姑奶奶。”陈末恒说完,就推着白暮夏走向了门口。

  走时,还不忘把站在门口的傅司辰踢了一脚。

  之后,就推着白暮夏走出酒店大门,来到隔壁的一家咖啡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完完全全、完完整整的告诉白暮夏。

  当然了,陈末恒并没有说他是因为为了替白暮夏找证据所以才把薛姿曼给撞了。只是说他大晚上睡不着觉,就出门逛了一圈。

  对此,白暮夏表示特别无语。之后又特别无语的说“让你自作孽不可活,大晚上瞎晃达什么。”

  之后又给陈末恒说了半天道理,这才起身回到陈家。

  晚上,陈海回到家,高雅婷高兴坏了。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而白暮夏则是在一旁为高雅婷打下手。

  陈海则是在书房里工作着。而陪在陈海身边的是陈管家。

  至于陈末恒,上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听说非洲那边的景色不错,好像狮子和老虎经常出没在哪里。嗯,是个好地方。挺适合他的。明天,我要看不到他。”说完,不等电话那边的人做出回复。径直就挂了电话。走下楼去。

鹿曦晨

非洲啊~嗯,是挺适合他的。昨天长途跋涉,坐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所以没来得及更新,今天补上。弱弱的问一句,推荐票还给吗?期待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