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这是你们想要的证据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051 2018-01-15 15:02:28

  “妈,我不吃了。来不及了,我和暮夏就先走了。”说完,拉着白暮夏的手走出大厅。

  被陈末恒拉上车的白暮夏,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傻了?”直到陈末恒敲了下白暮夏光洁白皙的额头时,处于卡机的脑子终于才运转起来。

  “你,你刚才牵我手了?”半天,白暮夏才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嗯?对呀,哥哥牵自己妹妹的手,都不行啊?”陈末恒挑了挑眉毛。

  “你,你,臭流氓!”一向文科成绩突出的白暮夏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词可以来形容眼前这个流氓来。只能用手指指了指陈末恒,又恼怒的放下。

  “额,这就叫流氓啊,还有更流氓的呢,既然你说我是流氓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使用使用我这个流氓的称号。”

  说完,陈末恒就一把拉过白暮夏,把白暮夏搂进自己的怀里。下巴抵着白暮夏毛绒绒的头发上。还可以闻到淡淡的发香味。

  “噌”白暮夏的脸突然变的红起来,尤其是头抵在陈末恒结实有力的胸膛上。白暮夏只觉得这个胸膛像火一样,热热的。把她的脸都热的红彤彤的。

  白暮夏像挣扎,但头顶突然响起陈末恒富有磁性的声音。“别动,让我睡会儿。”

  刚想反驳陈末恒的话,让他要睡回家睡时,耳边突然响起今天早上陈末恒疲劳的声音,

  “这都被你发现了,对呀。昨天通宵熬夜写作业了,你也知道,我是高三了嘛。学习任务比较大,不是吗?”

  还有今天早上陈末恒顶着两个双眼圈的样子。可能是白暮夏真的心疼了,也有可能是白暮夏此刻母性泛滥。这一刻,白暮夏居然答应了。让他靠在自己头上,让他补会儿觉。

  一路上,只有白暮夏的呼吸声和陈末恒的呼吸声。“小姐,到学校了。”司机这时候突然冒出这几句。

  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管家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这个没眼色的司机。这么愉快的时刻,居然被这个没眼色劲儿的司机打破了。回家后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

  被司机这么一说,白暮夏哪里还顾得让陈末恒,直接羞愧的跑出车门。而陈末恒看了眼跑远了的白暮夏,轻轻的笑出声来。

  之后又看了眼司机,说道,“这个月,工资就暂且别要了。”之后走下车去。

  “末恒少爷,我喜欢你。”

  “快看快看,末恒少爷来了。”

  “末恒少爷!啊!”

  …

  陈末恒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之后在保镖的护送下和校领导出面阻止的情况下。这才进入到学校。

  走到教学楼一层,陈末恒并没有按照往常一样,走上教学楼二层,反而走向在一层的白暮夏的教室里。

  而一边的白暮夏,下车狂奔下,刚走进教室,全班都把目光集中在白暮夏身上。眼中都是满满的鄙夷和嫉妒。但都没有说什么。经过昨天一闹腾,谁还不知道,白暮夏是末恒少爷和司辰少爷护的人。

  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敢招惹陈家和傅家。不然,他们其中的任何一家都会让你们家一夜之间消失在整个A市。

  白暮夏无暇顾及这些异样的眼神,自顾自的放好书包,打开书本。

  不一会儿,班主任来到讲台上,同行的还有校长。“白暮夏,你那件考试作弊的事还没有解决,请你站起来。”班主任对着白暮夏说道,仔细听语气中还有些颤抖。

  但又不得不说,毕竟这件事韩鲸心有理有据,而白暮夏什么都没有,即使背后有陈家撑腰,但如果要是让这件事就这样了结,背后又得惹起很多同学的不满。

  “老师,我说了。我没有作弊,这份试卷是我用自己的实力考的。”白暮夏铿锵有力的说道。

  “哦,那你拿什么证明?”这一次,校长开口问道。

  “我…”是啊,自己拿什么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要怎么说他们才会相信?白暮夏垂下头。

  “这个呢?”正当白暮夏以为自己就要坐实这个作弊的名号时,陈末恒悦耳的声音传入白暮夏的耳里。

  充满希望的抬头看向问口,便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秀逸潇洒的男子。只见男子移步走向讲台,把U盘扔到讲台上去。

  之后又抬脚走向白暮夏那个位置,紧紧的环住怀中这个小人,之后又抬头看向校长,开口道,

  “这是你们想要的证据。”之后又转过头来。而被陈末恒拥入怀里的白暮夏还来不及反应,陈末恒身上独有的清例味道就直灌白暮夏的鼻腔。

  听到陈末恒的话,校长看了看陈末恒,又看了看讲台上被陈末恒扔下的U盘,之后意识班主任把班里的多媒体打开,将U盘插入电脑。

  突然之间,教室屏幕里放映出俩个黑影出现在走廊的尽头,随着俩个黑影走的越来越近,能够清楚的看得出来这俩个人是俩个女孩。

  直到监控录像里可以清晰直观的看到那个俩个女孩就是林晓晓和韩鲸心时,全班都大吃一惊。

  之后,韩鲸心进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里,而林晓晓则是在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时不时的看向办公室一两眼。

  大概几分钟后,韩鲸心从办公室走出来,跟着林晓晓一起消失在黑夜中。视频结束到此就结束了。

  之后,林晓晓又站起来,诉说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还向白暮夏道了歉。

  再之后,全班石化。之后就沸腾起来。

  “真看不出来,韩鲸心居然是这种人。”同学B说。

  “就是就是,之前还装的那么好。搞的好像真的是白暮夏偷答案了似的。”同学O说。

  “看来是我们错怪白暮夏了。”同学C说道。

  ……

  “咳咳,好了同学们。既然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之前也确实是错怪了白暮夏同学。在这,我跟白暮夏同学道个歉。暮夏同学,实在对不起。”校长最终主持大局,主动表率给白暮夏道歉。

  “那好,既然事情解决了,那就正常上课吧。”说完,校长就离去。

  “那个,那就正常上课吧。”班主任尴尬地说道。之后看向陈末恒和白暮夏。

  

鹿曦晨

作者表示非常无语,让我画个圈圈想一想这个世纪难题——真的有人看我的书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