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证据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219 2018-01-13 20:40:53

  全班都呆了,其他同学是因为沉迷在陈末恒好听的嗓音里,而班主任则是因为陈末恒的到来。

  “我要是说我相信她呢!”陈末恒的话如同魔音似的,贯彻在白暮夏的耳里。有人相信她,真的有人相信自己。

  白暮夏猛的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陈末恒正注视着自己。

  陈末恒看到白暮夏这幅想哭却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模样,心好像被人揪了一把似的。

  “还有我,暮夏小公主。我也相信你。”突然,陈末恒的旁边,多了一个傅司辰。

  白暮夏的眼圈红了,也不是没有人不相信自己的。

  “末恒少爷,司辰少爷,你们怎么来了?”班主任颤颤巍巍的扶了一下自己的大框眼镜。

  还没有等陈末恒开口,傅司辰就直接开口道,“难道我们不来,眼睁睁的看着你欺负我们家暮夏小公主。”

  “当…当然…不…不…是。”班主任整个人都直冒冷汗,嗓音更是抖的厉害。

  “嗯?”陈末恒冷哼了一声,杀人般的眼神朝班主任射过来。吓得班主任直接给陈末恒跪下。

  之后又温柔的看向白暮夏,此刻,白暮夏整个人都懵了。陈末恒快步走向白暮夏,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白暮夏披上。搂着她出了教室。

  走到门口,对着傅司辰说道,“把她们给我留在这里,待会儿一个一个解决。”之后,就带着白暮夏走出教室。

  本来想跟着陈末恒一起安慰白暮夏的傅司辰,听到自己的老大这样说道。只能焉气的答应,不过后面又一想可以为自己的暮夏小公主报仇后,傅司辰又屁颠屁颠的去做事了。

  走出教室后,陈末恒带白暮夏来到林荫路的一个长椅上。现在正是上课的时候,所以林荫路上很安静很安静。只有白暮夏和陈末恒两个人。

  看到白暮夏的眼圈红彤彤的,陈末恒心中也不是滋味。“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哇!我没有做,为什么她们不信,明明就是她们干的,为什么要扯上我,我跟她们无冤无仇,为什么?为什么?”

  白暮夏终于忍不住了,在班里,面对那么多的质问,白暮夏都坚强的没有哭出一滴眼泪,偏偏在面对相信自己的人的面前,白暮夏终于忍不住了。卸下坚强的面具,把自己释放出来。

  再怎样坚强的人,也有柔软的时候

  “没事没事。好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陈末恒搂过白暮夏,一只手扣住白暮夏的头,另一只手不停的轻抚白暮夏的背。

  许久后,白暮夏的哭声越来越小,直到没有。陈末恒低下头,看到怀里的小人居然…睡着了。不禁哑然失笑。

  陈末恒抬头,看到夕阳零零落落的洒落到樱花树下,也该放学了。陈末恒横抱起白暮夏,朝着学校大门走去。

  站在门口的陈管家接到少爷的电话后,就以闪电侠的速度来到学校门口。

  不远处,陈管家就看到少爷抱着暮夏小姐,就赶紧跑上去,问道,“暮夏小姐这是怎么了?”

  “没事,只是睡着了。”

  “哦。”陈管家看到陈末恒头上有一层薄薄的密汗时,就问道,“少爷,要不你歇会儿。我还抱暮夏小姐吧。”

  突然,一记冷刀射在陈管家的身上。

  “那个,少爷那你慢点。”陈管家意识到后,主动跟在陈末恒的身后。心想:自己真是老糊涂了,暮夏小姐怎么会需要自己抱呢。

  走到车门口,陈管家打开车门,陈末恒小心翼翼的将白暮夏平放在车内。之后又小心翼翼的关上车门。

  对着自己身后的陈管家说道,“你在这等着,我回学校处理点事。”说完,留给陈管家的只有一道背影。

  …

  “让你们自作孽,不可活。居然敢惹我们家暮夏小公主。真是活腻了。等老大来了,你们就等死吧。看老子不玩死你们。”傅司辰在这已经说了一个下午了。

  其他的同学都走了,只留下林晓晓和韩鲸心两个人。

  突然,校长出现在门口。“傅同学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大家都是同学,能有什么过不去的。是吧!”校长阿谀谄媚跟傅司辰说着。

  还未等傅司辰爆粗口的跟校长开口,陈末恒就已经人未到,声先到的跟校长说道,

  “我看您这个校长的职位是想另谋高就了。”众人抬头一看,就看到陈末恒倚在门口。

  校长一听,咽了一口唾沫,之后又立马说道,“呵呵,哪里哪里。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我处理,就不插手你们的事了。反正都是同学,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就这样,我先走了。”之后,校长就急匆匆的走出教室门口。

  本来看到校长,林晓晓还以为得救了,现在看到校长突然间就落荒而逃,心中的唯一的救命稻草就这样…没了。

  韩鲸心比林晓晓有点脑子,虽然看到校长来了,但也知道校长根本靠不住。人都是自私的,他不可能会为了她们而跟这个商业巨头陈家为敌,就算为敌,也根本斗不过人家。所以韩鲸心根本没有把校长放在眼里过。

  “老大,你来了。你说怎么办?该怎么处理她们?”傅司辰走到陈末恒身旁,单手撑在陈末恒的肩膀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先不急,先让她们说出真相。”陈末恒邪魅的说道,之后走到韩鲸心的身旁,一只手掐住韩鲸心的下巴,迫使她直视自己。

  “说,怎么回事?”陈末恒眯起眼睛看着韩鲸心,令人沉醉其中的嗓音在空旷的教室里响起。

  韩鲸心扭头看向地板。

  “不说,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你了吗?司辰,去,把她俩丢到窗户外边。”说完,陈末恒松开韩鲸心的下巴。

  “好嘞,让你们俩个嘴硬。现在好了吧,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该。”说着,傅司辰一手一个把韩鲸心和林晓晓拎到窗户边上。

  之后,傅司辰又把她俩的头摁住,运势准备往窗外扔。突然,韩鲸心大喊道,“末恒少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们公司还和你们陈家是合作关系。”

  “等一等!让她转过身来。”陈末恒的声音响起。韩鲸心还以为陈末恒听进去了,他肯定会或多或少的顾及自己和陈家的合作。

  陈末恒快步走到韩鲸心面前,“你威胁我?”

  “不敢,只是给末恒少爷说一声而已。”

  “是吗?可惜我不吃这一套。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找到证据吗?”说完,陈末恒就对傅司辰说道,“把她放了,把这个女人推下去。”边说着,陈末恒指向林晓晓,之后又把韩鲸心推过去,二话不说,直接就把韩鲸心从二楼推了下去。

  

鹿曦晨

爽吧,各位鹿宝宝。活该,这个韩贱人。请原谅我没让她从二百楼掉下去。着实是因为不想闹出人命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