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我要是说我相信她呢!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025 2018-01-13 13:50:45

  是那件事,难怪,用自己的账号给韩鲸心发那些不是出自自己之手的信息。这样自言自语真的有意思吗?

  原来她在那个时候就想着怎么陷害自己了?恐怕,她跟自己交往的时候,动机就不纯吧。

  现在又装出一副为我着想的模样,这是在做戏给她看呢还是给全班同学看?这出戏真是厉害,简直就是一箭双雕,既坐实了自己“作弊”的事,又巩固了自己是好人的地位。

  白暮夏心中嘲讽着韩鲸心。

  这时候,班主任拿过韩鲸心的手机。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又匆匆的走出教室门口,去自己的办公室里找考题的答案。

  看着老师急冲冲的走出教室门口,白暮夏想也不用想。既然敢让老师去拿那套试卷的答案,那肯定也一定动过手脚了吧。

  可此时,她该怎么办?对方有理有据,就算自己是被冤枉的,看清了对方的伎俩,到空口无说,又怎么会相信自己?

  怎么办?保不齐一会儿,连班主任都会相信自己是作弊的。怎么办?怎么办?冷静,办法总比困难多,一定会有办法的。

  白暮夏一边安慰自己不能乱了阵脚,一边大脑飞速的转着,想该怎么解决掉接下来的麻烦。

  还没有想出来解决的方法,班主任就怒气中烧的走进教室。

  “白暮夏,请你站起来给我好好的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办公室抽屉里的考题答案就不翼而飞了?不会真的是你偷的吧?”班主任看着白暮夏,对着白暮夏大吼道。

  “老师,我要是说出真相来,你会相信吗?”白暮夏站起身来,攥着拳头。指甲镶进肉里的疼痛让白暮夏冷静下来。

  “你说!”班主任盯着白暮夏。

  “第一,我并没有偷您的答案,至于您的答案去哪了,我觉得您应该好好问一问韩鲸心。

  第二,至于这个聊天记录,您也应该好好的问一问韩鲸心。明明是她在考试前一天问我要我的QQ账号,还骗我说自己的QQ账号丢了,所以才用我的。

  第三,我想请问林晓晓同学,不知道你在哪,什么时候看见我偷老师的答案了?还麻烦你给我说清楚了。

  另外,韩鲸心同学,不知道一个人自娱自乐,自言自语好玩吗?你就这么喜欢栽赃陷害别人?

  我要说的我说完了,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也就是真相。”

  说完之后,白暮夏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许久,可能全班都被白暮夏的气场所震惊了,实在想不出来,平时一个安静的小白兔,居然也有这么强势的时候。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韩鲸心,之后韩鲸心立马反驳开口道,

  “暮夏,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我好心劝你,是,我是告了你的密,但我也是为了你好呀。现在,你居然还反咬我一口,把所有的过错安在我的头上。你怎么能这样做?

  既然你要说是我做的,那你有证据吗?还有,我什么时候向你借你的QQ号了,

  更何况,我怎么会去偷老师的答案,就算是我偷的,那我肯定会看啊,那我现在的成绩还不是比你的低。

  还有,我为什么要陷害你?”说完,韩鲸心的眼圈都红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群众一向偏袒弱势,看到韩鲸心泪流不止,班里有些人就开始相信韩鲸心。

  “明明就是自己偷了答案,现在居然还把罪过安在韩鲸心的头上,真看不出,白暮夏居然是这种人。”同学C说道。

  “就是就是,太过分了!”同学F说。

  听到这些话,韩鲸心的嘴角稍稍向上了一些。

  白暮夏,是你先抢末恒少爷的,你是逼我的。为了不让你再勾引末恒,你必须滚出这个学校。必须!韩鲸心看着白暮夏,眼中浮现出杀意。

  …

  “好了,白暮夏同学,既然你这样说,那你有证据吗?”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看着白暮夏,眼中充满了怀疑。

  果然,没有人相信自己。证据?自己也是刚刚才知道了整件事的过程,怎么可能会有证据。白暮夏低下头沉思。

  “白暮夏同学,你听得到吗?我在问你,你有证据吗?请你站起来回答。”班主任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中多了几分质疑。

  白暮夏站起来回答道,“我,还没有。”说完,她垂下头去。

  “没有证据刚才还理直气壮的,她还知不知道害臊?”同学G鄙夷的说道。

  “你没看到刚才韩鲸心那个聊天记录吗,她们学校啊,经常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果然,有些本性是一辈子都改不了的。她呀,也只不过是披了一人皮罢了,骨子里啊,还是条狗。”林晓晓在一旁不屑的说道。

  “看着总感觉不像,之前白暮夏还帮我们值日呢。她应该不是那种人吧?”同学K说道。

  “恐怕那也只是伪装的罢了。只是为了在我们面前刷好感。”同学C说道。

  “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同学A开口说道。

  …

  身旁的议论声传到白暮夏的耳朵里。白暮夏攥紧拳头,一声不吭。眼圈红彤彤的,但还是努力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白暮夏,不要哭。哭了你就输了,没做就是没做,做了就是做了。清者自清,不要哭。不能哭。”白暮夏一边心里安慰着自己,一边反复做了几次深呼吸。

  “老师,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这成绩就是我用自己的能力考的。”白暮夏坚定的说道。

  “呵,自己考的?白暮夏,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狂妄自大,你认为你是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要证据没证据,你的这番说辞,谁会相信?”林晓晓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我要是说我相信她呢!”陈末恒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远远的传来,如同一股迷人醇厚的红酒。

  全班都呆了,其他同学是因为沉迷在陈末恒好听的嗓音里,而班主任则是因为陈末恒的到来。

  而白暮夏…

  先卖个关子

  

鹿曦晨

猜一猜我们的暮夏宝贝为什么…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