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车咚?第一次!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160 2017-12-12 22:12:39

  怎么可能?白暮夏这个贱人考试之前还在桌子上睡觉呢,考完试之后就又倒头又睡。全科第一?她不信,白暮夏一定是作弊了。

  “老师,您确定是白暮夏?没有看错?”林晓晓怀疑的问道。

  “你是说我年纪大视力不好吗?看好了,上面写着——白暮夏三个大字。我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班主任怒喝道。

  “林晓晓,我觉得你的能力还不能担任学习委员这一职责。白暮夏,你来担任学习委员一职。林晓晓,你给我好好反思反思。两万字检讨我要明天看到。”说完,班主任就瞪了林晓晓一眼。

  “老师,能不能”还没等林晓晓说完,班主任就干脆的回答。“不能!行了,发试卷。”

  林晓晓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盯着白暮夏。

  都是她,自己才成了这样。要不是她,就不会被班主任撤掉学习委员这一职责。要不是她,自己就不用当着全班人的面前丢脸。白暮夏,我恨你!

  一旁的韩鲸心将这一切都收进眼底。

  很好,她会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白暮夏,我会让你自己滚出这个学校,主动远离陈末恒的。

  …

  “喂,你有病吧。一下课就拉我到洗手间,你该不会上个厕所都要有人陪着吧。”林晓晓双手环胸看着韩鲸心。

  “真是个笨女人!”面对林晓晓的讽刺,韩鲸心丝毫没有理会。

  “你说什么!我笨?你把话说清楚,我哪里笨了?”林晓晓大吼着。

  “你要是不笨,就不会输给白暮夏。”韩鲸心嘲讽的说。

  “哼!白暮夏那个贱人,我迟早会让她输给我的。”林晓晓咬着牙狠狠的说。恨不得将白暮夏碎尸万段。

  “迟早?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

  面对韩鲸心的质疑,林晓晓突然沉默了。

  “这样吧,你跟我合作。我可以帮你把白暮夏赶出学校。这样,你依旧做你的学习委员,依旧是我们班里的学霸。怎么样?”韩鲸心的声音在林晓晓的耳边响起。

  犹豫了半天,林晓晓眯眼看向韩鲸心。

  “为什么?我记得我和你根本不熟,为什么要帮我?”林晓晓是笨,但不傻。她不相信韩鲸心会好心帮她。

  “看来你还不傻。”韩鲸心阴狠的斜笑。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白暮夏。”一提到白暮夏三个字,韩鲸心的神情就变得凶狠起来。让站在一旁的林晓晓打了个寒颤。

  “难道你想一直被白暮夏踩在脚底下?难道你就这么想看到班主任对白暮夏百般呵护?就这么想看到全班同学把白暮夏当学霸一样供着?醒醒吧,那些东西原本是属于你的。老师对你的百般包容,同学们羡慕的眼神。是你的!只要白暮夏离开了这里,这里就变的和以前一样了。”

  韩鲸心愤愤的对着林晓晓说道,连眼神里都充满了不甘心。

  韩鲸心的这些话成功的惹怒了林晓晓。

  让林晓晓又想起今天早上的事。自己之前何曾受过这种委屈。对!只要白暮夏离开这个学校,她就可以恢复以往的风光。

  林晓晓抬起头,“我跟你合作。你说,要我怎么做才能让她离开?”

  “你过来,我跟你说…”韩鲸心看向周围一圈,最终放心的又看向林晓晓,向她勾勾手指,意示林晓晓过来。

  …

  “你在远离我?”陈末恒看向白暮夏,眉心快要扭成‘川’字了。

  自从今天早上开始,面前的这个女孩就一直在和自己保持距离。一开始还以为是错觉,没想到今天下午居然为了远离自己准备一个人走回家。

  要不是有同学告诉他,他恐怕会在学校门口一直等着她呢。再看到她时,一个人正傻乎乎地站在三岔路口站着。

  在她百般不情愿坐上车后。陈末恒就悄悄的向她那里挪近了一些。结果没想到,白暮夏居然也悄悄的离他那里挪远了一些。

  接下来,陈末恒挪一点,白暮夏就挪一点。反复了几次后,最终陈末恒直接扑向她那里,白暮夏连忙往后退,结果发现后背就是车门。没有退路了!!!

  之后,扑鼻而来的就是陈末恒身上那股好闻的香味。

  “你在远离我?”陈末恒手撑着车窗,把白暮夏逼到车门的角落里。

  卧槽,壁咚她见过,地咚她也见过。这车咚,还是她第一次见,第一次见就算了,更何况这第一次还是发生在她的身上。

  “没有,怎么会。”白暮夏扭过头不看陈末恒,心虚的说道。

  “那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回家?”

  “额…锻炼身体,对!就是锻炼身体。”

  “那为什么刚才要远离我?”

  “屁股坐麻了,想换个位置坐坐。”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敢看我?”

  “谁说我不敢!”说着,白暮夏抬起头就和陈末恒对视。不过三秒,白暮夏就又低下头去了。

  “你不是说你敢吗?”

  “我刚才看了。”白暮夏的声音越来越低。知道后面都没有了声音。

  “以后不许再远离我了,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你不用太在乎他人的感受。而且,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陈末恒低沉的嗓音响起。

  对呀,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考虑那么多也没用,还不如跟之前一样。活自己,按照别人说的去活干嘛?

  想通了一切的白暮夏抬起头,眼神清明的看着陈末恒。

  看到女孩眼神清明,陈末恒觉得她应该是想通了一切。她,终于不再远离自己了。陈末恒笑了,当意识到白暮夏在远离自己时,陈末恒真的害怕她会这辈子都远离自己,不再理自己。终于,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

  陈末恒松开手,不再撑着车窗,坐回原来的位置。

  看陈末恒不再车咚她,白暮夏松了口气。挺直了腰坐在位置上。

  …

  一路无声,白暮夏刚下车。高雅婷就给了她一个熟悉的拥抱。

  “小暮夏,听说你考了全科满分。我家暮夏宝贝真厉害。”说完,高雅婷就满脸自豪,还对白暮夏竖了个大拇指。

  “我之前每次年级第一的时候,怎么不见你高兴成这样。”陈末恒幽幽地说。

  “去去去,你一边玩去。”高雅婷表现出一副满脸嫌弃的样子。

  “就知道重女轻儿!”说完,陈末恒就走进门里。

  “哈哈,还吃醋了!”门外,传来阵阵笑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