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别动,再动…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153 2017-12-09 10:05:54

  餐桌上大家都其乐融融的吃着饭。高雅婷和陈海互相给彼此喂饭。而陈末恒和白暮夏则是安静的吃着饭。

  很快,一顿饭就结束了。饭后,陈海和高雅婷依偎地坐在欧式大沙发上着看着电视剧。而白暮夏坐在单人沙发上盘着腿跟着陈海和高雅婷一起看。

  从餐桌上拿了个苹果,陈末恒悠闲的坐到白暮夏坐的单人沙发的扶手上。附身到白暮夏的耳边。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陈末恒低沉的声音在白暮夏耳边响起。

  “嗯?什么?”白暮夏把头扭过来仰看着陈末恒,一边回想陈末恒口中忘了什么的事。

  “画!”陈末恒冷冷地说了一个字。如果她要是还是想不起来的话,他就上去把她掐死。

  “画,什么画?”白暮夏扭过头仰看着陈末恒。一边想着陈末恒口中说的忘了的事。

  “哦,肖像画!看我这脑子,走吧走吧。”说着,白暮夏站起身来拉着陈末恒的胳膊朝着楼梯走去。

  …

  “行了,你先随便坐坐。我去找画板。”说完,白暮夏一头扎进杂物间。

  “唉?我的画板呢?我记得我放这了呀!”白暮夏的声音从杂物间传来。不大不小,真好传到陈末恒的耳朵里。

  陈末恒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这要找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啊?就算找到了,时间也没剩多少了,肯定也画不完了。

  这样想着,陈末恒把视线看向杂物间里四处翻箱倒柜的白暮夏。之后才从白暮夏的卧室里走出去。向隔壁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拿了画架,陈末恒依旧看到白暮夏忙碌的身子。

  “好了,别找了。你这要找到猴年马月才能找到啊,先用我的吧。”身在杂物间里的白暮夏压根就没有听到陈末恒说什么,只听到些什么“用他的”“猴年马月”这几个词。

  “嗯?末恒哥你说什么?”白暮夏将她毛绒绒的脑袋从房间里探出来。样子可爱极了。

  陈末恒无奈的摇摇头,大步地朝着白暮夏走去。拉起白暮夏的手腕出了杂物间。又把画架架起来放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对着白暮夏指了指。

  白暮夏立马就领会到陈末恒这是想让自己坐到画架前开始画画。

  白暮夏也就一屁股坐下。把素描纸固定好,又开始在纸上进行构图。

  刚开始还好好的,但是过了一会儿。陈末恒就左摇右动的。

  白暮夏见陈末恒动了第n次了,一股恼火油然而生。

  “陈末恒,别动了,你要是再动…我可就不画了。”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给我安安分分的坐下让我给你画画;第二,给我滚回你卧室!”白暮夏此刻好看的秀眉都染上了几丝恼怒。

  “好好好,不动了,你画吧。”陈末恒也不傻,看见自己家的姑娘现在真在气头上,当然要答应她的要求才是。

  终于,陈末恒不再动了。可是才过了几十分钟,陈末恒又不安分了。身子又开始乱动。

  好在,白暮夏画画一向是以速度为傲的。仅仅靠陈末恒没动的那几十分钟。就已经把画的大体画完了。只剩下细节性问题。

  如果说白暮夏以绘画速度为傲的话,那么处理画稿细节问题就是白暮夏绘画的瓶颈。

  知道白暮夏已经把大体画好了,自己也不用傻站着了。陈末恒走到白暮夏的身后,看见她迟迟不肯在纸上修改。

  陈末恒就已经猜到她不会这类问题。于是,弯下腰伸出大手包住白暮夏的白皙小手。脸靠在白暮夏的耳垂边和锁骨上。指导着白暮夏画。

  当陈末恒喷洒出来的温热气息直喷向白暮夏的耳边时。那一刻,白暮夏觉得自己心中的小鹿乱撞。周围仿佛开满了鲜花。

  “你看,这里呢。脸的比例不对…”陈末恒细细地给白暮夏讲如何处理细节问题。

  可以此刻内心小鹿乱撞的白暮夏哪里能听的进去。感觉到脸仿佛烧了起来。

  白暮夏赶紧扭过头,想让陈末恒离自己远点,没想到陈末恒已经离自己的脸只剩下不到一厘米的距离。白暮夏刚一转过头,薄唇就微微擦过陈末恒的脸颊。

  柔软般的触感让陈末恒有些痴呆,咽了口口水。陈末恒扭过头看向白暮夏。

  之前就因为陈末恒脸红的白暮夏,在扭头亲了陈末恒一口之后,脸变得更红了,像一颗熟透了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上去咬一口。

  白暮夏抬起头本想说今天的绘画就此结束时,恰好就撞进了陈末恒如同浩瀚星空的眼眸。让白暮夏沉浸进去,无法自拔。

  四目相对,让房间里的氛围变得有些暧昧。

  “小暮夏,妈咪给你爹地热了些牛奶,你们俩个要喝吗?”说着,高雅婷就推门而进。

  看到眼前这一幕,高雅婷本来就比较大的杏眼这下睁得更大了。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

  听到高雅婷的声音,陈末恒和白暮夏两个人赶紧将距离拉开,目光注视着现在门口的高雅婷。

  虽然白暮夏和陈末恒两个人速度很快,但是高雅婷的眼睛更快。该看的看了,没看的也看了。

  看到这一幕,高雅婷觉得自己儿子并不需要牛奶。别说牛奶,她这个老妈都是多余的。

  “呵呵,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继续!”说着,高雅婷后退了几步,轻轻的把房门关上。

  高雅婷扭过身子,拍着胸脯。边往楼梯口走,边想着:

  “高雅婷啊,你要是不多问那一句要不要喝牛奶的废话,或许她们俩个已经…你就离你抱孙子的梦想更近一步了。”算了,反正现在她们俩个孤男寡女的在同一间房子里。还能干点啥。一想到这里,高雅婷就兴奋不己的跳进厨房里。

  “老公,咱们马上就要抱孙子了。”高雅婷一手端着一杯热牛奶向陈海走去。

  …

  “额,末恒哥,我看今天画的差不多了。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白暮夏小声的说,头也不敢乱动。

  “嗯。”陈末恒什么也没说,只是从鼻音里发出‘嗯’的一声。说完,陈末恒走出白暮夏的卧室。

  见陈末恒就这样走了,白暮夏突然觉得心头有些憋屈。不想让陈末恒离开。这样的念头一出来,白暮夏就冲到洗手间给自己洗了把冷水脸。

  看着镜子里的白暮夏,白暮夏嘴里楠楠地说

  “想什么呢,那可是你哥!”

  

鹿曦晨

求推荐票,求打赏,求评论,求收藏,各种求,鹿宝宝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