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去尼斯兰皇家学院上学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3897 2017-12-03 14:39:46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白暮夏一夜无梦,早早地就起了床。洗漱完后,白暮夏穿着尼斯兰皇家学院的校服走出卧室。

  虽然白暮夏很高兴能到尼斯兰那样高级的学校去上学,但是…

  “尼玛,校服下身的裙子也…太短了吧!”

  白暮夏看着眼前的全身镜,上身白色的衬衫她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这下身…只要微微一弯腰,就走光了!!!

  白暮夏在镜子面前呆呆地注视了好几眼。终于经过了几番思想斗争后,才走出了卧室。

  下了楼之后,白暮夏就看到餐桌上高雅婷坐在陈海的对面,而陈末恒坐在了陈海的旁边。陈管家也在,只不过,他在陈海的身旁。

  白暮夏走到餐桌边,坐在高雅婷的旁边。但高雅婷看到这一幕,当然是不行的。她可是很看好这个未来媳妇的。于是,就要死要活的要跟陈末恒换位置。而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少爷,偏偏招架不住高雅婷这一招。只好硬着头皮坐到白暮夏的身旁。

  坐在一边的白暮夏,彻底无语了。一想到昨天餐桌上的那一幕,白暮夏就不敢面对陈末恒。所以就一直在埋头吃饭。生怕再出现那种情况。

  好在,一顿早饭安全的度过了。

  “暮夏,在家里还住的习惯吗?”

  陈海和蔼的对白暮夏说道。

  “嗯,很舒适。很喜欢。”白暮夏点头看向陈海。

  “那就好,对了。今天你要和你哥一起去尼斯兰学院去上学。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你哥。”

  “嗯,我会的。”白暮夏还是看向陈海。她不敢看向陈末恒。她怕陷进去陈末恒的美色中。

  “少爷,小姐。该出发了!”陈管家恭敬地说。

  “嗯!暮夏,走吧。要上学了!”陈末恒温文尔雅说着。

  “知道了!妈咪,我去上学了!”白暮夏看向高雅婷,对着她甜甜地笑了笑。

  “嗯,小暮夏在学校不要太累了。中午的时候,等等你哥。他带你去吃饭。毕竟你对那里不熟悉。再让末恒带着你去熟悉熟悉学校的新环境。”

  “嗯,也好。毕竟尼斯兰有点大,暮夏可能会迷路的。末恒,你妹妹交给你了。”陈海也附和着说。

  “呵…呵,我会的。”白暮夏内心真的有想撞南墙的冲动。本想着拒绝,但这俩位家长齐上阵叠加的威力实在太大。

  让白暮夏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嗯,我会的。妈咪,陈叔叔。我和末恒哥上学去了。”

  说着,就拉着陈末恒跑出了陈家。

  白暮夏实在是怕陈海和高雅婷还会说出什么话来,就立马拉着陈末恒跑了出去。

  而陈末恒被白暮夏拉着跑的时候,心中生出的这种奇妙的感觉并不让陈末恒反感,反而…让陈末恒喜欢,想让她一直牵着他。

  心中的想法从陈末恒脑中飘过的时候。让陈末恒打了个冷颤。他怎么会这样想?一定是得病了,最近得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心中这样想着,陈末恒把手从白暮夏的小手中抽了回来。

  白暮夏感觉到自己手中的的温度不见了。于是,尴尬的把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末恒哥,这不是权宜之计嘛!为了不让妈咪和爹地再给您找事,这不是才拉着您跑了嘛!呵呵……”

  “呃…要不,末恒哥,你要是嫌麻烦,其实我可以自己找同学的。”

  陈末恒还是一声不吭。

  “好吧,那就麻烦末恒哥了。走吧,快要迟到了!”

  这次白暮夏很识趣的没有牵陈末恒的手,自己钻进只离陈家大门两三步的接送车。

  白暮夏还以为陈家这么‘豪’

  接送车也一定有两辆,一辆她的,一辆是陈末恒的。没想到,世事难料,陈末恒和她坐的都是同一辆接送车。也就是说,自己每天都要和陈末恒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咯!

  “oh,no!现在拒绝还可以吗?”白暮夏此刻的内心是无比的悲壮。

  如果白暮夏要是知道,这还是她自己亲爱的妈咪故意吩咐的!会不会有一种想撞南墙的冲动。

  “其实,你的表情…不用这么视死如归。”陈末恒轻轻挑眉。

  “没有没有,跟末恒哥坐同一辆车,是我的荣幸。荣幸!!!”白暮夏心虚的说着。

  “说谎的孩子,鼻子会长(zhang)长(chang)的。”陈末恒又挑了挑眉。

  这个男生,是要给她难堪嘛。没事挑眉干嘛,不知道他这个表情要祸害多少女生。

  “说谎长长鼻子的人是匹诺曹。又不是我。”白暮夏小声的说道。

  虽然声音小,但白暮夏说的话陈末恒却一字不差的听到了。

  “虽然匹诺曹不是你,但是你这是在间接性的说,你刚才说的话就是说谎咯!”陈末恒一脸淡然。

  “陈末恒,那我可不可以说你这是间接性的在套我话。”白暮夏气鼓鼓的对着陈末恒说。

  “没错,就是套你话。但是也没逼迫你说谎话,也就是说。你还是在说谎咯!暮夏…妹妹…”陈末恒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你!”白暮夏气冲冲地用手指指着陈末恒。

  看到白暮夏是真的生气了。陈末恒也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好了,暮夏,别生气了。开个玩笑,缓解缓解气氛。”

  “一点都不好笑!”说着,白暮夏将头扭向窗外。

  陈末恒看到她这副模样,觉得可爱极了。一双黑眸温柔的看向白暮夏。

  他这个妹妹真的太有趣,太容易生气,太可爱了。

  嘴角…不觉向上

  ——

  车子很快就驾驶到了尼斯兰皇家学院。

  刚停下车,就有一大群穿着尼斯兰学院制服的女生围着车子。

  看到车窗外的一群花痴围着车子,咽了口唾沫。僵硬的转头看向导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陈末恒。

  “这也太疯狂了吧!”白暮夏抽搐了下嘴角。

  “那个,这,现在怎么办?被一直围在这里吗?”

  “不,我们下车。”

  陈末恒看向白暮夏,眼神温柔,仿佛是个美丽的黑洞,让人不由自主的陷进去…陷进去……

  “想什么呢!白暮夏你什么时候也犯花痴了。”白暮夏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白暮夏转移了视线,再一次地将目光打落在窗外。外面的花痴依旧没有减少,真是…热情似火啊!

  车窗贴的是很高级的车窗贴膜,从外面看里面就是黑压压的一片,而从里面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外面。

  “你确定?这样我们怎么走出去?”

  白暮夏没有把看向陈末恒,视线依旧停留在车窗外。

  陈末恒却没有顺着白暮夏的视线看向车窗外。却把视线停留在白暮夏身上。

  嘴角一勾

  “当然是光明正大地走出去咯。”

  说着,拉着白暮夏的手走下了车。

  “快看!快看,末恒少爷下车了,”

  “昨天没见到末恒少爷,他好像更帅了!”

  “嗯,末恒少爷好帅!”

  下了车,白暮夏才看到什么叫真正地追星。

  谁能告诉她,这是学校还是演唱会?

  “末恒少爷,我爱你”

  “陈末恒,娶我吧!”

  “LOVE YOU ”

  这是来开演唱会吗?

  “what?这也太夸张了吧!”

  白暮夏此刻的嘴巴微微张开。

  “你快看,末恒少爷旁边的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是谁?她跟末恒少爷什么关系?”

  看到周围的花痴一个个都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她。仿佛要把她活生生地剥了似的。

  白暮夏咽了一口唾沫。看向陈末恒。

  陈末恒则是若无其事的看着四周的女生。

  朱唇微启

  “各位,麻烦让一让。马上就要上课了!”

  陈末恒如沐春风的声音瞬间酥化了周围的女生。

  “走吧,带你去你的班级看看。”陈末恒扭头看向白暮夏。他并没有跟那些花痴解释,其一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其二是因为,他喜欢这种被误会的感觉。-(-“-;)“呃

  “嗯,走吧走吧!”白暮夏实在不想自己像个动物似的,别人看来看去的。

  ……尤其是…这种恶毒的眼神………

  突然间,手中多了一份温度,白暮夏低头一看,就看到陈末恒牵着她的手。

  “这里人多,而且你也不熟悉这里,怕你走丢。所以牵着我。”陈末恒没有看白暮夏,而是一股劲地带着她往人群外走。

  ……

  被末恒少爷抛弃了的一群女生都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心中的男神带着一个陌生的女生就这样…走…了…

  “终于出来了!”白暮夏看着后面僵化了的人群。看到她们没有疯狂地追过来,白暮夏这才放心地把头扭过来。

  “(⊙o⊙)哇,好漂亮!”白暮夏看到目前的学校。

  所有的大楼设计都是欧美式的,看似都是同一种风格。但是仔细一看却又各有千秋。这栋楼的楼是尖顶的,另一栋却又是圆顶的。最古老的白色艺术楼上部,还有一个巨大的古钟……

  “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看。快上课了,先送你到你班里去看看。”陈末恒的声音传到白暮夏的耳中。

  “这里实在太漂亮了!”白暮夏尴尬的笑了笑。

  …

  终于,陈末恒带着白暮夏来到了她的班级——高二A班。才走到教室外,白暮夏就听见教室内整齐嘹亮的读书声。走到门口,白暮夏就看到全班的人都在盯着课本齐齐地朗读着。男老师走在走廊里跟着学生们一起读书。

  学习氛围真好!好到让白暮夏都不忍心打扰了

  “咚!咚!”

  陈末恒率先敲门,打破了这美好的一刻。

  立刻,白暮夏就感觉到齐刷刷地全班人的视线都看向这里。

  “哇,末恒少爷!”

  “快看快看,末恒少爷来我们班了。”

  “末恒少爷又帅了!!!”

  怎么到哪都有陈末恒的花痴,这眼神,都要冒出桃心儿了。白暮夏摇摇头。

  还没有等高二A班的老师做出回应。

  陈末恒就率先开口。

  “老师,她是这个班新来的同学。”

  白暮夏看向老师,对着老师点点头。

  “老师好!”白暮夏甜甜的说着,又对着老师点点头,微微鞠了一躬。

  “哦,你就是新来的同学啊!校长跟我说过你。”男老师对着白暮夏和蔼的说道。

  “别站在门口了,进来吧。向大家介绍介绍你吧,新同学。”男老师看向白暮夏。

  白暮夏大大方方地走进门口,上了讲台。陈末恒并没有跟着白暮夏走进教室,反而靠在了门框上。目光一直看着白暮夏。

  “大家好,我叫白暮夏。希望以后能和大家和睦相处!”白暮夏落落大方地介绍自己。但由于陈末恒太过于耀眼,班上的同学都把注意力放在陈末恒身上,并没有听白暮夏的自我介绍。

  “老师,我坐哪?”对于他们有没有听自己的介绍,白暮夏并不在意。只是向男老师问道,让他安排好自己的位置。

  男老师扫视了全班一周,之后又将目光收回。

  “你就坐在临门第四组的第一排吧!”

  “嗯。”白暮夏径直走下讲台,坐落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座位是单人单桌,而且白暮夏的位置是靠墙的,所以并没有同桌这么一说。

  见白暮夏正低头整理书本,陈末恒抬脚走近白暮夏,凑到白暮夏的耳旁,轻轻地说道

  “中午记得等我!”

  说完,陈末恒便走出了教室。

  陈末恒耳边的余温还在,白暮夏的耳根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刚才陈末恒在她耳边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砰砰砰’地直跳。心中的小鹿乱撞。

  “咳!咳!好了,上课了!”男老师的脸色变的严肃起来。

  被老师这么一说,白暮夏才清醒了过来,也不顾周围一道道恨不得将她撕碎的眼神。淡然的从书桌里拿出课本来。准备上课。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