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初遇陈末恒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2459 2017-11-25 19:01:35

  那是个十分俊美。不,应该是个不能用俊美来形容的男生。有着一张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的脸,高挺的鼻梁,一双凤眸,深邃有神。修长笔挺的身姿。一身舒适的浅蓝色休闲服穿在身上,却丝毫不掩盖他的风华,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

  白暮夏看呆了,心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英俊的人?”

  而陈末恒看到白暮夏后,眼中出现一抹惊艳。之后才开口说道,“原来这就是暮夏啊,我是你哥,陈末恒!”陈末恒温润的嗓音让人听起来就像是浓郁醇厚的米酒,让人沉醉…

  站在一旁的高雅婷也一边应和着,“暮夏宝贝,这就是你哥哥哦!”

  白暮夏友好地向陈末恒笑笑,之后伸出手主动向陈末恒示好。甜甜地向陈末恒说道“末恒哥哥好,我是白暮夏。”

  陈末恒也伸出手向白暮夏的小手握了握。两手相触,陈末恒只觉得手仿佛触碰到了电流一般。手心手背都在发烫。这可是他第一次触碰女孩子的肌肤。

  之后,陈末恒将手快速的抽了回去。坐回了位置。尴尬地对着白暮夏说道“快坐下吃饭吧!”

  白暮夏也不好说些什么。回答了一声“嗯”就挑在陈末恒坐着的位置对面。

  餐桌上的饭菜很是丰盛,大概是今天陪高雅婷逛了一天的街。白暮夏肚子这会儿是真的饿了。就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在那扒着饭。

  可能看惯了那些名媛望族的小姐吃饭时一副优雅的样子,一时之间,陈末恒看到白暮夏这样粗鲁扒饭的样子,既然有些呆了。不过,陈末恒并没有因为白暮夏这个样子而讨厌她,反而…觉得此刻餐桌上的饭菜更加可口诱人了。

  高雅婷看到白暮夏这狼吞虎咽的样子,一脸担忧的样子。

  “小暮夏,你慢点,没人跟你抢。”

  说着,给白暮夏连忙倒了一杯水,放在白暮夏旁边。生怕她噎着咯!

  白暮夏一边向高雅婷摇摇手,示意她不会噎着的。一边去夹放在餐桌正中心的红烧鱼。

  突然,当白暮夏的筷子就要触碰到红烧鱼的时候,一双洁白无瑕的筷子从白暮夏筷子的正对面也伸向精致盘子里的红烧鱼。俩双筷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白暮夏抬头看向另一双象牙筷子的主人。正好,陈末恒也抬头看向对面筷子的主人。

  四目相对,一股电流在餐桌的正上方激烈的角逐。陈末恒率低下头,白暮夏也低下了头。一抹红晕映上白暮夏的白如玉的脸。看起来诱人无穷。白暮夏只觉得脸发烫发烫的。像是…在发烧。而陈末恒的耳根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白暮夏和陈末恒同时夹了一块鱼肉。之后又不约而同地夹到相互的碗里。

  白暮夏觉得脸更红了。她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冷静冷静。

  “妈咪,末恒哥!我吃完了,就先上楼了。你们吃吧!”

  说着,白暮夏站起身来。向楼梯走去!

  陈末恒也觉得自己吃的差不多了。也起身离开座位。

  “妈,我也吃好了。先上楼了!”

  高雅婷早就看到餐桌上白暮夏和陈末恒之间的“电流交际”,“要是我的暮夏宝贝成了我的儿媳妇,也是不错的!”高雅婷笑的合不拢嘴的,连陈海走到她身旁时,她都不知道。

  “你吓死我了!”高雅婷一脸惊悚。高雅婷一转身,就看见自家老公站在自己身旁看着自己。

  “不是,老婆。你傻笑什么呢?”

  高雅婷一想到白暮夏和自己儿子在餐桌上的交流,就傻笑起来!

  “给你说,我马上就要有儿媳妇了!”

  陈海一脸茫然…

  “刚才啊……”

  大厅里,高雅婷正神采奕奕的跟陈海说着白暮夏和陈末恒俩人在餐桌上的电流交际。虽然添油加醋了些。不过,只要高雅婷喜欢就行(●—●)

  回到卧室。白暮夏快速走向洗手间,手放在水龙头上。等待着水的流出。

  “哗,哗,哗”凉爽的水淌在白暮夏修长的手中,白暮夏捧起冰冰凉凉的水往脸上扑打。

  丝丝凉意直冲向白暮夏脸上,让白暮夏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

  白暮夏出了洗手间,往衣帽间走去。

  看到衣帽间里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漂亮衣服。

  让白暮夏情不自禁的想到之前在白家哪有这么好的生活条件。或许,她们从始至终,都把我当个累赘吧。

  “呵…”白暮夏嘲讽的干笑了一声。

  突然间又让白暮夏想到了高雅婷,那个时而有些幼稚,却又真心待她,给了她真正母爱的妈咪。

  “唉~”白暮夏深深的叹了口气。

  随手拿了件粉色的蕾丝吊带丝绸裙。又去洗手间洗漱了一番。

  躺在床上,白暮夏望着粉色的天花板。左翻右覆,就是睡不着。可能是白天睡的太多了。

  白暮夏起了身,打开阳台上的玻璃门。冷风贯穿在白暮夏的耳边,一丝发缕被风吹起。

  原本想在阳台上冷静冷静的陈末恒看到白暮夏走出阳台,自己则不啃声的走进阳台,从玻璃门上看着他。

  她们俩的房间紧挨着,只是…白暮夏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的邻房就是陈末恒的房间。

  陈末恒看到风吹起白暮夏的一些碎发,白暮夏抬手挽起被风吹起的发丝,长而卷翘的睫毛下,褐色的眼眸中满满的都是伤心,绝望…

  “为什么要伤心,绝望呢?”疑问从陈末恒的心中生起。

  白暮夏仰起头,看着满天的星辰。

  “爸,妈,你们在哪?假如我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还会认识我吗?”

  “阿丘,阿丘!”

  白暮夏打了俩个喷嚏。耸耸肩,揉了揉鼻子。

  站在玻璃门内的陈末恒皱起了他好看的秀眉。

  “穿那么少,怎么还敢站在阳台上。”

  陈末恒走进衣帽间,找了件黑色西装外套。走出门…

  走到白暮夏卧室的门口,陈末恒突然犹豫了。

  就在陈末恒犹豫的时候,白暮夏已经从阳台上出来了。开了门,看到陈末恒站在门口。

  高雅婷给白暮夏买了个手机,但是信息还没有完善好。于是白暮夏就准备让陈管家明天帮她弄弄。

  但是为什么末恒哥在这?什么情况?

  “末恒哥,你有事?”白暮夏小声问道。

  “哦,没事。怎么晚了还不睡?是住不习惯吗?”说着,陈末恒把手里拿着的外套遮向身后。

  “没有,只是白天睡的太多了。所以,就有些失眠。你呢?也不是没有睡。”

  “我正准备去卧室睡。你也快去睡吧。我可不想明天看见我的妹妹成了‘国宝’。”说完,陈末恒就向白暮夏的头上摸了摸。他们俩身高差一个头,所以陈末恒很容易就可以摸到白暮夏的头,而白暮夏每次看向陈末恒,只能仰着头看。

  陈末恒摸着白暮夏的头发,发质很软,仿佛像是在摸一只毛绒绒的小猫咪似的。让他不想松手。

  白暮夏这才反应过来陈末恒的话。

  “末恒哥,不会的。我现在就回去睡觉。”

  说完,白暮夏就关了卧室的门。

  陈末恒哭笑不得,无奈地摇摇头。

  突然,门被打开了。

  “哦,对了。末恒哥,你也早点睡。晚安!”

  话毕,白暮夏又一次地关上了门。独留陈末恒一人在空荡荡的走廊里。

  陈末恒抽搐了下嘴,然后,转身走向自己的卧室。心中,五味交杂…

  自己堂堂陈氏集团的继承人,居然被人给…甩了门,说出去得让人笑掉大牙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