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似亮星我是夜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11-19上架
  • 287347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真相

你似亮星我是夜 鹿曦晨 1398 2017-11-19 11:53:51

  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双腿,白暮夏将头埋在膝上,小声的啜泣着。脑中无数遍的想起自己那个曾今的父亲的话。

  ……

  “家里越来越穷,可是你呢?一天只知道赌!赌!赌!我真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会看上你?”白母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抱怨着。

  白父则是怒气冲冲的踢开身后的椅子不满的瞪了白母一眼,之后又厌恶的看着站在一旁的白暮夏。但却什么话也没说。

  而白母却不知忍让,倒是越说越上劲,“你个窝囊废,瞪什么瞪,有那个本事,你还不如去外面瞪人去,别在家里撒野。”

  站在已经破旧不堪,开始发黄的墙角处的白暮夏赶紧上前却说道,“妈,您少说几句吧!”

  这都已经是这个星期父母之间的第八次吵架了。

  每一次,都是因为钱的问题。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勤奋的父亲,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抽烟喝酒,赌博起来。

  不仅如此,还经常不去工地上打工了。

  白父和白母学历不高,没有上过大学。在A市这个大城市中,学历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没有上过大学,所以只能在社会的最底层打工。

  虽然收入低,但是以前一家人还是和和睦睦,其乐融融的。

  但是,最近,父母一直吵架。就在今天,自己才刚刚回到卧室,准备完成自己的作业时。

  客厅处就传来父母的吵嚷声。察觉到不对劲,白暮夏赶紧放下笔。走了出去。

  果然,父母在大厅里又吵了起来。只好赶紧去劝说白母,让他们少说几句。

  只见平时纯净无暇的眼睛变的跟小白兔的眼睛似的,红彤彤的,看了让人忍不住的去安慰。而白暮夏的脸,此时变的更是苍白无力,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然而,白暮夏的却说,对白母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呵!你看看他一副老太爷的样子,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看上他,我还不如看上一条狗,好歹狗也会照家,再看看他,啧啧,怂包一个!”

  经白母这么一说。白父仅存的理智也被白母难听的话给击垮了。

  又想起来在工地上工友说的话,“领养的孩子都是小白眼狼,你这么辛苦干活,就为了供一个跟你毫无关系的孩子。供她就算了,万一人家来领走这个孩子怎么办?

  给你一笔钱还好,要是不给,还把这孩子直接就领走了。你到时候上哪去哭?我看你也别省了,有供个跟你毫无关系的钱,你还不如去过过你想过日子。”

  白父越想,觉得这个工友说的其实挺对的。

  这丫头,就是一个白眼狼。什么喜欢表演?要不是那个工友,他还差点被这个小白眼狼所迷惑。答应了她呢!

  这个年代,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习表演。且不说学这个有多浪费钱,而且这条路有出展吗?

  万一自己让她学了,结果什么也没有学的。那到时候他该怎么办?

  这样一想,白父瞬间理直气壮起来。

  “要不是因为她,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当初让你不要把她接回家,你却偏偏就要,现在好了,赚了这么多钱都只为了供一个毫无关系的人上学,那我还不如不赚!哼?”白父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指向白暮夏。

  白暮夏脑子有些发懵了,什,什么意思?

  接回家?毫无关系?

  为什么她听不太懂?

  白暮夏直接冲到白父面前,用软绵绵却又带着不安,紧张,急躁的语气问道白父。

  “爸,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因为我,什么毫无关系?难道…”白暮夏不敢再往下想。

  白父鄙夷的瞧了眼白暮夏,接着又说。

  “呵!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以为你真的是我们的女儿?

  要不是当年我和你妈那天晚上下班下的晚,看到你在我们家楼底下的草丛里大哭着,之后你妈又执意要把你抱回我们家。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活着?

  要不是我们俩个到那时都还膝下无女,你以为我们会好心收留了你吗?”白父冷笑了一声,之后又说。

  “你说我们都好心收留了你,给你吃给你穿。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似的。结果,谁知道,你却得寸进尺,你说你,喜欢什么不好,偏偏爱上了表演,那种只知道烧钱却一无是处的工作。

  行了,现在我们也仁至义尽了,养不起你,谁能养活得了你,你找谁去。别在赖在我们家了。”白父挥挥手,轻蔑的说道。

  白暮夏一脸愕然,泪珠从眼框中忍不住的掉落下来。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白母听完白父的说辞后,也是愣了一下。居然把这事给说了出去!之后怒气冲冲的走到白父面前,说道。

  “你都胡说些什么,你别因为自己的懒毛病就把责任推到暮夏身上。”

  “我胡说?难道我说的有错,她就是个没人要的野孩…”白父有些偏激。

  ‘啪’

  话还未说尽,白母就劈头盖脸的给了白父一巴掌。

  “你居然敢打我,你居然为了这个野种!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吧!”白父瞪着白母,双眼都布满了血丝对着白母说道。

  “离就离,你以为我怕啊,我早就想和你离婚了。”白母一说完。就拉上白暮夏出了门。

  …

  刺骨的寒风吹到白暮夏的脸上,她才反应过来。心里震惊的很,自己,难道真的不是他们的孩子吗?爸爸,说的是真的吗?

  ……

  不一会儿,白母就带着白暮夏来到一栋年代似乎有些久远的居民区楼,白母回到娘家。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白暮夏的奶奶。

  坐在椅子上的白奶奶,虽然面上看着慈祥,但心里的算盘却打的如意的很。

  听完白母的哭诉后,白暮夏的奶奶就说道:

  “你可以留下,但她不行。”说着,将手指向白暮夏。

  大概是猜得出自己的结果就会是这个样子的。白暮夏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而白母则不满起来。

  “妈,您怎么能这样,她好歹也算是您的孙女,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而白暮夏的奶奶则缓缓地将眼睛睁开,直直的看着白暮夏。

  说道“孙女?可笑!我什么时候承认过她是我的孙女?是你认了她为女儿,不代表我就要认她为孙女。

  她只不过是个被父母遗弃的可怜孩子罢了。

  要不是她,你和我的女婿怎么会闹离婚。要不是她,你俩也不会弄成今天这个局面,到这种地步。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没人要的孩子。反正她一定不能再留了。”

  说罢,白奶奶鄙视的看了眼白暮夏,然后又看向白母,接着又说

  “今天!要不你留下,她滚蛋,要么,你俩就一起滚吧!”说罢,白暮夏的奶奶就走进了她的卧室,不容白母争辩。

  一时间,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了白母和白暮夏!

  “暮夏!”打破这寂静的首先是白母,白母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母亲这次是来真的——只能二选一。

  在某些事物上,人都是自私的。

  当然,也包括白母,此刻白母已经打定主意,将白暮夏抛出去。

  看到白母这个表情,白暮夏已经十有八九的猜出自己口口声声叫了十八年的母亲现在毅然决然的要抛弃自己。

  现在还伪装成一脸为难的样子。不知为何,白暮夏看到白母这样一副楚楚可怜的嘴脸,居然…感到恶心,厌恶…

  “妈!”白暮夏心里暗暗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叫这个令她厌恶的女人母亲了,此后她跟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关系。

  “您不用为难,我会走的,您留下吧!这么多年,感谢您的养育之恩”说罢。

  白暮夏就转过头就走出门去。此刻,白暮夏只想离开那个伪装的家庭…

  走在空旷而又安静的大街上。一个人,不知道脚步应该往哪走,没有目的,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

  此时,天空仿佛也为白暮夏感到伤心,不禁的滴下了几滴“眼泪。”

  不一会儿,雨越下越大。白暮夏出门根本没有带伞,也没有资格拿伞吧!

  就这样,一个人,在大雨的“冲刷里。”此刻,白暮夏不禁想起白父的话,白暮夏奶奶的语句,白母伪装的面容,又想起幼时白父白母的关爱…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她们难道在她从小就伪装起来自己的真面容。而…自己的父母现在又在哪里?她们为什么要把自己抛弃,难道她们不爱我吗?那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白暮夏漫无止境地在雨里跑着。雨点不住的打在白暮夏白皙的脸上,眼泪也早已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突然,白暮夏跑到马路上,一辆飞驰在雨里的加长版法拉利也冲了过来。

  白暮夏感觉未来一片渺茫,视线也迷茫起来……

  

鹿曦晨

新书,我也是你们的新朋友,可以叫我曦晨。新书啥都缺,求推荐票砸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