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不说再见,永不再见

第三章 雨中对视

不说再见,永不再见 梦归处太匆匆 2007 2017-11-19 17:59:26

  寒假刚过,学子们便陆陆续续回校了。一寒假的思念已让冷夏迫不及待想见到一凡了,只是这份暗恋最后会怎样?也许在冷夏心里早已下了结论。

  这天冷夏正坐在座位上发呆,忽然有个女生过来搭讪,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是想同自己换座位,她自是一口回绝了,毕竟这于她来说也是绝好的位置。只是不知这女生为何想同自己换座位,毕竟这冬天风一吹对于坐在窗户旁边的人没有半点好处的。过一会月枫也来了,同冷夏微笑一下打个招呼便坐回自己位置,很快这女生便已坐到月枫旁边,趁月枫同桌不在同他搭讪。冷夏下意识看了看她眼神,才发现原来满满的爱意,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同自己换座位了。不过尽管女生热情似火,月枫也只是不冷不热做礼貌回答。眼神还会不由自主的看向冷夏,这个安静而又忧伤的女孩。

  冷夏不禁有些佩服这女生,敢于去追求,面对所爱有人敢于表白,而自己则只会默默守望罢了。

  整整一个冬天冷夏都很少见到一凡,天冷了他也很少再去外面坐了。好不容易熬到了春意盎然、百花盛开,她又可以看到楼下那男孩了,于她自是欣喜不已。

  校园里种有一种小花开的格外美丽,名叫重瓣麦李,像极了牡丹,只是较牡丹小了许多,但是花瓣更多,一重重思念、一重重无奈、一重重山水,多的就同她的爱恋一般,无休无止……

  冷夏买了一个漂亮的小本子、透明胶带,她是想做一些标本的,用自己的方式。她选了几朵漂亮的小花儿连同两三个叶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本子上,再用透明胶布一点一点地封上,制成了标本一样别有韵味。一共有五朵重瓣麦李,封印它们的同时她誓言:得此花者得我心。

  她不住瞭望盼他出现。他来了,她便欣喜不已;他不来,她便惆怅难耐……

  也许一个女人发呆的时候也是最迷人的时候,她推开窗户用手拖着下巴不言不语,阳光洒在脸上,配着那忧伤的眼神显得格外动人。每当她发呆的时候,月枫总是禁不住想去安慰她,只是怕唐突了。

  有一天月枫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冷夏,怎么总见你发呆,你是有什么心事吗?”冷夏回过头笑笑不语。只是时间久了,楼下一样的风景一样的人也便出卖了冷夏。许是思春而又羞涩的女子总能轻而易举得到别人的怜爱吧,月枫开始试着哄她开心……

  不知什么时候月枫学会了变魔法,偶尔变出几块糖果,偶尔变些小花,总是换着花样逗她开心。小玲自是看不下去的,刚开始还会过来凑热闹,很快便看出了端倪,毕竟女人的第六感还是比较准的,心里自然是很不痛快的,从此对冷夏冷淡了许多。

  有一天冷夏吃过午饭早早便回了教室,教室里空空如也,只有小玲趴在座位上抽泣,冷夏问她也不语。之后的几天大家都陷入了清净,平日里活泼开朗的小玲不见了,月枫也有些莫名的沉默,冷夏倒有些不适应了。没过几天小玲便同别人换了座位,离他们都远了,这让冷夏难过了好几天。

  忽然失去朋友的冷夏心情更是不佳,更加沉默了许多,月枫自然能看出来的,于是他偷偷的迎合冷夏的爱好:一个是诗词,一个则是篮球赛,每次球赛都会去。

  冷夏本来就是一个爱诗之人,偶尔会写一首小诗,特别是这段时间总是小雨蒙蒙,惹得冷夏诗意浓浓:

  梧桐春深雨湿处,

  花无语,夜难眠。

  料得晓寒百花残,

  秋已逝,叶无言。

  惊梦无端伤过往,

  思绪乱,情何堪?

  冷夏觉得自己的字不够好看,不堪写在这重瓣麦李旁,便让月枫帮自己誊写了一份,不料惊了月枫:“好生凄美,这是你写的吗?没想到你还有这般才情……”。惊讶于冷夏的文采之外,心中更添几分情意……

  雨水越下越多,多日不见一凡,冷夏便想去偷偷看一下他,便早早带着雨伞下楼了。这时的冷夏家境已经开始有点起色了,也不再总是捡表姐的衣服穿了。许是雨水太大,好多人都没有下楼,只有冷夏一个人站在雨里。雪白的连衣裙,青色的雨伞,一个优雅而又美丽的姑娘在路上默默的站着、等着、盼望着,希望他能出现,远远的让她见上一眼就足够了。

  一凡很快便走了出来,走到花坛旁边时隐约觉得有人在看他,便回过头一眼触到了冷夏的目。两人互相对望着,一个宁静安好,一个岁月正好。这一刻仿佛定格在了时空里,她心跳的无法呼吸,双手紧握着伞,她万没想到这一世还能被他注意到……

  一凡注视着这青色雨伞下,穿着洁白衣裙的冷夏,清新脱俗之外端庄优雅,白皙的脸上淡淡的忧伤更加让人心疼,她在等谁?是谁值得她这样等待?

  随后的几天里一凡总是一个人坐在教室里,放学了也不走,教室空荡荡的唯有他一个人,一眼便能看到,他在等冷夏,他想知道那天她站在雨里等的人是谁?她又是为谁而忧伤?

  冷夏自然是注意到了他,仿佛他在等待着什么,难道是在等自己吗?冷夏自是有些欣喜,但很快便打消了这种念头,她不能给自己希望……

  冷夏每次触碰到一凡的眼睛便立马收回,洋装不经意间相遇而已很快便转移视线,这让一凡有些失落。后来冷夏便故意较平常晚走几分钟,一凡依然还在等待,就这样持续了好久,始终没人捅破那张薄薄的纸。一人墙里一人墙外,却走不出陌生人的结界。

  一凡始终没有等到冷夏,冷夏也终究没去找他。明明互相爱慕的两个人却隔着彼此内心的魔障。冷夏肩负的太多,她还不能够去随心所欲。一凡则经历了太多,亲眼见证父母的不幸福,对爱情充满了质疑的自己不知道该不该或者能不能给这女孩未来……

梦归处太匆匆

两个相爱的人,一人墙里一人墙外,却走不出陌生人的结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