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不说再见,永不再见

不说再见,永不再见

梦归处太匆匆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11-19上架
  • 5484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入高中

不说再见,永不再见 梦归处太匆匆 2716 2017-11-18 22:32:29

  炎夏尚未过莘莘学子便已开学。冷夏就是这众多学子中的一位,这里的学生基本上都是成绩优异被选拔而来的,大部分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但也有少许富家子弟,毕竟每个望子成龙的家长都希望自家孩子能够在一个条件好点的地方继续学业。

  能够进入这所全县重点高中对于冷夏而言自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因为附近几个村庄里也就只有几位能够进入这所学校,她的父母也是极其高兴的,这个家庭急需要一些荣誉来改变周围人的看法。

  她出生在一个小村庄里,一家6口人,兄弟姐妹4人,她是老大。村里人并不多,但是“言论”不少,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个好吃懒惰、自私自利的那种人,尽管她的母亲一个人把农活家务全都做完也挡不住这个家一贫如洗。所谓贫困夫妻百事哀,许是太过贫困村里人才都不待见这一家人,生怕被沾光,也就不让自家孩子同她们玩耍,所以她小时候的伙伴大多是其他村庄的同学。

  冷夏还是比较懂事的,当然也很聪明,当别人家的小孩还在计算一加一等于二的时候,她就能够计算两位数的加减法了。别人还在画圆圈时,她已经画好了一朵朵漂亮的小花儿了。这让老师们对她蛮是偏爱,因此她也更爱上学。一个人如果热爱什么,再加上稍微一些聪明才智,那肯定是能做的比旁人要好许多,所以她从小学习便是附近村庄里学习最好的一个,这一点总是别家羡慕不来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老师的偏爱也必定会换来同学们的嫉妒,所以她的朋友也是极少的,要好的伙伴也就只有两个而已。而她把这两位朋友分的也很明确,一个是学校里的伙伴,课间一起玩耍、跳绳、踢沙包什么的,总是玩的不亦乐乎。另一个则是回家路上的玩伴,一起上树摘柳条编织花圈,一起下地偷瓜,下水摸泥鳅……

  童年里的冷夏所有的快乐也许就是在学校里和回家的路上吧。因为只有去上学的这段时间里她才是轻松无虑的,所以每每放学不愿归家,因为她怕,怕回到家里又是一阵暴风雨。从小眼见爸爸和妈妈吵架,厉害的时候爸爸甚至会动手打妈妈。她太小,无力阻止,也不容她阻止,她慢慢地学会了逃避。

  冷夏的父亲虽然不酗酒不抽烟,可却有着酒疯子般的性子。酒疯子喝过酒后发起狠来手不留情但也只是暂时的,可醒着的“酒疯子”打起老婆却是无休无止的,更可怕!

  冷夏的父亲极度嗜睡,总是一天到晚躺着,哪怕睡得着还是睡不着。假如几个孩子有一个敢进屋取东西,一旦被他听到动静轻者一只鞋便飞到身上,重者连打带训,若不急时离开恐怕还得要挨一顿揍吧。冷夏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冷夏很小便开始洗衣做饭,帮妈妈照看弟弟妹妹,虽然她的母亲没有强迫她,但是她愿意。每天看着母亲一个人从大清早忙到天黑,她总是不忍心。她小小的年纪小小的身子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所以洗衣做饭看弟弟就成了他童年在家里的全部回忆,别人家的孩子都天真无邪地每天变着法的玩的时候,她便只能在家里做家务。

  她的父亲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是最“可爱”的吧,一旦醒来就是看这一家人各种不顺眼,可能在他眼里这一家人都是累赘吧。每次地里农活太多,她的妈妈实在忙不过来才会让她爸爸“帮忙”,但他总是能找到很多借口发脾气骂人打人。

  那一年天很热,妈妈在地里收麦子,爸爸则在树阴下睡觉,她妈妈实在干不完,眼看第二天便要下雨了,便喊来爸爸帮忙,可是爸爸不想干于是随便找个理由对着妈妈一顿骂。她妈妈并不是那种软弱的人,受不了他张口骂人便要回上几句的,这样来来回回几句两人便在地里打起来了。刚开始有人拉架的,到后来没人管了,习以为常了。只有看到她妈妈被打的起不来时,意识到事态严重的邻里才过来拉架,就算这时她爸爸也是不会饶恕她妈妈的,他得继续打以显示自己一家之主不容置喙的地位。

  许是受不了这样的虐待,冷夏的妈妈居然选择了喝毒药自尽,幸亏那天冷夏回来的及时,不然便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了。回到家时冷夏发现门是在里面锁着的,冷夏便爬上窗户看到妈妈已经口吐白沫了,吓得她大哭大叫,赶紧叫来了周围邻里,这才把门踹开救了妈妈一命。事后冷夏听到爸爸对妈妈说:“我以后再不打你了,以后我骂你,你别还嘴我不就不骂你了。我打你的时候,你别动我还能再打你吗?”好可笑的逻辑,冷夏深知妈妈也是一个倔强的人,怎会不战而退,你也打了那么多年可曾把妈妈打得服服帖帖?

  就这样一连好多年,反反复复就没有过过安静的日子,冷夏越是懂得多就越是讨厌这样的生活,书上那些上慈下孝和和睦睦的生活为什么自己的父母就不能给她们呢?难道仅仅是贫困惹的祸?

  直到后来她才明白:从小被奶奶宠坏的爸爸(奶奶曾痛失过一个儿子),总是什么也不用做,还吃着家里最好的食物,习惯了懒惰和自私,却没有学会改变,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家而且拥有几个子女所应该承担的责任,依然像个大小孩一样需要别人照顾。而一家人所有的不幸(妈妈的不幸福,孩子们童年的黑暗)全都是她父亲的任性造成的。尽管后来他也醒悟开始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可他带给母亲的伤害和孩子们的阴影是永远也弥补不了的。

  她不明白像妈妈这样精明的人怎么会嫁了父亲这样的人,难道真像姑姑说的那样仅仅看中了他的长相。

  在这种环境下煎熬着的冷夏慢慢长大了,也上高中了,只能一个月回家一次了,对家人的情况也就不那么了解了,她有时甚至会庆幸自己脱离了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可惜这所高中她的两位好朋友都没有考上,就留她一人独自闯荡,虽有几分欣喜,但也不免心中沮丧。

  冷夏那时正值十五、六的年纪,并且已经发育了。她发育的很好,可她并没有一丝的喜悦,可以说她是苦恼于自己的发育的,因为她没有合适的宽松的衣服可以穿,她怕显露出自己的胸部,羞于见人。也许放在当代每个女生可能都巴不得自己可以发育地好好的,以展自己绝好的身材吧。她所有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早已踏上社会的表姐穿过的衣服,每件都很漂亮,可她不喜欢,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穿一身宽松的运动服,可她深知自己的家境,从不开口要衣服,要鞋子。并不是她不爱美,是因为她觉得她还不该美,怕影响了学习。

  于是每当放学她要么就早早低着头跑下去吃饭,要么就等到所有同学离开才走。那段时间里她变得冷漠、自卑,不愿与人接触,毕竟是刚到一个新的环境。可是她的光芒始终是无法遮挡的,虽然家境不好,可是她依然生得一副好容貌、好身材,浓眉亮目、唇红齿白、肤白腮红,也许得益于遗传吧,毕竟她父母双方的爷爷都是当年的大地主,即便传了几代也定不输于一般人家的。

  冷夏被分到了靠窗的一侧,她有一位大眼睛的同桌,名字叫小玲,伶牙俐齿的很是活泼。相比较于她,冷夏则更像一个少言寡语、安静祥和的大家闺秀一般。冷夏的后面坐着一个将近一米七多的小伙子,许是因为个子高眼睛又有一点近视,所以老师安排他坐在最里面靠墙的座位上。起初冷夏是不关心周围任何人的,但时间久了他们之间也便开始有些言语交流了,这才发现这个一米七多的男孩也生的肤白貌正,且写的一手好字。周遭好多女生都很喜欢让他誊写诗词,无论哪首诗词配上他飞扬而内秀的字体都显得格外有诗意。

  小玲总是爱同这男生聊天的,许是日久生情吧,这男孩的名字每天都会出现在小玲的话题里,才知这男生原来叫月枫。只是月枫并不是太喜欢和小玲交谈,偶尔会找冷夏聊天,只是冷夏却不怎么搭理他,于她而言,男女有别,不适合多做交流,更重要的是不能让任何人来打扰自己。

梦归处太匆匆

每个家庭,每个父母对于孩子的影响都是一辈子的,愿我们对得起父母二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