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聆听朝歌

序(二)

聆听朝歌 小仙女O 38 2017-11-22 13:12:28

  裴垣衣一直觉得完全拥有江也惩只不过是美梦一场,梦中风光无限,梦醒后一片荒凉。

  凉山的夜晚总是寂静的,只有零星的萤火虫还在为裴垣衣照亮上山的路,每个月他总要上山四五次,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山上有他无法解脱的羁绊,和他一生的归宿。他与那个叫做江也惩的男鬼相遇也是在这样的深夜。

  裴垣衣生了一双美眸子,眸子底下还有一些让江也惩看不懂的感情。那时的裴垣衣,在山上跌跌撞撞的走,江也惩从他身后飘了出来把他吓了一跳。只听江鹅低头问他,“你也不知道这是你江爷爷的地盘吗?嗯?”裴垣衣似乎受到了惊吓,往后踉跄了几步摔进了江也惩的怀里,那是对裴垣衣来说的第一次拥抱,也是第一次看清楚的面容,那是一张他见过最俊的脸。

  裴垣衣是被江也惩扔下凉山的,没过几天村里的好就传遍了凉山和男鬼的事儿,甚至还有人想放火烧了凉山和那只鬼,第二天就一命呜呼了。裴垣衣当天晚上就爬上了凉山想找江也惩一问究竟,可江也惩始终没有出现,裴垣衣只得厉声喊到,“男鬼!你给我出来,不然我撬了你家祖坟。”

  “你撬一个试试,小兔崽子。”

  “是不是你杀了那个村民。”

  “不是”

  “就是你,你这只恶鬼。”

  裴垣衣抬起手,指着江也惩的脑袋骂到。

  “我说了,不是我。”江也惩不还口,说完这句之后便离开了,嘴里还小声嘟囔着什么。

  那段时江也惩每晚都站在山顶上望着这个小村庄,以及那个不定时的小子,原以为再也不会与裴垣衣有交集的江也惩也惩却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一幕。村民们都说如果不是裴垣衣,那他们就不会放火烧山惹祸上身,硬是把裴垣衣绑了起来想要烧死他,为首的村长厉声骂着裴垣衣,身后的村民连连叫好。

  可那些人,本就不是江也惩杀的啊。江也惩隐了身形,一抬手就把所有村民摔在地上,揽住了裴垣衣的腰飞回了山上。

  “你叫什么名字?”江也惩撑着脑袋看了看一旁的裴垣衣。他似乎还有些害怕,吞吞吐吐的回答,“我...我叫裴垣衣。”

  “好,以后我喊你阿垣。我叫江也惩。”

  “男…男鬼。”

  “喊老子阿惩。”

  “阿…阿惩。”

  江也惩待裴垣衣是极好的,这样一直独自生活的裴垣衣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这让裴垣衣放飞,那些村民不是这个心里藏着温柔的江也惩杀的,江也惩会给他捕鱼吃,还给它种满了一片太阳花,甚至连入冬的棉被都是江也惩替他铺的。裴垣衣并不知道能为江也惩做些什么,只能每天给江也惩读上一两句诗,又或者在清明的时候多给江也惩烧些纸钱。

  裴垣衣知道,他很喜欢这只男鬼,前所未有的喜欢,如果江也惩要他的性命,他也可以送给他。

  好景不长,有一日村子里突然着起了大火,裴垣衣在江也惩的屋前跪了很久。那时是冬天,那种重肌肤能到内心的彻骨冰冷都抵不过他说的那句“不救。”

  “江也惩,那是几十个人的身家性命,你不救,我救。”说罢,裴垣衣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都让江也惩心如刀绞,直到最后摔倒在地。

  每个故事有开始就必定有后来。

  后来,裴垣衣没再见到江也惩。他躺在裴垣衣的怀里说的话也是江也惩这一生都没法忘记的。“等我魂飞魄散之后,所有的回忆我都送给你。阿垣,那个村子是他们的身家性命,可是你知道吗?我不过想再多陪你些时日,如果我再救人,我连这些话都没法跟你说了,阿垣,你本该信我的。”

  江也惩的手在他说完后就垂下了,他一点点化成的灰,被风吹散,夹杂着白雪飞向了西边。裴垣衣的确得他了那些记忆,可是很多很多都是他没经历过的场景,比如江也惩奋力挽救那个放火烧山的村民,比如江也惩每晚偷偷溜进他的房间亲吻他的额头。

  还比如,江也惩用性命换来裴垣衣的一世长安,就算裴垣衣在也不会记起他。

  是啊,阿垣,你本该信阿惩的。

  于二零一七十一月二十三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