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琉年伤

第二章:无路可走

琉年伤 陆言笙 2513 2018-05-26 13:39:43

  过了几天后,高茗川被魏帝封为梨棠公主,以大魏皇室嫡出公主之礼风光出嫁。而沈国公家的二公子沈明被指派为护送公主的武将,全权掌管一切安全事宜。

  听到由沈明护送和亲队伍的消息后,高茗川愣了好一会儿,随即恢复平静,继续修剪着院里的花草。

  过了几天后,大魏的和亲使团到达了大梁都城南阳,高茗川一身大红嫁衣,头上的珠冠轻轻摇晃着。高茗川从车外看见了自己未来的夫君,大梁摄政王,萧淮安。

  当今大梁陛下年少登基。大梁先帝在时,身为三皇子的萧淮安年少在军队时便战功赫赫,满朝武将也还算臣服,当时大魏的朝臣对这位三皇子也是钦佩,大梁陛下也对萧淮安算是倚重,所有人都以为萧淮安会被大梁陛下立为储君时,可是他却立了并不怎么出色的五皇子萧淮玉为太子。五皇子萧淮玉与三皇子萧淮安皆为皇后所出,五皇子被立为太子后,为人宽厚,倒也算是勤勤恳恳。等到这位太子殿下登基后,因年少还需历练便顺应朝臣请奏封萧淮安为摄政王,众大臣倒也无人反对。只是,至今也无人知道为何先帝立并不出色的五皇子为储。当然,也许只有先帝一个人明白了。

  红色的纱织盖头让高茗川的目光有些受限,她只能看见骑在马上的男子一身红色长袍,眉目深邃,平静的望着她的方向。萧淮安平静望着车上的高茗川,他以后的妻子。淡淡望了一眼后,随后带上自己的人马与和亲队伍浩浩荡荡向皇城出发。绕城一圈后,大队人马终于进了皇宫。

  到了城门口,大魏使团的大队人马在外等候,萧淮安一行人和高茗川的马车进了宫城。到了宣政殿时,车上的侍女拉开车帘,高茗川在侍女的搀扶下一步步下车。

  两人肩并肩一起走向了宣政殿。宣政殿里,大魏各朝臣站在两侧,年轻的大梁陛下坐在龙椅上,两位新人行过礼后,高茗川便回到了摄政王府。

  高茗川住在了摄政王府的漪澜阁,亭台楼阁,香居水榭。回到房间后,高茗川坐在床上便掀了自己的盖头,在一旁站着的侍女不禁对高茗川道:“王妃,这……”

  侍女名叫芸七,是摄政王府上的,负责照顾高茗川。高茗川从小在祁云山上学医,从来都没有侍女,回到丞相府后也是高茗川母亲的侍女照顾。

  高茗川淡淡望向芸七:“怎么,你觉得不妥?”芸七听完诚惶诚恐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高茗川神色自若道:“把珠冠卸了,然后你就去门外候着吧。”

  头上沉重的珠冠卸了下来,高茗川换了简单的发饰,在发髻上只带了一个不怎么显眼的钗子,身上大红的衣裙也换成了普通的月白色长裙。高茗川在王府里四处走了走,转头对身边的芸七吩咐道:“对了,去向定远王府递一张请柬,告知定远王妃,就说我明日未时过后会亲自拜访。”“是,奴婢现在就去。那王妃……”“没事,我一个在府里转转,你不用跟着了,快去快回。“是,奴婢现在就去。”

  定远王妃是当今魏帝的亲妹妹,从前的大魏建宁公主,高茗川的姨母。高茗川还记得小时候这个姨母对自己很好,只是后来去大梁和亲嫁给了当时的四皇子,也就是当今梁帝的皇叔定远王。

  芸七走了后,高茗川回了房间,把收起来的玉佩找了出来。白色的玉佩冰凉冰凉的,穗上的珠子泛着微弱的光,高茗川望着父亲生前送她的玉佩,心里想到以前父亲对着她笑着的样子,父亲啊,你说我能不能找到害你的凶手呢?我能不能替你报仇呢?

  夜深后,高茗川早早歇息了,月色宁静,她好像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向她走来,平静的望着她,然后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醒来后,侍女芸七告诉她,昨天晚上萧淮安来过漪澜阁,在高茗川房里歇息了,后来一大早就去书房忙了。高茗川发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回过神来,随即让芸七帮她梳了妆。

  一出房间,高茗川就看见王府管家站在门外,王管家看见高茗川出了门口,恭敬迎上前道:“见过王妃。”“管家不必多礼,一大早的,有什么事吗?”“回王妃,殿下昨日已吩咐,府中一切大小事宜全权交由王妃管理。只是府中要务杂多,耽误不得,所以来问王妃何时接管府中要务?”掌管府中之事高茗川自然是没兴趣的,心里不由生疑。收起思绪道:“我初来乍到,掌管府中大小之事也非我所长。既然管家掌管府中要事多年,不如先替我看着,等到我得空了解府中要务后,再掌管也不迟。如今管家只需要把府中要事派人告知与我,其余事务依然由管家全权管,管家你说呢?”“是,老奴遵命。王妃若是没有其他事,老奴先行告退。”

  高茗川站在长廊中,芸七把披风披在她身上,“王妃这是要外出吗?”“今日有些急事,我得出府一趟。我自己去就好了,你不必跟着了。”“是,奴婢遵命。”

  高茗川骑着马出了王府,出了城,在城外的寺庙等了许久,一位青衣女子和一位鹅黄长裙女子骑马向寺庙并肩行来,鹅黄色长裙女子栓好马后急匆匆向高茗川的方向跑来,“姐姐,你身子还没全好,别着凉了。”说完还为高茗川系了系身上的披风,高茗川淡笑,“我没事,别担心了。”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名叫涟漪,是高茗川小时候救过的一个孤女,后来高茗川去祁云山学医,涟漪也跟着一起去了,她们一直以姐妹相称。

  青衣女子栓好马后,从容走向高茗川,“你怎么样,旧疾可有复发?”最后问的自然是高茗川了。“师姐不必担心,我好好休养几天,不会有什么大碍的。”青衣女子是高茗川的师姐叶秀鸾,祁云山的少主,医术倒也高明。

  叶秀鸾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的,随你吧。对了,医馆新进了些药材,对你的身体有用,我为你抓一副药,喝上几天试试效果。”

  高茗川不禁笑道:“师姐这是拿我当实验品了,我可不敢喝。师姐和涟漪风尘仆仆赶来,想必也累了,我们进城吧。”

  祁云山在大梁都城有一家医馆,算是一家有名的医馆,名为济慈堂,叶秀鸾和涟漪自然住在济慈堂内院,待两人收拾好包袱后,和高茗川一起去了城内的一家茶馆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