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琉年伤

琉年伤

陆言笙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5-06上架
  • 238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琉年伤 陆言笙 1839 2018-05-06 00:35:45

  床榻之上,娘依旧秀丽却惨白的面容仿佛还映在我眼前,依旧还能感受到娘轻声细语对我说:“鸾儿别担心,娘只是觉得累了,想休息了。”

  “娘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可惜那地方太远,太苦,娘不能带鸾儿去。”

  “娘走了以后鸾儿要好好听淮央姨的话,不准淘气,不然娘会生气的。”

  “娘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但娘心里会一直记挂着鸾儿的。”

  娘被下葬一月后,府里就传出父亲要娶亲的消息,我那几日天天在母亲住的地方呆着,我以为自己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难过,甚至会去质问父亲为什么。出乎意料的没有难过,也没有质问,我只是感觉到无尽的悲凉与伤痛。

  成亲前几日府里每个人都在忙活着,府里被布置的一片喜庆,除了我住的院子依旧素净的令人觉得违和外,别处都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我不知道新娘子是谁,也从未问过。记得有一天我突发奇想的问:“淮央姨,我能不能在成亲那天去看看?”

  淮央姨似乎吓到了,望着我好久,忧心道:“小姐,您……”

  我看着淮秀姨惊慌失措的表情,扬着嘴角安慰道:“淮央姨放心吧,我不会去闹的。我只是想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是不是比我娘漂亮。”

  成亲那日府上的人很多,送来的礼也很多,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明明看起来怀着祝福,可是我看着一个比一个虚伪,虚伪到令人觉得不寒而栗。

  大厅里,祖父和祖母坐在堂前,我被祖母抱起来坐在腿上,周围的宾客看见我就跟看见怪物似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好些人还在窃窃私语:

  “这不是……她怎么在这儿,该不是来捣乱的吧?”

  “其实这小姑娘也挺可怜的,小小年纪母亲就死了,如今又来了个后娘,而且还是先夫人的亲妹妹。真是,真是造孽啊!”

  “我听说是因为苏家二小姐怀了身孕,这才娶进门的。”

  “今日这叶家大小姐坐在这儿,还一身白衣,真是让人觉得世态炎凉啊!”

  “老夫人抱着大小姐,看来是对这门婚事有什么意见啊?”

  “哎,再怎么不满意,肚子都怀上了,难道孙子都不要了?”

  我低头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怯生生的问道:“祖母,鸾儿是不是穿错衣服了?”

  我听见祖母温柔的声音传来:“没有,鸾儿没穿错,都是那些人胡说。在祖母心里啊,鸾儿穿什么都好看。”

  “可是,可是祖父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因为鸾儿的衣服?”我微微抬头看着祖母。

  祖母停顿了一会儿,偏头看了看祖父。祖父脸色很难看,难看到无法形容。

  随即祖母转过头来,“祖父脸色难看不是因为鸾儿,是因为对新娘子不满意。”

  “祖父也不喜欢那个新娘子吗?”

  “是啊,鸾儿也不喜欢新娘子吗?”

  我低了低头,小心翼翼道:“鸾儿想娘,害怕新娘子会欺负我。”

  祖母似乎有些生气,但还是温柔对我说:“鸾儿别怕,只要有祖母在,绝对不会让旁人欺负鸾儿的。”

  说完后门外的鞭炮突然响了,声音很大,祖母双手轻轻捂住了我的耳朵。

  “新郎新娘到!”

  我看见我父亲和新娘子并肩走进堂内,父亲脸上没有笑容,仿佛有一丝无奈。他一直微微低着头,好像是看见了我,这才抬起头,眼中的惊讶毫无隐藏。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好像还有一丝惧怕。

  我看见父亲的眼神怔了一会儿,然后有些惧怕的往祖母怀了钻了钻。

  我感觉到祖母轻轻拍了拍我的背,看不到祖母的表情,只能看见一片黑暗,可我不由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明明只是寥寥几句,但我却觉得无比漫长。我没有看见新娘的样子,只看见了一片喜庆的红,祖父难看的脸色,祖母温柔却又伤心的面庞,父亲惊讶的神色以及去世的母亲苍白的脸,我觉得很难受很难受,明明心如刀割可是却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够伤心吗?

  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我觉得很想母亲,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她。也许是因为无论我现在有多想她,她都不会再回来了。

  昨天的新娘子如今换上了浅粉色的衣裳,端端正正的跪在祖父和祖母的面前,手上端着的茶颤颤巍巍的,“请父亲喝茶。”

  祖父的脸色没有昨日那么难看,但也令人觉得有些害怕。他望了那杯茶许久,才接过喝下。

  新娘子小心翼翼的起来,又跪在祖母跟前,把另一杯茶从丫鬟手中的托盘拿出来,又颤颤巍巍的端过来,“请母亲喝茶。”

  祖母的脸色也很难看,抬头避开了新娘子的茶,看见了在门外的我,对我笑了笑,向我招了招手,“鸾儿,过来。”

  我走过来时,好像看见新娘子的背影抖了抖,我走到祖母跟前,甜甜的说:“祖母早安。”

  祖母依然望着我笑着,伸拨开了我额前的乱发,“鸾儿别跑这么急,头发都乱了。”

  我对祖母笑了笑,转过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新娘子,有些好奇道:“嗳,这不是姨母吗?这么跪在地上,快起来啊。”

  跪在地上的姨母微微低着头,我的话说完后她的脸上掉下来几滴眼泪,“怎么了,姨母怎么哭了。”我向着祖母低下了头,“祖母,鸾儿是不是又说错什么话了。”

  “鸾儿没说错,是她膝盖软了,起不来。”说完后吩咐道:“翠兰,把少夫人扶起来,跪久了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好。”

  婢女正了正色道“是,老夫人。“话毕后扶起了姨母。

  “母亲,这茶……”

  “不必端着了,你就放在桌上吧。”

  姨母小心翼翼的把茶放在桌子上,然后后退了几步。

  “祖母,是不是这茶太烫了,您不喜欢喝啊?”

  祖母微微低着头望着我,摸了摸我的头说:“不是,是祖母不喜欢喝茶,太苦了。”

  “哦,这样啊。”我偷偷看了看祖父的脸色,轻声对祖母说道:“祖母,祖父脸色很不好看呢,鸾儿想替祖父捶捶背。”

  祖母温柔道:“去吧。”

  我慢慢走到祖父面前,甜甜笑了笑,然后走到祖父身后轻轻捶着祖父的背,祖母看着我笑了笑,然后转头对姨母道:“我年纪大了,整日乏的很,府上也没那么多规矩,以后没什么事你就不必来了。”祖母说的时候很平淡,但我还是看见姨母脸上的惊恐,她低着头,小心翼翼说道:“是,媳妇明白了。”

  大概有几个月后,姨母生了一个女儿,可是父亲的脸色还是那么平静,也只是和以前一样得了空去看看她,祖父和祖母对她的态度也因为这个孙女好了一些。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叶皎,我从未去看过她,有一天我在看书时脑子突然迸发出一个念头:娘,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因为您对爹失望了,所以才离开我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