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执君之手,逍遥天下

扎心了,老铁!

执君之手,逍遥天下 悠然见云曦 2054 2018-04-30 11:32:16

  一觉醒来,和煦的阳光丝丝缕缕地照了进来,映在脸上不是一般的舒服,浅祀懒洋洋地打了个盹,正准备拽上被子继续睡,突然听到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王妃!王妃!您快起床啊!侧王妃来了!”

  “妈的,让她们滚蛋,没看到老娘正在睡觉嘛!”闻人浅祀连眼都没睁,对着榻外一声暴呵。随手将一个圆滚滚的枕头扔了出去,后又将被子猛地一拉,盖住脑袋,在足够大的床上打了个滚,又继续睡了起来。

  云中歌刚刚走到门口,听见的就是这一句粗俗又气愤的话,心想着这贱人几日不见,倒是胆子大了嘛!竟敢对自己如此无礼,反正王爷喜欢的是自己,自己不介意好好调教她一番。想完心中微微得意,可表面上去装出一副楚楚可怜外加和善的样子。迈着盈盈的小碎步,走了进来。

  云中歌虽不算倾国倾城,可也是碧色罗裙,一张小脸经过胭脂的洗礼更显娇弱,一副小家碧玉的感觉,可眼中是掩饰不了的傲娇和轻蔑。

  这时,一个圆滚滚正旋转着地不明物体向自己飞来,云中歌还未反应过来,那东西就砸中了自己的脸。刚刚梳好的发髻霎时间凌乱了,精心化的妆也被枕头抹去了少许,两边的脸已不对称。

  看到这一幕后,侧王妃的丫鬟小青吓坏了,赶紧拿出手绢擦着侧王妃的脸,而浅祀房中的人则低着头,憋笑憋得脸都红了,肩膀一耸一耸的。

  而前一秒还心中得意的侧王妃这一秒便风中凌乱了,脸黑的跟茅坑里的臭石头似的“姐姐,你这是何意?”可怜兮兮中掺杂着丝丝恼怒地质问。

  ”不好意思,侧王妃,王妃还在休息,不喜外人的打扰,并无冒犯之意,还请您见谅!“小桃低着头用恳求的语气说到。

  云中歌的双手简直要掐出血来了,本想着要借机教训这个贱人一下,没想到她的小丫鬟道机灵,自己若斤斤计较岂不显得自己心胸狭窄。

  “哦?现在都已经日上三竿了,王妃姐姐还不醒?莫不是因为昨日王爷的惩罚心生气愤了?”说完自顾自地走进了房间,轻轻地坐在了床沿上,还装作同情心炸裂的样子轻轻地拍了拍被子,算是安抚,又示意浅祀醒来。

  此时的浅祀早已醒来,按照以前的习惯,她总是推到中午才醒,杀手嘛!总是夜晚行动的多,所以不得不白天用来养精蓄锐。可这个侧王妃简直是太贱,闯醒自己的美梦不说,还来这么白莲花式的说辞,妈蛋!虚伪的女人!

  “妹妹呀!这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呀?哎呀呀!你看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看着披头散发,胭脂横飞的,难不成妹妹有装贞子的嗜好?”说着,某女睁着她纯真无害眼泪汪汪的钛合金狗眼认认真真地规劝到,“哎呀!可是这个晚上能玩,白天就不能玩了,且不说会吓到旁人,说不定还会吓到咱们高贵的王爷呀!”

  云中歌简直要被气晕了,这人还真是厚脸皮,明明自己扔的枕头还说别人不小心,脸色由黑转红再转青,“姐姐!那是~”

  “哎呀!妹妹,你不说我也知道了,原来咱们王爷喜欢的是这种画风啊!我还以为王爷喜欢大美人呢!”说完,还用双手猛捂住嘴,一副怕泄露了天大秘密一般的表情。“你放心,为了妹妹你的幸福,我一定会发妹妹的此时的画像贴遍整个京城,让那些还痴恋咱们王爷的女子看清形势,知道自己是可望不可及的,以此来保住妹妹你的幸福,那时,妹妹可要告诉王爷不必太感激我,并且若是王爷看到满街妹妹的画像,说不定会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啊哈哈哈——”下人们嘴角齐齐抽搐了好几下。

  浅祀肆无忌惮的大笑着,殊不知,某人的脸已经黑到不能形容了,咬牙切齿道”不必了!姐姐,妹妹身子不适,先行告退了!“说完弓了弓身子,正准备走。

  ”哎呀!妹妹,你怎么要走了呢?姐姐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某女连忙急叫着,迅速地抓了抓云中歌的手腕,小样,这就要走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下人们扶额望天,王妃您都这么说了,人家的小心肝能受得了吗?不想走才怪呢!

  “妹妹,你的脸怎么这么黑呀!难不成是皮肤变坏了吗?哎呀!妹妹年纪这么小皮肤就变得这么差了可不是个好兆头呀!难道王爷喜欢皮肤差的女人,哎~”说完还一副绝望的样子,“看来姐姐我这辈子都没希望了呀!”

  再也听不下去打算走的云中歌一个趔趄差点摔死,然后逃命似的走了。

  “唔~本王妃说错什么了吗?”说完某女又闪着无辜的眼神对着自己的下人们。

  “额~王妃您自然是无错的,”小桃违心地说道,可心中咆哮,王妃您简直要把侧王妃给气死了,您简直是毒舌啊——

  ”哎~就是嘛!扎心啊!老铁,本王妃这么苦口婆心和真诚地同侧王妃交谈,她竟然不心领!“浅祀装作无奈道,”以后你们王爷要是问起来,今日你们可都是看到事实的,不能怪罪本王妃对不对?“

  ”对!“下人们一致回答。可眼皮都在抽搐,

  ”本王妃是为了咱们王爷后院的和平好对不对?“

  “对!”

  “既如此,那本王妃如此辛苦,你们王爷本应给本王妃点报酬对不对?”某女无耻地问道。

  “~对!”

  “嗯!有组织!有纪律!都是北冥的好公民!好了,你们下去,该玩的玩,该做事的做事,本王妃再睡一会儿!”说完,将被子又一拽,将自己裹成了一条虫。

  下人们心中慨叹,我一定是在梦中,昔日勤俭的王妃竟变得如此懒惰邋遢。

  “老铁是什么?”甲丫鬟问道。

  “是铁器吧!”乙丫鬟答道。

  “不是吧!我猜是老天,只是王妃一时口误。”丙丫鬟‘高深莫测’地答道。

  “那扎心呢?”

  “用针扎心呗!笨蛋!”

  “你才是笨蛋呢!王妃吃饱了撑的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