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花开情绽

第六章 事变

花开情绽 闫羽 2083 2018-02-07 11:53:50

  过了片刻,墨笙霏睡着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不存在一样,只有那一丝残魂在空中飘荡。

  突然,前方出现一道白光刺的她眼睛无法睁开。过了一会,墨笙霏慢慢张开眼睛“嗯?这是何处?”只见四周金顶排列,参差不齐的屋顶好像一条蜿蜒飞舞的龙,四周的庭院里种满了各色各类的花,还有一条细流弯弯流动。“我这是……在哪?”墨笙霏一脸蒙的看着四周,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她疑惑之时前方传来一阵喧闹声,墨笙霏准备过去看一下,刚走一步就停下来她没有接着踏出第二步她惊奇的发现自己是悬空的。“什么情况?怎么飞起来?”她看了看自己的脚发现的确是在空中的,而且竟然没有影子。墨笙霏心头一颤“我……我是不是死了?怎么没有影子?”墨笙霏愣了。她不敢再往前走一步,因为她怕了,他怕自己是真的,已经死了。过了一小会儿,墨笙霏突然反应过来:“诶,不对呀。明明天上是有太阳的,但是为何我却毫发无损?难道说,并没有死?只是用了另一种形态?”想到这里墨笙霏不禁兴奋的大叫起来。“我还没有死,还活着呢。”

  兴奋过后墨笙霏开始往那喧闹的地方走去。走近些她才发现,原来是一帮丫鬟和妃子在呼唤一个小孩子的名字。“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你醒醒啊!”“雪儿,雪儿,你怎么了?”就在众人焦急之时,不知谁说了一声,“娘娘,咱们还是叫太医吧!”那妃子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两眼放光,立马对身边那个丫鬟说:“小环,你,你快去,快请太医。”那妃子焦急的喊到。身旁的丫鬟听了,立刻往太医院跑去,那丫鬟走后,那妃子有的是,旁边的两人说,“你们二人快将公主殿下送回房中。”“诺。”只见他身旁走出两个婢女,一左一右,将公主抱了回去。而其他人则是跟在最后,连妃子,在最后走着,墨笙霏在旁边看着,不知怎的,似乎是错觉吧,竟看到那妃子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那短短的一秒钟,墨笙霏,不知道是眼花了还是怎么?但随后那妃子又跟得上去。

  到了房间中,“快快,你们二人,快将公主放在床上。”那两个婢女听了之后,立马将公主放在床上,然后站在一旁。刚放下去没多久,那妃子又问道:“怎么小环怎么还没回来,太医还没来吗?”一旁的丫鬟听到立马答道:“回娘娘,小环,她还没回来。娘娘,您不必太担心,公主殿下凤命在身,必无大事。”那妃子听到凤命二字像是看到什么讨厌的东西一样,狠狠瞪了那丫鬟一眼,那丫鬟见状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房间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但过了不久这种沉默随着门外的公公的声音响起而打破“皇上驾到。”声音穿进屋内后所有人跪地俯首。

  过来一小会走进来一个身穿龙袍头,戴珠帘帽,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他一进来就急匆匆的往床边走过去,看到床上躺着的公主眉头一紧,厉声厉色的问道:“馨妃你给朕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馨妃整个人都在颤抖过来半响才柔声柔色的回答道:“皇上,妾身,妾身也不知道啊。”

  皇上面色凝重的看着她,但又立马问旁边的丫鬟:“你说!公主她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晕过去了?”那丫鬟面露难色,眼珠子四处瞟想找个人帮自己解释一下,可是旁边的人一个个都低头不语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知道只能靠自己辩解后她才缓缓开口:“皇上,奴婢当时……当时……”

  “当时怎么了?”皇上见她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又喝声问道。

  这一喝将那丫鬟吓得瑟瑟发抖立马叩头对皇上说:“皇上饶命啊!奴婢当时在为公主殿下采花并没有注意她啊。”

  “采花?那你告诉朕当时谁在哪?”皇上厉声厉色的发问,吓得那丫鬟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奴才在。”就在这时那丫鬟一旁的小太监答话,仔细看来那太监长的有倒几分像墨殇。墨笙霏想到自己的哥哥变成太监忍不住发笑“哈哈,我哥,太监。哈哈哈笑死我了。”

  “何人大声喧哗!”皇上朝着房间各处看去,却没有找到喧哗之人。那当然,墨笙霏此刻是灵魂状态,形如气体看不见很正常。但是墨笙霏也没有再发声了。

  “你继续说。公主当时怎么了?”皇上见找不到人又继续问那小太监。

  “回皇上的话,奴才当时是被娘娘叫去监视公主殿下的。那时正处正午,倒是挺热的。奴才几个心疼公主殿下好几次让她过来遮遮阴,但是娘娘不许。奴才们也没办法,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公主殿下没动静奴才们担心她出事了就去看看她这才发现公主殿下已经昏倒了。”那奴才一字一句说出整个过程,说到娘娘不许时馨妃的脸色很是不好。

  “馨妃,你告诉朕。你是用什么算的时间?”

  “回皇上的话,妾身是用高香。”馨妃眼珠一转随口说道。

  “哦?高香?你哪来的高香?拿给朕看看。”

  “皇上,这,妾身是前几日从琮妃那里拿来的,所以就那一根。”呵,骗傻子呢?平日里香这一类都归内务局管,若是少了一根查出来轻而易举。就算你是从琮妃那里拿来的为何只有一根?这一点皇上当然想的到。

  “呵,李德。你找人去内务局和琮妃那里问问到底有没有这回事。”皇上轻笑一声,吩咐一旁的太监立刻调查。

  “喏。”那太监匆匆忙忙出去了。

  过了一会,外面有人通报。

  “皇上,洪太医到了。”

  “怎么是洪太医?上官太医呢?”皇上一听不是上官南洋面露怒色。也对,这种事谁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兄弟呢?

  “回皇上,上官太医去闫王府了。说是给闫将军的二位王爷看病。”

  “算了,你让他进来吧。”死马当活马医吧,虽然技术不比上官但是终归是可以的。

闫羽

咳咳,由于种种原因,这次更新较慢。求原谅(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